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86章 三百八十六,富翁和乞丐的斗富

第386章 三百八十六,富翁和乞丐的斗富

  81_81964搞定旅行社,王老实得意的跟林子琪说,“瞅瞅吧,咱国人忒厚道,把老外吹的天花乱坠,还不就这德行?”

  林子琪忍不住掐了王老实一把,“你就作吧,难怪他们说奶牛和袋鼠都让你给祸害了。【】”

  王老实一瞪眼问,“哪个孙子损我呢?”

  林子琪咯咯笑了。

  “什么叫祸害?咱现在可是他们的大爷!”王老实故意狂傲着说。

  此话还真不假,他就没有省钱过日子的习惯,花钱跟流水一样,连黑伞的人瞅着王老实糟钱儿的本事都嘴角抽抽。

  但凡王老实到过的地方,当地人肯定得把王老实当大爷,这是创造了消费啊!

  至于什么就业机会啥的,王老实不好意跟人家说了。

  有了林子琪,王老实可算是不用憋着了,一连好几天,两人算疯狂了。

  林子琪走的时候,那叫一依依不舍。

  在机场,她的手搁在王老实的腰间,问王老实,“那个沈青筠是什么人啊,我怎么没见过?”

  问这个,王老实一点都不心虚,他和沈青筠之间绝对清清白白的,虽然逗趣多了不少,但真没啥邪的歪的。

  “还说呢,不止她一个,还有两个你没见着。”

  林子琪纳闷了,问,“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苦着脸说,“那局派来的呗,费用还算我的,你说我跟谁讲理去?”

  听明白了,林子琪放心的飞了个媚眼给王老实,放心的走了。

  林子琪的身影才消失在闸口,沈青筠就凑了过来。

  基派克等安保人员识趣的躲远了点,他们对沈青筠的兴趣很大,可后来发现不对劲儿了,好像沈和老板之间关系很不一般。

  结果就是再接触的时候,从前那种感觉不见了,后来闹明白了,沈青筠也哭笑不得。

  沈青筠问王老实,“我听说你准备去加拿大?”

  “是啊,想去体验下北极圈的刺激。”

  “还是不要去了吧?”

  王老实纳闷了,“为什么啊?”

  “那个国家不适合你去。”

  这妞儿肯定是想多了,王老实也知道,眼下全世界对华夏都是警惕和惧怕,能添堵的事儿肯定都卖力做,但挡不住华夏崛起的大势所趋。

  王老实说,“加拿大确实不是好东西,不过,我可是祸害啊,他们都这么说的。”

  沈青筠扑哧儿一声笑了出来,“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王老实说,“走,今儿大爷高兴,带着你喝最正宗的咖啡去,昨儿子琪可是赞不绝口。”

  沈青筠,“啊——”

  ——————

  咖啡没喝成。

  还打了一架。

  当然,王老实这货也上手了,还打赢了,被关进了警察局,但王老实一点都不觉得憋屈,真爽了。

  从基因上来说,澳大利亚人的素质不该有多高,祖上可都是流放的犯人来着。

  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

  大概是出门没看黄历,才到了那条街上,就有十来个奇装异服的光头白人青年冲过来了。嘴里还喊着‘黄皮猪,滚出去!’

  王老实是什么人啊?能忍气吞声就不是他了。

  “丫的白条猪!”

  对方都是有武器的,铁链啥的,看上去不起眼,但杀伤力不差。

  人数也占优势,十来个呢。

  王老实这头儿怎么看都是弱势的。

  就他带着娇滴滴的沈青筠。

  问题是,这几个光头党就不知道,今儿他们碰上的可是祸害。

  后面跟着吕建成呢。

  吕建成旁边儿有魏小冬。

  他们两个后面还有两个内卫。

  单纯这些自保是没问题的。

  厉害的是基派克带着六七个人,散布在周围。

  他们可是拿了钱的,拿钱就得干活儿。

  结果就是王老实那个失望啊!

  七八条枪指着十来个人,说真的,在黑洞洞的枪口面前,铁链和人数神马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都是黑衣保镖,但凡不傻就知道碰到不能惹的了。

  本来这事儿就可以结束了。

  但王老实心里有气,他平日里锻炼得还算可以,身手矫健,冲了上去,夺过一根铁链,照着刚才喊的最凶的那厮抽了几下,若不是基派克上来抱住他,加上沈青筠拦着,王老实还没完呢。

  就这功夫,警察来了。

  沈青筠埋怨王老实,“你怎么这么冲动啊,本来有理的事儿,咱变成没理了。”

  王老实嘿嘿笑了,完全不当回事儿,说,“闲着也是闲着,折腾吧,这帮孙子,得让他们知道啥叫祸从口出!”

  警方也知道了王老实的身份,一个来自华夏的富豪,黑伞公司提供安保措施。

  被打的要控告王老实。

  王老实自然不在乎,你告不告无所谓,反正我会告你们。

  沈青筠已经告诉王老实了,他面临的惩罚是罚款,大概要500澳元,至于被打的那家伙想什么都没关系。

  王老实告诉沈青筠,组建律师团,“我就让那帮孙子天天在法庭上过日子。”

  刘美娟想觉得不合算,就算打赢了官司,对方也就是道歉,然后罚款,再加上社区服务,不会有多重。

  王老实说,“这就行,值得干了。”

  沈青筠跟看怪物一样瞅着王老实。

  就为这点事儿,大动干戈,真的好吗?

  几乎所有人都不以为然,这让王老实很泄气,他说,“在人之上,要把人当人,在人之下,要把自己当人,我们不把自己当人,以后还有谁把华夏人当人看?这个官司必须打下去。”

  顿了顿,他又说,“我们这个民族,最不该有的特性就是软弱的宽容!”

  刘美娟知道王老实这是下了决心,别人改变不了什么了,她要做的就是按照王老实的要求,可着悉尼律师界组建一个豪华律师团,去打这么一场原本她觉得没必要的官司。

  王老实痛快的交了500澳元罚款走人。

  那个挨打的,试图控告王老实的努力也没成功,律师很明确的告诉他,最好的结果就是赢得几百块钱的赔偿,但是,他要付出的律师费是天价。

  意思就是你有钱打官司吗?没钱就歇菜吧。

  这帮人中,要是颇有资产,也不会无聊到干这些破事儿去。

  官司在悉尼乃至澳大利亚都出了名,上了人家的新闻频道。

  新闻追求的就是刺激新奇。

  官司不新鲜,种族歧视而已,澳大利亚这事儿名声不大好,要是都打官司,小半个澳大利亚的人就不干别的了,打官司玩儿吧。

  新奇的是,原告是个来自华夏的外国人。

  轰动的是,悉尼有名的大律师都进了这个华夏人的律师团,被告却只能享受法庭指定的律师服务。

  几乎绝大多数媒体都在戏称,这是一场富翁和乞丐的斗富!

  第一次出庭很简短,相当于双方都跟法官以及陪审团见个面儿,混脸熟,再确认下官司要打,十几分钟就完了。

  别看就这么一会儿,来看热闹的真不少,来的记者几乎都上百了。

  王老实走出法庭的时候,戴着大墨镜,面对蜂拥而来的记者,他一言不发。

  基派克的安保措施可算是用上了,他们强力护着王老实进了防弹车。

  在车上,沈青筠看着王老实问,“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王老实面色如常,说,“成熟的人,聪明的人,豁达的人,小沈同志,你着相了。”

  各位看完去投个票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