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6章 三百七十六,不怕我监守自盗?

第376章 三百七十六,不怕我监守自盗?

  景然的跟班儿与专业完全搭不上边儿,满打满算就是比一般人略微强点,跟靳玉玲的两个保镖一比,就是豆腐渣儿。【】

  到了工作室,靳玉玲带着辛瑜进去办正事儿,剩下的,她就不管了。

  别管靳玉玲多瞧不上人家,专业就是专业,可以说他们人品不行,但是与辛瑜这样的野路子相比较,那几个货还是真有点能耐。

  三个小时,辛瑜的作品已经面目全非,不过,真的比原来版本好了不知道多少。

  听了试唱,靳玉玲也满意,对那几个货态度就好了点。

  有的人就不能给好脸色,靳玉玲脸上有了笑摸样,几个大拿来劲儿啦。

  他们对辛瑜是赞不绝口,说了好多夸奖的话,什么潜力无限,什么稍加点拨就一飞冲天啥的,反正就是辛瑜完全有当大歌星的可能,前提就是交给他们来操作。

  几个人的心思一是巴结,二是有啥不可说的,都不好猜测。

  靳玉玲一直没吐口,意思就是不行。

  几个货不知死活,还一个劲儿的絮叨。

  可把老靳给整翻了。

  靳总瞪着眼,咬着牙说,“你们再多一句废话,别怪我翻脸。”

  几个人登时呆在那儿,大眼瞪小眼的不知道该咋办。

  辛瑜在一旁,满心复杂,她刚才是真动心了,几个大拿别看在靳玉玲面前没啥地位,可是圈里都是大哥级的,搁在哪儿,都得让人尊称一声x老师,靳总强横的态度,辛瑜也看在眼里,都这样了,她是一句话都不能说,甚至连脸上的欣喜都得藏起来。

  靳玉玲生完气就完,这首歌编排的还真有点水准,后期制作也就交给他们了。

  等靳玉玲带着辛瑜走了,几个人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姑奶奶真不是人能伺候的。

  其中一个说,“咱一直没说钱的事儿吧?”

  “还要钱?咱还要不要脸啦,公益歌曲,懂不?做奉献的那种,你敢提钱的事儿?”

  “那就是咱白忙活,还让人家数落一顿呗,犯贱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快知足吧,看看外面那哥几个,你就舒坦了。”

  几个人趴在窗台上,瞅楼下停车场,围了一圈人。

  景然和两个手下正蹲在中间。

  大太阳地儿,三个人都快脱水了,看摸样,刚才也没少挨收拾。

  挨没挨打不重要,关键是日头,五月的京城,中午,太阳算毒辣了。

  景然总算看到正主儿啦,一看靳玉玲的模样,他想死的心都有。

  他就没想到人家是女的,要早知道辛瑜跟个女的出来,他折腾个什么劲,何苦来遭这次罪。

  这人也混蛋,女的怎么啦,就没想到还有拉拉,那就不行?

  景然是真后悔了。

  刚才让人拿枪顶着脑袋,这小子真是快尿了,他除了在电影电视里看过,真没经历过这玩意儿。

  他不认识靳玉玲。

  不过他也不是傻到没边儿。

  保镖能配枪,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个女人牛掰大了。

  他们保护的人身份特殊到了一定程度,绝不是有钱能解决的。

  不是有钱人搞不到那玩意儿,可敢大庭广众下拿出来用的没有。

  靳玉玲也懒得跟这人废话,告诉他,“别让我再看到你找辛瑜的麻烦,否则我直接超度了你,不信你就试试。”

  听着这话儿,景然觉得不对劲儿。

  不能够吧,这娘们儿到底啥人,吃官饭的,怎么也不会这么直接吧。

  怎么咂摸都是道上的味儿。

  要不是官面儿的,程序又错了,丫不是说得先盘道问清楚吗?咋还能直接亮家伙了。

  “我是——”小景还打算说道点啥。

  靳玉玲这人就是缺乏那种温贤淑软的细胞,很粗暴的打断他,“你是谁没用,等你有本事了,拿枪顶着我脑门时,再告诉我你是谁。”

  说完,瞅了景然一眼,满脸的厌恶,“今儿我跟你的废话就够多了。”

  “你不讲理!”景然脑子让靳玉玲给气得也糊涂了,你丫跟人家讲个屁的理,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学会讲理了。

  靳玉玲的回话让现场那些瞧热闹的都忍不住捧腹大笑,也觉得真提气。

  “我为什么跟你讲理,你是长了讲理的蛋,还是有让我讲理的胸?”

  景然再不敢说话,他总算明白了,这时候讲理,自己才是傻缺。

  打发走景然那几个货,靳玉玲问辛瑜,“你还想当歌星?”

  问得突兀,辛瑜根本就反应过来,这思维跳跃的让人完全跟不上。

  没有准备好的结果就是,辛瑜下意识的点点头。

  靳玉玲冷眼瞅了她一眼,再抬头看了下天,四周还有没走完的闲杂人等,说,“上车再说。”

  “你知道娱乐圈有多乱吗?别看刚才那几个王八蛋人模狗样儿的,扒了皮,个个都不是人揍的,他们就没一个算人的。”

  这里有个误区,不是后来娱乐圈脏了,真比起来,后来其实比02年还好多了。

  看上去真热闹,啥潜规则的,出轨的,吸~毒的,嫖~娼的,要多恶心人的都有。

  评论起来,都说啥缺失什么的,道德的,人性的,更有胡扯啥社会价值的,还有什么狗屁砖家说教育不合格什么,好像这个圈子以前有多干净一样。

  真掀起来,这个圈子就没一天干净的时候。

  区别就是资讯的发达程度和人们的关注八卦程度不同而已。

  不是没有那些糟心事儿,而是大家懒得去找寻,也懒得去关注,老百姓们也没闲心思去知道。

  大众不知都,不代表就没人清楚。

  到了一定层次,比如靳玉玲这档次的,别看她还是个女的,就算她再汉子,也换不了,靳玉玲见过的,听说过的,就不少。

  今天在工作室,靳玉玲断然拒绝了那几个货的提议,就是不想看着辛瑜掉进那个大染缸里。

  辛瑜也能勉强算娱乐圈外围的热心人,也听闻过一些所谓秘闻*,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扯到自己身上。

  靳玉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辛瑜只能听着,就算有什么想法,她绝对不能表露一丝一毫,装也得装着。

  就几天的功夫,辛瑜见识涨了一大截,很多传闻中的东西,一一展现在她的面前,正跟她说话的靳总,平时辛瑜也没觉得和别人不一样,不显山不露水的,今天就让辛瑜看到了靳玉玲另一个不为她所知的一面。

  靳玉玲也算见多识广了,看出辛瑜可能没真的听进去,还有自己的想法。

  这就是她与王老实的区别。

  若王老实遇上这事儿,多一句都不会说,路都是自己走的,多硌脚,咬牙也得走下去,撒什么种子,结什么果儿,犯不着多管。

  靳玉玲大概是真爱惜辛瑜这个才女,她破了好多例,“走吧,带你去买件衣服,晚上去个地方,省得你说我唬你。”

  “靳总,我没————”辛瑜神色有些慌乱,被戳破的感觉真不好过。

  靳玉玲根本就没考虑辛瑜的意思,说,“就这么定了。”

  所谓的场面,东道主就是龙渊,单凭他自己,肯定办不起来,甄晓轩在明里暗里使劲儿,不给面儿的就不多了。

  不可能所有人都给面子,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来浪费,有两拨人必须请到,龙渊还特意自己跑了一圈送请柬。

  头一个就是王老实他们。

  第二个是唐毅、小武那帮货,至于景然那几个,甄晓轩是没放在眼里,都是小虾米,来了就来了,不来也无所谓。

  地点也挑选的很别致。

  前海一个公园里,要是游人往里面走,会发现一个小建筑群,所谓的私人会所就是了。

  这地方够宽敞。

  这地方够僻静。

  这地方够档次。

  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甄晓轩的目的是给龙渊也是给自己找回面子,决不是要得罪人。

  他的逻辑思维和很多人不一样。

  搁在别人那里,哪儿跌倒了,就得从哪儿爬起来,使出劲儿把对头干倒了,那才是找回场子的标准。

  甄晓轩不是,他要请很多人,让宾客们看到他的实力,更让人家看到他的气度,大家欢笑一场,见识了层次,玩儿高兴了,面子那玩意儿,自然而然就回来了。

  龙渊要做的就是,把所有人都伺候好了,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甄晓轩办得真讲究。

  会场里,光是好吃还不行,得有故事,比如一只龙虾,谁没见过、吃过?他甄晓轩弄来的得不一样,这只龙虾不弄死点同类都没资格来做盘中餐。

  喝得呢?也一样,酒讲究年份和出身,甄晓轩是真下本了,啥稀奇弄什么来。

  吃喝有了,还得有美女,同样的道理,光漂亮不成,也得有名气,讲出身,不是个星,不是腕儿,撑不住场面,甄晓轩玩儿的标准高,他丢不起那人。

  在停车场里,三波人凑巧碰一块儿啦。

  宫亦绍,王老实,钱四儿几个,关海军不尿甄晓轩,找了个借口不来了。

  唐毅、小武带着几个二货也正好到。

  最巧的是,他们才碰面儿,靳玉玲带着焕然一新的辛瑜来了。

  王老实先开口,这事儿透着不一般,宫亦绍不合适,就得他来,“唐三哥,小武哥,咱哥们儿就是有缘,真是巧!”

  听着热情,可都是距离感。

  唐毅跟没听出来一样,伸手拉着王老实,拍着宫亦绍的肩膀,那叫一热情,跟多少年没见过的亲兄弟一般。

  靳玉玲低声在辛瑜耳边说,“看出什么来了?”

  辛瑜摇摇头,她是真不敢抬头,来的路上,靳玉玲跟她说了某些人的身份,辛瑜有点惊。

  唐毅瞅着辛瑜,笑呵呵的问靳玉玲,“这妹子是哪家的?我怎么瞅着眼生?”

  小武、景然可不眼生,尤其是景然,瞅见靳玉玲,跟撞见鬼一样,这娘们儿咋也来了。

  靳玉玲说,“我妹子,带她来见见人,省得什么猫啊狗的,都敢呲牙欺负她。”

  小武想死的心都有了,心里叫屈,姑奶奶,你真能玩儿,你有这样的妹子,先不说你家基因的事儿,你丫搁到酒吧里去,不是成心挖坑?

  景然更是心里惴惴不安,他听出来了,自己就是那个猫啊狗的。

  “哟,玉玲妹子,跟三哥说,谁惹你了,三哥就不信了,可着四九城,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唐毅压根就不知道出了那么多事儿。

  小武和景然几个满脸都是不自在,他们真不知道这事儿还能扯上靳玉玲,现在他们比吃了死耗子都难受。

  王老实几个心里那个乐啊,合着还有这么一档子,带劲儿。

  靳玉玲笑笑说,“是谁就不说了,省得让人笑话,咱别杵这儿啦,赶紧进去吧。”

  唐毅心里转了好几圈,想不出什么,说,“那成,用得上三哥就说话。”

  一帮人往里走,王老实找了个机会拉住靳玉玲,问她,“玉玲姐,这是哪一段啊?”

  靳玉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你也不是好东西!”

  王老实心说,咋又扯上我了,我可是拯救你妹子的大英雄好不?

  到了里面儿,跟熟悉的人都打了招呼,王老实跟宫亦绍各自挑了一杯酒,溜达到一边儿,宫亦绍说,“姓甄的没少花心思,今儿这顿,又得成京城新标杆了。”

  话里泛着酸劲儿。

  王老实自然不能顺着说,“没吃几天饱饭,陡然而富,就变着法儿糟钱,嘚瑟出来一种新档次,说穿了,还是土鳖的底儿。”

  宫亦绍乐了,说,“我怎么听着你口不对心?”

  王老实说,“没有的事儿,我这人就耿直。”

  “快别扯了,以后你院里再吃烤串、喝啤酒的时候,想想今儿,哈哈——”

  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靳玉玲正教育辛瑜呢。

  “瞅见了吧,这就是他们过的日子,朱门酒肉臭大概就是说这个吧。”

  “看看,那几个,还有那个,你都能认出来吧,平时她们什么样儿,你再看今天,都成什么啦?”

  “现在还是好的,等到了最后,哼,多恶心的事儿都能做得出来。”

  辛瑜问,“就这么样儿啦?”

  靳玉玲说,“等着看吧,花样儿还没开始呢。”

  不是花样儿,甄晓轩是打算玩儿层次的。

  这次的聚会,他给弄成了慈善酒会。

  也就是今儿的名目。

  一个小时后,王老实被音乐声给吵着了,这厮正不顾脸面的满处找好吃的,现在他算有这个身份了,以前,他进了这种地方,得绷着劲儿装~逼,如今,可算不用了。

  谁也不会笑话王总没档次,这是不拘小节。

  一些够档次的歌手开始献唱,这是调节气氛的。

  王老实压根就不在意。

  靳玉玲走过来,说,“你是饿死鬼投胎怎么地?”

  王老实撇撇嘴说,“耽误我一晚上时间,我再不吃饱了,亏心,对不住自己。”

  噗儿!

  辛瑜忍不住笑了。

  王老实扫了她一眼,继续跟靳玉玲说,“这种地方,你又不愿意来,今儿是怎么了?”

  靳玉玲没解释,反而问王老实,“你什么时候走?”

  王老实说,“都来了,面子就给足了,再说了,人家冲着我们几个来的,半路上走了,不合适,为这个结仇,不值当的。”

  靳玉玲拉着王老实到没人地儿,“那丫头一心要当歌星,我这是来给她现实教训来了,让她睁眼看看,那帮人有多恶心。”

  王老实一直纳闷呢,问靳玉玲,“你们到底啥关系,这么上心?”

  靳玉玲说,“没什么关系,就是纯属欣赏。”

  王老实说,“你闲得啊!”

  “怎么说话呢?你找抽呢。”靳玉玲瞪眼了。

  王老实就怵这个,赶紧投降,“得,我嘴贱,姐,你愿意当菩萨,赶紧请您的。”

  靳玉玲说,“不行,这事儿得你帮我。”

  “凭啥?”

  靳玉玲手搭上了王老实的腰,“你说什么?”

  “您说吧,要我干嘛,对不起子琪的事儿打死我也不做。”

  靳玉玲给气乐了,“你还能要点脸吗。这话你也说的出口,别以为你们这些人干什么,我不知道,你有本事,怎么不带子琪来?”

  王老实真没话说,这种情况,真不合适带林妞儿来,可这全场,就没一个带家眷的,偏偏又没办法解释清楚喽,黄泥掉裤裆里了。

  “咱不说这个行吗,有事儿您说话。”

  靳玉玲说,“我有事儿先走,你的任务是带着这丫头见识下。”

  王老实苦着脸说,“姐,你可别害我,这事儿要是让子琪知道了,日子没法过了。”

  “子琪那儿有我呢。”

  王老实说,“找别人不行吗?”

  靳玉玲说,“别人我不放心,都不是好东西。”

  “就不怕我监守自盗?”王老实真不愿意接这个活儿。

  靳玉玲说,“别人我没办法,你吗?我放心!”

  得受宠若惊了,能让靳玉玲这么放心,按说得老高兴了,可王老实有种屈辱感,难道我是柳下惠?又或者怀疑我的能力、是太监?

  不带这么糟践人的。

  靳玉玲就是这么一个不靠谱儿的,想一出是一出,跟辛瑜说了几句,把人塞到王老实这儿,拍拍手走了个干脆。

  王老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上次的事儿,谢谢你。”辛瑜先说话了。

  王老实瞅了瞅辛瑜,冷着脸说,“别谢,上次跟是不是你没关系。”

  辛瑜,“————”

  瞅着王老实,辛瑜心说,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