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九十五,那又怎么样

八百九十五,那又怎么样

  曹老板自打娶了媳妇,整个人的状态大不一样,本来挺好的一双眼,愣是强行配了副眼镜,度数几乎没有,非要找点功能出来,可能就是在文艺气质上能体现点什么。

  金丝眼镜,一向是文化人的专属,老曹就信这个。

  老曹媳妇莎莎还纳闷儿,问,“你眼睛近视啦?”

  曹老板很淡然的说,“有点散光,大夫说戴眼镜有好处。”

  好吧,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儿,他媳妇就问了句,没再管。

  还有怀表,特别怀旧那种款式,单提那块表,容易让人想起百十年前新派文人的范儿来。

  任凭谁一看见老曹,第一反应都是去问候玉帝和上帝那老哥俩儿。

  怎么个情况?

  只要老曹不张嘴,妥妥一三本副教授的形象。

  不光是形象上的改变,曹老板办事儿的路数也在变。

  就好比这次,换做往常,知道王老板媳妇让人欺负了,曹老板必须大手一挥,招呼兄弟们去平事儿,先砸了店,再把人打了,然后按照王老板的想法讲道理。

  变身之后的曹老板要以理服人,先调查怎么回事儿,然后确定深度,如何处理。

  他应了事儿,很用心的去布置,反复几次讲细致,说真的,他自己都没感觉到,那些手下的兄弟们全都懵逼中。

  ※※※

  李璐接到了一个电话,没奈何,只能同意。

  表姐,要来看她。

  印象中和记忆里,她倒是记得这个表姐,就是关系没多好,也不是有啥矛盾,两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那个表姐在她们当地属于学霸,成绩好得遭恨,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的代表。

  李璐文化课成绩不算差,也没多强,大小就在这表姐身上受尽伤。

  后来那个表姐考上京城一所很牛掰的大学后,她和不少孩子的耳朵才清净了。

  听说毕业后留在了京城,今天突然打电话来,李璐有些奇怪。

  趁着还没来,她跟进给她妈打电话,能够要到自己的联系方式,除了她亲妈,真没别人。

  “你们怎么能这样啊,我还是你亲闺女?”李璐放下电话的时候,满心的不乐意,特别委屈。

  她那表姐来,还真是有事儿找她。

  其实没她委屈的那么糟糕,真说起来,如果两家关系够近,李璐应该答应的。

  她那个表姐夫很牛叉,公派到美帝去学习,为期一年,表姐呢,选择了过去陪伴,甭管他们怎么走的手续,那不是重点

  。

  两人还没孩子,房子买了,一走就一年,又不能租出去,没人照看,那可不行,他们还要回来的。

  特别是他们还养了一条狗,狗去美帝,比人其实还难。

  表姐夫同志也不是京城人,是西北人,京城根本就没亲戚。

  于是,找了半天,李璐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单身。

  学生。

  姑娘。

  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

  两口子的打算就是让李璐住到他们家去,照看房子和狗。

  李璐同志不乐意啊,她可是孕妇,月份这么小,医生说属于脆弱的时期,万事得小心。

  再不乐意,表姐还是来了,就在小区门口,保安没让进来。

  因为李璐是重点关注业主,打电话联系确认后,才放行。

  李璐还得出去接,不然不好找。

  舒敏有些迷惑,先是小区名字就不熟,然后到了小区后,更惊讶,京城房价一天一个样儿,地段为王啊,再看这个小区的意思,这是一个学生能租的起的地方?

  知道地址后,她真以为李璐租的房子。

  因为李璐是要进娱乐圈的,舒敏想当然觉得挺合理,租房子没啥,她觉得自己把房子交给李璐,还帮她省房租了呢,心里那种给表妹三千块钱的想法动摇了。

  看见李璐后,舒敏有些不敢认,绝不是黄毛丫头,那种慵懒的样子也掩饰不住某种说不出的气质来。

  “表姐,这是表姐夫吧?”李璐努力让自己适应对方是亲戚。

  舒敏赶紧给自己丈夫王瑞介绍表妹李璐,最后还说了一句,“我说得没错儿吧,超级大美女。”

  李璐强笑几下,说,“先进屋吧。”

  她转身头前带路,后边儿,她表姐不着痕迹的在老公腰间使了使劲儿。

  刚才眼睛出问题的王瑞呲牙咧嘴。

  李璐突然转身,他吓得赶紧别过头去,收缩脸上的肌肉。

  舒敏警告似地冲他瞪了一眼,快步向前赶了两步,挽住李璐的胳膊一起走,真的好像她们有多熟悉、感情真挚一样。

  到了门前,舒敏勉强收回不知道看哪里的眼神儿,她真的没想到,这里竟然别有洞天,比她见过的那些小区还不知道好多少倍。

  她可是从这里路过无数次,竟然没发现里边儿是这样的精致。

  上个月,领导搬家,一帮同事过去稳居,她还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住上那样的房子,而自己那一套六十平米的房子------

  门儿开了,有人在迎候,两双新拖鞋已经摆在那儿

  。

  还有保姆?

  三个?

  不光是舒敏脑子发僵,就是王瑞,也喘着粗气,他一直以来就骄傲自己的学习,认为将来他会拥有一切,事实上也是,他在前进的道路上正开始提速。

  可老婆的表妹家,现在要说是租的,他自己都没办法相信,没听说租房子还附带保姆的,再说了,买这样房子的人会租出去?

  也许有,王瑞却不相信有那样的傻缺。

  李璐没显摆什么,直接把人让进客厅,参观什么的就别了,她跟这位表姐没交情,心里正烦如何拒绝呢。

  都怪老妈,答应的那个痛快。

  刚才换鞋的时候,王瑞注意到了,墙上挂着钥匙,是车的,标志很清晰,更加坚定了他的猜测。

  茶水、水果什么的,都端了上来。

  舒敏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人家住这样的房子,跑去给你看房子,没那么扯的。

  不能干坐着啊,舒敏努力让自己稳下来,“小璐,你这房子多少钱买的?”

  还好她素质可以,没问是不是租的,李璐拿起一个橙子递给舒敏,笑着说,“没花多少钱,跟开发商认识。”

  她没说慌,真没花多少钱,等于是没花钱,也确实跟开发商认识,这房子就是那个正奔着学究形象狂奔的曹仓舒。

  王瑞不争气的心理狂跳,努力压制着问,“那也的上千万吧?”

  “用不了吧?”李璐还真不是装,她确实没关心过这房子现在多少钱。

  舒敏眼睛很尖,逐渐发现了一些端倪,茶几底下,有几本杂志,无一例外都是妇婴方面的。

  然后她终于想起来,刚才觉得李璐那件衣服咋那么眼熟呢,曾经,她看过一个节目,采访某个怀孕的女明星,好像同款。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茶几的另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本子,和她同事正在用的一个样。

  种种迹象表明,李璐怀孕了。

  她没结婚,还在上学。

  现在怀孕,住着如此奢华的房子,一帮人伺候着,漂亮的模样。

  舒敏觉得自己明白了,表妹被包养了,还替人家生孩子。

  刚才的震惊已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鄙夷。

  ‘搁在过去,是要浸猪笼的。’猛然间,舒敏觉得自己才是幸福的,自由的。

  下意识的,她朝着自己丈夫挪了挪,一个眼神过去,夫妻间的默契还是有的。

  王瑞没发现那么多,却感觉到了老婆的不同

  。

  眼神儿也读懂了,‘咱这就走吧。’

  嗯,是该走了。

  这个样子的表妹,去看房子、照顾狗,不现实。

  舒敏笑了,一种高高在上的笑,或者是皮笑肉不笑,“小璐,估计姨妈跟你说了,那事儿就算了,我看你也不方便,我们就先走了,等从国外回来,再跟你联系,咱得多亲多近。”

  李璐这傻丫头还是太简单,若胖姐在,一定听得出,舒敏那句‘不方便’很有所指,‘多亲多近’估计也不是什么好意。

  她就觉得挺好,省了麻烦,还不用自己去挖空心思找理由,“唉,才来就走,怎么也得吃了饭,我都准备了。”

  舒敏若有所指的说,“真不吃了,最近胃口不大好,想吃清淡的,油腻的东西不喜欢。”

  什么跟什么啊,你看见厨房了,哪儿有油腻的,姑奶奶现在正清淡呢。

  李璐本来是顾及亲戚关系,热情也是装出来的,既然人家坚持,不吃就不吃吧,心里想着,更好。

  一个不想留,另一个更无意。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还好没多长时间,舒敏跟王瑞起身告辞。

  李璐再愚钝,也瞅出些不对来,表姐脸上的那股子劲儿更当年差不多,她心里就纳闷儿了,凭什么啊!

  赶紧走,看着堵心,李璐也站起来,送走拉倒。

  门儿开了。

  李璐都没想到,王老实会在这时候过来。

  于情于理,姜丽住院,虽然不危险,医生已经检查过,问题不大,没多严重,观察两天就好。

  唐唯打来电话那会儿,王老实已经在路上。

  看病人,尤其是这种的,王老实可没二到跟姜丽说给你出气什么的,开几个玩笑,宽宽心就足够了,还想怎么地,准老婆都在你这儿好多天了,我已经够可以了。

  不过,他倒是想起来了李璐,那丫头也怀着呢,得过去瞅瞅。

  说走就走,没准儿还能赶上午饭。

  医院又不是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王老实把唐唯喊出来,嘱咐她多注意休息,还问,“姜丽婆婆没来?”

  本来就是,儿媳妇住院,婆婆得来,不冲着姜丽,肚子里那位呢?

  唐唯摇头叹气说,“她没敢告诉家里。”

  家家都有本自己的经,还得是人家自己念,王老实没说什么。

  进门的时候,王老实发现屋里有客人,不认识,就笑着问李璐,“有客人啊,怎么现在要走?”

  李璐赶紧过去,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放在地上,小声说,“我姨家的表姐和表姐夫,过来坐坐,正要走

  。”

  王老实伸出手去,冲王瑞说,“你好。”

  王瑞没伸手,舒敏也愣住。

  他们两个都认识眼前这位,说起来,多少年没见了,当初,这位爷可是让人涨了见识。

  好半天,王老实把手都快收回去了,王瑞才醒过味儿来,伸出双手握住,“你好、你好。”

  王老实没有带出什么来,还是笑着说,“这么急着走是有事儿?不再坐会儿?”

  忒虚,搁谁都听不出让再坐会儿的诚意来。

  两口子匆忙告别离开。

  王老实没再问他们的事儿,虽然他能确定,对方认出自己来了,那又怎么样,提鼻子闻了闻,“今儿没少做好吃的,你知道我要来?”

  李璐哭笑不得,今天这事儿闹的,也不好明说,“不知道啊,不过好吃的很多呢。”

  小区外,一辆亮银色的轿车里,舒敏两口子坐那儿,没发动车子。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怎么回事儿啊?他------”

  两个人有些接受不了,不是妒忌什么的,就是没想到。

  还有,下周,他们要去美帝了,其中舒敏还有个想法,去见见老同学,上次人家回国,可是给自己带了礼物的。

  舒敏已经知道,查芷蕊跟王落实还没断,可自己的表妹好像那个-------

  “怎么办?”

  “我哪儿知道,先回家。”

  ※※※

  老李认为曹老板办事儿得特别利索,分分钟就能搞定。

  九原也不是多难办的事儿。

  那么长时间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老李奇怪了。

  他又不好意思给曹老板打电话催,毕竟人家是跟自己老板平起平坐的,哪怕事实上略有差别,大体是那样的。

  老李琢磨了半天,决定给钱四儿打电话问问,探一探口风,到底怎么个意思,难不成自己打听来的消息不准儿?

  四爷已经让王老板给弄得快神经,接了电话就特粗暴的说,“有事儿找别人,我正烦着呢。”

  说完,直接挂电话,老李一个字儿都没来得及说,听着话筒里嘟嘟声,李铁军同志一头雾水,啥意思这是?

  演出的时间、场地都已经决定好,门票还是免费,但有些位置的票不是居委会和街道发的,而是各级部门,钱四儿现在就在办公室里,手里一摞票。

  他就想知道,三哥什么意思,让自己老妈带着媳妇去看,为啥,搞不懂,他不敢。

  这一章,水了点,本来想一带而过的,结果没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