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93章 三百九十三,雷霆手段

第393章 三百九十三,雷霆手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王老实还劝着吴楠悦慈悲为怀。

  根本就没效果,也可能是这厮故意这么说,实际在拱吴楠悦的火。

  这姑娘是动了真火,杀伐果断,处理之狠辣,让整个浩宇体系都为之肃然。

  二十九个人被解雇,若不是担心牵扯出其他人和其他事儿,这妞儿没准儿做得会更强硬。

  宣布的时候,这些人刮噪,甚至威胁要去告状。

  吴楠悦冷笑着说,“告状?好啊,我等着,我看哪个部门敢迈进浩宇大门一步,反倒是你们,经侦那头儿,就喜欢你们这样的。”

  此言一出,满屋子人愣是没敢大声喘气的。

  他们就忘了,眼前的这姑娘,真发起狠来,自己就是被碾压的份儿。

  吴楠悦还说,“若不是我厚着脸皮要来处置权,你们以为王董会轻饶了你们?还赔偿?告我?不知好歹的东西!”

  呃,尼玛,差点忘了,上头还有个更狠的。

  这些年来,王董在京城圈里威名赫赫,不说嫉恶如仇,但下手从不留情是真的。

  闹着要告状的其实就是色厉内荏,他们压根就没想什么告状,能全是而退已然是幸运了。

  不甘心是因为在之前都接到了电话,说没事儿了,先老实一阵子,看情况再说。

  没想到,公司突然这么就动手了,一点消息都没透出来,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第二批进入会议室的人更心惊胆颤。

  头一波人都啥下场,公司早就传开了,他们会不会步后尘?

  大多数人觉得自己幸免的可能接近于零。

  正应了那句老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干了什么缺德事儿,心里都门清儿。

  吴楠悦没赶尽杀绝,给了这帮人一个赎罪的机会,就一句话给他们,“戴罪立功三个月,现在想走的我不留,三个月后,想留的我未必要。”

  一天之内,浩宇用雷霆手段,让不少人心里知道了害怕,原来吴总动起手来也不含糊。

  处理完这个事儿,吴楠悦浑身跟脱力一般,做狠人不容易,办狠事儿更不简单,心力的耗费,几乎抽空了吴楠悦的体力。

  她直接坐到王老实办公室里,魏小冬赶紧给这位大小姐奉上了一杯奶茶。

  王老实也佩服,他心里对吴楠悦能否处理果断是有疑虑的,吴楠悦坚持要自己来,他也不好质疑,现在看,这丫头做的非常不错,可现在这个模样,也说明她又成熟了不少。

  喝了几口奶茶,吴楠悦脸上好看了不少,松了口气说,“这下总算清静了。”

  王老实虽不忍,可也得说,“你觉得这就好了?”

  吴楠悦眉目间又有了一丝厉色,说,“总今儿开始,我知道一个处理一个,绝不手软。”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吴楠悦早就想过了,“私欲!”

  王老实笑笑说,“我有个观点,你可能不会赞同,但我必须得说。”

  “什么观点?”

  王老实说,“正是因为人有私欲,人类才有了向前发展的动力。”

  吴楠悦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反问,“你这是什么谬论?”

  王老实说,“不被官方理论承认的大实话。”

  大概有了兴趣,吴小妞儿也有精神头了,大有要跟王老实辩驳一番的架势。

  王老实坐到她对面说,“按需分配好吧?可要什么有什么,谁还去努力?正因为有需求,我们才努力去创造,需求这玩意儿,每个人都不一样,不就是私欲么?”

  大眼睛眨巴了半天,吴楠悦心里觉得不大对,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

  最后评论了一句,“什么话到你嘴里怎么就变味儿呢!”

  把王老实给气得够呛,真是不识好歹。

  关海军约见了王老实,他是被推举出来的代表,本来更属意宫亦绍,结果宫二说什么都不肯,退而求其次,关海军只能顶上。

  关海军第一句话就是,“落实,这个话不是哥几个要说的,就是个跑腿儿传话的。”

  没多复杂,京城也看中了这个听上去高大上的项目,打算截胡儿。

  在正式提出之前,他们希望私下先接触王落实,免得到时候被动。

  因为知道王老实跟这帮货关系铁,所以,路子就走到了这儿。

  碍于情面,宫亦绍等人没办法推。

  王老实点点头,表示理解。

  相比于其他地方,京城方面吃相已经算讲究了,换做其他的,各种奇葩手段使唤起来,丝毫没有生涩和愧疚感,脸皮神马的,压根就不考虑。

  为了抢项目,很多地方领导都在大会上公开说,要不择手段,只看结果。

  最后弄得要多惨烈有多惨烈。

  这样到手的项目自然也不会得好,很多投资商自以为聪明,脚踩几条船,照死里要条件,他们就不知道,等项目落地,钱也花了,后面呢?

  之前忍辱负重的那些个会怎么找回场子来?

  “当然,我们也觉得孵化器项目更适合京城,有大家帮衬着,困难会少些,你应该为自己多考虑些。”

  王老实笑了,“哥几个替我着想,我不是不懂,问题是,京城这头儿知道什么叫孵化器,孵化器的核心是什么?”

  关海军愣了愣,然后诚实的摇头说,“大概是不知道吧。”

  “这都不明白,还说什么适合京城,不觉得有些好笑吗?”

  关海军问,“滨城的就知道?”

  王老实没说瞎话,“他们也不懂。”

  关海军说,“可是你懂!”

  王老实摇摇头,“问题是,我也在摸索。”

  啊?

  关海军有点懵,然后猛然笑出声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好半天才缓过来,“特么的,滨城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也可能砸到我的脚。”

  关海军盯着王老实看了半天,他太知道这位爷了,算无遗策不算夸过了,什么时候干过赔本的买卖?

  “落实,咱可是自己人!”

  王老实说,“就因为是自己人,我才要小心,老丁正在美帝找钱,赔了也是赔美国佬的。”

  关海军心里必须得感动,王老三真是厚道,坑都可着老美坑,自家人就是自家人。

  他就不知道,王老实又在玩儿移花接木那招儿,说话含含糊糊的,钱确实是老美那儿弄来的,可已经属于他王老实了,话说一半儿,结果就大大不同了。

  他担心的问,“要是赚了,不得便宜老美啦?”

  王老实说,“我打算弄一点五亿美刀进来,要是能赚回本儿来,就不错了,还赚?”

  这话忒不是人话,既然不赚,尼玛还折腾个啥劲儿?

  关海军最后说,“京城这头儿,你也不能不理会,还得应付着。”

  王老实心说,吓跑了拉倒,反正让京城投钱过来恐怕费劲儿,他打算弄一个比较专业的风险报告,连带可行性研究报告,一块儿提交给京城方面,若京城知难而退最好,如果碰上大明白,那就直接做,两个城市同时开展,也不是不可能的,他知道创业热潮还没真的到来,一个滨城的创业园未必能满足那些自命不凡的澎湃需求。

  “行啦,正事儿说完了,哥几个到我那儿去,让老李亲自掌勺,咱喝个舒坦。”关海军觉得没什么了,看时间,该吃饭了。

  王老实无奈的说,“我是不成了,子琪预订好了,得参加她们一个聚餐。”

  关海军笑了,“还聚餐?你也去?”

  他这个态度也在情理之中,打小,他这类人就已经把自己和普通大众分开来,高处云端了。

  王老实掐灭烟说,“是她办公室一同事过生日,都带家属吃饭,听说还有节目来着,子琪昨儿就跟我说了,不去不合适。”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关海军也不会在意,说,“那就再约,那件事儿,你上点心。”

  王老实拍着胸脯说,“肯定的,错不了。”

  晚上的事儿不是王老实推脱,是真有其事。

  以前吧,都知道林子琪不能惹,基本上她的同事都敬而远之。

  可时间一长也知道了,人家林姑娘挺好说话的,性子也好,不招灾不惹祸的,更对升职评职称什么的没追求。

  不是每个人心思都那么重。

  逐渐的,林子琪和委里一帮年轻姑娘们走的就近了。

  王老实也是支持的,要不然林子琪忒闷了,多几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也不错。

  今儿过生日的叫谢钰,为人还不错,也是个热情开朗的。

  算是和林子琪关系比较好的。

  打好几天前,就开始撺掇,不为别的,就图个热闹,因为这一帮五六个人都没结婚,属于委里最惹眼的那一帮。

  带家属也是谢钰喊出来的,因为她也被家里介绍了一个对象,处着还行,就打算拉出来溜溜,算最后一次考察。

  王老实是真有心不去,可林子琪撅嘴了,说人家都去了,我就一个人?

  王老实赶紧说,“我是怕自己去了,别人不自在。”

  林子琪不明白,问,“怎么就不自在了?”

  王老实厚着脸说,“这人啊,就怕横着比,你家这么优秀————”

  没等他说完,林子琪扑上来捂住他的嘴,“不许说了,要点脸行吗!”

  与关海军分开后,王老实就回了家,他和林子琪约定,他不开车,林子琪回家来接他。

  林子琪的意思,王老实也明白,就是让自己别太张扬,毕竟都是同事,弄个什么阵势出来,没法好好玩耍。

  也就刚到家,王老实就接到电话,是林子琪的,话筒里还挺热闹,能听到唧唧喳喳的声音。

  “落实,能找辆大点的车么,谢钰找了个郊区的山庄,都开车过去不方便。一辆车能走最好了。”

  没啥难度,王老实说,我安排吧,你们委里门口是吧?

  看完书,投个票,做厚道人,嘻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