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零七,给他们个痛快

九百零七,给他们个痛快

  一个人在选择他的敌人时,再小心也不Щщш..lā

  郑璥一生谨慎,才走到今天。

  本不该成为敌人的王落实,偏偏就是了。

  绝不是因为他儿子的那些破烂事儿,以郑璥的地位,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

  华夏这个民族讲究棋如人生,每一个人都是棋子,而太多人都希望自己才是那个下棋的人,让别人当棋子,谁都想。

  王老实自己清楚,他也是棋子,同样是反感,却不能硬抵触,他要做的就是让自己这个棋子安全些,所以,他做了很多旁人认为不可思议的选择。

  风起时,犹如蝴蝶翅膀扇动出的一缕空气,悄无声息,却又实实在在的吹向远方。

  批评的声音如何展现,只能是从媒体,知道的人多了才叫个事儿。

  正统的媒体还没必要,传出最初声音的是一些学者的文章,平台杂而庞。

  主要集中在经济版块。

  这些文章还很委婉,好像真的替前苏食品着想一样,出主意的,奉劝的,当然少不了臆断的。

  还别说,这些人理论能力很强,分析的头头是道,若不了解内情,还真的就得信他们的。

  既然说的人多了,那就得热闹起来,反驳的声音也得有。

  左手打右手的事儿玩起来又不难,稍微算技术难度的不过就是不着痕迹。

  很多事情,普通人做起来千难万难,可到了一定高度的人那儿,压根就不叫事儿。

  就跟华夏传统一样。

  莫名其妙的成了论战,还玩儿的不亦乐乎。

  是个人都知道,风口浪尖了。

  王老实不想知道都不行,司家瑞同志也知道事情不对,拉着程志翔直飞西北,找又换了地方的老板商量。

  当着两个人的面儿,王老实就没心没肺的乐了,点评说,“还是心急了些,要是我,就再酝酿一段时间,没几个月还能叫事儿?才几天啊,已经闹成头条了,唉,没长进。”

  说得司家瑞脸上发烧。

  程志翔一脸懵逼。

  老司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他现在急于的就是摆平这件事儿,闹心啊,“咱现在怎么办,要不我拟一份声明------”

  王老实摆手说,“急什么,人家这是项庄舞剑呢,我们又不是沛公。”

  看王大老板不急,司家瑞总算稳定了心神说,“那咱算什么?”

  王老实淡定从容的说,“突破口呗!”

  “突破哪里?”程志翔总算有点明白了,赶紧开口问,要不一直不说话,他觉得自己太差劲。

  突然电话响起。

  王老实那起来一看,冲着程志翔一晃,笑着说,“瞧,这不是来了。”

  他手太快,程志翔压根就没看到。

  接听,起身,王老实去了里间儿,关上门。

  老司还好,知道这是应有之义,程志翔受不了,咋还不让知道?

  电话是吴楠悦打来的。

  结果王老实这货嘴下不留情,上来就说,“你们怎么也沉不住气?着急忙慌的干啥,让他们先蹦跶呗,又没多大不了的事儿。”

  吴楠悦没生气,更没急,“你真没劲,张嘴说什么,都让我猜到了。”

  摁在太阳穴上,难道自己判断有误?遇上这样的情况,他也只能说,“是你猜的?说话可得摸着良心。”

  话筒里传来笑声,半响儿她才说,“好吧,是我二叔说的,接下来,你可别犯浑-------”

  电话结束了,不算好也不算坏,王老实心里都是震惊,斗争那事儿实在太牛掰,饶是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充分理解,真是提前知道结果,可让人家一说,满满都是打击。

  好半天,王老实嘴里才吐出一句来,“特么的这帮人脑子都是怎么长的!”

  政治智慧那玩意儿距离王老实还是太远,很多潜在的东西,他压根就想不到。

  他想慢慢来,从道理上说,是符合一般规律的,不搭理对手,让他们闹腾,最后反戈一击,多特么的完美!

  事实上,压根就行不通。

  很多事儿不是谁对就能决定谁赢,关键还是势,可‘势’这个玩意儿太抽象,看不见摸不着,在每个人的心理,哪怕嘴里说出来,都不一定是真的。

  眼下没时间看对手演戏,毕竟很多人都看着呢,先入为主不是好词儿,却真的存在。

  现在人家给王老实按上的毛病是不成熟,不顾大局。

  当然,映射意味十足。

  不会让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哪怕一部分就足够用了。

  听人家吴楠悦的意思,王老实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最后决战仅仅是演义里的说辞,真正的决战其实早就开始了,她二叔现在很艰难,也非常脆弱。

  任何风浪都可能造成不可想象的灾难。

  对方同样也急,慢条斯理的布局完全行不通。

  吴二叔的意思是王老实需要强硬的反击,绝不能妥协,也不能继续避实就虚。

  看来,吴二叔把老司那次当成了他王老实的意思。

  亏心啊,可无论从哪方面说,司家瑞就是代表了王老实,而且,他也不能跟吴二叔说,那不是我,是手下人干的。

  没担当的人就没有未来,也不会有人信任,更不会有谁去亲近。

  当然,要是吴楠悦要求王老实退一步,他也不会答应,那还不如直接把前苏食品关闭了事,省得操心。

  王大老板现在的心态,以郑璥为代表的一小撮人不知道,甚至吴二叔也未必猜得准儿。

  他现在根本就不是害怕,也轮不到他怕。

  华夏给太多人制造了假象,都学会了自以为是,其实真正能掌控大局的人,绝不是眼下台面儿上的。

  王老实看了一眼手机,又回拨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吴楠悦问,“你可别改主意。”

  关键时刻不怂,这就是王老实,他轻描淡写的说,“跟你说个事儿,美誉国际缺个总裁,月薪三万,五险一金,年底双薪,带薪休假,配车,我觉得待遇还行,给你留着了,抓紧时间去上班吧。”

  越听越不像话,吴楠悦都气乐了,硬气的反问,“是我没听清楚还是你疯啦?”

  王老实根本不为所动,“你去不去吧,不去,我接茬儿去拍婚纱照,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跟唐唯说呢。”

  吴妞儿顿时急了,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叔,马上语气冰冷的说,“你威胁我!”

  王大老板也不客气,毫不退缩的说,“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你见过用这玩意儿威胁人的,要是我威胁你,我会跟你说,吴楠悦,我永远不搭理你啦!”

  “我想想再答复你。”

  嘟嘟嘟!

  电话断了,王老实心虚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他可真是壮着胆子如此说话的。

  两个理由。

  主要因素,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去美誉国际了,他能预感到,如果前苏不成,对方还不死心,下一个目标就一定是美誉国际,钱四儿那货只能给对手添把柄,指望他别的,想想都心酸。

  次要因素,他要表达一个坚决的态度,就看人老吴同志是不是如自己想的那种态度了。

  王老实走到床边儿,躺下,拿着电话等消息,浑然忘记外边儿还有两个高管等他出去商量事儿。

  当然,唐唯靠谱儿,她本来在另一个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就司总和程志翔两人尴尬的坐在那里,就过去招呼。

  若是办公室,她不会多事儿,哪怕是在外地,这也算家里,她必须做好。

  沏茶,拿水果,递烟,忙活一通。

  本来她不打算问什么事儿的,可她又知道出了事情。

  所以,唐唯试探着问,“是不是很严重?”

  几乎同时,司家瑞与程志翔都做出了反应。

  程志翔重重点头。

  司家瑞则面不改色的说,“没什么事儿-------”

  更放松的话他已经说不出,老头儿也得有羞耻心,当面戳穿,少有。

  司老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程志翔,心里已经担忧程志翔这样的情商,咋活到今天的。

  唐唯笑了笑,给两人各自拿了橙子,“吃点水果,落实打电话太黏糊,多等会儿吧。”

  另一头儿,京城,某地。

  吴楠悦拿着手机,特无奈的又走进二叔的书房。

  “怎么啦?”

  吴楠悦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人家提条件啦!”

  吴二叔大感兴趣,放下手里的铅笔,说,“哟,还有条件,说说看。”

  和王老实接触时间那么长了,吴妞儿还是有点的模仿能力的,惟妙惟肖的学着王老实腔调,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

  “哈!”吴二叔没有像吴楠悦想象的那样暴怒,反而是笑了出来,看上去还挺开心的。

  不解啊,吴妞儿赶紧追问,“二叔,你笑什么?”

  老吴同志摆摆手,止住笑,说,“没什么,这小子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吴妞儿撅着嘴问,“人家还等着回话儿呢,二叔,我怎么跟他说?”

  背着手在屋里转圈儿,王老实要是看见,肯定得说,咋当领导的都这个样子。

  很快,吴二叔似乎下定了决心,说,“去吧,这些年也委屈你了。”

  委屈?吴楠悦心里一酸,这话一点都不假,她走到今天,不情愿这个形容词太贴切了。

  多年了,她已经习惯甚至麻木。

  可当二叔说出来的时候,吴妞儿眼帘还是忍不住被泪雾遮住。

  她立即说,“二叔,我没事儿的,还是以大事为主。”

  吴二叔很满意自己侄女的态度,他略带慈祥的说,“没关系,到了现在,我们也该有点态度,不碍的,去吧,答应他,就是工资低了点,再谈谈。”

  吴妞儿立即破涕为笑,重重点头,然后迈着欢快的脚步再次离开书房。

  得道想要结果的王老实哈哈大笑,也没抵抗多久,便答应了吴楠悦的勒索。

  之前说的待遇就是逗着吴妞儿玩儿,说句到家的,吴楠悦来做总裁,给多少钱都不算多,要不是顾忌吴妞儿身份,他敢直接奔千万以上开价。

  关键的事儿定下来,那么王老实就该有所行动。

  回到客厅,发现唐唯正帮自己陪着那俩,心里暖暖的。

  他过去,直接拉起唐唯,扭头跟司家瑞和程志翔说,“你们在等我一会儿。”

  不由分说,跟唐唯又进了卧室,关上门儿。

  司家瑞倒没什么,老家伙还是能沉得住气。

  程志翔捂着半边儿脸,具体想什么,不好说,但总归不会是好话。

  卧室里,根本没给王老实劝说的机会,唐唯就轻声说,“我们明天回去吧。”

  王老实本来准备了不少说辞,这一刻,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

  原定十六组照片,到现在也仅仅完成了十一组,还有计划中的五组没有完成。

  扭捏了半天,王老实才看着唐唯,非常诚恳的说,“对不起。”

  不多见的真情流露,唐唯感受的很清晰,她笑着拉起王老实的一支手,自己歪头,让头枕在那只手上,闭着眼轻声说,“其实没什么的,我看过了,那些照片拍的很棒,不用再拍备选的。”

  拍得很好,王老实信,可后边儿绝不是备选,那么专业的团队,肯定是要给老板拍出顶尖的照片来,那得艺术的,绝没可能什么备选。

  唐唯这么说,就是为了安慰,减少自己的愧疚,他伸出另一只手,在唐唯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了几下,然后摆正唐唯的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我先出去,他们还等着呢。”

  司家瑞很程志翔绝对没看黄历,今儿就不该来。

  王老实安抚了唐唯,获得了贤惠的支持。

  刚走到客厅,电话又响了。

  一个接着一个,好几个,该打来电话的一个都不少。

  甚至还有老爷子的,敏锐程度上,王嘉起能甩儿子好几条街去。

  最后一个电话是邵丽打来的,老太太气愤填膺,表示了对王老实坚决的支持,还保证说,“别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知道了,甭管他是谁,我就过去大嘴巴抽他。”

  王老实艰辛,邵大妈肯定是说真的,不是说说安慰人的,能不能真去抽,王老实不知道,但他心里舒坦。

  到了这个份上,王老实也不打算商量什么了,问司家瑞,“最近是不是记者挺烦人的?”

  不光是司家瑞烦,程志翔更烦,他抢先说,“我才知道,做记者能那么牛掰!”

  王老实笑笑,“安排下吧,三天后,召集他们来,不是要问吗,给他们来痛快的,我亲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