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九十二,男人的情怀

八百九十二,男人的情怀

  说起飞机这玩意儿,王老实自己用的频率真心不高。

  首先,他对歪果仁满满都是恶意,尤其是美帝,赚美帝鬼子的钱他觉得就算对得起自己良心了,可张嘴闭嘴美帝如何,王老实没那么贱。

  第二,他很懒,能不动,就最好留一个地儿好好歇着。

  老曹要是不提,他也想不起来。

  买几乎成为了必要。

  查妞儿在美帝,听起来还没打算回来,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王老实能装糊涂就和。

  现在不成啊,自己的种子已经那儿生根发芽,收成的时候指日可待。

  甭管是生之前的看望,还是将来的照顾,从华夏到美帝那么老远,最快的飞机也得十几个小时,哪怕都是头灯舱,也够人受的。

  弄一架自己的飞机已经成为必然。

  老曹等人商讨的方案又不为王老实所喜欢,品牌什么的先不说,就那个头儿,忒袖珍,再怎么改装,还是那怂样儿。

  听着他们说,王老实心里逐渐就有了点想法。

  讨论是够热烈的,几个不差钱儿的货心里那股子痒痒劲儿都上到了极限。

  他们声音突然没有了,王大老板坐那儿沉思,一言不发,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

  互相看了看后,还是老白挑头儿,问,“王董,是不是有些那个啥啦?”

  老牛也赶紧说,“是啊,太出风头了。”

  曹老板最憋屈,可也得跟着说,“要不就不买了,听说养个飞机挺麻烦的,咱都是大老粗------”

  “拉倒吧你们。”王老实一听就乐了,“买个飞机而已,跟买车有啥区别,一个意思。”

  里外都是你的理儿,是个人都记的,曾经提过买飞机的事儿,让王老实给数落的谁也没了兴致,可倒好,现在说跟买车一样。

  好吧,总算是支持的态度吧。

  曹仓舒同志兴头最劲,笑嘻嘻的问,“王董,要不你跟我一块儿买,那飞机我也打听过了,七千多万,加上改装,不到一个数。合适。”

  “对、对,我们也问过,那个型号很好,安全系数也高。”

  “别,你们买你们的,我不掺和。”王老实连连摆手,一脸看不上的样子。

  几个人迷惑的看着王大老板,怎么个意思啊,你不买,我们好意思?

  钱四儿那货顶不是东西,说出话来,就直接奔着肺管子去,“你们几个真不开眼,三哥这是会过日子,你们买了,不久等于三哥买啦?”

  卧槽!

  三人内心世界突然灰暗起来。

  人就是个思想突兀自我的动物,很多东西都分阶段,比如这个汽车,新车的时候,爱惜的比自己命都上心,保养的时候精心,开车的时候小心,让别人碰了闹心,被人家借就恶心。

  飞机一样啊,刚才王老板也说了,那玩意儿跟汽车没啥区别。

  恶心的人不行,这还都没入手呢,就一个来借的,就不是钱的事儿,那是男人的情怀。

  老白干笑着说,“瞧你说的,我们的不就是王董的,别说用,就是我们几个给王董买几架玩儿都行。”

  “敞亮!”钱四没心没肺的给老白挑大拇哥,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不夸几句实在不够意思。

  王老实虚抬手吓唬了下钱四儿,“滚一边儿去,光特么的瞎起哄,你们别听他的,没人话。”

  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

  “飞机呢,我还得买,不打算跟你们买一样的,我回头儿自己挑挑看。”

  老牛说话还是最稳重,点头表示同意,“是嘞,这东西还得自己选,看得上才行。”

  众人纷纷附和。

  王老实笑笑,没再说这个事儿。

  “对啦,你们那个物流公司怎么样啦?”王老实想起个事儿来,前几天跟服俊通了一个电话,提起来了物流的问题,服俊说了不少。

  王老实当时觉得服俊说的在点儿上,也答应考虑,结果这货实在没上心,给忘啦,要不是今儿几个正主儿过来,他还想不起来。

  “物流公司?”曹老板想了下,摇摇头,特不好意思的说,“王董,我就没去过,大门儿冲哪儿都不知道。”

  还得说老牛,对自己产业还是很认真负责的,比那几个货靠谱的多,“现在发展的很好,就是赚得钱有限,没办法,一直在投入,照我看,就算往后数十年,也别算挣多少钱。”

  说是这么说,他们心里还算明白,物流公司价值早就超出他们的预期,回头钱不多,可架不住公司是值钱的,活得东西比死钱可金贵的多。

  不知不觉中,三人投资的物流公司已经成为了庞然大物。

  当时呢,王老实为人不厚道,纯粹就是忽悠他们几个,把不义之财拿出来些,办这个物流公司,就为了给刘健配套。

  后来扩张的有些大,又开始给服俊帮忙。

  和很多企业一样,大企业病开始滋生。

  其实不光是服俊打电话来提醒王老实注意,刘健也曾经屡次抱怨。

  而王老实真没太在意,现在想起来,是该有个说法了。

  “拆分吧!”

  王老实一句话,让三位大老板瞬间懵逼,不明就里啊,怎么个意思,出什么幺蛾子啦?

  王老实一看就知道,这三货没懂,只能接茬儿忽悠,从国际到国内,什么经济理论,反正什么词儿上档次,他嘴里就往外蹦什么。

  道理说了一大桶,实在话就是,拆分是为了他们的产业好,去腐生肌。

  老白眼下当院线大佬很舒服,也不大在意物流公司,“别的我不懂,可就知道王董不能还咱,就按王董说的办吧。”

  说完,看另外两位。

  老牛跟老曹当然看懂了他的眼神儿,纷纷表示同意。

  王老实一听,不对啊,合着他们的意思是这事儿归我办?

  尼玛!

  一个庞大的企业进行拆分绝不是个简单事儿,嘴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齁麻烦繁琐。

  “我就是个建议,你们自己呢,找点专业的,花点钱无所谓,慢慢搞,不行就先将就着。”

  ※※※

  第二天一早,王老实就难得早早到了公司办公室。

  艾碧菡照例,把整理好的文件送进来。

  王老实没碰,说,“你看过了没有?”

  愣了下,艾碧菡回答说,“都看过。”

  按照工作程序,这些都是要艾碧菡过目,整理记录,在分类给王老实拿进来的。

  把文件向艾碧菡一推,“以后这样的文件,你先签署意见,再给我拿来。”

  艾碧菡怔住,这是要继续加强权重?太过了吧,小艾同志很谦逊的说,“王董,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还是会看的。”

  文件签署后,会传真到各个公司,不能随便写,艾碧菡试着问,“要不我用铅笔写吧。”

  抬头看了一眼,艾碧菡紧张归紧张,但脸上又有点跃跃欲试,估计她看出来老板要给她树立权威的意图了,可不呗,除了这个,没必要让艾碧菡在文件上签署意见。

  王老实搓了下脸,身体向后靠了下,说,“你太小心了。”

  “你先去把,让老邱过来下。”

  艾碧菡伸手把文件重新拿起来,说,“那我出去了。”

  王老板挥了挥手。

  没多大功夫,艾碧菡又进来,“王董,邱总在滨城那边儿呢,他问是不是赶回来?”

  想想也不是多着急的事儿,王老实摇头说,“不用,等回头儿再说,不急。”

  待了一会儿,王老实给唐唯打电话,询问她在哪里,没人接。

  估计又不知道跟姜丽在干嘛,现在已经加强了对唐唯的安保力量,他倒不担心有什么危险。

  张涛还在不着调的耍政客的心机,王老实懒得跟他掰扯对与错,那个生态系统实在闷,偶尔看个新鲜就够了,由着他去扑腾吧。

  闲着没事儿,王老实拿起铅笔,开始在一张白纸上勾勒自己心中的飞机。

  没错儿,他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

  机型呢,没办法,还是选美帝的产品,当然,全球化后的美帝飞机已经不咋纯正,三百万个零件里,华夏制造的就不少。

  777是美帝比较成熟不错的宽体飞机,空间巨大,王老实打算把飞机改成一个舒服至极的集合体,有办公能力,还得有居住和娱乐功能,当然,也准备出一些随行人员的空间。

  王老实又打开电脑,上网搜了搜,果然,机舱宽度几乎快到六米了,想怎么折腾都没问题。

  关键是航程,一万七千公里,完全满足王老实无论多任性的想法。

  他在纸上画了好半天,才满意的放下笔,看着自己那惨不忍睹的作品,王老实竟然有点迫不及待了。

  ※※※

  美帝,查芷蕊家。

  查芷蕊的她老妈已经过来有些日子了,老太太的心里一直不大畅快。

  最终,她也没能阻止女儿走到今天,努力了好久,结果已然如此,很让人沮丧。

  章敏这些年可是操碎了心,也比同龄好多人苍老了不少。

  查芷蕊不是看不到,也内疚过,可她自己那关就是过不去。

  从这方面说,查芷蕊绝对就是个不孝之女,礼义廉耻上也亏欠很多。

  查父据说还是无法接受,没跟着来。

  李小冉是晚上要住在这里的,她手脚麻利,眼里也有活儿,做饭对查芷蕊的胃口,就连章敏也觉得非常不错。

  可偏偏这个姑娘是王老实送来的,章敏心里总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对那个那孩子,章敏不是讨厌,相反,她也认为很优秀,就是有一点,自己闺女算是祸害了。

  不过她又想起这些日子自己女儿带她拜访邻居时所见所闻,似乎又有点那个啥,她知道女儿就是成心的。

  现在很晚了,查芷蕊按照时间表,已经睡了,章敏睡不着。

  一想今儿拜访那家人,她就满心的无奈。

  那家人勉强算是邻居,住得不算太远,登门拜访,送点小礼物也可以。

  关键是那家人的构成,跟之前去的几家一样,走心。

  一个女人,是大学教师,独自带着一个儿子,八岁的男孩儿,很活泼,至于孩子的父亲,她没问,也不该问。

  女人观察仔细起来很恐怖,章敏她们只坐了一小会儿,喝了一杯主人端上来的鲜榨汁,就这么点功夫,章敏绝对能看得出,这家同样没有男主人,和前几次拜访的都差不多。

  章敏相信,这是女儿隐含的告诉自己,她就这个打算,而且还暗示她,至少那王老实还惦记着这边儿,比那几家强很多。

  闺女那点鬼心眼儿是什么,章敏一清二楚,跟贫下中农再教育没啥区别,都一个意思。

  现在她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是她找来的号码,打通这个号码,就能跟王老实通电话。

  一开始呢,章敏想质问、指责。

  后来思想转变了点,打算问问王老实,查芷蕊这娘俩算怎么一回子事儿,逼王老实承诺什么。

  如今呢,她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有些怕打这个电话。

  在章敏的行李箱子里,还有个纸条,是临来之前,查芷蕊父亲交给她的,说,如果有机会,可以联系下。

  虽然她带着来了,章敏却没有一丁点想法去拿出来,也完全没有想法去联系那个人,一个不知道生死的人。

  因为他,自己一家受尽了屈辱,也给自己女儿的童年留下了深深的伤害,今天的局面,可以说,就是那个人一手造成的。

  ※※※

  万金油邓主任算是彻底要被逼疯,边书记赖在山北大酒店不走,那就是个无人敢碰的大爷。

  白瑞斌那里只有一个回答,联系不上,还解释,他跟王董不是多熟悉,仅仅是同学关系。

  很明显,人家不肯见,老邓哪儿能听不出,他还知道,这个白主任没使劲儿。

  还有那个张县长,整天忙着出去旅游,还美其名曰跑资金,真当自己是瞎子看不见?

  同样的,张涛也说联系不上王落实,邓主任哪儿能不知道,恐怕人家压根就没联系过,心眼真小,不就是房间没给吗?

  多大点事儿!

  正胡思乱想时,助手终于回来了,老邓只看了一眼,心里就拔凉,没戏了呗。

  现在边书记等着钱好回山北,眼下能弄来钱的地方,恐怕就是爱无疆了,山北本来就是重灾区,爱无疆又是慈善基金,山北去要钱,名正言顺。

  老邓觉得这事儿能成的,只要爱无疆肯给钱,赶紧给书记,让他回山北,别留在这儿恶心人。

  “咋回事儿?”

  “主任,人家说了,咱去晚了,钱已经分配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