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五,倒想看看谁敢要

九百一十五,倒想看看谁敢要

  华夏是古之强国,有过风光,也有谷底。

  儒家成为治国思想后,出发点是国内斗争,或者其他因素,针对外交方面,备受诟病,尤其是新华夏的青年人。

  往大了说,华夏包容性太强,有大国之容度。

  朝里讲,些许小国,不过是玩笑之地。

  总之,打有外交记录开始,华夏与那些番邦小国就上演了一幕幕令人瞠目结舌的轻喜剧。

  千万不要粗暴的认为古代那些政治家脑袋有多犯抽,事实上,思想家救火匠个人觉得,还是国内政治格局造成的,所有出发点,其实都是维护统治阶级的稳固。

  让小国沾点便宜,实在不值一提。

  棒子就是这么一个民族。

  他们与华夏民族之间,交道打得猴精。

  曾几何时的****上国,其实骨子里恐怕还是恨与惧,到了竭嘶底里时,往往表现出蔑视和侮辱。

  大势上,他们其实跳不出华夏的势力影响圈儿。

  国与国之间,难言清楚,各取所需才是实质。

  讲良心,棒子善于包装自己,加上其特有的厚脸皮,还有华夏故意的放纵,他们就突然在华夏上了不小的档次,恐怕该国与华夏打交道的人都不大适应。

  硬塞给他们的优越感,其实并不舒服。

  救火匠说,等到了华夏打喷嚏、棒子就必须感冒的时候,再看他们。

  别人可以惯着,有些人则不然。

  比如赵宏进,说要利用棒子的领先优势,结合公司的资金和资源,打造美誉国际的娱乐事业。

  被惯出毛病的棒子当然趁机要耍点无赖。

  不然的是指吴楠悦,怎么看那份协议都恶心的想吐,完全失衡的规定,若不是赵宏进已经黯然离职,凭这位大小姐面具下的本性,肯定让老赵生活不能自理半年以上。

  无奈,协议已经签署,如果贸然撕毁,美誉国际得不偿失。

  按理说,这种事儿,王老实真懒得插手,事事都躬亲,万事皆休。

  也就是吴楠悦,换个人,王老实都不给机会张嘴说。

  王老实指着一份经纪合同,皱着眉问,“这是谁签的?”

  吴楠悦寒着脸回答,“还有谁,四爷呗,我问他,那王八蛋竟然说眼下都这个价儿,糊弄谁呢,至少溢价十倍,当咱是傻子啊!”

  王老实也忍不住想生气,说白了,棒子的演员,轮演技什么的狗屁都不是,就是从手术台上,按照小姑娘的喜好修出来的玩意儿,跟流水线一样,一抓就是一大把。

  可就这么个玩意儿,愣是敢叫价一亿,总投资的三分二就归了他。

  当然,培养出来的粉丝基数不小,投资方赔钱的可能很小,就是心里没办法舒服。

  抖了抖手里的协议,王老板问,“你的意思呢?”

  吴楠悦态度其实早就挑明,坚决的说,“这个项目废掉。”

  肯定不能做,正如刚才想的,得考虑对美誉国际的影响,强行废了,得不偿失,娱乐产业就这样,打碎了牙就得咽肚子里,不然将来谁还跟你玩儿?

  “那你怎么处理?赔钱?”

  彪悍从来不是吴妞儿缺少的优点,扬了扬眉毛,冷笑着说,“我敢给,倒想看看谁敢要!”

  这点,王老实信。

  美誉国际家大业大,讲究的是财大气粗,那点毁约金真不叫钱,当打发叫花子都行。

  正如吴楠悦说的,她掏出钱来,摆在明面儿上,只要脑子不犯抽,敢要的真不多。

  棒子那边儿也一样。

  看不起是看不起的,讲道理,棒子国跟倭国鬼子一样,成千上百年来,从华夏这儿可是没少学本事。

  他们到华夏来做生意,基本上成功率比白人强很多,都是搞关系,他们就顺溜的多,不像白人,笨手笨脚的。

  吴楠悦这个人,就坐在那里,谁敢呲牙?

  以后还来不来华夏了?

  王老实打心眼里待见吴楠悦的处理方式,就这么硬撕毁合同,赔偿不是问题,你来要,我就给。

  只要舍得将来抬头不用见。

  还有,王老实有信心以吴楠悦为先锋,让棒子彻底领悟时代的脉搏,知道什么钱是不能拿的,吃了也得加倍吐出来。

  这时候正是棒子跟倭国闹争端的时候,其娱乐产业已经被倭国一举摧毁。

  单凭棒子国那点人口,报个天气预报就一句话的地儿,养活不了几个人,他们必须得有新的市场来支撑。

  华夏就是最令人垂涎的目标。

  喜欢并不代表就能这么玩儿,换种方式或许更得实惠。

  王大老板故意压低声音,朝着吴楠悦招了下手,吴妞儿不解,还是配合着凑近,没等王老板说话,她先开口,“又没别人,至于吗?”

  眼睛一瞪,王老实气恼的说,“有些话需要气氛配合着说,你懂?”

  吴妞儿憋着笑,举手投降说,“好吧,你说。”

  “算了,懒得跟你细说。”吃了吐的把戏,再来也没劲儿,王老实直接出招儿,“剧本过审了没有?”

  吴楠悦一点就透的主儿,立即满脸笑容,连连点头说,“还没送审呢,我懂了,一定过不去的。”

  紧接着,她特满意的补充说,“应该属于不可抗力,还是你脑瓜好使。”

  还好,这丫头没说出剧本没问题的笨蛋话来。

  剧本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个所谓都市偶像剧,只要不故意奔着大片儿的节奏拍,审查就是过场。

  不过的理由都不用找,华夏的审查都是按照个人口味儿来碰运气的,说不给你过,理由都别问,问了下回更不过。

  王老实继续出招儿,“这事儿啊,你别让钱四儿去,最好也别让公司里人去,传出去寒碜。”

  尽可能把自己摘出去,都是明白人,不用多说。

  事情谈完,吴妞儿立即拆桥,起身就要走。

  王老板也没动,若无其事的问了句,“最近没听说过关于前苏村的消息?”

  吴楠悦转过身来,一脸茫然的说,“前苏村出事儿啦?”

  王老实一看就明白了,估计那种消息也到不了吴楠悦耳朵里,打了个哈哈说,“我刚回去过,旅游的人跟闹蝗灾一样,吓得我赶紧跑回来,国家也不管管。”

  咯咯!

  吴楠悦忍俊不禁,直接离开。

  ※※※

  玩儿点手段,制造气氛,搞点扯淡的高端,王老板是行家里手,配上过往的名声,加上京城重地,他想弄点什么,简单的令人发指。

  王庆其和刘成海两人一路上都在忐忑,前路迷雾重重,他们连事情的方向都不知道,越靠近京城,越是腿软心虚。

  等司机故意饶了点路,经过了无数人向往的重地,才抵达临近不远的王老实家,,门口儿还有好几个人警戒。

  两人脸色已经带上了苍白,手开始颤抖,腿也不大利索。

  进入房间前,还有人拿着个机器在他们身上扫了扫,其实就是个金属探测仪,嘀嘀一响,两个大老爷们心都快跳了出来。

  “请把手机、钱包、手表、钥匙之类的放在袋子里,谢谢配合!”

  王书记跟刘主任脑子都已经僵住,傻傻的听话,把口袋掏得那叫一干净。

  进入房间后,屋里光线暗的有些瘆人。

  王老实早就等在那里,脸上都是凝重,其实白摆那个姿态了,两位老哥哪儿还有精神注意那个。

  戏有些过,但效果还不错。

  谈话进行的挺快,王老实本来就是完全自己猜测,并拿不准多少。

  但是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他从某些大人物嘴里听来的。

  然后王老实又反复强调不能走漏消息。

  王庆其和刘成海早就鼻涕冒泡儿啦,这尼玛是天大的好事儿!

  他们非常理解小弟搞这么严肃,本该就这样。

  至于王老实故意担心的损失和村民的不配合,都是特么的屁。

  两位村最高领导,拍着胸脯跟王老实说,那都不是事儿,别说那点损失,再大,前苏也有底气承受。

  看来这些年,前苏真富了,关键时刻,不含糊。

  王老实诱导着他们两个,定下来几个事儿。

  第一,整治,主要是对村里一些环境方面的,偌大的村子,总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第二,规范,旅游项目可以继续搞,但不是现在粗放式的,而是要彻底纳入管理中,决不能像现在一样,眉毛胡子一把抓。

  第三,提升,主要是提高村里安保级别,针对外来人口进行摸底普查,把不安全因素消灭在前期。

  第四,升华,前苏的特点是什么,那就奔着这个特点下手,让她更精致。

  种种举措下去,王老实敢确保,前苏不输给世界任何一个类似地方。

  结束前,王老实又郑重表示,“千万不要说出去,跟谁也不行,还有,你们得明白,只是有可能,最后到底去不去,咱说了不算,心里得有数。”

  王庆其立即表示,“老四,大哥明白,这事儿不是儿戏,村里就交给我跟成海,外边儿就靠你了。”

  送走了两位村领导,王老实回到屋里自己偷着乐,这次实在不地道,但目的达到了,怎么也算是成功,至于来不来,那也就无所谓了。

  ※※※

  当晚,王老实在某个私家菜会馆,宴请了张书俞。

  前苏的事儿,他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可以做到的一切,剩下的就不该他操心了,再见张书俞,心态放松了许多,纯粹就是老朋友见面。

  老张最近也心情不错,滨城的发展开始领跑全国,他的脸上有光。

  闲谈中,老张人厚道,透露了点消息,“前苏那边儿你有空多关注下,有个事儿在两可之间,成不成的都是好事儿。”

  王老实其实心里大致有了底,还是故意问,“什么事儿啊?”

  张书记组织纪律性何等强,摇头摆手说,“具体的说了也没必要,你就跟村里打个招呼就行。”

  原来呢,王老实只敢猜三分。

  张书记一张嘴,他有了八分把握。

  此事只一提而过。

  今天见面儿,老张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王老实,说,“这是你弄出来的东西,还有印象?”

  王老实就看了一眼,哪儿能不知道,点点头,翻看了几眼,还是原来自己弄的那些东西。

  “昨天,老吴单独跟我谈了这个事儿,他有些兴趣,我看着也有点意思。”说着,他端起茶杯,趁势扫了王老实一眼。

  高层之间,合作与竞争,往往都交织着极为复杂的因素,绝不会简单的谈到兴致就会发生什么,酝酿,这个词儿非常重要。

  王老实没注意到张书俞的表情,更没深里想,当初他的想法,现在淡了好些,有没有这个智慧型城市项目,他真的不在意。

  就是张书俞的态度,王老实有些奇怪,第一次提出的时候,老张书记连面儿都没露,再后来,老吴为了大局,也偃旗息鼓,现在突然提出,是不是老吴要树大旗啦?

  不能够吧,眼下大势恐怕不合适吧。

  他狐疑的看向张书俞。

  张书俞没遮掩,直接说,“要是我主导,你觉得怎么样?”

  泥煤啊!王老实现在突然明白了,怪不得张书俞这么好见,恐怕他跟吴二叔之间,经历了古往今来都存在的交换和妥协。

  呵呵吧,王老实不忍刺激老张,他恐怕让老吴给算计喽。

  这个事儿,妥妥得是国家级战略,你滨城主导,直接把层次拉低,好好的东西,变了味,哪怕真做出来,还有啥味道?

  老吴也是好算计,让老张先打底子,然后等到时机一到,直接接过手去,再那么一拔高,里子面子都直接拿到手里去。

  而老张得到什么?

  退休前落个好名,留下一笔浓重,再从他的体系里得到些利益,以老吴的人品,也不能亏待了他的人。

  说是老吴算计,老张也未必是傻子,双方想的是双赢吧。

  既然想到了,王老实也就能放开了说,他问,“冀北和京城方面呢?”

  老张抬头看了一眼王老实,满意的点头,一句话就抓住了核心,没有冀北和京城,这事儿就是沙上建塔,“冀北那边儿也有兴趣,至于京城,老吴会推一把。”

  整个事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王老实没忍住,叹口气说,“名不正啊!”

  张书俞也点头。

  在华夏,办事儿得讲究顺,尤其是程序上的顺,没有大名义,很多都走不通,就比如人,组织关系怎么算?

  以滨城为主导,京城地位在哪儿?

  看了一眼老张的表情,王老实心中一动,这老家伙怕是有所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