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零三,世界级的大老板

九百零三,世界级的大老板

  白天燥热,夜间略凉爽,京城好天气有数儿,眼瞅着就要进入酷热桑拿模式,王老实找了件大背心套上,免得着凉。

  不知道唐唯为啥不高兴,他猜测是不是外边儿有人惹,就去问负责唐唯安保的人。

  电话里说的,安保人员又听不见,老板问,他们都一口咬定,今天特和谐,相亲相爱的姐妹凑一块儿,除了开心就没别的。

  咦?

  王老实就纳闷儿啊,死皮赖脸的骗开房门。

  眼圈儿还发红呢,绝对有事儿。

  追问之下,唐唯打死不说,刚才冰镇西瓜带来的丝丝凉爽都没了,燥热的一头大汗。

  “我跟你说啊,你看把我急的,心脑血管疾病可是咱国家头号杀手,一会儿我要是那个啥了,你------”

  唐唯坐不住了,遇上这么一不要脸的老公,她真心对付不了,堵住王老实的嘴说,“你就不能有点正形啊,胡说八道什么呀!”

  王老实一点都不脸红,振振有词,“你要是跟我说了谁欺负你,我不就没事儿啦?”

  唐唯斜着眼儿瞅他,问,“为什么一定要有人欺负我?”

  “呃-----”王老实琢磨了下,“那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唐唯给气乐了,撅着嘴说,“合着是个人都得天天咧开嘴乐,要不就不高兴?”

  “也是-------”

  王老实马上又反应过来,“不对吧,刚才你进屋儿,我可看的真真的------”

  唐唯伸手拿起一个纸包来,冲着王老实晃了晃,“你觉得怎么样?”

  王老实低着头,掐着手指说,“你等我会儿,算算日子。”

  唐唯大羞,捶了他好几下,直接赶人。

  被推出门外的王老实还没皮没脸的说,“不对啊,你这可是提前了两天。”

  “滚!”

  所有情绪烟消云散。

  ※※※

  舒敏做了一件事儿,把李璐老娘招进京城。

  不光是当娘的,李璐她爸也坐不住,跟了来。

  自打知道自己女儿做了什么,老两口很少在外人面前提及孩子,总归不是什么光彩的。

  可现在,孩子都怀上了,再没个说法有些不合适了。

  他们到了李璐家,一瞅家里那架势,就知道舒敏没说错,李璐肯定是有了。

  当爹的黑着脸出去抽烟。

  李璐她妈拉着闺女进了卧房,有些话还是背着人说好。

  “他是什么态度?”

  李璐还有些迷糊,不大理解老妈的意思,说,“没什么态度,就是生下来呗。”

  “然后呢?”

  李璐傻傻的说,“生下来就养着啊,还怎么着。”

  当妈的气不打一处来,看着自己的傻闺女,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如此现实的问题,她竟然从来没想过一丁点,能活到这份上,自己这当父母的有责任啊。

  李璐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还傻笑着说,“医生说了,很正常,不会有什么问题。”

  看着不争气的女儿,李璐娘只好重新教导她,“他就没说将来孩子的事儿?”

  “有什么可说的,户口的事儿挺简单的,邱总说他办。”

  当娘的捂住脸,她才发现,原来自己闺女智商挺糟心的。

  折腾了半个小时,她总算让自己女儿理解了她想要表述的意思。

  李璐沉默了。

  她其实是不想提这个事儿,胖姐多人精,早就偷偷提过。

  问题是,有些话旁观者可以说,她却不行,王大老板那么厉害的人,会允许自己去说将来孩子继承权的事儿,能容忍自己去要地位、要保证?

  真张了嘴,后果都不用想象,李璐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至少,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就没一个是张嘴要来的,都是硬塞过来的。

  后来胖姐还夸了她,不争就是争,聪明。

  其实李璐真没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她就是觉得没得必要争那个,再说了,他自己的孩子,能看着跟臭要饭的一样?

  她不信,只要生出来的宝宝健康,一切都水到渠成。

  何况,李璐不认为自己是个有强野心的女人,走到今天的程度,她自己都还迷糊,当初咋就哪根筋儿不对,愣是答应了呢?

  她父母不好糊弄,她就不糊弄,直接装傻,有些事儿可以做,但不能说,跟谁也不行。

  好在她家的智商担当是她爹,某些话老头说不出口,李璐对付她妈还是轻松点。

  拖着,就是她的想法。

  李璐她妈决定留下照顾女儿,等待将来要出生的外孙或者外孙女。

  从内心讲,李璐是高兴的,自己亲妈伺候着,多有爱,只是不行啊,她不是正经嫁过来的,如果碰上王老板,自己老妈多尴尬?

  一个孝顺的闺女,必须考虑周全。

  她硬拉着她妈去逛了一天街,那个兴致高的都吓人。

  李璐她妈就紧张的要死,“我的小祖宗哟,你悠着点,肚子里还一个呢,赶紧把高跟鞋脱了,换这双平底的------”

  想着多买点东西给爹娘,可人家说啥都不要,最后还是李璐给他们买了几双京城的布鞋,穿着就是舒坦。

  她妈说了,不能花那么多钱乱买东西给我们,要不让人说闲话,话说得李璐心酸。

  送老爹老妈上了飞机,李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未来,她还是挺迷茫的,最近翻看了不少小说什么的,发现跟自己类似情况的,结局似乎都不大好。

  尤其是那种恶婆婆过来,夺走孩子,赶走女人的桥段,让李璐颇感危险,真有那么一天,自己咋活下去?

  这么考虑,李璐总算发现,自己漏算了重要的一条,王老板家里。

  猛然间,李璐认为自己该找个明白人商量,这会儿她老后悔催着老爸老妈回去,看着天上的飞机,她很想给拽下来,商量完再走不迟。

  ※※※

  张嫣同志现在彻底傻了,老板说了,最近都不会来办公室,她留守,随时把需要他处理拿主意的事儿汇报。

  然后呢,她竟然不知道老板到底干啥去了。

  还处于小心翼翼阶段的张秘书,完全跟艾碧菡是两种方式。

  如果是小艾同学,她会很坚持的跟着老板走,然后把所有琐碎的活儿都交给办公室那帮丫头们干,要不然养着吃干饭吗?

  第二,小艾秘书跟安保组的朱助理联系紧密,随时掌握老板行踪,保证能够第一时间联系到人,做到一个秘书该有的职责。

  三,多向邱总请教,邱宏伟同志是整个体系中,最不可忽视的存在,艾秘书当初就是明白这件事儿,才让自己工作顺风顺水。

  张秘书没有做到,所以现在她很难受。

  一上午,接了三个电话,一个是来推销保险的,另外两个则是高管询问王董的。

  结果,是张嫣压根就不知道老板人在哪儿,不用别人说,张嫣自己都在问,这样的秘书合格?

  这不着调的老板忙活什么呢?

  当然是准备拍摄婚纱照。

  再拖就怕耽误事儿,时间已经不早了,老妈已经在催,而且唐唯跟拍摄团队基本上也商定了方案。

  现在就是准备。

  一共要拍摄十六组,取景也是十六个地方,甭管到哪儿去,都不轻松。

  王老实自己算不出来,负责这个事儿的技术人员已经给出了答案,需要四十天的时间才能拍摄完。

  四十天,王老板心里真是嘬牙花子,他没当着唐唯的面儿说不行,只是点头表示知道。

  唐唯去忙别的,王老实才把人叫到跟前儿,询问时间问题,四十天,他无法接受。

  大老板不高兴,这就是罪过,拍摄团队的头儿姓谭,诚惶诚恐的,说话都不敢大声,明白了老板意思后,咬着牙说,“我们手快点,还能挤出一到两天时间。”

  那有屁用,王老实看着日程表,紧锁眉头,不对啊,这路上咋花了那么多时间呢?

  嚯!

  不仔细看,都不知道,王大老板直接给逗乐了,想着就是负责制定行程的人没明白,他王老实要出行,怎么可能那么走?

  还特么的租车?

  真逗比,以王老板的财力,还至于去租?

  看来这事儿还得交给明白人去办。

  谁合适?

  只有老邱。

  邱总很懂老板的意思,来了之后,仅仅用一个小时不到,就把日程给缩短到了三十天,他还不满意的说,“这样吧,晚上我再琢磨琢磨,二十天有点困难,但再减几天还是可以的。”

  离开王老板的房间,老邱到了外边儿,直接开始指挥,“有些时候就别想着省钱,我只考虑老板的需求。”

  拍摄团队的人一上来就让老邱给震住,邱总竟然说要把汽车都运过去。

  当然,大巴之类的肯定是当地租用,老板的座驾必然是要带过去,防弹的。

  谭同志跟个小学生一样的问,“邱总,汽车好像不能托运吧?”

  老邱逗乐了,拍着老谭肩膀说,“当然不能,所以,我们包机。”

  “包机也不行吧,哪儿放得进去?”旁边儿又出来一明白人嘟囔。

  换做以前,老邱还真让人问住,现在不成,他俨然就是一航空通,微笑中带着领导的威严说,“包一架货机不就行了,人啊,得活学活用。”

  为了让团队的人适应,老邱还学会了做思想工作,“你们得明白,咱老板不是一般的人,他可是世界级的超级大老板。”

  老邱真不含糊,经过仔细计算,他愣是把时间给削减到了十九天半,当然,成本就别说了,高出无数倍。

  当然,跟王老板谈成本实在是打脸,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事儿,钱是什么玩意儿?

  为了这个事儿,老邱还特意叮嘱了老李,提前向目的地派人,除了帮着做些准备工作外,还得注意安全保卫工作。

  像这次婚纱照之旅,恐怕不会没人知道,谁要是特么的脑子犯抽,去找不素净,自己这边儿没点准备可不好。

  老李拍着胸脯保证,一定精心。

  他倒不是吹牛,如今兵强马壮,持枪证已经办了不少,比以往,安保能力提高了不是一丁点。

  唐唯看到新版的行程计划后,也不禁质疑,“是不是太那个啥啦?”

  王老板安慰说,“没啥,本来就该这样,还是老邱办事儿让人放心。”

  他想到的,人家老邱都想到了,没想到的同样也想到了,封锁消息。

  邱总有时候黑起脸来很吓人的,封口令禁止整个团队的人对任何人泄露消息,一旦发现,严惩不贷!

  根据计划,三天后出发,老邱派出了先遣组。

  拍摄婚纱照不是小事儿,尤其是那些景区,不是想拍就能拍的,得事先运作,很多时候,不光是钱的问题,一些关系必须要动用起来,如果不是要和航空公司联系,老邱都恨不得自己过去。

  当然,凭王老板在华夏的地位,哪个地方都肯定要卖个面子。

  ※※※

  按照华夏人的传统,这一出去二十来天,必须讲究点,临走前,欢送是肯定的。

  王老实也没拂大家之意,老关在御宴办了一大桌,弄一帮货在里边儿吃吃喝喝。

  席间,几个前来蹭饭的女将话都很少,尤其是靳玉玲,光喝酒不吃菜,话也很少。

  王老实这货如何不知她这是什么意思,可他又能说啥,只能装看不见。

  欢乐的时候就别提悲伤难过的事儿,谁也得遵循这个规则。

  倒是钱四儿这货,荣光焕发的,没少得瑟他跟他媳妇最近的进展,有他在,气氛就不是问题。

  结束时,靳玉玲带着沉重的脸,轻轻拍了拍王老实的肩膀,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

  老关就站在旁边儿,等靳玉玲走远了,才低声跟王老实说,“别怪她,玉玲是个感性的人。”

  还能说什么?王老实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点了点头说,“她是能当一辈子朋友的人,我没事儿。”

  放在以前,这个时间,夜生活也就才开始,极少像今天一样,吃完饭,不到九点就各自离开,包括最能玩儿的钱四儿,都没有留下的意思,早早的跑了。

  六月十日,晚上。

  王老实看着报纸上的消息,一脸的无奈。

  老邱也算费劲了心思,也没能达到目的,当然,事先他和王老板都知道,那种想法本身就不可能实现。

  王老板带着未婚妻拍婚纱照的消息还是被媒体知道了。

  老邱也分析了,这是景区那边儿故意的,为了经济发展,很多地方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没有事儿还要创造出点来,遇上王老板这样的人物过来拍摄婚纱,要是没人动心思,那才是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