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四,一个强烈的可能

九百一十四,一个强烈的可能

  看重归看重,张书俞人讲究,王老实不能得意忘形。

  人家在京城开会,王老实只能换了思路,跟秘书同志聊了几句,邀请他有空来前苏,对张书记,他也是表示,等书记有闲暇时过去拜望。

  秘书当然听出来了,没啥事儿,就是老长时间没联系,过来展示下存在。

  两人笑谈几句,结束通话。

  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他让人喊李铁军,老李绝对在前苏,只要自己回了前苏。

  果然,老李很快过来了。

  刚才也是没多想,前苏来了这么一批人,自己的安保能不关注?

  李铁军抽出一张纸,满脸羞愧的说,“还不太清楚他们是哪一部分的,不过肯定是京城来的,滨城市里最多有人跟着协调。”

  王老实顿时警觉起来,京城啊,绝不是新儿,心里一紧,问,“你们没上点手段?”

  为了确毕家的根基安全,这些年,好玩意儿没少买,钱也没少花,甚至某些东西,还是从国外淘换来的,论技术装备,李铁军这个安保公司绝对在国内一流。

  “试过了,人家是专业的,咱还没怎么着,人家就觉了,还找上门儿来,看了看咱的控制中心。”老李脸臊得通红。

  王大老板顿时不爱听了,甭管怎么着,在家门口儿让人家这么肆无忌惮,脸面搁哪儿?

  也知道丢人,老李赶紧解释说,“老板,虽说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不过,我们猜测应该不是坏事儿,其实还有几个洋鬼子也时不时的过来,他们不是在查什么,而是在熟悉环境。”

  王老板脸一寒,“是不是好意,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这个事儿为什么不跟我说?”

  老李讪讪,低着头说,“想着等查明白了再汇报>

  注视老李良久,王老实松口说,“下不为例!”

  李铁军离开,王老实心里纳闷儿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又觉得不大可能。

  看了一眼电话,强按住打出去的心思。

  又抽了一支烟,起身,出了院子。

  张嫣正好过来,王老实没等她开口,说,“跟我去转转。”

  大半个村转了下来,王老实心里越沉重,心里那个念头强烈的抑制不住。

  可眼下的前苏,外表繁荣,其实内里已然凸显不稳因素,接待能力总是有限度的,又回到了原来那个想法。

  问题是,他现在拿不定主意。

  如果成真,那么前苏多少年可保无忧,甚至会更好,顺势提高一个档次。

  只是猜测,最终没有,自己可就站在了大部分人对立面儿,毕竟耽误了赚钱。

  斟酌盘算了好久,王老实下定决心,扭头跟张嫣说,“安排下,回京,今天就走。”

  “啊?”张嫣下意识的小声惊呼,立即意识到不对,马上说,“好的,王董,我立即准备。”

  第一次进前苏,张嫣同志真心喜欢上了这里,心里竟然有了终老一生在这里的念头。

  突然就走,她确实有些不舍。

  听儿子说要走,李梅满心不乐意,她还有好些事儿没念叨呢,正要开口说话,被王嘉起拦住,“有事儿就去吧,不过,还是那句话,越是着急的事儿,越不能急。”

  王老实点头,这句话老头子多年来一直在说,受用匪浅。

  正要上车,老妈又追了出来,嘱咐说,“别忘了给唯唯打个电话。”

  老妈想的周到,早上还说让王老实明儿去送些东西呢,谁想现在突然要走,王老实笑着说,“您放心,刚才我打了电话。”

  回到京城,立即联系了刘彬。

  当晚,刘彬家里多了一蹭饭的。

  王老实来的少了,不过张瑜并没觉得生分,热情不减。

  难得,刘彬他老子也在家,王老实这货在人家一家人里,有些单。

  吃饭的时候,这些所谓大户人家事儿多,讲究食不语,当客人的自然也得遵守。

  好在人家张瑜待见王老实,一个劲儿的给夹菜,刘彬嬉皮笑脸的挤眉弄眼,饭吃得还算不赖。

  饭后闲聊。

  到了这儿,绝不能打听什么,只能捡着自己最近的一些事儿当个谈资。

  如前苏食品最近的两件事儿,王老实旧能的把事儿说清楚,还得用极踞松的口吻叙述。

  张瑜对倭国那事儿最看不惯,直接说,“一帮跳梁小丑,不过借着咱华夏打盹的功夫,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庞然大物了,你做的对,甭搭理他们,谁再找麻烦,你也别客气,有些人越给脸越不要脸。”

  这话听着就那么顺耳,王老实心里痛快,嘴上却装蒜,一脸谦逊的表示,“这事儿我处理的还是毛躁了,差点给咱国家抹了黑,以后一定注意。”

  云云,王老实把姿态放得很萌。

  老刘同志脸色好看了不少,刚才他老婆说的时候,那儿有点黑。

  再谈到转基种子的事儿,王老实故意忽略了一些细节,主要还是站在民族大义上阐述。

  本以为这个应该能得到支持的,没想到,老刘先开了口,直至问题核心,“打一开始,你就不该掺和进去,得不偿失,自找麻烦。”

  想想也真是那么一回子事儿,王老实也偷偷琢磨过,还是自己的心态不对,或者说,大局观不足,做出决定的时候,太想当然,也高估了自己的掌控能力,当然,总想以小搏大,坑别人得爽点的心思抹不去。

  衅端着洗好的水果上来,转身又离开。

  刘彬瞅了一眼,插话说,“也不能全怪咱吧,那是有人憋着使坏呢。”

  一个‘咱’字儿,足以证明刘彬日渐成熟,会从立惩心理上帮衬人了,王老板心中暖啊!

  老刘眼睛一眯,他怎么听不出来,皱了皱眉,淡淡的说,“占小便宜吃大亏,那是美帝的大战略,你想一个人抗,能成,何况还有吃里扒外的东西做内应,剧想办封决掉,不然,后患无穷。”

  王大老板呆了呆,他才现,自己格局原来比想象的还小,瞅瞅人家,一句话就说明白了实质,而自己,压根就知道点皮毛,却无知者无畏的杀了进去,比堂吉诃德还有勇气。

  对现在前苏那边儿的应对,老刘是认同的,拖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他提点说,“一定要拉紧了地方政府,多付出点也值,那点补贴都花了也行,确保一定要站在制高点上,那才立于不败。”

  接下来,又说了几件事儿,比如王老实结婚的事儿,老林同志的身体,还有就是刘彬的工作去向。

  最后一个事儿,是王老实提的,刘彬在警界时间有些长了,该换换了,那里太窄。

  老刘没说什么,倒是张瑜说,“现在还不急,等过了年再说。”

  估量了下时间,王老实颇为失望的告辞。

  刘彬送他到了门口,这货压根就没看出来王老实有心事,大大咧咧的跟王老实约时间聚聚。

  胡乱答应了,王老实直接离开。

  难不成自己真想左了?

  他的算计就是,到了刘家,凭多年的关系,若真有那种好事儿,老刘同志一定会知道的。

  就算不至于专门说,总会提一句,好让王老实安心。

  可一个晚上,别的事儿说得挺好,就没那方面的一个字儿。

  翌日,一宿没睡好的王老实起得更早。

  打了一趟拳,没啥套路,就是活动筋骨,出透了汗,这才精神些。

  就着刑菜儿,王老实喝了碗粥,到了后院茶室,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静一静。

  这个事儿,还有好几条路可以走。

  比如张书俞,他就在京城,见个面儿,或许也能得到些信息。

  也可以去找全总,但这种事儿,老全未必会说,涉及到最高的事儿,难拿捏。

  张和全两个,都不是王老实现在想找的,说了之后,恐怕他们会非常为难。

  平时总在一起的那帮货呢?

  想了想,王老实直接否决,这种事儿太容易惹祸,犯不上,也不值。

  正犹豫间,张嫣敲门进来。

  王老实问,“你怎么来了?”

  时间一长,张嫣同志也算适应了,微笑着说,“我在办公室里事情不多,觉得还是到这儿来好些,王董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交待。”

  “嗯,也行,看你自己安排吧。”

  张嫣拿出笔记本来,掀开看了几眼,说,“艾总刚刚打来电话,问王董有没有空儿,她想当面跟您汇报。”

  “小艾?”

  王老实沉吟了一会儿,说,“你跟她说,没特别的事儿就别跑了。”

  “好的。”

  张嫣又掀开一页,说,“美誉国际那边儿吴总也问您的行程,她说如果有时间,让我联系她。”

  哟,吴妞儿开始讲规矩了,这倒是好事儿,搁以前她的性子,电话肯定直接打到自己这儿来,现在竟然通过秘书来预约,真不简单。

  晃了晃脖子,王老实问,“还都有谁,你一并说了吧。”

  张嫣脸一红,刚才努力维持的信心稍稍弱了些,“刘饺生的秘书也打过电话,希望最近跟王董会面,还有>

  说得王老实直翻白眼儿,闹了半天,这么多人都等着见自己呢。

  数了数,有正经事儿的恐怕一个都没有。

  心里转了几圈,说,“你问问吴总算了吧,我自己给她打,其他人没什么事儿就回了吧,就说我现在有事儿在忙。”

  “明白,王董,我在外院。”张嫣点头答应。

  王老实点点头。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王老实坐了一会儿,喝了两杯水,才给吴楠悦拨过去。

  电话被按断。

  想来是不方便,王老实也不急,继续盘算前苏那帮人的事儿,他越是琢磨,越觉得自己判断是对的,但眼下还有个危机,游客对前苏的热衷却是双刃剑,恐怕上边儿会当成不安定因素,一旦这个主管看法存在了,人家未必会来。

  但,如果没有准确的消息,他也不方便动手,看来还得靠忽悠啊。

  半个斜时间,王老实这货总算心里有了点谱儿,给大哥王庆其拨了电话过去。

  “大哥,有个事儿要单独跟你说,村里现在除了你还有谁说了算?”

  电话那头,大哥爽朗的笑笑说,“还有就是刘成海,他现在是村主任,我们配合不错。”

  王老实语气严肃,问,“靠得住?”

  “有大事儿?”王庆其同志立即收起刚才的随意,凝重起来问。

  “嗯\大。”

  半响,大哥还是说,“我认为行。”

  王老实其实并不在意谁来,他要创造严肃的气氛,拿捏的不能过,说,“这样吧,你们两个去找村里安保的负责人,让他们安排人送你们到京城来。”

  “京城!”王庆其同志吃了一惊,他可没想到事情竟然重要到扯上京城,包励京方式,他都感到了压力。

  “有什么消息吗?”

  王老实故意犹豫了下,才说,“说不好,还是到京城来吧,千万别跟其他人提起,那个刘成海也是,你叮嘱下,消息传出去,不好。”

  “好,我这就去安排。”

  结束通话,王老实点了一支烟,好一会儿,才略带自嘲的口吻自言自语,“这把戏好久没玩儿,手生了啊。”

  都是没办法的事儿,打听不出准确消息,又不想错过,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做足了文章,看老天爷赏不赏脸。

  吴楠悦的电话打了过来。

  “你回京城了吧,在家还是在公司?”

  “在家。”

  “没安排什么事儿吧,那我过去一趟。”

  王老实说,“那成,中午在这儿吃吗?”

  压根就没犹豫,吴妞儿直接说,“嗯,也行,在你那儿就和一顿。”

  没多大功夫,张嫣就领着吴妞儿进来了,其实根本不用,那丫头比张嫣都熟,但她现在讲规矩了,特自然的跟着进来。

  吴楠悦找王老实,还真是有事儿,两件事儿,都嵌到钱四儿,严格算起来,还有赵宏进的。

  第一,最近钱四儿表现实在惊艳,吴妞儿怀疑王老实是不是说了什么。

  王老实停了也怀疑,不过他麻利儿的抛清自己,摆手说,“没有的事儿,我现在只跟他谈风月>

  吴楠悦鼓着嘴看了看王老实,算是信了。

  第二件事儿就有些复杂了。

  美誉国际跟棒子国合作了一个项目,本来挺简单的一个事儿,美誉国际当初做了几个综艺节目,其中一个让棒子们看中了,要买版权。

  赵宏进就给卖了。

  结果就跟棒子那家公司合作上了。

  双方又打算联合拍一部电视剧,剧本什么的都准备好了,说好的美誉国际占百分之七十,棒子公司百分之三十。

  男猪用棒子的一个演员。

  现在也到了该启动的时候,吴妞儿看了之后,打算毙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