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82章 三百八十二,王老实的大场面

第382章 三百八十二,王老实的大场面

  热门推荐:

  81_81964能进那个局的人,个个都是人精儿,王老实的变化,他立即感受到了,虽然不知道为啥王老实突然变了,他还是做出了调整。

  他试着回答说,“大部分事情是听你的,该听你的也听你的,应该听我们的,就得听我们的。”

  王老实此刻已经不是正经儿的坐着打电话,身体放松的厉害,斜躺在老板椅上,两只脚舒服的搭在桌子上,“这样不大好吧,令出多门,容易坏规矩的,既然是翻译,就得有个翻译的样子不是?”

  王老实这么一说,人家再不明白,就忒对不起精英人士的称号了。

  对王老实的能量,这局的人大概也清楚,属于能糊弄最好,不能糊弄,就商量,反正玩儿硬的不行。

  而且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王老实说的也根本不算事儿,“可以,这事儿就依你。”

  这下,王老实这货彻底放心了,基本上猜对了。

  他的心思就是,你们两边儿就对着玩儿去,大爷没闲工夫陪着你们闹,王老实打定了主意,绝对不掺乎,更没想法与任何一方展开什么合作。

  从哪儿说,都合作不着。

  他——王老实,就想安心的做一个黑心商人。

  与黑伞方面的会谈,王老实秉承了与那局的强势风范,第一天就给了黑伞一个尴尬。

  说实话,按照国际商业管理,王老实就纯是鸡蛋里挑骨头。

  人家那个叫基派克的负责人一嘴流利的英语普通话,就这个让王老实挑理了。

  他用华夏语说,“无论诸位多专业,你们的身份首先是一个商人,而我是你们服务的对象,商人就该有商人的原则,这里是华夏,你们应该使用华夏语言与我交谈,这才是对客户的基本尊重,而这个无关客户是大还是小。”

  完全是歪曲事实,更兼胡搅蛮缠,王老实成功的混淆了试听,用不是当理说。

  基派克要是跟王老实讲他的安保专业知识,能把王老实甩出八条街还得远远的,但在语言斗争上,他真是小学生级别的。

  一上来,就被王老实给忽悠瘸了。

  第一次见面,不到五分钟,黑伞的人就羞臊退走。

  走出浩宇大门的时候,基派克和他的下属那叫一心塞,就没那么丢人过。

  他们就没意识到,王老实偷换了多少概念走。

  再来吧。

  第二次登门的时候,黑伞方面郑重了很多,特意高价聘请了两个翻译,一男一女,反正他们测试的时候,觉得人家英语说的比自己还顺溜,听他们说华夏语,也很值得称赞。

  觉得应该没问题了,就找王老实。

  结果更悲剧,黑伞又让王老实给揪住了。

  这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王老实用来挑事儿的道理,基本上是从电影和小说里得来的。

  电影和小说之类的,在编故事的时候,都会追求一个广义的合理性。

  但很多事儿真拿到现实生活中,肯定是笑话。

  瞅人家王老板说的,特是那么回事儿。

  “我对黑伞公司的安保专业能力持极大的怀疑态度,雇佣外面的翻译来和安保目标来谈安保方案,这就是你们给客户展示专业水准的方式?”

  基派克当时都懵了,他就不知道自己混的这行里还有这个讲究。

  想反驳,但一琢磨,人家说的有道理啊。

  得还是闭嘴认栽吧。

  就两次,黑伞公司方面让王老实给折腾的毫无脾气,这么低级的失误,真不该在他们身上出现。

  黑伞吃亏就在,合同早就签完了,钱也拿到了,就没有派商务人员随队来。

  王老实搞的就是无差别不对等打击,就是欺负人去的。

  在华夏京城,黑伞算丢人了,这事儿要是传到业界,黑伞真没脸再敢说什么业界第一了。

  没办法,黑伞的人收敛了他们那种狂傲,低眉顺眼请求王老实指定翻译,一个劲儿的表示歉意。

  最气人的是,王老实用最标准的纽约流氓腔调跟他说话了。

  差点没让基派克背过气去。

  现在他大概也知道了这次委托的雇主不大好伺候了。

  安保原则太好谈了,反正王老实也不懂,就算李铁军说了不少,其实李铁军也不怎么明白。

  好在,王老实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去的地方,也不是啥乱地界儿,安保难度低的多。

  用黑伞评估人员的话说,他的安全用两个警察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但开头,黑伞表现太糟糕了,事情传到总部后,也不知道哪个脑抽的领导说了,咱得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用最诚挚的热情服务,努力挽回黑伞公司的尊严来。

  京城国际机场,国际航班出发闸口。

  但凡能跟王老实扯上点关系的人都来了。

  等王老实这厮和林子琪抱了抱之后,领着人浩浩荡荡的涌进关口后,宫亦绍先开口说了,“落实这一走,我怎么有一种从没有过的轻松畅快感觉呢?”

  关海军赞同说,“可不呗,这祸害终于走了,京城大概能消停些日子了。”

  靳玉玲也有怨念,“这个混球,谱儿越来越大了,让他多带个人都不推三阻四的,没劲透了。”

  宫亦绍扭头问,“你让他带谁?”

  林子琪听见了,也注意过来。

  靳玉玲叹口气说,“就是那个辛瑜,我想让她去见识————”

  宫亦绍赶紧拦着话头儿,“快别造孽了,都什么人啊,你别给自己找别扭了。”

  似乎意识到了,靳玉玲吐了吐舌头,不言语了。

  林子琪一脸的不解,皱着眉头,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针对王老实的讨伐还在继续,这次挑头儿的是钱四儿。

  他挠着后脑勺说,“哥哥姐姐们,我咋瞅着三哥出个门儿,比主席出访的场面都大呢?”

  吴楠悦听见后,先是一愣,然后她前前后后这么一琢磨,这么说,好像真不冤枉人,王老实那烧包的样儿,带着一大帮人,还包机,非得从国航整飞机,钱四儿说的还真有点像。

  有心说两句难听的,又没敢。

  第一,一会儿飞机就上天了,真掉下来,说不清楚。

  第二,人家正牌女友就站那儿,自己这么说,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别的说王老实装,都行。

  就包机这事儿,有点冤枉人了。

  这一趟路不进,航线比较别扭,得倒两次飞机,费用上不便宜。

  包机呢,费用多花不了几个钱,还能省了折腾,节省不少时间,王老实这才拍板决定了。

  至于用国航的,主要还是国航的便宜。

  ——————

  一路无话,有过一次经停,也没出什么事儿,顺利抵达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

  到了地方,一众人早就疲惫不堪,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真不容易熬。

  王老实走舷梯的时候,腿都发软了。

  黑伞的前期人员已经等在机场。

  手续办的很快,像这种商务团体,在新西兰属于高端客户,都有绿色通道,加上黑伞的影响力,快的让人惊叹。

  等到了停车场,王老实看到一溜儿的黑大奔,顿时吓了一跳,回头儿问刘美绢,“这是咱自己安排的?”

  刘美绢也迷糊着呢,摇头说,“不是,应该是黑伞弄的吧?”

  王老实咬着牙说,“你盯着这事儿,回头要是找我们要钱,不能给,把咱当冤大头了。”

  一听王老实这话,后面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从没见老板这么样过。

  王老实就没有赶时间的习惯,尤其是这次他的日程安排狂送的丧心病狂史无前例。

  他在酒店大堂里,宣布休整三天,大家可以自由活动。

  黑伞的人一听,都苦着脸,碰上这么一个随意的主儿,就该他们倒霉,都这样了,还安保个屁啊。

  你有什么想法,是不是该事先跟我们说一声?

  到哪儿说理去,基派克脑袋早就大了,他心里暗自叹息,琢磨着是不是找总部要点支援来。

  要整个过程都这样,自己这些人妥妥被玩死。

  听着那些华夏人的欢呼声,黑伞的人就想哭。

  王老实累坏了,他进了自己的房间,气还没喘匀实,两个翻译就进门了。

  一男一女。

  男的模样也就一般,很普通,扔人堆里,他自己要是不叫唤,很难找出来那种。

  女的就惨了点,王老实那个失望啊,难听的话他不想说,太伤人,打心里,王老实觉得这女的生在地球肯定是个误会。

  心里面,王老实把那局的领导上下三代女性都问候了个遍。

  也懒得跟他们两个废话了,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打发给刘美绢,一切都按规矩来吧,王老实是不想沾手了。

  就最后,他说了句话,“无论什么事儿,尽量不要给我找麻烦,找我,我也不认。”

  三天时间里,刘美绢已经初步建立起了一个临时办公室,效率是相当不错。

  黑伞的人也松了一口气,这三天,他们累的跟孙子一样。

  王老实的身体也缓过劲儿来了,可以折腾了。

  带着通讯组和秘书组的人,以及两个内卫,加上黑伞的安保,王老实悄然离开奥克兰。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怀卡托。

  对于这个地儿,王老实的了解都来源文字资料和一些照片,印象模糊。

  真的进入怀卡托地区后,王老实忍不住赞了一句,“真特么的漂亮!”

  别忘了投票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