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99章 三百九十九,华夏印、金镶玉

第399章 三百九十九,华夏印、金镶玉

  刘彬选的地方还是风景山庄。

  本来他打算去御宴的,后来老牛借着王老实的名头跟刘彬说,御宴不清净,那儿人多,煞气多,容易吓着孩子,上我那儿,咱自己的地方,清场,方便。

  刘彬都纳闷,自己跟这位牛总很熟?

  他是知道这个人的,当初王三哥没少花心思收拾这位牛老板,怎么转了一圈成自己人啦?

  当下他就给王老实打电话,把事儿说了,最后问,“三哥,这人靠谱儿吗?”

  意思就是我给不给老牛这个脸,听三哥的。

  王老实心知老牛是急于交人编关系,这一手玩儿得水准不高,刘彬这个反应太正常了,任谁也不能轻易同意。

  不过,接触那么多,对老牛大体也了解了些。

  最主要的是,老牛那儿真清静,服务上也还算过得去,上次虽然有些小瑕疵,可老牛女婿还有那个女领班的素质真不错。

  清了场,刘彬这事儿怎么折腾也不算张扬。

  王老实说,“找林之清那老杂毛,去转一圈,看看有没有脏东西,要是干净,那挺好。”

  刘彬心里一乐,三哥这人是真不厚道,林之清碰上王老实也合该他倒霉,圈里人都有耳闻,王老三看不上林大师,可每次有事儿,也没落下林之清,骂着还用着。

  可偏林之清还就这么受着,人家打完左脸,他一准儿主动把右脸凑上去,脸上还堆着笑。

  两位爷到底闹哪儿,也没人看得明白。

  王老实是不大信这个老痞子,不过既然说了话,就得把事儿做圆满了,让大家都心安,左右不过让老无赖跑一趟,估计老牛得遇高人,没准儿还高兴呢。

  接到刘彬的电话,林之清没耽搁,大清早儿就去了风景山庄,一直过了子夜才回,告诉刘彬,绝对没问题。

  旁人问他为啥要这么长时间。

  林之清回答说,时段不同,天地就不同,既然小公子要来,自然要仔细稳妥。

  王老实的车还没开进山庄,路边儿已经有人看着了,王老实清楚的看到人家用对讲机报告着什么,王老实乐了,跟开车的老江说,“老牛这又长进了,整的比美帝那套还上档次。”

  不是瞎夸。

  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墨镜,老牛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这帮保安的打扮没少花钱,可怎么都是外国人参加葬礼的范儿。

  这得亏是自己来的早,要是让刘彬家里人瞧见,或者让宾客发现了,喜庆的日子这不添堵么。

  王老实赶紧给老牛打电话,“老牛,谁家办丧事儿呢?我怎么没听说啊?”

  “丧事儿?”老牛都听傻了,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王董,这个可不敢说,回头我可没脸见人家刘警官了。”

  王老实问,“你保安穿的那个衣服,你就没打听下合适不合适?”

  老牛明白了。

  根本不用王老实再说了,他女婿石锺跟他说了这事儿,他不信。

  牛老板的话也在理儿,“别拿外国佬的玩意儿来说咱的事儿,再说了,我吃的盐比你吃得饭都多,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你就把宴会的事儿盯住了。”

  石锺说不过岳父只能忍了。

  等王老实打来电话,老牛才知道啥叫与国际接轨。

  叫来女婿石锺一说。

  石锺说,“不慌,我已经准备好了,咱现在人富余。”

  山庄清场,可服务人员都在,刘彬场面不大,老牛再想弄好了,服务员也用不了。

  石锺预料到会出问题,自己岳父属于老牌的顽固型人才,可今天来的客人们绝对不会不明白。

  组织好人,就用酒店的服装,弄得干干净净的,绝不丢人。

  刘彬的家里长辈儿一个没来。

  就刘彬和小云带着孩子,邀请的朋友也没超过三桌人。

  都是两人认为可以的朋友。

  虽然事先刘彬几次说了不收礼,可这帮人不给礼物谁右脸来?

  林子琪还特意给孩子准备了一套小衣服,听说还花了不少钱,在一家店里定做的。

  有一半儿人王老实不认识,但平时混的那帮都到了。

  宴会还没开始的时候,白老板和曹老板都给王老实打来电话,没明说,意思是想过来。

  别看刘彬到了风景山庄,可老牛没露面儿。

  就他女婿石锺支应着。

  刘彬的心思未必如此,可他家里肯定是这么嘱咐的。

  王老实跟两个老大说,“今儿来的都是他们从小一块儿玩的,我也就沾了孩子的光,谁让我是他干爹呢,你们的心意,回头我跟彬子说。”

  曹仓舒说,“王董,我们给孩子准备了点小礼物,都不是啥值钱的玩意儿,您看?”

  王老实不能再推了,寒心,就说,“过了今天,什么时候有空儿,送我那儿吧,回头我让彬子去拿。”

  宴会开始了。

  刘彬和小云抱着孩子挨个的感谢。

  后面跟着两个保姆,都挎着包儿。

  丫的嘴上说不收礼,这收礼物的人和包都亮出来了。

  这没羞没臊的两口子。

  终于到了王老实这儿。

  刘彬给王老实倒酒,“三哥,你这个干爹算当上了,回头儿我什么时候当啊?”

  王老实摇头笑笑,旁边林子琪手抓的很紧,想要表达的什么意思太明确了。

  “别扯那个没用的,来,让我抱抱孩子。”

  钱四儿闹腾,“三哥,你会抱么?别脑袋冲下啦!”

  “一边儿去,知道什么叫天才吗?天才就是天生就会的人才!”

  王老实真不含糊,抱的极为标准,孩子一直就没醒,睡的那个踏实,他心说,这孩子真死随他爹,天生就是个没心没肺的。

  “落实,你一直拿着那个小箱子,估计是给孩子的吧?赶紧拿出来看看,什么好宝贝儿,你这么上心。”宫亦绍早就瞅见王老实手里的小箱子,他送了一块金锁,今儿来的男人里,大多数都是送金锁,也实在挑不出送什么东西。

  王老实轻轻一笑说,“哪儿叫什么宝贝,就是给孩子的小玩意儿。”

  说着,王老实打开箱子,拿出东西。

  整个宴会厅里眼神儿都飘了过来,就连服务员也拔着脖子看。

  满屋子人里,就他是干爹,没点特殊的东西,说不过去。

  林子琪都没看过,来之前她要看,王老实都不许,勾起林妞儿那个好奇和怨念。

  谜底总算得揭晓了,若不是宫亦绍说,林子琪绝对信王老实连箱子都不开就给了刘彬一家子。

  王老实一共拿出两件东西。

  大家伙儿看过之后,都多少有些失望,可能是积蓄了太多惊喜,这东西不够奇。

  第一个是一方印。

  第二个是圆牌子。

  大家都笑着夸好东西,也就是表面上客气,心里怎么想就不好说了。

  王老实心里鄙视所有人的没见识,不懂得这东西的珍贵。

  确实很珍贵。

  那方印是王老实用巴林石做成的,眼下巴林石的价值还没开始飙升。

  牌子更讲究,金镶玉的结构。

  但凡一个年代合适的穿越者必然指着王老实的鼻子骂无耻,齁不要脸!

  华夏民族的气节都让狗吃啦?

  两件东西,都是过几年京城奥运会的标志性物品,华夏印,金镶玉的奖牌,虽然上面的图画和字与奥运会无关,可外形和创意妥妥的剽窃!

  王老实心里自顾自的得意,等着你们,看这帮人的年岁,都能活到奥运会。

  那时候,再提起今儿这事儿,谁敢不说三哥惊艳绝才!

  刘彬拿着那方印瞅了半天,问王老实,“三哥,这有讲究?”

  王老实说,“有,我干儿子可不能跟他爹一样不学无术————”

  “咳,三哥,咱不说这个行吗?”刘彬脸上都是褶子,这日子口,三哥还这么没溜。

  酒宴欢快却不闹不乱,这种事儿闹了不合适。

  石锺一直在现场伺候着,指挥服务员,忙前忙后的。

  有总经理亲自盯着,服务水准绝对不差。

  当敬酒阶段结束,大家开始自由发挥的时候,石锺走到王老实后边儿,在他耳边低声说,“王董(其实老牛让他喊叔,他真张不开那嘴),我岳父想过来敬敬酒——您看——?”

  老牛是真渴望啊,王老实心里也是无奈,既然都到你这里来了,这帮货哪个傻,有啥不明白的,你老牛再出来就过了,可这话又不能明说,沉吟了半响,王老实问,“牛总准备礼物了吧。”

  石锺说,“准备了。”

  王老实说,“不要贵重的,小不言的有吗?”

  石锺说,“有。”

  “那行,就让你岳父跟你,代表山庄送点礼物,敬一杯酒吧。”

  石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岳父为啥厚着脸皮也要露个脸儿,这年头做生意不容易。

  老牛如愿了,估摸着他今儿能睡个好觉了。

  他还跟石锺说,“学着点,人家王董安排事儿就是讲究,这样好,这样合适。”

  宴会结束,刘彬和小云带着孩子回家了,林之清再看过,也是公众场合,孩子还小,该小心的还是要注意。

  有事儿的人也走了,没事儿的留下来休息,这里泡泡温泉还是不错的。

  王老实也觉得这里泡一泡很舒服,尤其是冬天的时候。

  大池子里,好几个人都在。

  宫亦绍端着水杯数落王老实,“落实,你丫是不是过了,你给的那玩意儿吓坏了不少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