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你打你的,我玩我的

九百一十,你打你的,我玩我的

  巴拉巴拉说了不少,最后一句话是,“人生在世,两种事应该少干,一是用自己的嘴干扰别人的人生,第二就是靠别人的脑子思考自己的人生。”

  说完,王大老板极有气势的无视那些高举着的手,快步离开。

  主要是热的,身后紧跟着的张嫣已经听到了老板吐槽,“特么的鬼天气,这才几月份,日头就毒到这程度”

  她能猜到,老板的手正在撕扯领带和衬衣扣子,要不是顾及形象,估计这儿就脱了。

  他们身后,记者们纷纷小声议论,再看向程志翔,人家程总也没站着不动,转身,迈着优雅的脚步,顺着王大老板的脚步走向大楼。

  几十个安保人员已经就位。

  那意思就特别明显了,诸位,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这儿不伺候了。

  没关系,今天王大老板真不叫人失望。

  说了那么半天,总结起来,就那么几个意思。

  第一,前苏食品的经营没问题,以后还那样儿,谁也管不着。

  第二,原来没有可以说不卖给鬼子,也没有明确说不跟倭国企业合作,现在明确了,不卖,也不会有任何合作。

  第三,指着商业部的鼻子骂,你特么的算哪儿头的帮着鬼子说话,还不讲道理,这事儿没完,谁弄的事儿,他王大老板要追究。

  第四,媒体上掰扯的那些专家,都被王大老板说成了华奸,王系要封杀这些人,至于怎么收拾,想想都觉得好玩儿。

  兴奋啊,必须得这样。

  人家王大老板果然与众不同,大形势下,还这么强硬,而且还明明白白的说出来,我只跟值得讲道理的人讲规矩。

  都传说王董有底气,看来不虚传。

  媒体的责任就是把自己采集的素材,根据需要修饰后发布出去。

  如王老实这件事儿,能不能修饰

  没人敢。

  已经有人发话了,就在会议上,某位领导大发雷霆,拍着桌子说,“这次事件反应的问题很严重,性质恶劣,脱离了我们的大原则,还有没有领导还有没有组织纪律不论涉及到谁,一律严惩,该停职的停职,该停刊的停刊。”

  王老实在程志翔办公室里,已经不再谈论过去的事儿,他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涉及到转基种子的,美帝方面对前苏食品提出的休耕无话可说,那是科学,他们只能打碎牙肚子里咽,当然,这是当着前苏的面儿。

  千万别以为美帝鬼子就真如宣传的那样,很科学,讲道理,还人文,只有傻子才真的信了。

  美帝人和全世界追求利益的人一个德行,他们在利益面前同样不择手段。

  前苏的说法一出来,他们就立即展开了公关。

  对象不是前苏食品公司,而是农业部和地方政府。

  牵扯到利益方除了前苏食品之外,其他家都是。

  程志翔要找王老实商量,如何应对。

  部里他们可以无所谓,那边儿也就是一小撮儿人帮衬,真较劲的时候,王老实完全不怕。

  地方政府不成。

  人家就指望着土地活着,你上来给人家三年休种,那真是戳心窝子的事儿。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经济这玩意儿得流通起来才活泛。

  多地,大面积的休耕,地方政府脸上必然不好看,哪怕前苏食品掏了钱。

  两人思考的时间都不短,还是程志翔先开口,“要不我们活动一下,给他们多来点”

  王老实没同意,“首先,你得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第一要务是休耕,这些土地确实该休息了,第二是经营,前苏食品这些年底子打得很好,可我们还得继续打下去,直到市场不再需要我们了,最后,才是陪着他们玩儿。”

  程志翔张着嘴,看着王老板,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之前,真没有这个概念。

  他倒是提了个意见,“休耕不应该是我们来做,那是人家政府的吧”

  王老实没抬头,太多事儿不能用该和不该来解释,不应该的事儿多了,很多人在做,应该的事儿更多,还是很多人不做,“国家兴亡,能者多劳。”

  “你这组合”程志翔被逗笑了,神奇的一句话组织在一起,竟然威力十足。

  美誉国际,吴楠悦才上任,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

  当然,她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定岗定编,为了这个,负责人力资源的几位被她骂的狗血喷头。

  先不说她对与错的问题,美誉国际人心惶惶是真的。

  好些人就找钱总诉苦,表达担忧。

  钱总的意思是,眼下正是节骨眼儿,就算有问题,能不能过了这一阵子再徐徐图之

  王老实听到了钱四儿汇报,赶紧过来。

  憋了好多年,吴楠悦火力十足,好像要追回逝去的日子一般。

  见面儿第一句话,吴妞儿就夸奖他,“说得真解气,也聪明。”

  王老实看了下表,说,“你到还有那个闲工夫,以后别再提了,真没意思。”

  吴楠悦怔了下,“这就完啦”

  王老实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还能怎么地,人这玩意儿太难缠,能躲远点,就别跟前儿凑。”

  打量了下吴楠悦的办公室,挺意外,几乎没怎么动,修饰性的东西很少,“还不错。”

  “什么”吴楠悦正走到门口儿,想叫人准备点喝的,听王老板说话,转过身来问。

  “没什么,有件事儿跟你说一下。”

  “好,等我一下。”

  出了门,交待了一下,吴妞儿转回来,坐到王老实旁边儿,而不是对面,老王同志表示没注意。

  从口袋里拿出一份名单来,递给吴楠悦,“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其他人都属于那种正经君子类型的,还是你来办,照死里欺负他们。”

  此话一出口,把吴楠悦气够呛,顿时掉了脸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我不是正经人”

  “口误”王老实也觉得自己那个说法挺伤人的,赶紧改口说,“其实就是我觉得你能想办法,还有,美誉国际有这个资源,做事儿的时候更方便点。”

  把名单折好,放在桌子上,吴楠悦说,“这活儿我接了,你过来,不止这一件事儿吧”

  “肯定不是,你上任我没来,今天补上。”

  吴楠悦有些意外,问,“怎么补”

  老搭档了,也不用见外,王老实照直说,“听说你要整顿,下边儿意见很大”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当然很大,吴妞儿也不是笨蛋,当然也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钱四儿躲着不见面,她就想到了,换其他事儿,吴楠悦肯定是把钱四儿叫过来,收拾一顿。

  这回不行,正经事情,得按照规矩来,所行之事须堂堂正正。

  王老实一到,她就知道是为了什么来的。

  两只眼盯着王老实看,说,“你是打算怎么补”

  又问了一遍。

  王老实笑笑,他能感觉到,人家正等着呢,说不好已经误会了,今儿要是自己真按她想的那么说,一准儿就一拍两散。

  站起来伸展了下胳膊,脸上笑容褪去,咬着牙说,“有需要我出手的没有,得罪人的事儿我做起来没难度,还特么的上瘾。”

  仅有一小点意外,吴楠悦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她倒是想到了王老实很大程度会支持她,当然,她猜测也会劝自己委婉些,毕竟现在美誉国际面临重任。

  王老板上来就百分之百的支持,还要帮着自己亲自动手,吴楠悦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伸手挽了垂下的一缕青丝,吴楠悦摆正心态说,“不用,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他们之前其实挺好的,就是最近散漫的太厉害,再不整顿,将来就困难了。”

  王老实点头,吴楠悦还是有进步的,短短时间内,就摸清了美誉国际的问题实质。

  有赵宏进在的时候,老赵按照自己的理解设计制度、管理,公司运转起来很正常。

  赵宏进走后,钱四儿那货只有糟践东西的本事,他就不适合管理。

  人都有惰性,一天没事儿,稍微时间长点,他们就当成原该如此。

  突然有人过来,收紧。

  都受不了,当然就找理由,实际上做得都是无谓抵抗。

  若非败家子儿为了图个玩儿,谁能放任不管

  王老实当然就是来给吴楠悦站台来的,立场绝对要端正,不能崴。

  他已经打定主意,谁挡着就办谁,觉悟上,老王一点没问题,何况最近几天气儿不大顺,正要弄几个出出气呢。

  “要不要我把钱四儿调走”

  吴楠悦脸上一僵,马上明白过来,钱四儿那货,至于吗,一脸鄙视的说,“他算了吧,用不着你动手。”

  王老实顿时后悔了,心里满满是对钱四儿的愧疚,这位小姑奶奶不是善茬儿,阴人的时候,手段残忍之程度,啧啧,四儿啊,三哥也为了你好。

  也不是钱四儿憋着什么心思,主要是那货没心没肺的,让人利用了,还不自知,让吴妞儿调教一番,没准儿又成长了说不定。

  他安了吴楠悦的心,就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会影响人家施为。

  麻利儿的自己赶紧走。

  王大老板的态度很明确了,媒体自然也学乖,传播吧,让大家都看看。

  应该看到的人都看到了。

  郑璥看了之后,默然不语,手指有节奏的在桌子上瞧着。

  他看问题的层面又不一样,别看王老实说得那么激烈,却绕开了核心,没去深挖华夏与倭国的关系,主要就是集中在前苏食品的经营权上,还有个别人吃里扒外上。

  等于是王老实没有在预设战场上开火,换了角度跟对手。

  接下来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

  怎么办

  郑璥有些为难,他算看出来了,人家聪明,玩儿的是战略,你打你的,我玩我的,乱战。

  打下去的结果变得毫无意义,这一点,郑璥自己看得明白。

  本来可以好好做一篇文章的,弄成欢乐版的玩意儿,郑璥想想都觉得可恶,碰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货。

  现在足以说明,人家警惕心已经有了,而且寻找到了方法应对,死缠烂打,徒增笑话。

  郑璥同志,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儿,说,“算了吧,到此为止。”

  王老板的日子再次淡下来。

  唐唯在京城没有多停留,跟王老实选了一次照片后,就回了滨城。

  婚前,她的意思还是要多跟爸妈待在一起。

  本该如此,王老实也没强留。

  他也想回前苏去,可一想起那份厚厚的大典,就发愁,回去肯定得让老妈给收拾熟喽。

  还是躲在京城的好,至少这段日子能清净些。

  另一个事儿,邱宏伟按照王老实的交代,去办飞机的事儿。

  这一次,人家全总没说大话。

  以前呢,是没门路,或者说,就没机会。

  如今,几乎都没费什么劲儿。

  美帝方面的厂家办事儿也利索,接到消息后,没等合同完事儿,就派了一组人过来,跟王老实谈改装的事儿。

  还是技术不足啊,王老实也想快点,就那点活儿,搁在美帝那里,不光钱花的多,还慢,要是在国内搞,就那速度,足以让美帝人羞愧至死。

  当然,王大老板有一件事儿让美帝鬼子瞠目结舌,那就是对他那架飞机内部装饰和功能的描绘,地球上有钱人有的是,拥有私人飞机的也不在少数。

  像王老实这么用宽体大飞机改装的也有。

  但能像王老板如此折腾的,绝无仅有。

  王老实用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画得那玩意儿惨不忍睹,却不影响美帝鬼子明白人家要什么。

  技术人员们利用王老实公司的会议室进行可行性探讨,顺便儿也要出个预算。

  这个速度很快。

  效果图都拿了出来。

  王老实一看,嗯,很好,就是这意思,行,就它啦

  预算也有了,王老板当然知道,美帝鬼子这里面有多黑,没办法,人家就这个,你爱要不要,原厂的就是比别的贵。

  工期也大概有了,王老板一听,差点气吐了血。

  十六个月。

  王老板哪儿等的了,他的武器就是钱,使劲儿砸。

  第一波效果很好,十二个月。

  那也不成啊,等着用呢。

  再来第二波。

  十一个月。

  最后王老板实在没心思跟这帮美帝傻缺绕弯子了,直接问,“你们就告诉我,多少钱,三个月给我完工。”

  轮到美帝鬼子傻眼,中东那些油老板都没这么说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