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九十三,别顾忌太多

八百九十三,别顾忌太多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光鲜的一面,也有不能示人的羞涩之地。

  哪怕举全国之力建设的京城,好看的地方还是集中在各环线两边儿或者近几年开发的那些地儿。

  如果耐心走进这座古城,就会发现,其实还有很多能记录城市沧桑的地带,那里的生活也许才是真正的京城,韵味儿十足。

  姜丽不顾自己孕期,也不管日头有多毒,坚持请了假,要去看房子。

  唐唯没当回事儿,以为姜丽家要换好房子,毕竟从她的眼光看,姜丽现在的家小了点,楼层也高了些。

  现在姜丽怀孕,将来生了之后,就太挤了些。

  眼前这个小区怎么也跟改善居住条件扯不上关系。

  内里别有洞天?

  小唐通知心里替两人找理由,看上去应该是,她听自己老爹说去过,有些京城的老小区,因为特殊原因,很多房子其实特别的豪华,动不动就一层单独设计,外边儿压根就看不出来,那都是给高级领导预留的。

  再看看小区环境,其实倒也干净,并不乱。

  在一栋楼门口儿,早就约好的中介已经等在那里。

  中介是个女孩儿,嘴皮子特利索,态度还算可以,就是说话太快,也不给对方留思考的原因,噼里啪啦的一通,就是说这儿的好处。

  唐唯没听进去多少,就记住两个名字,区十一幼儿园和市六小,因为她说话的过程中,两个学校的名字反复出现了好几遍。

  进了楼栋后,唐唯终于闻到了历史的味道,一股子腐朽。

  不大宽的楼道里,堆满了各类杂物,两个人迎面碰上,必须得侧身才行。

  要看的房子不高,三楼,其实这片小区基本上就是四层到五层。

  打开门后,唐唯一眼搭上后,整个人有些凌乱。

  姜丽说起过,她们两口子的打算就是卖了现在的房子,然后交首付,再贷款买这套。

  要是换个更好的,唐唯能理解,谁不是奔着舒服去。

  眼瞅着不是啊,整个就是来受罪的,这才多大面积,撑死了也就现在姜丽家的一半儿。

  中介那姑娘还在喋喋不休的介绍着优势。

  四十来平米的房子,愣是两室的房型。

  唐唯打心眼里觉得自己住不了,她习惯了大房子,强忍着没说话,她素质很高的,姜丽家过得紧吧,她很清楚。

  为了这套房子,姜丽还很不好意思的跟唐唯借钱来着,不多,三万,唐唯很清楚姜丽的为人,这是挤兑到了极限,恐怕她已经想尽了所有办法,都没能凑够。

  其实她已经看不下去了,姜丽却听的很认真,也不时提出点疑问来。

  褒贬是买家,越是这样的客户,中介也越看重,反而是那种好好好的客人,成交的可能性极低。

  因为姜丽的认真,中介姑娘更热情了些。

  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唐唯偷偷的问姜丽,“有必要吗?”

  姜丽乐了,低声说,“没办法,想要给孩子一个好的起点,就得买房子。”

  唐唯不解,疑惑的问,“你们家那儿不是有幼儿园跟小学吗?”

  “不一样的。”

  顿了顿,姜丽又说,“我把户口迁过来,等孩子上完学,再把房子卖出去,没准儿还能赚。”

  想法贴近老百姓大众的心理,太多人相信了。

  看着眼前这房子,唐唯心生寒意,“这能住啊?”

  姜丽眼神儿飘忽了一下说,“我们在附近租房子住,把这套房子再租出去。”

  唐唯不能再说什么了,人家姜丽都考虑这么长远,肯定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便说,“你想好了就成。”

  中介回来后问,“您决定了没有?跟你说句到家的话,盯着这套房的人有的是。”

  言下之意,赶紧买,不买就别耽误功夫,不愁卖。

  姜丽点头说,“决定了,就买这套。”

  中介姑娘一听,脸上顿时有了花儿,笑的灿烂许多,给钱赚的就是爷,女的当奶奶,她好像很由衷的说,“你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姜丽跟唐唯相视一笑。

  只是唐唯笑的很勉强。

  中介问,“价格没问题吧,人家房主不讲价。”一脸替顾客惋惜的样子,迷惑人的效果不赖。

  “嗯,我知道的。”

  “那成,明天办手续行吗?”

  姜丽有点为难,说,“我老公出差还没回来,大后天不行吗?”

  中介姑娘面露难色,又出去打电话,很快回来说,“那行吧,后天,不过今天你得交点定金,要不人家房主不放心。”

  姜丽松了一口气说,“可以。”

  一行人很快回到中介那里,手续办的很快,三万定金也交到了中介手中。

  似乎很顺利。

  不过,她们在出门儿的时候,门外涌过来十来个人,气势汹汹的,嚷嚷着要退房子。

  可能是觉得跟自己无关,姜丽拉着唐唯往边儿上躲,这就要走。

  唐唯也是同样心思。

  两个安保已经到位,护在一旁,他们算是够尽心了,上次的教训吸取的不错。

  “你们骗人,人家市六小根本不让我们孩子入学,桦甸里的孩子是区六小------”

  姜丽比唐唯反应更快,整个人呆住,然后迅速扭头看向刚才还笑眯眯的中介。

  中介姑娘若无其事的模样,似乎早就习惯了,发现姜丽看她,她还有心思笑。

  贱!

  唐唯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桦甸里划片确实是六小,但,是区六小,跟市六小是两回事儿。

  姜丽问,“桦甸里划片是哪个学校?”

  那姑娘一嘴地道的京腔,就差嗑瓜子配合着,“是哪里,我哪儿说得好,您得上教育局问。”

  还问个屁,傻子都知道,结局就是姜丽一家也得打上门儿来。

  读书很多的唐唯还知道,就算这事儿闹到法庭上去,中介公司也不怕,他们恐怕会在每一个环节上设下不利于买方的陷阱,官司肯定打不赢的。

  姜丽同样明白。

  对方来十几个人,闹的那么欢实,人家中介方压根就不在乎,同样有一帮小伙子对峙着,气势丝毫不差,还叫嚣着,“不行你就去告我们!”

  姜丽本来是喜悦的,结果发现自己上了当,脸色苍白,咬着牙说,“房子我不买了,你把钱退给我。”

  唐唯心知钱肯定是不退的,担心姜丽受不住,赶紧挽住姜丽的胳膊,说,“姜丽,不着急,咱慢慢想办法。”

  中介姑娘扑哧儿笑了出来,指着唐唯说,“还是您明白事儿,钱是退不成的,要么就买房,要么您也可以去告我们,随便你。”

  姜丽真气得哆嗦,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唐唯看了对方一眼,说,“咱走。”

  根本没管姜丽,那姑娘放肆的说,“慢走不送了您呐,大后天不来办手续,我就当你不要了啊!”

  说完,笑嘻嘻的转身进去了。

  车上,姜丽气得难以自持,唐唯一个劲儿的劝,可她也说不出什么宽心的话来。

  就不是钱的事儿,其实到了这会儿,三万跟三百就没区别,关键是气人和当误事儿。

  对方已经摆明了就是一黑店。

  窝心脚踢得这叫一个正。

  唐唯一看没办法,姜丽越来越想不开,她还怀着孕,真是紧要的时候,要是因为这个流了产,将来再想怀孕都难,一辈子都没准儿弥补不了。

  勉强坚持到家,唐唯不顾姜丽的挣扎,逼着她躺在床上,说,“丽丽你放心这事儿我让落实出头,绝不让你受委屈。”

  姜丽一听,赶紧说,“别,唯唯,这事儿就怪我,别麻烦他了,就当花钱买教训啦。”

  说着,她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唐唯能知道姜丽有多憋屈,就是她都受不了。

  “那家中介叫什么名字?”

  姜丽还是坚持说,“真的,唯唯,咱不闹了。”

  人呢,越是到了高处,就越爱惜羽毛,姜丽的事儿,太小,正常途径恐怕还解决不了,找王老实,就是给王落实添麻烦,姜丽不想那样。

  唐唯也明白这个道理,她了解王落实,没准儿就闹个天翻地覆出来不可,她也心虚了些。

  当着姜丽的面儿,她给自己老妈打了个电话,一个姑娘家,还真不懂生孩子那些事儿,她觉得眼下最主要的还是稳住姜丽的情绪,别出什么事儿才好。

  郑婕确实有经验,立马开出了方子,“吃维生素E,鲁米那,吃饭的时候,多吃点菠菜------”

  很不靠谱儿,这娘俩也心大,当然,最后郑婕还是说了句着调的话,“最好是去医院,听医生的。”

  她刚放下电话,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姜丽已经给她老公打了过去,哭诉今天的遭遇。

  姜丽老公也混蛋,这时候就该把事儿压下,一切都等他回来,他处理,而不是义愤填膺的玩愤怒范儿。

  后果就是姜丽更生气。

  发现姜丽实在不对劲儿,唐唯这回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打电话叫救护车。

  妥妥的圣明。

  医生技术很高,跟那些靠机器和化验数据蒙病人的相比,她算有良心的。

  根本就没问,直接给打了一针******,药价一块二。

  ******几乎就是保胎最后的手段,如果这一招都不管用,女士们,请负责播种的人重新努力才是。

  这个女医生很会做人,还给姜丽打了镇静剂,她已经断定,这是情绪过于激动引起的。

  唐唯照顾姜丽睡着,跑来问医生情况。

  医生也坦言,“现在是没办法的办法,我采取的措施属于盲目保胎,是不是正确,我不敢说,你最好把家属叫来,我得跟他们商量。”

  这话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唐唯心里很难受,姜丽对这个孩子有多重视,她特别清楚,说白了,这是姜丽稳定家庭的法宝。

  叫家属,唐唯没任何理由不叫,她可算不上,一丝一毫都不沾边儿。

  先跟谁说是个难题,距离上,跟姜丽的婆婆讲,道理上,该告诉人家老公。

  唐唯头一次觉得这个世界好复杂。

  跟随唐唯的安保小组也为难,规章制度上,有些死规定,当然也有很弹性的。

  今儿这个事儿,该不该说,当班这几个有些拿不定主意。

  老板娘身边儿无小事,他们几个不敢大意。

  消息很快就到了老李这儿。

  李总听了之后,也犯难。

  他很想给老邱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该不该跟老板说,他又不想打。

  再这么下去,他李铁军就快成邱宏伟徒弟了,老李不是个傻子。

  老李最难受的地方就是,他自己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思量好久,无奈之下,还是给老邱打了电话,只不过,说的话变了方式,“我打算让弟兄们过去,先砸了再说。”

  老邱鬼精,哪儿还听不出老李的与往日不同,笑呵呵的说,“你这么干也行,当然,要是我,找曹老板,他在京城地面儿上更熟,你老李要是做了决断,就当我没说。”

  你特么的不是人,老李心里骂了个痛快,他知道,自己又让老邱给教训了,人家说的特有道理。

  都这样了,老李没心思再说,打算结束跟老邱的通话,人家老邱不放过他,“就是找曹老板,咱老板那里不知道,你觉得行,毕竟扯上了唐小姐。”

  老李不能不服。

  事儿就这么捅到了王老实这里。

  老李汇报完,心里忐忑不安的等老板下指令。

  王老实老半天没言语,事情呢,老李说的不算明白,但仅凭几句话,王老实大致猜到了什么情况,想了下,说,“这个事儿你看着安排吧,别顾忌太多。”

  尚方宝剑已下。

  老李心里畅快了许多,马上联系曹老板。

  “九原?”老曹真不知道这个九原是神马玩意,他的销售团队基本上能够完成自己的任务,不需要外来团队,连浩宇那边儿也仅仅是友情给点项目,像九原这样的,他都没听说过。

  京城很多中介机构并不单纯,实力强的,都会承揽新项目的销售工作。

  九原是其中之一,但并没有联系像老曹那样强势地产公司,有些个能蛮横,有些则不能。

  牵扯到王老板的准夫人,老曹不能干看着,至于李铁军说的配合,根本就不在老曹考虑范围之内。

  何况是刚从王大老板那里出来,正在兴头上,曹老板很牛气的说,“老李,这个事儿你别管,我办!”

  曹仓舒是什么出身?

  恐怕京城的江湖有些遗忘了,曹老板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