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8章 三百七十八,换个步伐前进

第378章 三百七十八,换个步伐前进

  81_81964既然要好好照顾,王老实自然要更好的照顾。【】

  第一件事儿就是给黎薇搬家,原来想着闹市中还方面些,不领情,那就算了。

  京城是国际都市,可犄角旮旯的地方也有的是,王老实给的条件就是找个空气清新,人少清静的地方。

  第二个措施命令李铁军从滨城选人,与京城原有的人调换。

  他自己没去见黎薇,没必要了。

  估计这个举动,足够警告黎薇了,她要是聪明的,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会收敛点。

  距离王老实确定的出发日期不多了,王老实也偷偷告诉了刘美绢自己第一站目的地。

  一听说新西兰,刘美绢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和很多人猜的一样,王老实这么卖力气的组建办公室,不去美帝真对不起这一大帮人。

  不光是人不好了,刘美绢被闪了一下腰,她只能跟王老实承认,她已经派人到美帝做前期准备了。

  王老实哭笑不得,对于刘美绢自作主张他也没多说什么,批评也不值当的,本来就是自己做事儿不厚道,就说,“去也不算错,估计我还得去,先这样吧。”

  他在京城陪着林子琪过了一个周末,然后就在京城消失了。

  王老实回滨城了。

  古语云,父母在不远游,眼下这个时代不讲究这个了,也不大现实了,可王老实要出远门,去多久也不好说,王老实必须回家,跟爸妈见个面儿,把事儿再说说,也陪陪父母,尽尽孝。

  在滨城,王嘉起同志的退休生活在别人眼里不知道有多惬意。

  王嘉起一直说,一家人健健康康是最大的幸福。

  外人听也就听了,心里想的可比王嘉起多。

  确实,王老实他妈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没事儿还跟着一群老太太去扭大秧歌。

  王家闺女王馨,工作轻松,嫁了个称心如意的,小两口生活、工作毫无压力,怎么看都是和美的小家庭。

  儿子更了不起,大学没毕业,就神奇的创下了偌大家业,能赚钱还在其次,人家编制了庞大的关系网,了解情况的人真是合不拢嘴。

  就不说京城了,滨城里,王家也算有一号了,横着走不敢说,但能明目张胆欺负王家的极少,这还是王家大少基本留在京城,若这厮回了滨城,指不定能闹出啥来呢。

  即使王大少平时不在。

  华夏体统的哼哈二将也不是善茬儿。

  尤其是华夏未来的王东云,滨城一姐儿的名号已经叫响了,她掌控下的未来教育集团论影响力,在滨城难有超出的。

  人家可不是在滨城窝里横,而是在全国铺开了摊子,妥妥的华夏教育界强人一级。

  再说华夏时代,怎么都算后起之秀,短短时间内,异军突起,人们一直以为黄书记的离任会给华夏时代一个沉重的打击,就在这时,华夏时代突然发力,在滨城掀起一股时代浪潮来,一连出手拿下了多个地块儿,不仅仅显示了其资本雄厚的实力,更是展现了要大干一场的雄心,滨城地产界又多了一个亮出獠牙的猛兽。

  滨城圈里,华夏时代被称为最能拿地的一家。

  整个市中心三分之一的项目被他们强势囊括。

  若没有王老实这人,华夏时代拿地的行径就是作死。

  时代拿的地儿,基本上都是鸡肋型的,可没人觉得时代地产是故意拉低姿态应对滨城政局的变化。

  很多人都在研究时代地产或者说王老实这厮拿这些地,奥妙在哪儿。

  非要说没有,打死谁都不信,否则对得起王老实业界‘金手指’‘钻石脑袋’的称号?

  研究了好些日子,滨城业界同行们,也没瞅出这些地块儿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邪门啊。

  不是说这些项目不赚钱,但是,做再精细,也就闹个薄利,耗费这么多精力去整这个,不如换个项目合适。

  华夏时代就这么任性的傲然破围而出。

  回过头来,接茬儿说王嘉起同志,平时摆弄花草,深居简出,完全符合一个退休干部的做派,王老实给老爷子安排了车子和司机,老头基本上就没用过,就算去哪儿串门,老头也是步行去,最多就是骑上自行车走一趟。

  弄得那个司机好不苦闷,好在王老实他妈这人厚道,经常用用车,要不然,司机同志真不好意领那份工资。

  王嘉起原则性很强,绝不插手新区的政务,哪怕区里组织老干部座谈取经,王嘉起也只谈养花经,政事闭口不言,一句都没有。

  越是如此,老王同志越是在新区干部心目中地位越高。

  逐渐的,一些没有门路的人也开始找老王同志,哪怕是诉诉苦,也愿意来。

  王嘉起对这个从不拒之门外,也不推诿,原则内的小事儿,他会搭把手,说上几句好话,超出这个原则的,他只好言相劝,出出主意,绝不强行给组织添难题儿。

  反正新区的各个机关,对王区长的做派只有佩服了,哪怕再不对付的,也得拍着良心说,老王是个好样儿的。

  王老实进家门的时候,正好有两口子坐客厅和王嘉起说话。

  看见有客人,王老实很有礼貌的问了声好,打算自己上楼,结果被老爸给叫住了,王嘉起指着沙发说,“先别急着上楼,坐下听听。”

  王老实心里挺纳闷儿,老爸以前可没这段子,今儿这是转性啦?

  想归想,王老实顺从的坐到边儿上。

  继续说话。

  来客是一对夫妻,王老实也瞅着面熟,果然,是王嘉起在镇里时的老同事,如今也退休了。

  他们的事儿说起来也不复杂。

  夫妻两个有个儿子,毕业之后进了街道办事处工作,是编外,挣得少,工作累,还担着不小的风险,随时都有可能被顶缸。

  图的就是将来能有机会混个正式编制。

  不是没有先例,区里像他这样的情况不少,隔上几年,区里会考虑他们,形式就是组织一次考试,借此给转正。

  年初的时候,机会来了,112个人里,录取90个,比例不低,考试通过后,就能转事业编。

  老李的儿子或许工作能力没有多强,论起考试的本事,绝不是夸口,那是相当的拿手。

  成绩一公布,妥妥的,老李的儿子小李,位列前二十名,编制到手了,全家还在当天到一家餐馆好好庆祝了一番。

  有了这个编制,不但待遇大大提高,小李向上的道路也通顺了,说句喜庆的话,这个编制可以当小李找媳妇的硬件来使了。

  好事儿到此结束,公示的时候,小李同志榜上无名。

  听到这儿,王老实心里基本明白了,让有能量的人截胡儿了。

  老李说,“一看榜单,我全家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啊?按说不应该啊?考试的成绩单还在手里拿着呢。”

  说这个话的时候,老李那叫一痛心疾首,整个人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

  王嘉起同志没任何表示,手里转着茶杯,意思就是你接着说。

  后面的事儿几乎和王老实心里猜的一样,没差哪儿。

  老李一家立即找到负责招考的人事局,得问个明白,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

  负责人接待了他们,听完之后,就说,“考试成绩只是一方面,平时工作表现也在我们考量之内,很大程度上,平时工作考评更重要。”

  老李听了不服,就问,“那为什么考试之前没有这个说法?简章上可没有对平时工作考评的提法。”

  人事局表示,“这是人事局内部掌握的事情,没有对外公布,就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你也知道情况,一旦公布了,会是什么局面。”

  这么说是不讲道理,但合乎情理。

  老李一家没办法了,小李不服,提出要看平时工作考评的材料。

  开玩笑呢,王老实心里对小李的冲动有些歪嘴儿,看来平时工作确实有问题。

  这个先不说有没有,就算真有,能让你看?

  人事局的说了,这是保密材料,不能看。

  这事儿按说该到此为止了,偏偏有知情人透给老李一个情况,“你让人家给当球踢了,狗屁的工作考评,压根儿就没有那回事儿,再说了,就算真考评了,你儿子表现就真那么差?别人能比你儿子强到哪儿去?”

  此事必有内幕。

  老李一家琢磨了,还真是这个道理,事关一生大事,不能轻易放过。

  老李一家上找下问,左反映右上访,出这个门进那个屋。

  过了一个多月,就是没一个准话儿。

  这期间,小李的临时工也没了。

  给你留着才怪呢,有本事你接茬儿闹去。

  老李觉得真是太欺负人了,他们也打听清楚了事儿,就是他儿子的位置是被某局的一个副局长儿子给顶了,人家也参见了考试,成绩很不理想,但事后神奇上榜了,如今已经编制到手,正式上班了。

  要是光老李家,也就算了,空口无凭的,在折腾的过程中,老李家发现和他家一样情况的还有六个。

  老李实在气不过,这不就找老领导来了。

  等老李说完了,他充满希翼的看着王嘉起,很明显,若王嘉起不管,他也只能认命了,老李家真折腾不起。

  王嘉起掉过头来问王老实,“你说说,这事儿应该怎么办?”

  几个月前,王老实八成得这样说,“查呗,甭管谁,有一个算一个,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法,哪儿叫理。”

  现在不是了,王老实在听的过程中,心里就有了想法,他说,“那得看李叔怎么想了,是想出口气,还是想解决李哥的工作?”

  老李同志也是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听王老实这么一说,心里亮堂起来,“你是说————”

  王老实说,“想出口气,简单,咱就向上反映问题,事儿是明摆着的,真心要查,一点都不难,就是查完了,处理完,再要什么说法就不大好了。”

  有些话王老实不用说,哪怕区里真给小李恢复了工作,解决了编制,他也保不住。

  “若要重点换成解决工作,那就是另一个方式,具体怎么决断,还得看您自己。”

  王嘉起嘴角露出笑容来,王老实的回答很合他的心意。

  也不能让王老实把话都说了,王嘉起跟老李说,“老李啊,你这一辈子吃亏就在你的个性,不会变通,怎么轮到儿子身上了,还这么倔?”

  老李想说话,又强忍住了,脸憋得通红。

  老李的老伴儿在一旁说,“老书记,您要是不给我们做主,我们家——唉!”

  王老实一旁暗自吃惊,这么一个刚步入老太太行列的大妈,真是不简单,定然是蓝翔影视学校出身,技术、细节还有时机把握的一流水准。

  王嘉起笑笑,问老李,“想通没有?”

  老李红着脸点头说,“我听老领导的。”

  “这就对啦。”

  王嘉起想了下,抄起手边的电话来,拨了一个号,一会儿通了。

  “家盈局长,我王嘉起啊。”

  “————”

  “哈哈!不服老是不行喽,你嫂子管得严,你侄女也盯着,想喝酒可不容易哟!”

  “————”

  “对!是这个理儿,我理解,听家盈局长这么一说,我心里舒坦多了,下回这个小脾气可不能耍啦。”

  “————”

  “有这么个事儿,我也是私下打听下,这次编制考试,区里是不是有几个机动名额,家盈局长跟我透露下,我想找陈书记张回嘴,哈哈——”

  “————”

  “这——?不会给局里添麻烦吧?嗯,对的,这个我理解,看来我还是老喽,思路跟不上了。”

  “————”

  “人呢,是我以前的老伙计家的小孩儿,以前镇里武装部的老李,几十年了,头一次跟我张嘴,再说小李那孩子,跟落实走得近,落实也跟我说————嗯,西凤街道的小李,就是他。”

  “————”

  “家盈局长,这事儿老李跟我说了,刚才我还在批评他,有什么困难不能心平气和的说?非要闹到这个程度?事情说明白了,领导会不考虑你的困难?我也理解家盈局长工作难做————”

  “————”

  “————就是这个道理,有些同志啊,不理解工作的难度,我会狠狠的批评他。”

  “————”

  “好!多谢家盈局长了,回头儿我让老李去找你,对,落实也回来了,得空,你得上家来,一是教教他们小辈儿做事儿做人,第二嘛,我也有点小私心,借着家盈局长来,跟着蹭两口酒喝,你嫂子肯定给你这个面子,哈哈————”

  电话打完了。

  用不着王嘉起再说了,都听见了。

  老李两口子眼珠子都直了,困扰他们这么久的难题,一个电话,就一个电话,谈笑间,解决啦!

  王老实心里琢磨老爹这一通电话都有哪些意思传递给人事局。

  第一,王嘉起决心很大,他要找陈书记办这个事儿。

  第二,他只要解决工作,其他的一概不追究。

  第三,王落实也参与了,这个你得掂量,滨城办不了,人家还有别的办法。

  第四,我是跟你合适,才这么找你,都喊你家里来喝酒了,面子给足了。

  第五,事儿交给你自己办,怎么弄你自己来,绝不牵扯别的。

  佩服啊,王老实只能佩服。

  王嘉起要送客了,对老李两口子说,“下周一,你带着孩子去人事局,找家盈局长,听人家的安排,别多说,态度好点。”

  老李到了这个份上,哪儿还敢有什么说道,能给孩子解决编制和工作,只剩下千恩万谢了,至于以前受的委屈,在编制面前,算个屁!

  临走的时候,王嘉起还拉着老李的手说,“老李,你都这个岁数了,哪怕是为了孩子,你这个脾气得改!”

  王老实送客回来,客厅里已经没人了。

  他就知道肯定是这结果,直接上楼去花房。

  “拿来吧。”王嘉起一见儿子出来,放下小锄头,伸出手来。

  王老实一边掏东西,一边说,“我妈真管这么严?”

  王嘉起美美的点燃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没搭理王老实。

  “爸,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您就少管点吧,累不累啊。”王老实说出自己的不解。

  “你还年轻,有些事儿没经历过,在你看来鸡毛蒜皮,可是放到有些人家就是天大的事儿,大事儿咱不能多嘴,可是一些积阴德的小事儿,无伤大雅,能搭把手就搭把手。”

  王嘉起抽了几口,把烟小心的掐灭,然后起身把剩下的烟藏到一个小暗格里,王老实偷眼一瞅,嚯,里面儿藏了不少存货,这老头,狡猾狡猾的。

  王嘉起又拿起喷壶,问王老实,“就今儿这事儿,你从中看出了什么?”

  王老实想了半天,想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可又不大对题,摇了摇头,“想不出来。”

  王嘉起说,“记住,大事小事都一样,顺势而为,大势所趋时,不要逆流而上,大环境如此,我们也只能换个步伐前进。”

  王老实心里一动,问老爷子,“我总觉得这样下去不好,很危险。”

  王嘉起眼神扫了王老实一眼,“有危险?没有危险怎么前进?看大势,现在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放心,不会永远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整治的。”

  王老实心里更服了老爷子,这远见,这个格调,临了才弄个副厅,屈才了。

  老王同志,似乎触动了某根心弦,拿着喷壶出神儿,好半天才说,“这一天越早越好啊!”

  新的一周,大伙儿多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