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01章 四百零一,强力推进

第401章 四百零一,强力推进

  林子琪最先发现王老实异样,连忙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

  王老实呼出一口气来,说,“没事儿,大概是累了。”

  “那就别去公司了,回家睡一觉。”

  王老实把手按在林子琪的手上,含笑说,“知道了,你呢?”

  林子琪想了下说,“你好好休息,我回趟家。”

  大概林妞儿要回家商量事儿,王老实跟老江说,“先送子琪吧。”

  林子琪摆手,“不用,我自己开车回。”

  等林子琪走了,王老实一头扎进屋里,直到天黑才出来,脸色灰败,那叫一个难看。

  恰巧那新过来,看王老实这样,把这哥们儿吓了一大跳,“你这是怎么了?”

  王老实摇摇头说,“没怎么。”

  “病了?”

  “想通了一件事儿。”

  那新好奇问,“能说说?”

  王老实说,“有些路看起来很近、走去却很远。”

  那新,“————”

  王老实摆摆手说,“今儿有天大的事儿也别跟我说,我就想一个人静静。”

  他需要时间来梳理那件事儿,评估真正的威胁到底有多大。

  就现在而言,在越省应该已经开始了,但是重视程度远远不够。

  他记得有一句话,特别清晰,相较于疫情而言,谣传和过分的恐惧才是最大的敌人。

  王老实认可这句话,不过造成那样的局面,还是没有正确的态度来处理整个事件,部分人低估了那个病的传播能力和顽固性。

  如果从一开始就正视,用端正的态度来处理,而不是顾忌对旅游和投资的影响,这种致死率并不算高的病不至于让整个华夏半瘫痪了好几个月。

  一些不妥当的处理方式,也在国际上给国家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总之,那事儿整体上得不偿失。

  可后来又有一种论调,王老实同样也认可。

  华夏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的进行了全面的动员以及各项制度的弥补和锤炼。

  如此计算,这件事儿提高了整个国家动员能力的检验和认知。

  王老实抽了一盒烟后,认定那个破病实际的危险并没有多大,自己的担心完全是过度。

  虽是如此,王老实也知道不可不防。

  被传染的可能性从基数上说比中彩票还难。

  但也不能完全无视,大意的后果无法预料。

  这些年来,王老实已经自视很高了,不过自知之明是有的,他没有做到遇顺境,处之淡然,遇逆境,处之泰然的境界。

  必要的措施不能少。

  现在那病还在萌芽状态,还没有完全爆发出威力来,虽然没有专家说过,王老实坚信是季节的缘故。

  北方太冷,南方温暖。

  那小小的混蛋还在越城蛰伏。

  等春暖花开,就是它肆虐惩凶名的时候。

  这些分析都是王老实曾经得到的信息,他不敢确定完全是真实的,可眼下,他只能根据这些做出判断。

  王老实坚信不懂时,别乱说;懂得时,别多说;心乱时,慢慢说;没话时,就别说;不确定,就先信。

  有修饰,也不会太多,毕竟是整个世界都在折腾,不是华夏自己的事儿。

  实际上,闹得凶,可真正算严重的地方就京城和有数的几个地方。

  就算厉害,也是特定的几个点而已。

  第一件事儿就是滨城那里。

  王老实给老家大哥打了电话,嘱咐他把老家的房子收拾好,过年后让老爸老妈在那儿住些日子。

  大哥也赞成,“咱村里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老伯老婶肯定住着舒服,比城里好得多。”

  王老实笑了,大哥这个村官当出水平来了,说话也带味道了,不过他的话真不是吹牛!

  “你得让大伯说句话,要不我爸放不下花儿,我妈丢不开家。”

  大哥说,“那简单,村里去辆车,几个棒小伙,把花儿都拉回来,我这儿给老伯修个花房,用不了几天。至于家里,让你二姐去看着点不就行了。”

  妥当,大哥真练出来了。

  王老实叮嘱说,“先修好房子,等过年的时候再让大伯说。”

  王庆其亮开嗓门,“这事儿交给我了,老伯早就该回来住了。”

  当晚,大哥王庆其就找他爸说了这个事儿,王老实他大伯也觉得该这样,正好一家子正吃饭,他说,“人这辈子啊,来是偶然,去是必然,尽其当然,顺其自然,咱家兴旺了,可不能忘本,落叶还是要归根,小四儿这事儿提的好,今天我把话说在这儿,只要咱王家还有人在,不管谁,老了就得回来。”

  直接给扯远了,一屋子人谁也不敢跟这个老头顶嘴,自从王家兴起后,大伯说话的份量愈发的重了。

  第二件事儿,他找来老邱,让他多买些口罩和洗手液。

  老邱纳闷儿,“老板,咱用不上这玩意儿吧?”

  王老实说,“越省那边儿出了一种肺炎,传染性很强,咱有备无患呗,那玩意儿又不贵,存着也不怕坏。”

  老邱不敢说别的,这个年轻的老板日甚一日的威势,让人很难敢于反驳。

  紧接着,王老实又召开了一个电话会议!

  会议的主要议程就是王老实提出要各个公司制定紧急事件处置预案。

  吴楠悦最先提出疑问,“王董,总有个理由吧?”

  言下之意,这就到年底了,公司里忙的四脚朝天,你不帮忙就算了,还来给找事儿做,不厚道啊。

  王老实反问她,“你认为做这些东西没有用?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面对际遇和灾难的勇气,多做一点,就多收获一些。”

  “不是没————”

  王老实今儿无比强势,“既然不是没有用,那么你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吴楠悦低下了头,心里恨的啊,骂自己不争气,咋就说不过这流氓。

  她真觉得自己站在正确的一方,可就被对方一句话给逼成错的了。

  没办法,吴楠悦只能缴械,说,“我保留意见。”

  王老实点头,这个可以有,“保留意见可以,但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

  吴大妞儿无奈的点头。

  这个出头鸟儿当的真好。

  不管是王东云也好,还是唐建兴,甚至是丁震源,刘美红,还有靳玉玲,瞅着吴楠悦的样子,就识趣儿的没言声儿。

  唐建兴毕竟与众不同,他也算稳重的,“这个预案总要有个重点吧,不然弄一大堆预案出来,白浪费了。”

  能参加这个电话会议的高层管理人员不少,听了唐建兴的话,也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认为确实该有个范围。

  王老实早有准备,“我们就做两个,其他做了也没意义。”

  大伙儿听了心里一松,还好,王董没抽。

  王老实提出了两个方面的预案。

  一个是面对重大自然灾难。

  华夏是个多灾,尤其是自然灾害频发,没点准备还真是不行。

  大家一听还真是靠谱儿,逆反的心理就淡了一些。

  第二个是重大疫情的。

  这个更靠谱儿,近些年来,世界上发生了不少新发现疾病流行的事儿,有个预案也算有备无患。

  王老实最后说,“不要认为过去平安无事,以后就没有,让我们揪心的事儿总是突如其来,事到临头再后悔,晚了。”

  顿了顿,他又说,“去年纽约那件事儿你们都知道了,但很多你们不知道,如果有预案,大厦里的人也经过演练,伤亡绝没有那么大!”

  为了达到目的,王老实多不靠谱儿的话都说了,反正就是让大家相信,这个预案真必要,大家别当儿戏,得当个正事儿。

  会议结束前,他又举了个例子,大家听了怎么就不是味儿。

  “小鬼子为什么在遇到地震的时候伤亡小的不可思议?就是因为他们平时经常按照预案进行演练,都是拿人命垫出来的,有这个当例子,还不能引起我们的重视?”

  会后,王老实把老邱叫到办公室里。

  “老邱,这个事儿还是你牵头儿做,也该你来做,从各个部门抽人,当然,闭门造车不行,还是要跟相关单位多学习,取取经,毕竟人家更专业。”

  老邱点头,“这事儿我会抓紧,争取春节前做出初稿。”

  王老实没同意,“春节前?太慢了,春节放假前,公司要组织员工进行学习。”

  邱宏伟真嘬牙花子,时间太紧张了,“老板,时间————”

  王老实看着邱宏伟,眼神跟刀子似地,“这两年,公司条件好了,我们很多人都忘了什么叫加班加点,什么叫克服困难。”

  邱总再不敢说一个不字儿,老板的话太重了,他有点承受不了。

  “老板,还有什么要注意的没有?”

  王老实淡淡的说,“重点是,我们的员工不仅要在危险来临是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更要知道良好的习惯也能保护自己不受威胁。”

  王老实强力推行这个紧急处置预案的事儿引来不少人的关注,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王老实不会无的放矢,可这次有点出圈了。

  好几个人都打电话或者找到王老实探口风,到底啥意思。

  王老实就跟他们说,“我过去算成功了一些,总结起来有三个点,一是知道如何选择;二是明白如何坚持;三是懂得如何珍惜!”

  众人都不知道他说什么。

  王老实也不想细说,就补充了一句,“我现在做的就是在珍惜!”

  记忆深刻,可惜很多都不能多说,我记得清楚,我是四月二十六日从京城逃回滨城,惶惶不可终日,连家门都没进去,立即被隔离,紧接着就结婚,还是托人才出来的,婚礼前,我就不停的做一件事儿,打电话给亲戚朋友,您别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