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7章 三百六十七,打草惊蛇

第377章 三百六十七,打草惊蛇

  甄晓轩办事儿处处透着美帝范儿,就连搞个慈善拍卖也挂着洋味儿。【】

  反正智商稍微跟不上的就理解不了他弄的程序。

  王老实也没想到甄晓轩玩儿出这么多花样儿来。

  第一个资助的项目是南极帝企鹅。

  现场播放了一个记录短片,大概说地球变得暖和了,帝企鹅这玩意儿娇气,生活更加艰难了,需要人类的帮助。

  主持人上来了,一看就是专业的,特会煽情那种,说的声泪俱下,就跟死的企鹅是他爹一样。

  王老实很难受,忍着没笑出声来,这尼玛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大老远的,你丫着这个急?

  辛瑜这妞儿也感情丰富了些,眼神里都是关切,估计要是主持人再絮叨两句,眼泪就出来了。

  捐助的形式就是现场的宾客拿点小物件出来,现场拍卖,所得善款,以这两个客人的名义,捐给一个专门做南极帝企鹅保护的组织,听上去就有国际范儿。

  现场一些无聊的人踊跃起来,捐的东西还不少,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

  王老实坐那儿稳稳当当,根本就没有要捐的意思。

  辛瑜偷眼瞧着王老实无动于衷,实在没忍住,悄声问,“你不捐一件吗?”

  王老实眼皮都没抬,说,“没必要。”

  辛瑜其实根本就不理解王老实为什么说没必要,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哦。”

  第一个活动其实就是垫场的,看着热闹,真没什么重量级的人参与。

  拍卖价格最高的是一瓶香水,某女星捐的,她又花了一万八千块钱自己买了回去。

  把物品拍回去,是国际上很流行的一种方式,京城的社交圈子在这方面接轨的很快。

  最后一件拍品,主持人兴奋的站了上去,拿着话筒喊,“帝企鹅项目最后一件神秘捐助是————国际著名影星曾娜小姐香吻一枚,特别说明,现场的女士们,请不要举牌,把这个难得几回让跟现场的————”

  话没说完,现场一片哄笑,吹口哨、起哄的、啥反应都有。

  穿着一件大红裙子,曾娜站到了台上,聚光灯下,倒有种落落大方的意思。

  辛瑜大概是没见过这场面,忍不住赞了一句,“她可真漂亮!”

  王老实听见了,也抬头看了一眼台上,心里有种不屑,不由的撇了撇嘴,风尘味儿太浓了。

  竞拍已经开始,叫价的不多。

  曾娜明显有失望的情绪,她搞这个的目的,一些人也能猜出来。

  可真上了层次的人,会如她所想?

  呵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多数符合曾娜标准的人,都付之一笑。

  龙渊悄然来到王老实跟前儿,低声问,“王总有什么要拍的没有?”

  王老实摇头,“来的匆忙,就算了吧。”

  龙渊早有预料,说,“我们准备了些小物件儿,要不用王总的名义送上去,王总看————”

  哟,甄晓轩还真下本,准备工作到家了,连这个都想到了,看来真是有想法了。

  王老实说,“不急,我先看看吧。”

  龙渊点头说,“好的,王总您先看着,有什么事儿您招呼。”

  王老实欠身送走龙渊。

  看着龙渊去了另一个人那儿,侧过身来跟宫亦绍说,“这甄大公子花这么大心思,不像是给龙渊找场子吧,这动静也太大了点。”

  宫亦绍冷声说,“那还用问,挂羊头卖狗肉呗。”

  “他用得着这样吗?”王老实觉得甄晓轩多此一举。

  到了甄晓轩这个层面儿上,就不该玩这么大动静,对上对下都不好,要是王老实有他那么样的家,他肯定要找个清静地儿匿起来,绝对不会到处招摇。

  宫亦绍摆摆手,撇着大嘴说,“不管他,跟咱就没关系,对啦,你没准备去看球,多少人都要去呢。”

  王老实问,“你要去看?”

  “没那个瘾头,再说了,能不能平一场都够呛,除非他们能蒙进决赛,爷们一准儿去呐喊助威。”

  王老实忍不住说,“你快拉倒吧。有这么寒碜人的吗。”

  华夏足球可扬眉吐气一把,去年一举冲进了世界杯,国内的热乎劲儿到现在还没过去,反而愈加热烈,甚至还有不少专业人士分析什么小组出线的事儿,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宫亦绍这么说,也是因为圈子里在传一件事儿,王老实曾经做过对国足的世界杯预测,理论是金钱足球会帮助华夏出线,因为地缘位置的因素,华夏的庞大市场,以及华夏老百姓庞大的消费能力,不出线都不行,这个话把不少人给恶心坏了。

  大概是这档子事儿在,宫亦绍问王老实,“你说小组出线真没戏?”

  王老实摇头说,“咱要是东道主,没准儿能走远点,要是再不要脸点,进四强也是可以商量的。”

  宫亦绍瞪了王老实一眼,“跟你没话说,忒不靠谱儿,看热闹吧。”

  上面儿确实热闹,一个大腹便便的已经得意的走上台去了。

  辛瑜在一旁恶心的都不敢看了。

  钱四儿凑过来,说话都带着嘲讽味儿,“便宜了那老梆子。”

  自打辛瑜坐王老实旁边儿,钱四儿就不靠前儿了,这回大概是兴奋过头了,忘了那回事儿啦。

  王老实听钱四儿这么说,揶揄着说,“你想上,抢过来不就得了。”

  钱四儿砸吧了几下嘴儿,“我还是算了吧,这娘们儿上过手的人太多,我就不过手了。”

  “恶心。”旁边儿的辛瑜又没忍住。

  钱四儿扭头瞅了一眼辛瑜,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一缩脖子坐了回去。

  王老实盯着辛瑜看了几秒,说,“多嘴!下不为例。”

  他想着就这一回,不该有下回了,靳玉玲这个不靠谱儿的,净给自己找事儿。

  辛瑜脸顿时臊的跟狗屁股一样。

  会场拍卖继续,曾娜和那个胖子给现场带来欢乐后,也都下去了,至于曾娜是不是心满意足,真没人在意。

  一项项内容展开,让王老实都哭笑不得,似乎是为了显示他甄晓轩见多识广,基本上那些捐助项目在国内就没几个人听说过,王老实也是头一次听说还有这样的项目。

  宫亦绍叹着气说,“这小子玩过啦!”

  王老实也笑了笑,“就当人家好心普及知识吧。”

  说完,两人对视一笑,都够损的。

  坐在前面的甄晓轩脸老难看了,他也意识到自己光顾着图痛快、臭显摆,结果忘了国内的接受程度,演砸了。

  一个两个还可以尝个新鲜,大家找个乐子,都是这玩意儿,跟骂人没什么区别了。

  别看现场似乎挺热闹,但真正应该出手的都没动弹。

  主持人又上台了。

  他在补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是,我们的母亲河————”

  甄晓轩亡羊补牢了,补救措施也跟上了,他自己把手上戴的一块表给捐了。

  王老实都笑抽了,扭头儿跟宫亦绍说,“人家急眼了,咱要不表示下,把表给拍下来,弄个高价,让甄大少涨点脸?”

  宫亦绍说,“这一晚上,就这么一个有人味儿的,咱就别添堵了,一会儿咱也表示下,别说咱没气度。”

  王老实心里不大信,嘴上没说。

  波澜不惊,也算顺利,到底圆满不,那得分人怎么看,从甄晓轩脸上看,他比较勉强。

  整个就会耗时六个小时,真不好说是成功还是咋地,王老实觉得自己真待够了。

  散场了,辛瑜壮着胆子问,“靳总不是说要我看看么,见识下,这就完事儿啦?”

  王老实跟看怪物一样瞅着辛瑜,真不知道她是真二,还是明知故问,这个还用说出来?

  靳玉玲想让她知道的东西虽然肯定有,可谁会在这地方表现出来?细微之处,得有心去观察,哪儿能这么**裸的大庭广众之下,还都得要脸呢。

  王老实真懒得给她说什么,“自己领悟吧。”

  刚进停车场,王老实问辛瑜打算回哪儿,这个点了,学校是没可能了。

  辛瑜还没说话,几个人就到了王老实跟前儿。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直接伸出手来,站那儿等着王老实向前走两步,“王老板幸会,敝人鲁东岛城光海地产董事长陈军。”

  王老实多精一人,一看就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就没一丝客气在,他没动,也没伸手,“没听说过,找我有事儿?”

  看王老实拒人千里之外,对方也没矫情,似乎根本不在意,“有这么一回事儿,听说金薇地产的黎小姐在您那儿,我司求贤若渴,一直希望引进高级管理人才,希望王老板能给引见下,让我见见黎小姐,陈军不胜感激。”

  这边儿一有动静,老江就带着几个人过来了,宫亦绍等人也来了。

  王老实听见黎薇这个名字,心里就一沉,看来黎薇那娘们儿还没死心?这是想跑吗?可她到底有啥值得这人如此不遗余力?

  另外,黎薇到底是怎么和外界联系上的?

  王老实不动声色的说,“黎小姐身体多有不适,一直在疗养中,怕不大方便见客。”

  陈军说,“岛城最适合养人,如此说来,黎小姐去岛城修养是再合适不过了。”

  对方如此咄咄逼人,王老实着恼了,甩了一句,“看吧,我得问问黎小姐本人的意思。”

  前文书说过,‘看吧’这个词儿,是华夏语中最坑人、不靠谱儿的,陈军大概常说,也就懂了王老实不认真的意思。

  “那我什么时候能听见王老板的回音?还请王老板给个准话儿,将来王老板到岛城,就是我光海最尊贵的客人。”陈军说话步步紧逼。

  王老实心里一直在琢磨,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完全是毫无顾忌,岛城什么时候有这么牛掰的人物了?

  宫亦绍听出味道来了,黎薇的事儿他也知道,张嘴就问王老实,“落实,这谁啊?说话这么没规矩?”

  王老实突然心里一踏实,尼玛,自己净瞎琢磨个啥?真是二得够可以,愣是乱了分寸,真够丢人的。

  “我也认识,正替他家担心呢,家大人不看好了,这样的也敢放出来到处跑,就不怕出事儿?”

  陈军牙咬的咯吱咯吱响,“看来这是不给我陈军面子了,也不怕几位知道,黎小姐必须跟我去岛城,请诸位不要心存侥幸。”

  “艹,哪儿来的孙子敢在京城炸刺儿,老子废了你丫的。”钱四儿就是炮仗,才不管你是谁。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必须,啧啧!”王老实戏谑的摇摇头,很惋惜的看着陈军说。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王老实大概也看出这位陈总的深浅了,属于炮灰那种。

  到京城来摆地方土皇帝的谱儿,不知死活是肯定的。

  估计他的出身不是混道上就是从底层遇上什么机遇蹿起来的,不管是哪一种,他是发家致富了,不知道抱上了哪条大腿,这个世界搁不下他了。

  从他能到这儿来,京城也不乏有人帮衬着。

  另外,王老实也看出,陈军也没把黎薇看的多重要,也就是个物件的待遇,必然不是他自己要这个人,应该是受人指使的,可这厮办砸了。

  听说停车场里起了冲突,甄晓轩带着人赶了过来。

  甭管谁,就不能在他这事儿上闹出什么来。

  “有话就好好说,不论什么事儿,多龌龊也好,谁都不许闹,有什么坐下来说。”

  王老实接得快,“甄总,我看没必要了,真没什么好谈的,今儿承蒙盛情,就不多打扰了,有什么失礼的,甄总就多包涵。”

  陈军阴着脸说,“还是听甄总的,谈谈好,后果怕王老板承受不起。”

  王老实乐了。

  宫亦绍也笑了。

  钱四儿恼了。

  甄晓轩怒了。

  辛瑜是完全懵了。

  王老实跟没听见一样,说,“甄总,时候不早了,等有机会,我们一起喝咖啡,好多方面得向甄总请教呢。”

  甄晓轩点头,冷着脸扫了一下陈军,才扭过头儿来,换上微笑的脸跟王老实说,“行,我也很期待。”

  陈军大概也知道甄晓轩,知道今儿讨不到好了,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的茬儿了,气恼的说了句,“我们走。”

  停车场里的人一下子走了个干净。

  原本打算散伙儿的几个人又凑到了一块儿,这事儿得说道说道。

  正好宫亦绍在附近有一套房子,几个人直接过去了。

  到了地儿,王老实让老江送辛瑜走。

  宫亦绍说,“都这个点了,就讲究一晚吧,楼上房间也多。”

  辛瑜没说话,王老实也没坚持,点了点头。

  书房里,烟雾缭绕。

  王老实说,“谁这么不靠谱儿,弄这么一个二愣子来?这倒没什么,关键是谁,怎么觉得这事儿透着不一般。”

  宫亦绍皱着眉说,“这黎薇到底还有什么啊?值得么?”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跟国色天香靠不上,她能有多少价值?

  真不该有这么重视的程度。

  王老实心里一动,说,“不烦了,这事儿还是我来吧。”

  别人也没说什么,本来就得王老实弄,好多事儿他们都不清楚。

  ——————

  消息打探的很快。

  陈军一行,当晚就离开了京城,看样子是连夜要回岛城去。

  王老实半躺在沙发上,看着老邱问,“这些日子他们办了什么事儿?”

  人家进京都半个月了,就为黎薇而来,王老实不大信。

  邱宏伟说,“是不是有项目不好说,但真的没有消息传出来,这些日子听说他们见了不少人。”

  老邱脸上带出了点尴尬,似乎在为办事不力而羞愧。

  时间这么长了,王老实知道他这是故意的,装可怜是老邱的惯用手法了。

  其实王老实对老邱的办事效率已经很满意了,说明浩宇在京城的影响力越发的给力了,能在这么短时间知道这么多,不能不满意。

  想了一会儿,王老实挥了挥手,让邱宏伟出去了,这人不能光给赞,偶尔得让他知道老板不是不知道,是不愿意而已。

  老邱讪讪的出去了。

  安静了一会儿,王老实看了看时间,拨通了一个电话。

  响了四声,通了。

  “小王啊,找我钓鱼?不行喽,过几天我要跟领导出访,等回来吧。”对方语气很放松。

  王老实说,“钓鱼的事儿随时都可以,今天是跟领导汇报个事儿。”

  “什么事儿?”

  王老实说,“鲁东岛城方面有人来要带黎小姐走,不知道是不是您有什么安排?”

  电话那头儿明显有些意外和吃惊,“鲁东岛城?”

  王老实说,“来人是岛城光海地产的陈军,口气很狂,我有点拿不准儿。”

  沉吟了半响,那人说,“这事儿你就不要管了,照顾好黎薇就行了,其他的我处理。”

  王老实心领神会,他要的就是这个,“是,那就不打扰您了,等您回来,看看我钓鱼的技术是不是涨了————”

  他猜测,黎薇的事儿其实跟自己牵扯不大,主要应该是与那个全总有关系,有没有恶意,还得全总自己去琢磨分析。

  王老实只做外皮儿的事儿,往深里掺乎才是犯傻。

  这个陈军跟个傻缺似的闹一出,未必不是故意的,就是想让人知道,他们知道黎薇这个事儿、这个人。

  所谓打草惊蛇就是这一招儿吧,王老实有这个猜测,却不好确定。

  求支持,各种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