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零二,烧钱、砸钱啊!

九百零二,烧钱、砸钱啊!

  说一个人这辈子特顺,就没有不顺心的,可以保证,这货没心没肺,多坎坷了,他都当另类的美好。

  航空系统,王老实曾经试图杀进去。

  结果就是灰头土脸的跑回来。

  用他自己安慰的话说,那里边儿邪性。

  其实真的那样儿,不讨论技术,该行业确实垄断的厉害,外边儿人想办点什么事儿,不容易。

  王大老板知道老邱不顺,也觉得当初自己忽略了些东西。

  想达到目的,按照自己原来的想法推进,不是没可能,正如老邱那货说的,太难。

  从底向上走不通,那就换个地界儿来。

  自己能动用的关系中,能扯上关系的不多,办成了也得特费劲。

  王老实认为自己可以更简单、粗暴些。

  看了看时间,问题不大。

  还是得着全总,这个事儿放在他那儿就容易的多,当然,前提是老全觉得王老实这事儿不走板儿。

  航空系统那帮货再特么的牛气,到了老全那里也得装孙子,不说别的,航空企业那边儿想办点什么事儿,老全不点头,就没戏。

  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儿。

  电话通了。

  “全总,您现在还忙吧?”王老实这货语气有点贱,平日里,他可没这么跟老全说过话,两人更像忘年交,很多事儿呢,都在不言中。

  老全属于老而不死是为妖那种,耳朵还特好使,一听就知道王老实没好事儿,就抻着说,“有事儿回头再说,我赶着去姬总那里汇报。”

  呃,行,您老层次高,说个事儿都国家级的,咱特么的就一小老百姓。

  有些忘乎所以了。

  王老实没坚持,还是很尊敬的说,“那好,您忙,我也没什么事儿。”

  话风不大对,老全有些纳闷儿,难不成这小子真有什么事儿?可话说到那儿了,不好往回收啊。

  紧接着,王老实又说,“全总您先挂吧。”

  一丁点都不缺礼数。

  老全只好说,“一会儿我空了就给你回过去。”

  通话结束。

  王老实拿着手机看了看,多少有些后悔,真是没拿老全当外人,这么高级干部,咋还当老邱使唤?

  心态得改,要不以后没准儿吃大亏。

  想了想,他又给老邱打电话,“先等等吧,有空问问美帝那边儿的公司,实在不行也可以看看空客的,他们的飞机也有大个的。”

  邱总满口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美帝公司忙,人家空客也不含糊,前些日子还吹牛,说订单已经排了好些年出去。

  他真想劝劝老板,咱还是换个正经的商务机,挑最大个的买,其实也不差的。

  想想是可以的,就是不大敢,多年来,邱宏伟形成了心里习惯,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坚决去办。

  ※※※

  老城里,都勉强可以算上历史文化遗产了,京城能存在、为数不多的百年老店。

  经营的品种基本上就是那几道名菜,不是多上台面儿,但做法选料讲究纯正。

  很多老字号都顺应时代发展,进行改革,不但是形象,就是基础技术也在改。

  偏老城里从来不变。

  如今,这家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痕迹,不变。

  至于那儿的菜,真说多好吃,恐怕口味儿上未必。

  很多文艺青年会告诉你,那里吃的是情怀。

  王老实家其实跟老城里就差几条胡同,他赶到的时候,那三位还在路上。

  “里边儿请您呐!楼上雅间四位-------”

  一进门儿,刻意穿着复古的店小二就扯着嗓子喊,响亮,因为王老实是今儿晚上第一位客人。

  为了吃,他也拼了,日头还没下去,就已经坐在房间里。

  屁股还没坐稳,老全的电话追了过来。

  “刚才什么事儿?”

  换个人,王老板也得拿捏点,碰上全总,加上刚才的升华,他很安静,把自己遇到的困难详细汇报。

  确实不大容易呀,全老板嘬牙花子了,这个事儿旁人说起来,会觉得挺简单,不就领导一句话的事儿?

  真不是。

  顾忌与牵扯的因素很多。

  全总或许能够影响航空那边儿,可他办的事儿总归是不合规定,到了他这个层次,事情已经不分大小,只谈性质。

  老全的沉吟不语,王大老板自然明白,随即笑着说,“我就那么一说,其实不是非那样不可,我安排人联系空客了,倒是全总,好久没钓鱼了。”

  有人敲门,服务员引领三位老板进来。

  王老实捂住话筒,起身走到窗户边儿。

  谁都有眼色,知道怎么做人。

  白老板冲着服务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赶走服务员,小心的关上门。

  老牛更懂,做了个我们出去等的手势。

  王老板摆摆手。

  话筒里,全总正说呢,“-----这个事儿没有先例,你也知道,咱国家就怕这个,好吧,你也找着,我这头儿也问问,过两天,咱俩碰面的时候再说。”

  真不含糊,王老实能听得出来,人家绝对当事儿在考虑。

  瞅了瞅老几位,知道有些话确实不能在这儿说,就感谢这结束通话。

  换上一副笑脸,招呼老几位坐下,喊服务员点菜。

  老白熟悉啊,说,“甭点,把菜谱儿上齐了整好。”

  王老实自然不信,钱不是问题,他本性上,不大喜欢浪费,看向服务员。

  人家姑娘羞涩的点点头,她家这个饭店确实如此,就那几样菜,真用不着挑。

  等服务员在外边儿关上门儿,王老板开口问,“说你们的事儿吧,听起来还够急的?”

  几人为难的相互看了看,公推老牛说这情况。

  毕竟都是做大买卖的,之前确实没上心,都认为那事儿其实就是给王大老板捧场帮忙来着,如今成了大产业,稍微用点心,就都搞明白了。

  难得老牛,条理清楚,说话利索,事儿摆得明明白白。

  “就这个事儿?”王老实很不以为然。

  三位大老板都看着王老三等下文。

  王老实叹口气,真想问问他们,花那么多钱,养了一帮都是废物,哪怕行业不相同,经济规律是一样的,物流遇到的情况和其他行业没什么区别。

  “你们资金富裕吧?”

  三人点头,华夏乃至国外,大多数企业都离不开金融服务,原因就是现金,别看动辄几百亿的收购,其实收购方自己能拿出来的现金没多少,都是倚靠金融服务这个业务,跟玩儿资本的合作,当然,愿打愿挨的事儿,谁也说不出什么。

  但传统的华夏企业家,非常喜欢积攒现金,甚至把贷款或者融资当成耻辱,辩证的说,对和错并分不清。

  可惜主流社会都把这类企业家当成土鳖,却又低声下气、豪无节操的去捧这样的人,无关尊重,因为现金为王。

  王老实这货在给别人出主意的时候,一点都不带心疼钱的,他会教导别人说,花出去才能赚回来,大投入才有大回报,换他自己个儿,当然更喜欢以小搏大,追求非正常利润。

  “烧钱、砸钱啊!”

  王老实一出主意就特么的缺德。

  三位老板都瞪着眼,没明白。

  王老实继续教唆,“物流玩儿的是资本,拼的是数据,别人来抢食,那就跟他砸,直到把他口袋里最后一分钱砸出来,最后,他死了,你等着赚大钱。”

  随便来个明白人,都得啐王老实一口唾沫,指着鼻子骂,你丫就缺德吧!

  人家还犹豫呢,王老实这厮又给加了料,“没关系,你们要是不凑手,钱从我那儿拿。”

  挖好坑,把人推进去,填土,然后还浇筑混凝土,一准儿没跑。

  白、曹、牛三位老板,别的可以含糊,钱不行,特么的他们真敢站城楼上喊,老子就是有钱,跟你横到底,砸呗,谁怂谁孙子。

  让王老实刺激的都激动,理解先放旁边儿不考虑,王董说了,砸钱进去,然后赚大钱。

  一帮二,你就不能寻思下,咋赚大钱?

  上菜了。

  用的是食盒,一盒子里好几个菜。

  桌子很快摆满,酒也是烫好的,看着小酒壶很喜庆。

  三杯酒下肚,王老实又开始开导人。

  砸钱的目的不是经营多好,赚大钱也不是靠业绩,说白了就是给资本界制造一个漂亮的数据,他们能拿着去忽悠股民,反正,想跟着人家玩儿,你就得昧着良心去创造。

  老牛跟女婿学了不少新鲜说法,他大概理解了点那意思,就试探着说,“要不王董象征性的投一点,挂个名儿就行,钱我们哥三有。”

  上道,还有领悟力,王老实很赞赏老牛,特意举杯跟老牛碰了下说,“钱就不说了,我不差那几个,领投的事儿我接了,回头再拉几个进来,应该够了。”

  老牛顿时喜笑颜开,不够意思啊,另两位还迷惑着不解呢。

  老家伙也跟就没顾上细说,大手一挥,“王董都说了,你们还有啥担心的,回头儿我找个有学问的给咱细说。”

  那倒是,王董的办法肯定是不会错的,而且老牛好像自己也不大明白,那就没什么了。

  接下来,那就好好品菜。

  一顿饭吃下来,王老实点评说,“这地方,吃的是回忆和历史,下回谁有洋鬼子客户,可以带来,让鬼子知道知道什么叫历史文化积淀。”

  老白低头,他也知道,这菜确实挺忽悠人的,下次打死也不来了,丢人啊。

  ※※※

  唐唯在京城还是有些朋友的,不过她一般不大喜欢凑合。

  闲着无聊的时候当然可以热闹些。

  当初,她的同学中,留在京城的其实有一小半儿,之前没人捏总,也就不知道,其他人,出国了一半,还乡建设家乡一半。

  她没跟王老实说完全,因为姜丽热心,也赶上事儿,一下子凑了十多个人。

  地方是唐唯选的,就在风景山庄的三环分店,老牛扩张脚步很快,处于对老牛的信任,她特意找了这个地儿。

  一群姑娘加少妇,聚在一起,想清净都不成,她们班里鲜有男生,就是有,也不会喊,女人的世界还是纯粹点好。

  王老实说唐唯去显摆,有些夸张,人家小唐不好那个。

  只是有人喜欢,姜丽本来不该来,她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待在家里,把危险期安全度过,偏她是组织者,也闲不住,也就过来了。

  菜没上,同学们都在相互大厅近况,又或者询问其他同学的去向。

  唐唯这儿当然也好几个人围着,谁让姜丽大嘴巴呢,说唐唯马上就要当新娘子啦!

  男人聚在一起,说得最多是女人,千万不要以为女人就能矜持,她们真的聊起来,比男人疯得多。

  唐唯今儿很开心,没藏着掖着,除了不能说的都坦白,尤其是那份结婚大典给拿了出来,让姐妹们出主意。

  王老实第一次见的时候,吓得够呛,这帮姑娘同样也被震撼,一个个的眼睛都冒小星星。

  女人要是能这么嫁一次,这辈子真值啦!

  她们压根就没往折腾和累那边儿动过念头,所以说,很多时候,女人的大脑都会出现令科学迷茫的反应。

  包括唐唯,她就觉得甜蜜,累就累点呗,至少是他费劲了心思弄这份东西出来。

  果然,唐唯没想到,王老实其实压根就是腻歪,不过是不敢说而已。

  一顿饭吃的欢快,不管别人心里有啥,唐唯是舒服了。

  分别的时候,好几个人看着唐唯上了一辆没见过的车,还有好几个随从跟着,甭用问,这就是少奶奶的銮驾。

  心眼小的女人善妒,表面上不说,心里指不定咋诅咒,画圈圈恐怕都不解恨,弄个布偶扎几针也是小儿科,大多数人呢,痛快下心里也就完,毕竟生活的重压下,谁也没有精力和实力去专门嫉恨别人的幸福。

  唐唯这些同学就都是那大多数人。

  还没到家,唐唯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叫王什么丽的,这位同学也特么的逗,‘我跟你说,刚才我听见那个马兰花在编排你呢,说什么小人得志------’

  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都没了,唐唯拿着电话,再提不起兴趣来,扭过头,车外的京城,绚丽多彩,却掩饰不住以前青春无邪的远去。

  她回到家,王老实已经先到,正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回来了,冰箱里还有半个,这会儿吃正好------”

  唐唯脸上已经有了疲惫,摇摇头无力的说,“不吃了,我先去睡啦。”

  王老实看着唐唯背影,手也停了下来,明显的,唐唯兴致不高,跟那会儿皆然不同,外边儿受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