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08章 四百零八,未来大场面

第408章 四百零八,未来大场面

  

  沪海的事儿在京城圈子里传疯了。

  “那帮孙子坏规矩啦!”

  最主流的声音就是沪海坏规矩,就没那么办事儿的,以后还有脸见人?

  连带着,他们对王老实的处理也极为不满,太软了。

  就如同某人说的,“这就不是赚不赚钱的事儿,爷们儿这张脸没地方搁,让人家抽肿了。”

  如此说也不是不对。

  沪海确实过分,玩儿手段腐蚀拉拢浩宇的人,联合起来欺骗浩宇,忒下作。

  这样的还能叫人?

  可王老实倒好,冲着浩宇的人下狠手,当然,那几个杂碎就该办。

  沪海的人呢?

  光把钱拿回来就行啦?

  这么便宜过去了,以后再有人有样学样儿,还干不干事儿啦?

  吴楠悦也忘了自己的管理责任,红着脸找王老实来了,人家王老实在家里悠然的品着茶,屋里还坐着几个货,都是奔这个事儿来的。

  一进屋,瞅着几个人那叫一淡然,吴楠悦可不火冒三丈,若她能跳脚骂街,泼妇形象就鲜活了。

  她冷着脸问王老实,“这事儿就那么完啦?”

  王老实笑了笑,问,“先不说别人,你得向董事会进行说明,并检讨——”

  总算轮到自己硬气了,吴楠悦板着脸说,“该我承担的责任,我绝不推诿,但是,对这个事情的处理,绝不能就这么简单粗暴!”

  王老实看着吴楠悦问,“换成你,你怎么处理?”

  吴楠悦咬着牙说,“报案!”

  屋里的人都微微摇头,这就不是报警的事儿,警察来了就得走。

  关海军站出来说,“悦悦,来先坐下,看你满头大汗的,喘口气再说。”

  人家丫头鼓着腮帮子一言不发,也不动。

  那意思你不给个说法不行。

  王老实也不抬头,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意思。

  别人瞅了瞅,得,这位奶奶跟那位爷要抗上了。

  宫亦绍只能自己张嘴说,“楠悦,这个事儿还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恐怕报了案也没有用。”

  “凭什么?”

  宫亦绍问,“这类事儿只能报经侦,人家受里不受理的不好说,那是沪海,不是京城,也不是其他地方。”

  吴妞儿不说话了,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沪海确实特殊。

  就算真报案,没人管是极为可能的,就算真管了,结果也未必能如愿。

  现实就是,疑难复杂不太好办的案件,又没有人情的,经侦有管辖权也尽量不予受理,造成很多当事人的报案难。

  经济犯罪不比普通犯罪,有杀人放火了刑警必须马上去管,经济犯罪则可以被说成是经济纠纷,让你去找法院,反正这类犯罪都不是急茬儿的,耽误了也不会出什么漏子。

  如果是有人情的,情况则会不同,甚至在没有管辖权的情况下,有的经侦部门也会努力创造出管辖权,受理立案。

  沪海那帮货也不是没有人情的,浩宇人情抵消了之后,没准儿就成了烫手山芋。

  走法律程序肯定不是捷径,反而会导致事情不可收拾。

  真撕破了脸,影响浩宇的不仅仅是沪海,而是沪海周边广大城市群,这个是浩宇损失不起的。

  吴楠悦泄了气,嘟囔着说,“就这么算啦?”

  王老实说,“当然不能这么算了,先让他们办事儿,归拢资金。”

  “钱回来了么?”

  王老实说,“别说三天,三个星期回来就不错了,所以,现在我们不动。”

  吴楠悦问,“等到什么时候?”

  王老实端起茶杯说,“放弃该放弃的是无奈,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无能,不放弃该放弃的是无知,不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执著,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对方无奈、无能、无知,而我们做到执著!”

  “——”没人说话。

  因为刚才王老实就是说到这里,吴楠悦闯进来的。

  王老实分析了自己当时那么做的理由,让沪海方面办浩宇的人,有这么一回,浩宇哪个傻子还敢再犯?

  给对方缓冲,让其安排资金安全回归,不逼过甚,这是避免过度损失,算是止损。

  王老实说,“接下来,我们要好好的合作,扩大投资力度,逼迫他们疯狂起来。”

  吴楠悦不懂了,“这是为什么?”

  王老实笑着说,“有个叫上帝老头儿说啦,要想灭亡一波人,就得先帮助他们疯狂起来!”

  关海军也发问,“我们怎么做?”

  “大张旗鼓的组织新的项目组,我觉得楠悦去坐镇最合适!”

  宫亦绍笑了起来,指着王老实说,“你太坏啦!哈哈,笑死我了。”

  主意确实不怎么厚道。

  王老实的意思是一定让沪海的项目赚钱,还得赚得漂亮,让那帮家伙可以躺在钞票上睡觉。

  接下来,浩宇会做出一个庞大的项目群来,十个八个不嫌少,二十个不嫌多,反正沪海周边儿有的是地方。

  鼓动这帮货,多开项目,尽可能的直接做空他们的资金基础,同时开工建设最强烈的需求就是钱,那帮货是有点钱,但他们没可能支撑那么多项目,如此庞大的资金。

  “有银行啊!”吴楠悦有些失望的说。

  宫亦绍在一旁淡淡的说,“银行?银行也有没钱的时候。”

  “关键时刻,只能各显神通去抓钱了,抓的越多越好!”

  吴楠悦算是大概听明白了,王老实这货又憋着坏呢,她忍了忍说,“可那些项目不就————”

  大批项目烂尾,对地方和浩宇可都不是好事儿,容易犯众怒的。

  王老实撇着大嘴说,“都是优良资产,稍微支持下,不是问题。”

  吴楠悦很不争气的瞅了瞅王老实,心说这混蛋咋就那么坏,一手拿着钞票挥舞,另一只手拼命的挖坑儿等着埋人。

  经此一遭,沪海周边的局面都打开了,浩宇——了不得啦!

  吴楠悦心怦怦的跳起来,小脸开始泛红了,那可是大场面啊。

  吴大姑娘粉拳一挥,昂着头说,“过了年我就去沪海!”

  沪海那头儿呢?

  真让王老实说着了,最近回笼哪有那么快,东拼西凑的也没回来多少,好在浩宇那边儿也没死追。

  一帮货才算松了一口气,万幸啊。

  黄老板紧着说,“先别忙,那几个人呢?”

  浩宇的九个人还得办呢,若不赶紧办了,指不定浩宇那位爷闹出什么来。

  可怎么办也有讲究,追究起来忒麻烦。

  有人用无所谓的语气说,“不就是三年么,扔到看守所里去待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