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零五,恨是盲目的,爱也是

九百零五,恨是盲目的,爱也是

  曾经有个不大着调的牛人说过,生活属于有未来的男人和有过去的女人。

  这货说此话的时候,心里指不定憋着什么,很大程度上,他大概惦记着别人媳妇。

  唐唯肯定没有过去,她还是新鲜小媳妇阶段,正在创造过去的起始阶段。

  换到王老实,谁敢说他没有未来?

  都不用说未来,仅仅是过去,就足够他得瑟一辈子了。

  江南一夜,王老实才发现,自己过去追求的生活忒特么的操蛋,一点生活含量都没有,整个就是个二傻子,好像自己还洋洋自得来着,当然,他不否认,全世界的人努力方向都是奔着自己原有的目标奋勇前进。

  第二站,王老实就学精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应付事儿,留足了肚子。

  结果往往都不大如意。

  南岛这边儿,说海景真不赖,可小吃什么的,很坑人。

  在这儿,讲究的是海鲜大餐,哪怕大排档,也是主打海鲜,其他的都是一种美丽的传说。

  到了南岛,王老实面临个选择,是不是联系周燕。

  这么大动静,以周燕的位置,没有可能不知道。

  不打招呼,以后连最普通的朋友都没得做。

  联系吧,好像又觉得不大好,毕竟自己这是来拍婚纱照的。

  南岛海景是很大的一组拍摄,要住两晚。

  王老实正拿着电话犹豫,结果人家周燕电话打了过来。

  周大姐说话语气阴阳怪气的,“王大老板,听说您来南岛啦?我竟然没有去迎接,是不是有些不够意思啦?”

  人家挑理了,王老实还硬气不起来,赶紧干笑几声说,“我这儿正琢磨呢,要不要惊动周秘书,万一领导日理万机,我这儿算不算耽误事儿。”

  话筒里一阵冷笑声传来,“接着说,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再贫下去,肯定得翻脸,那丫头脾气实在不能用常人去猜测,王老实直接转换地图,“明天晚上吧,你请客,我跟唐唯过去,今儿没找对地方,胃口遭了罪,你可别对付。”

  周燕笑骂,“活该,明天等通知。”

  放下电话,王老实才缓了缓劲儿,唐唯洗完澡出来,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儿若无其事的问,“刚才谁打来的电话?”

  哟,关这门都有这么精尖的听力?

  女人有时候就那么不科学,明明违反常理的事儿,偏偏就能发生,还明明白白的。

  当然,王老实也不心虚,周燕这么多年自己都没去祸祸,都到了今天这份,他更没有心思,“没谁,周燕,她在南岛工作,听说混得还不错,明天请咱俩吃大餐。”

  唐唯也好像没事人似地,点头应了一声,“哦。”

  第一天到南岛,主要是转场,真正的拍摄没多少,任务都在转天。

  拍摄团队技术上没得说,他们跟老板和老板娘混熟了之后,那种敬畏就淡了许多,玩儿艺术的人性格都比较怪,为人处世上还是弱了些。

  全身心投入到拍摄中时,不经意间偶尔也忘了身份,指挥起来说话犯忌讳的时候也有。

  幸亏王老实这货不大在乎。

  唐唯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想让她真生气,得丧心病狂到一定程度才行。

  老板不说什么,不代表别人干看着。

  邱宏伟很忙,但,再忙,他也一定在拍摄现场看着,种种情形,尽收眼底。

  在王老实没注意的时候,邱宏伟同志严肃的委婉提醒了几个文艺青年二货,老板可以平易近人,你们也要知道任何时候都要充分尊重老板。

  下午时,王老实就察觉出几个摄影师有些紧。

  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老邱,老货站在一把遮阳伞下,虽然有躺椅,他也坚持站着。

  心里大概也猜了个七七八八,王老实没说话,有些事儿,他不能说,也避免不了,人类自打有了思维和等级后,就一直这么延续下来,规矩是社会正常运转的保证。

  下午五点钟,南岛的拍摄全部完成。

  王老实都没顾上唐唯,就一头扎进临时搭建的洗澡间,为了避免皮肤受伤,他怀疑自己身上被抹了得有几斤防晒霜,太难受了。

  完事儿跟唐唯一说,把唐姑娘逗得前仰后合,戳了王老实一下,“谁让你不跟我说。”

  也是,王老实一琢磨,自己的保镖咋会懂防晒霜那玩意儿?

  周燕不愧是半个地头蛇,请王老实跟唐唯的地方很隐秘。

  王老实都还没进门儿,就知道这地方完全是当年自己那饭店的翻版,玩儿的是档次。

  每一个房间都各具风格,别看吃饭的就三个人,包间一点都不含糊。

  也是,就凭周燕现在的位置,饭店再想弄格调,也不会给周秘书添堵,何况周燕老板还兼着警局局长,那可是重量级的。

  饭吃的很痛快,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王老实也算有层次了,好几道菜他都没见过。

  唐唯和周燕两个人很谈得来,席间,王老实属于吃货,他的嘴只负责吃,说话、活跃气氛之类的与他无关。

  只是她不经意间的一瞥,让王老实心生寒意。

  餐后。

  本来想早点逃走的。

  没想到中途出了变故,周燕不知道用了什么招数,竟然说动唐唯跟她一起去做spa。

  王老实说在外边儿等。

  周燕嘴角翘着,用那种特遭恨的语调说,“哟,还怕我拐跑了你媳妇?”

  还能怎么说,安排好人手,王老实只好独自回住处。

  打心眼儿里,王老实洗不过周燕,这丫头有时候神经起来,估计她自己都害怕,故意留下唐唯,指不定打什么主意。

  ※※※

  距离他们吃饭地方不远的半山腰,就有一座会馆,周燕带着唐唯步行过去。

  享受了一番后,唐唯觉得挺好,正好这些天有些赶,浑身肌肉发紧,经过人家专业人士的按摩,还确实舒服。

  周燕洗完澡没换上自己衣服,而是拿了一件浴袍穿上,还给唐唯准备了。

  就在这个房间里,有一片很精巧的空间,坐在那里喝着茶,远观景色,倒也不赖。

  除了时间是晚上,别的都很有意境。

  咖啡,服务员端上来的是这玩意儿。

  两人没有面对面,各自一张藤椅,正好夜观天象。

  对方是不是挑衅,唐唯最能感受到,不强烈,这是她有些想不通的。

  最先开口的还是唐唯,“还没找个伴儿?”

  周燕端着咖啡,轻轻摇头,“没合适的。”

  唐唯问,“是不是眼光太高了?”

  周燕反问,“这能将就?”

  伸展了下胳膊,唐唯语重心长的说,“恨是盲目的,爱也是。”

  扭头,看着唐唯,周燕顿了好几秒才说,“你不用怀疑,我早就死心了,对他,已经没想法了。”

  犹豫了一会儿,唐唯才叹口气说,“多你一个不算多,少你一个也不算少。”

  蹭!

  周燕坐直了身子,疑惑的看着唐唯,不信的说,“不会吧,对他我还是了解些的,像我这样的,他都不动心,就差脱光了钻他被窝了,他会那样?”

  真不要脸,原来你还这么干过,唐唯斜着眼看了看周燕,百无聊赖的说,“不像你想的那样儿,算了,说了没意思。”

  周燕跟普通姑娘不一样,侠义之气上来,八头牛都拉不住,站起来,挪了挪椅子,正面对着唐唯,“你可不能放任,男人就得管着,要不他们能上天。”

  噗,唐唯忍不住乐了,揶揄着问,“你经验很丰富?”

  周燕脸一红,慌乱了下,马上恢复正常,不屑的说,“不用我自己体验,那样的事儿还少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唐唯好像有说出了心中秘密后的那种轻松,闭上眼睛,伸展双臂,笑着说,“还好,他很有节制。”

  “查芷蕊是吧?”

  唐唯没说话。

  周燕自顾自的嘟囔,“就知道是她,唉,还是没逃出他的魔爪。”

  唐唯突然说,“明天我们就走了。”

  周燕浑不在意,“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那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唐唯很有兴趣的看着周燕问。

  周燕摇摇头,“说不上来,反正就不一样。”

  唐唯起身,这是要离开的意思,不过她没动脚步,悠悠的说,“我就不劝你别的了,太虚伪,还是刚才那句话,恨是盲目的,爱也是。”

  周燕没说话,也没有起身相送,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认真的看着夜空。

  ※※※

  唐唯回到住处,和平常一样,毫无异色。

  可王老实咋就觉得今天有些不大对,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等唐唯关上门儿睡觉,王老实才琢磨出来,距离感。

  以前,唐唯那种柔顺,让王老实总有一种宁静的心安,好像有唐唯在身边儿,他就拥有了一切。

  可现在,没有了。

  整晚,王老实辗转反侧,睡不踏实,老早,他就起了床。

  今天的飞机是中午,这已经是老邱办事能力强,好在时间不是多赶,让大家多睡会儿,也算休整了。

  他们住的是个度假区,主人属于曹老板,就当是自己地方,可以随意。

  王老实围着度假区的一个小湖遛早儿。

  不多时,唐唯也一身运动装慢跑过来。

  赶上王老实后,她放慢了脚步。

  有些话不能憋着,王老实忍不住问,“昨天你们俩聊什么了,这么晚?”

  唐唯看了王老实一眼,淡淡的说,“能有什么,女人那点事儿呗。”

  这日子没法过了,直接把话给掐断,女人的事儿,太宽泛,王老实哪怕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唐唯发现王老实沉默不语,知道这货大概心里不好受,想想自己也有点过分,就靠近挽住王老实胳膊,冲着这货妩媚一笑说,“瞧你,心思那么重,放心吧,没说你坏话,就是随便聊聊,主要是周燕,她现在心态挺好,就差遇上一白马王子了。”

  王老实收到老脸儿,马上原形毕露,嘻嘻哈哈的开始逗,看上去就那么的没心没肺。

  他不能让唐唯看出他心里的复杂,有些个事儿,还是藏在心里的好。

  自己干的那些事儿,他没想人家唐唯不知道,眼下这个情形,严格说起来,已经是最好的。

  中午,飞机准时起飞,奔赴第三个机场,在那里,将以机场为中心,连续有四个拍摄地,时间很充裕。

  这个行程知道的人不多,艾碧菡就是其中一个。

  机场,迎接的人员里就多了艾碧菡。

  走出通道,一瞅见小艾同志,王老实就知道有大事儿,否则不至于她亲自跑过来。

  “怎么啦?出事儿啦?”

  艾碧菡看了走进的唐唯一眼,低声说,“我跟唐总工作上有分歧。”

  王老实停下脚步,看着她问,“很严重?”

  艾碧菡点头。

  “到住地再说。”

  艾碧菡说,“好的。”

  唐唯没听见他们说什么,工作上的事儿,她一直要求自己不参与。

  队伍进入住地后,王老实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见艾碧菡,而是换到了老邱的房间。

  艾碧菡详细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奥运即将到来,主场作战的华夏雄心万丈,誓要夺取金牌榜第一,那是运动员的活儿,商界自然要跟上,那是大势,该出力的就不能含糊。

  一些自认为经济圈儿里是号人物的大佬们,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纷纷抛出了针对夺牌运动员的奖励计划。

  华夏时代也没落后,唐建兴的想法就是给获得金牌的运动员发房子,正好华夏时代在京城有个项目,即将开盘,他的想法就是拿出一栋楼来,当奥运冠军楼,只要是金牌获得者,就能分到一套房子。

  王老实一听,眉头就一皱,太过,也太明显。

  奖励是可以的,但没有这么重的,一套房子的价值过高了,而且,还有借这个事儿卖房子的嫌疑,经不起别人说。

  “你的想法呢?”

  艾碧菡从包里拿出一份材料,放到王老实眼前,介绍说,“我觉得还是现金或者其他东西奖励就可以,参考一下其他人的标准。”

  听出来了,艾碧菡的意思别冒尖,一套房,在京城,就算小户型,价值也有些太高。

  不过,她的方案,王老实也不大赞同。

  王老实没动那份材料,试着问,“你们没考虑过其他方式?”

  艾碧菡愣了愣,迷惑的说,“其他方式?”

  “对啊,干嘛都盯着冠军运动员,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