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11章 四百一十一,道上的虫

第411章 四百一十一,道上的虫

  老江的驾驶技能是绝对牛掰那种,或许比快比不过那些赛车手,单说稳和安全,他属于顶尖那种。【】

  若非如此,李铁军也不会让老江来给王老实开车。

  “老板,你先别下车。”副驾驶上的小朱子拦住伸手开车门的王老实。

  老江也没下车,不过车也没动。

  王老实向外瞅,看出不对劲儿来了。

  几乎是瞬间,刚才还静悄悄的路面儿,围拢了不少人,架势不对。

  王老实大概明白了,这是遇上碰瓷儿的啦。

  难怪刚才只有刹车的惯性,却没有那一声本该有的响声。

  王老实说,“老江,下去看看吧。”

  按照当初学来的安保技巧,后面的车子不会贴上来,而是躲在稍微安全的地方观察,随时准备呼叫支援。

  华夏人民喜闻乐见的事儿就包括看热闹,越热闹越带劲儿。

  几分钟的功夫,闲着没事儿的就把这本不宽的路给挤满了。

  透过挡风玻璃,王老实大概也看到了。

  看不到,他也能猜到。

  肯定是有个什么人坐地上,他扮演的是受害者,不专业的人就是衣服弄脏了,不像,就凭着揣摩对方息事宁人的态度讹钱。

  这种人忒业余,一般小几千就打发了。

  演技好的、或者说比较投入的就不一样了,碰瓷儿之前,先自己把腿撞断了,再躺地上,没个七八万就别想他松嘴。

  社会上因为贫富不均的原因,仇富心理泛滥,多数人都会跟着起哄,他们就不知道,开车的未必都是强者,坐地上的不都是受害人。

  老江经验很丰富,下了车,到了那人跟前儿。

  和两种常见的都不一样。

  遇上碰界的大腕儿啦!

  人家衣服干净,身上没伤,屁股底下是一张报纸。

  车前头,是一堆碎瓷片儿。

  这才是真正的碰瓷儿,和那些个挂羊头卖狗肉的业余段位相比更符合碰瓷儿这个名头。

  坐在车里,王老实能听到老江和那人对话。

  老江说,“哟,这是碰上大家啦!”

  对方似乎也意外老江的话,语气就缓了些,“没成想遇上明白人啦,那还真对不住了,哥几个都是混口饭吃,看您这个车,也不差这点是不是?”

  老江问,“你开个价码听听。”

  对方指着那堆碎片说,“跟您这么说吧,这个东西是真的,只不过确实碎了,五十万不冤。”

  王老实向四下打量下,对方足有十来个人,足足的惯犯,道上儿的虫儿。

  自己真是走运,能碰上这么有古老传承的一帮人。

  好像这样的人自古就是有说法的,无论是相互配合上,还是实现的谋划,都很严密。

  一般来说,能不着道儿的少。

  就算报了官,他们也不怕,心理、法律啥的都研究透了。

  遇上他们大部分人都得认倒霉。

  除非他们发现自己眼瞎,惹上惹不起的人,主动撤退,但一般也很难揪住他们的把柄。

  老江说,“我就是个开车的,做不了主,得跟老板说,行不行的得听老板的意思。”

  对方也不急,“应该的、应该的、您自便,我不急。”

  王老实笑了,这些人呢技术传承是有了,就没与时俱进,对新技术什么的接受程度不够,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早晚就得被淘汰。

  老江还是不够灵活,要是再损点,多套点话出来,那孙子指不定就得折进去。

  围着看热闹的人不少,议论纷纷的。

  老百姓不傻。

  看得出是怎么一回事儿。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更加上有钱人被欺负也是喜闻乐见的好事儿。

  除了人家一伙儿的起哄架秧子闹,真正的老百姓全在认真的分析这事儿的由来和将要发生的结果。

  大冷天的,他们热情就没减少。

  王老实跟小朱说,你招呼人手,另外让刘彬报个备,今儿我打算替天行道。

  老江刚回来,一听就知道这位爷又要热闹了,连忙拦着说,“老板,您跟他较真儿失了身份,他们跑不了,咱出气的时候有的是。”

  话是没错儿,王老实也知道他是对的,可自己也未必错。

  他们这帮人去祸害谁,王老实都不在乎,可到了自己头上,那就另当别论。

  就这么当街打一顿,简单粗暴了,没技术含量,王老实从善如流,换了口风,“让弟兄们盯着,掏窝去。”

  老江下去了,五十万就五十万。

  那人说,“怎么也得照面儿,听老板一句话吧?”

  又是他们道上的破规矩。

  王老实下了车,走到那人面前,居高临下,满脸鄙夷的说,“说真的,要不是怕失了身份,就你们这十来个人,都得抬回去。”

  对方脸上还是堆满笑,做人就得厚道,钱都给了,让人说几句,真不过分。

  王老实说,“给支票你不敢要吧?”

  那人拱手说,“您圣明。”

  正要说点什么,王老实余光扫过,发现竟然有人在偷拍,哟,这是什么段子?

  心里转了一圈,重新做了决定。

  王老实掏出电话来,“老邱,通知财务,我要五十万现金,一角硬币的,送到大栅栏来。”

  那人脸上变色,这尼玛诚心的,五十万的硬币,先不说点数的事儿,就是运走,没把子力气,还真不行。

  “我也不说别的,您是大老板,真要闹起来,未必脸上好看,官面儿上判,你赢面儿也不大——”

  王老实笑着说,“没关系,官面儿判一百万,我也赔,你说赔五十万,我也给,甭管哪条道上,我就是这样给钱,习惯了。”

  再说了,王老实敢站珠穆拉玛峰上保证,甭管哪一级法院判,自己必赢!甚至他有底气,这破事儿都到不了法院那一级,自己就是这帮货惹不起的那种人。

  王老实蹲下,低声说,“记住一个事儿,现在我改主意了,跟你玩儿下去,你想撤摊子都不行了,懂吗?”

  那人深深的看了王老实一眼,吐出一句来,“我们光脚的不怕——”

  “甭说那个,我也从光脚混出来的,不怕麻烦。”

  站起身,王老实又说了一句,“你今儿眼不好。”

  那人咬咬牙,掏出电话来,王老实注意到了,这孙子报警呢。

  他心里真是乐了,这货大概是傻啦,当然,也得理解人家,毕竟是当大哥的,一吓唬就溜号,回去队伍不好带了。

  突然间,王老实想起黎叔那句话来,‘人才最贵!’

  王老实的支援来得比警方还早,七八个彪悍的往跟前一站,那哥们儿看上去就真傻眼了,似乎明白自己碰上什么了。

  一用力打算站起来,结果没起来,应该是坐时间有些长,血脉不通,麻了。

  王老实怪笑着说,“不急,事儿还没解决呢,总是有损失,看看警察同志怎么说,万一你赢了呢?”

  那人咬着牙站了起来,“今天算我没带眼,认栽,山不转————”

  “停停停!!你可以开始,但什么时候结束你说了不算!”王老实不是好打发的主儿。

  他觉得对方不光是碰瓷儿,那偷拍的人怎么回事儿?

  也许还有什么在其中。

  王老实叫过小朱,在他耳边儿说了句什么,小朱点头,身体后退。

  今天大概是个局,连环的那种,王老实告诉小朱,寻找机会控制那个偷拍的,其他人不管,尽量不动手。

  对方领头的虽然演技不错,可内心的有恃无恐不是能装出来的。

  做局装人,颠倒黑白的事儿多了,王老实心里明白着呢。

  警察来了。

  王老实一瞅,就知道这是人家准备好的。

  不是常规的一辆车,而是一溜儿车。

  呼啦下来十来个,绝不是派出所能做到的,更没有交警过来,邪门儿。

  领头的警察脸上比较诧异,现场的情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走到中间,还没说话,王老实电话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林子琪,大概是等急了。

  接通,“子琪,我这儿碰到点事儿,暂时过不去,你先转转。”

  “要紧么?”

  王老实笑笑说,“不要紧,没多大事儿,一会儿就好。”

  警察开口了,“谁报警?”

  那人凑前儿说,“同志,是我报警。”

  警察瞅了他一眼,“身份证,怎么个情况?”

  事儿简单,几句话就完,他有个家传的宝贝,经过鉴定那种,最近用钱,打算来这儿出手,被撞了,瓶碎了,正在交涉。

  身份证登记完,警察没还给那人,而是收了起来,然后看王老实,“你怎么说?”

  王老实也不存在幻想了,对方准备的很充分,一摊手说,“我是坐车的,没开车。”

  警察同志愣住了,真没想到王老实来这么一手,差点没噎死。

  老江掏出自己的身份证,“车是我开的。”

  警察看了老江一眼说,“驾驶证呢?”

  老江早就看明白了,要不然他也混不到给王老实开车,拿出驾驶证来,四下找人。

  “嘿,说你呢,瞅什么,把驾驶证拿来!”警察不耐烦了。

  老江坏笑着说,“没看到交警啊,给谁?”

  “交警?”

  老江翻开驾驶证,指着一溜小字儿,“上面写着呢,除了交警,谁也不能给啊!”

  王老实笑的很开心,就是这个理儿,咱得按规矩来,你是警察,身份证可以给,驾驶证不成,国家规定的。

  在警察眼里,这个开车的狂妄而放肆,那个坐车的一脸坏笑更不是东西!

  本章属于真实改编,但切勿寻找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