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四百零九,新董秘

四百零九,新董秘

  王老实其实不大愿意肆无忌惮的去坑人,打心眼里,王老实对这种无差别级的欺负人不喜欢,没啥挑战性,他总是想起那个老神棍说的那句“世界的趋势是和平!’

  沪海那帮货惹怒浩宇的不是挪用资金,这个事儿不仅他们在做,很多人也在偷偷的做,甚至政冇府也没落下,就算王老实,他的资金来源和流向也未必就那么合乎规矩。【】

  他们最大的问题是给浩宇培养了九个内奸。

  这种行为踩过红线了。

  浩宇内部达成了共识,经过完善后,报复行动已经把比格提升到了战略发展上,若要退就没劲儿透了。

  随着春节的临近,王老实心也揪了起来。

  还困在越省的那头恶魔,就是借着春运的大潮,冲破了牢笼,开始肆虐世界。

  王老实旗下的各个公司正喜气洋洋的准备着过大年。

  各类总结报表雪片般飞向王老实在浩宇的办公室。

  “老邱,不是说再找个秘书么,你忘了?”瞅着老邱一趟趟的跑,王老实想了起来,自己还缺秘书来着。

  邱宏伟满脸堆笑的说,“已经有几个候选人了,人力资源部正在进行最后的考察,很快就有结果了。”

  王老实一皱眉头,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到处都是,选秘书其实也是如此。

  人力资源部筛选是对的,可到了最后一步了,这帮人没规矩,还要继续做主?

  王老实跟邱宏伟说,“让他们把简历拿过来吧,我自己选。”

  “啊——?”邱宏伟狐疑的看着王老实,之前这位可不是今儿的态度,完全是可有可无的意思,根本就不是选秘书,倒像是找个端茶送水的。

  老邱觉得自己得hou道些,得给人力资源说句话,要不然人家得背黑锅,可这个话怎么说,他又拿不准儿。

  “老板,当时——您——我——”

  王老实一看老邱这个意思,明白了,估计自己当初说了什么话,“没事儿,就是我临时想起来的,你跟他们说明白。”

  人选一共四个。

  资料明显经过整理,人力资源部很专业,过去的经历,工作经验,还有在浩宇的表现测评。

  看到第三个的时候,王老实愣住了。

  她怎么混到浩宇里面了?

  再仔细看,肯定没错儿,绝不是重名。

  在浩宇已经工作了不短时间,自己竟然没发现?

  拿着这份简历,王老实真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

  有王老实这个作弊神器在,丁震源和他的团队专业能力等于加装了火箭助推器。

  若不是王老实千叮咛万嘱咐的,绝不能引起别人关注,这个给他们增加了工作量还有更多难度。

  出于对这个游戏的敬畏,丁震源和他的核心助手们严格遵守了王老实的要求。

  为了完成王老实的条件,gs上下真的拼命了。

  按照丁震源在gs内部的要求,春节前,必须冇完成任务。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很骨感残酷。

  丁震源亲自到财务督导,再怎么计算,也是白搭。

  老丁同志那叫一个郁闷。

  叹着气,他在财报上签了字,同意报给老板王落实。

  本来他当初是打算自己打电话亲自跟王老实说,然后再提王老实授「百度贴吧启航冇文字」权的事儿。

  成绩一出来,他知道自己就没脸说那个事儿,当初可是拍了胸脯的。

  出了公司,他是在懒得回家,而是去了平日常去的酒馆,借酒浇愁谈不上,发泄一下而已。

  在这个酒馆里,丁震源存了几瓶酒,偶尔来喝一杯,与平日的悠闲不同,一会儿的夫,他就干掉了半瓶。

  “嘿,丁,遇到麻烦了?”

  丁震源一听就知道是那个讨厌的混蛋,经常从自己这里蹭酒,不过是个很规矩的混蛋,“没有麻烦,但今天不想请你喝酒。”

  对方很夸张的捂着脸说,“老天,丁,你怎么能这样?我可没有做什么?”

  哈哈——丁震源总算是开心了点,给那个叫萨尔的混蛋倒了一杯,问,“你呢,最近过得好吗?”

  萨尔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沮丧的说,“糟透了。”

  “该死的,你是故意的,最后一杯了。”丁震源心疼的看着萨尔喝干了酒,不过还是给那个混蛋倒上了。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当合格的听众。”

  萨尔看了丁震源一眼,说,“我也是。”

  丁震源耸耸肩说,“我没什么可说的,没有完成老板赚冇钱任务而已。你呢?”

  萨尔说,“我的也不复杂,每个月收到的账单有半米长,可我的钱只够几公分的,是的,几公分而已。”

  听到这话,丁震源哈哈大笑。

  他认识萨尔不是很久,但共同语言有,两个人在很多问题上都有一致的观点。

  萨尔是个高级风投顾问,工作经历算牛掰的,事实上,他也就是说的很惨,他的生活没那么不靠谱儿。

  他养家的压力的确不小,但还过得去。

  妻子是全职太太,在家照顾他们的四个孩子,最大的上八年级,最小的还在坐婴儿车,如果没有稳定的高收入,他的家可能会真的糟透了。

  明面上,gs也是投资公司,可眼下,gs在完成了企鹅的收购后,就没有再进行任何投资行为,华夏未来、华夏时代、联合能源和浩宇的股份也只是进行了一种转换。

  萨尔一直对gs的运作模式很好奇,他认为gs活到现在简直就是浪费。

  虽然他和丁震源无话不谈,但涉及到gs时,这个丁就闭口不言了。

  涉及萨尔的工作,这家伙同样也是如此。

  总的来说,这个货跟丁震源真是能凑到一块儿当个好基友。

  丁震源也曾流露出招揽,但是人家萨尔毫不动心,从那儿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伙计,企鹅正在谋求上市,你知道吧?”

  丁震源当然知道,不过他不大赞同,对于企鹅的前景,他看的清楚,可以说,企鹅的成收购,是丁震源对王老实佩服的最大原因。

  没有超钱的眼光,王老实当初可做不出那么疯狂的收购决定来。

  他曾经和王老实谈过这个问题,希望王老实能够做出尝试,拖慢企鹅上市的步伐。

  可惜王老实只同意他对企鹅前景的分析,却没有点头同意他的想“不要干涉,看他们能做成什么样,就什么样!’

  丁震源还想坚持,王老实就说了,“走得慢的人总比那些漫无目的徘徊的人走得快,他们做的,我们做不来,我们就坐享其成好了。”

  萨尔说,“如果他们能再等一等,把数据做的再漂亮些,在华尔街或许能够大获成,明珠不是最理想的地方。”

  人家说的对,丁震源完全赞同,“我也希望,可是你知道,很多事情,我和我的同事必须尊重别人的选择。”

  萨尔耸了下肩,“当然,祝你们获得成。”

  无论是丁震源还是萨尔,甚至是王老实,对企鹅上市的看出奇的一致。

  问题就在于王老实没有任何要改变这个局面的想。

  王老实看到gs报告的时候,很是惊讶了半天,他真没想到丁震源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惊喜!

  丁震源团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到了将近一亿美刀,比王老实期望的几千万多出一倍来。

  冇搁在这年头,钱还没有毛到让人神经疼,这些钱真能做很多事儿了。

  就算现在启动孵化器项目,王老实都不会捉襟见肘。

  他还在琢磨怎么花这个钱的时候,邱宏伟进来了。

  “老板,沪海的车子送到了,您看怎么处理?”老邱这人对王老实的事儿,无论大小,都会亲自把关,绝无遗漏。

  “那辆破车啊,公司不是有车库么,就搁在那儿,回头人家还得买回去呢。”

  老邱顿时眉开眼笑,他就知道王老实不能干吃亏上当的事儿,这一千万花的真窝囊,搁谁都不能忍。

  邱宏伟汇报说,“明天浩宇将进行应急预案第一次演练,老板是不是参加一下?”

  王老实看了下明天的日程表,点了下头说,“明天京冇城开发区有个会,你通知吴总去吧,我留下看演练。”

  邱宏伟话停住了,新董秘给老邱端来了一杯茶,老邱同志没站起来,但是几乎离开了沙发,很客气的点头感谢。

  王老实说,“一会儿发个通知,明天让公司中层以上干部都必须参加演练,有事儿不能参加的,找我来请假。”

  “是,我这就安排。”

  老邱嘴角真抽抽,这个演练实在不咋地,方案做出来之后,不少人都满腹牢骚,可敬爱的董事长却乐此不疲,吴楠悦就跟看不见一样,啥意见也没有。

  大伙儿只能捏着鼻子陪董事长玩儿。

  王老实又挑了一些个请柬出来,扔给邱宏伟,“这些个你安排一下,往年怎么弄,现在还怎么弄。”

  邱宏伟看都没看,就知道是什么,全是吴楠悦那边儿送过来的,全是什么座谈会、总结表彰会之类的,能叫得上名称的单位都有。

  过年了,总要总结一下,交流各单位之间的感情,当然,要是懂事儿的,总要掏掏口袋,看情面多少有点说。

  这样的事儿,谁去不重要,关键的是,钱或者东西得到位。

  吴楠悦不去,王老实自然更不能去,交给邱宏伟处理,他比谁办得都妥当。

  这个新董秘是哪一位?有人知道么,书评区里表现下。还有萨尔为什么会出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