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5章 三百七十五,趁早儿别惦记

第375章 三百七十五,趁早儿别惦记

  林家正屋,林老头端坐正当中,比平时手里多了一串念珠,还是双眼微闭的样子。【】

  林小妞儿撅着嘴也不说话,梨花带雨的,看来没少抹眼泪儿。

  自打王老实说要带她一起去看世界,林子琪啥也不想了,全力准备上了。

  她没打算弄得全家都知道,打得小算盘就是偷偷知会一声,到日子就跟着王老实走。

  林子琪的准备工作相当严谨,连医院的工作都做好了,有蒋小西在,她想得什么病,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等万事俱备,那股东风被硬生生的挡住了,没吹过来。

  林妞儿拣最有把握的邵丽这个亲妈,偷着说了那事儿,本以为老妈妥妥的举双手赞成。

  没成想,老邵大妈终于有了当亲妈的觉悟,“绝对不行!”

  “为啥?”林子琪当时就傻眼了,大大超出了她的意料。

  邵丽问她,“你俩什么关系?”

  啥关系不是明摆着,还用说?

  林子琪满脸羞红,“妈——您就——”

  “别跟我来这一套,这事儿没得商量,你们两个现在这么一走,不合适。”

  林子琪真急眼了,“有什么不合适的?”

  邵丽瞪了自己亲闺女一眼,就是不同意,现在邵大妈有点后悔当年自己太任性了,没成想这种事儿还辈辈传,林子琪死随,比自己当年还过分,这传出去,叫什么事儿啊!

  他们林家的那帮人还指不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呢!

  林子琪不妥协,蘑菇她妈。

  邵丽就是不退让,死活不点头。

  娘俩儿扛上啦!

  官司直接打到林子琪她亲爹跟前儿。

  万没想到,林子琪她爸这回转了性,说,去就去吧。

  林国栋还给胡出主意,你们两个别一天走,错开时间,不去一个地儿,然后再回合,谁能知道啊!

  典型的掩耳盗铃。

  邵丽差点没气疯啦,要是以前,没准儿她就装看不见了,顺着孩子心意就得了,这回不行,王老实眼瞅着就毕业了,难道就没个说法给林子琪?你们王家就不能进京来一趟?双方家长做一块说道说道不行吗?

  准丈母娘心里有了刺儿。

  邵老夫人把事儿捅到了林老头儿面前,一听老大家又出乐子了,林家大大小小都凑齐了,林国栋和邵丽还坐以前的位置,就是意见相反了,林家的甚至如林大姑之流都不敢说话了,摸不准大嫂啥意思。

  不过林子琪说要跟王老实出国的时候,可这林家,除了她爹,就没一个同意的。

  林子琪哭闹的招数用了好几遍,根本不管用。

  也没人多说一句话,不摸门儿啊,万一说错了啥,让人数落一顿咋办,那就少说,‘这样不好吧!’

  有啥乐子闷在心里就行了。

  说的时间也够了,闹得也行了,林老头也终于睁眼了,手握念珠儿,突然有了点仙风道骨的意境,“子琪啊,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的故事你是知道的吧?落实这次出国,虽不至于此,但也不松快,你跟着去了,除了给他更多的压力,能帮他什么?听爷爷一句话,先不去,等他稳定了,形势好转了,咱家没一个人敢拦着你,爷爷替你做主。”

  老头真是老奸巨猾,话说的三分清理,七分忽悠,林子琪这个嫩丫头,真被说的不说话,沉默了。

  最后她问,“爷爷,你说的都是真的?不糊弄我?”

  林老头说,“我都这个岁数了,有必要吗?”

  林国栋张了张嘴,不过还是明智的闭上了嘴,再说什么,得让人说他卖闺女的,他脸也没地方搁。

  ——————

  这一晚,林子琪没回王老实家,住到了自己家里。

  王老实这儿也没冷清,照样热闹。

  苦闷的钱四儿,自备菜品,领着几个不靠谱儿的哥们儿,来王老实家喝酒来了。

  一见钱四儿那模样,王老实就奇怪了,他这得受多大打击,才能让钱四儿这傻货表现的如此颓废不堪?

  再看其他几个货,那种想笑憋着不敢笑的怂样儿,王老实心里才踏实,没啥大事儿,不用想别的,既然这厮叫嚣着要喝酒,那就敞开了喝。

  反正院里又多了几个人,李铁军调来的人到了,都住在这儿,没跟其他人凑到一块去,找喝酒的人,这都是高手。

  酒至半酣。

  钱四儿突然放下酒杯,眼神围着王老实饶了好几圈儿。

  看得王老实心里发毛,笑着问,“四儿,咋啦,你兴趣转移啦?别打我主意,三哥不好这一口儿,找别人去。”

  “三哥,不跟你闹啊,我就是想看看,到底你哪儿比我好。”钱四儿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可他那模样却越发让人忍不住。

  王老实心说,这是啥情况?还扯上我啦?

  问其他人,“说说吧,哪家的闺女,这么没溜儿,拿我来打击四儿,虽说我们哥俩儿差距明显,可四儿怎么也是一表人才,不算吹牛吧?”

  再也忍不住了,几个人乐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王老实自己都有点不适应。

  钱四儿脸上挂不住了,恼羞成怒的骂,“笑个唧巴!再笑我把你们的都给揪下来!”

  此情此景,谁能把这个当威胁?依然笑个不停,气得钱四儿打这个,骂那个,整个院子闹翻了天。

  好半天才消停。

  王老实又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钱四儿打死不说,其他几个都瞅着钱四儿,也不跟王老实说,轮到王老实不乐意了,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王老实说,“尼玛,都不说是吧?成心来气我,走、走、全都走,爱上哪儿嘚瑟上哪儿去,别跟我这儿添堵。”

  热闹到此结束,钱四儿几个人归其也没说到底啥事儿,把王老实给闷坏了,他给刘彬打电话,可人家正跟媳妇在家甜蜜呢,问啥更是不知道。

  这一夜,王老实是真没睡好。

  ——————

  第二天一早。

  王老实还没起,林妞儿就送上门来了。

  一瞅自己媳妇来了,没羞没臊的王老实伸手说,“来,媳妇,求安慰,抱抱,你家老头让钱四儿那几个货给欺负了————”

  林子琪沉着脸,也不张嘴,也不动,气呼呼的坐那儿喘粗气。

  王老实赶紧坐起来,林子琪脸上藏不住事儿,都看出来了,问,“跟我说,出啥事儿啦?这么不高兴。”

  可逮着诉苦的了,林子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整件事儿叙述了一遍。

  王老实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这林家人也都是坏种转世,怎么都凑一家来了。

  可再怎么说,人家姓林的严格算,没啥错儿,这么大一姑娘,啥名分都没有,跟着自己满世界疯去,是不大好看,凡事都得学会设身处地的想。

  再瞧林子琪的模样,王老实只能先顾眼前,顺着说吧,“你爷爷说的也有一点道理,就是夸张的过分了,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这么办吧,我先去探路,看哪儿好,我安顿下来,你再过去找我,一样的,不会晚多少日子。”

  说着他伸手去拉林子琪。

  林妞儿顺从的靠过去,头枕在王老实胸膛上,轻声说,“你说我是不是很笨,什么都帮不了你,还净惹麻烦。”

  王老实说,“瞎说什么呢,这都哪儿跟哪儿,乱七八糟的。”

  心里,他倒觉得林子琪这日子过得真不大妥当。

  林子琪是有工作,可那个班上的,连添乱的机会都没有,无论哪个领导,全把她当菩萨供着,哪怕给点工作,也是小学水平都有富余那种。

  至于同事之间,那几个所谓要好的,是啥心思,王老实都懒得猜,从那种地方,交到真正的朋友,比中彩票都难。

  当初,林子琪闹出的那一锅,还历历在目呢!

  抛开单位不说,回家后,林子琪能碰上王老实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十次倒有九次不在。

  打个比方,现在的林子琪就是王老实、单位、林家联手养的金丝雀,看上去幸福无比,其实她内心里指不定多苦闷。

  王老实手上使了使劲儿,搂得更紧,说,“子琪,最近这段日子,你好好琢磨琢磨,想干点什么?”

  林子琪就没听明白,“干点什么?我能干什么啊?”

  王老实摸着她的脸说,“比如你觉得做美容好,咱就开家美容院,整个全京城最好的;要是喜欢服装,就弄个服装店,拿全地球最好的牌子做,喜欢汽车,我们去开四s店————”

  还没说完,林子琪就摇头说,“都是赚钱的买卖,太累、太麻烦、不喜欢。”

  王老实乐了,啥社会价值观啊这是,以前宣传的和现在提倡的那一套,基本上就存在于给人听,让人看这个层面了,就算整天挂嘴边儿上的人,其实他的心思也都转到经济领域去了,想着的都是怎么赚钱。

  也不能说没有成果,林子琪这样的想法,那帮人总算有具体工作成效了,真该给林子琪这妞儿来个什么荣誉称号,不然真对不起她这么伟大的境界。

  王老实忍着笑说,“不急,你先想着,喜欢做什么,咱就做什么,别考虑赚钱的事儿,你只看有没有意义啥的,举个例子说,你看靳玉玲,现在不就是挺开心,挺充实的吗?你啊,也得有点事情做做。”

  “那我得好好想想,等想好了再跟你商量。”林子琪真听进去了,很认真的看着王老实说。

  王老实说,“行,什么时候想到了,咱就动手。”

  起床了,王老实一边儿收拾,一边儿问,“吃早点了没有,咱俩去旁边儿胡同喝豆腐脑儿去?”

  “我吃过了,还给你带了呢。”

  王老实听了,一巴掌拍在林子琪屁股上,“带了不早说,我这儿饿得五饥六瘦的。”

  林子琪一声嗔叫,这厮绝对是成心占便宜。

  兴冲冲的出了卧室,也顾不上别的,直奔餐桌,王老实真饿坏了。

  看到袋子的时候,他心里就凉了,打开一看,果然,蛋糕一枚,牛奶一杯。

  瞅着这东西,他都没时间发愁,这得吃啊,爱心早餐来着。

  ——————

  京城外国语大学第三宿舍楼里。

  辛瑜无聊的躺在床上,两眼发直,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乱成一团,想什么不好说,基本上处于无意识状态。

  寝室里没其他人,就她一个。

  别人都在忙,马上要毕业了,能安心躺着的不多。

  继续念书的,都准备着考研。

  想要步入社会的,都在外奔波。

  有一点,辛瑜是不想念书了。

  她的理想是当个歌手,在万众瞩目中,用自己的歌声去征服所有的耳朵。

  在酒吧辗转唱了二年多,圈里也有点名气。

  不过,让辛瑜郁闷的是,她苦苦找寻的机遇一次也没有降临到她身上,虽说钱赚了不少,二年能攒下小二十万,真的不容易,她都不敢把这事儿跟家里说,怕自己父母想歪了。

  正胡思乱想,电话响了。

  低头一看,赶紧接了。

  “辛瑜,我十分钟后到你们学校门口,我带你去见几个人。”

  “哦,我马上下来。”

  辛瑜放下电话,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从生活角度说,她的自理能力也就仅仅够维持生存,指望别的,那有点难为她了。

  一溜儿小跑,辛瑜赶到校门口,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已经停在那儿,车窗摇下,一张熟悉的脸露出来。

  那人冲着辛瑜招了招手。

  辛瑜赶紧快步过去,拉门上车。

  “那浑小子没再来找你麻烦吧?”

  “没有,他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这个你得信我,他要再敢来纠缠你,我废了他第三条腿。”

  车子微微晃了晃,前面开车的司机潜意识里,不由自主的夹了夹腿,感受下自己的第三条腿是否安在。

  “玉玲姐,那几位老师好不好相处啊,我有点发虚。”辛瑜也觉得不在自,赶紧换话题。

  靳玉玲霸气的挥了下手,“你担心什么,让他们帮忙是看得起他们,敢炸刺儿,老娘拆了他们那个什么破工作室。”

  女汉子一如既往的剽悍。

  辛瑜第一身份是学生,第二是酒吧驻唱歌手,第三就是一名志愿者。

  还有一个,她是入了靳玉玲法眼的才女。

  形象好,气质佳,百里挑一的人材。

  名校学生出身,懂两门外语,实属难得。

  多才多艺,歌唱的好,能作词,会谱曲,全能型的。

  有爱心,有激情,正是靳玉玲欣赏的那种。

  受王老实点拨,靳玉玲正准备做一首能弘扬志愿者的公益歌曲。

  她选中了辛瑜,准备让辛瑜作词作曲,还要唱。

  辛瑜接到任务后,也没意识到,这就是她一直盼望的机会到了。

  靳玉玲做出歌儿来,不能锁在保险柜里当传家宝吧?

  肯定不可能,以这位姑奶奶的为人,肯定是媒体的全渠道折腾,到时候,辛瑜想不出名都难。

  为了确保歌曲质量,靳玉玲还特意找了几个娱乐圈的大拿,让他们给修改把关,她要的是精品。

  那天被钱四儿逼到退无可退的辛瑜,就是让靳玉玲给解得围。

  可问题是,当时为了脱身,辛瑜说了句很坑人的违心话,不光刺激了钱四儿,还吓坏了靳玉玲。

  “丫头,跟我说实话,你跟钱四儿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不是,我就是胡编几句,好打发他走人。”一提这事儿,辛瑜想死的心都有了。

  靳玉玲带有深意的看了看辛瑜,说,“那最好,姐姐劝你,若真有那心思,趁早儿别惦记,那————”

  “靳总,有人跟着咱们。”副驾驶座上的保镖突然发出警告。

  辛瑜哪儿见过这个,慌得就要转身回头看。

  靳玉玲一把按住她,“别回头。”

  “京城这几年邪*儿不少,还有人盯上我啦,他们图什么?觉得日子过安稳了,想找点不痛快玩玩儿?”靳玉玲这么一说,辛瑜捂着嘴乐了,刚才的紧张一扫而空。

  靳玉玲冲着前面的保镖伸出手,“拿来吧,这样总可以了吧?”

  保镖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说,“靳总,没那么严重,没必要吧。”

  靳玉玲吐口气说,“随你。”

  司机不确定的说,“我觉得对方不是冲着靳总来的,那车在我印象里,是从学校门口开始跟过来的。”

  靳玉玲一听,瞅着辛瑜说,“你这个死丫头,到底招惹了多少人?”

  辛瑜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小脸羞红,她真没法说,人长得漂亮,平时追的人海了,她也不敢确定说,不是。

  “咱走咱的,不管他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靳玉玲不在意的说。

  后面车里还真是跟辛瑜来的。

  姓景的那个,一开始他真惦记着跟王老实碰上一碰,他不信邪。

  等打听明白了,就知道自己那天真得谢谢小武哥,要不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囫囵个走出来。

  以人家的本事,真要跟自己较劲儿,哪怕有唐三哥,他也得夹着尾巴赶紧跑,哪怕跑回蒙区,也未必就能踏实了。

  那几位爷,就没一个好说话的。

  躲着点吧。

  小景把心思就放辛瑜身上了。

  他觉得,王老实等人跟辛瑜也素不相识,当时凑巧了,算帮忙了,后面自己再干点啥,应该不会有人多事儿了。

  他是被这个辛瑜迷的够呛了,越是得不到,越是让人心里发痒。

  小景也知道,凭自己让人家姑娘死心塌地是甭想了,用些个手段,小武哥会不高兴的,那话儿还在他耳边飘呢。

  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用钱砸,因为有钱,小景对钱的能力很有信心,很多时候,不是钱没用,而是不够多。

  看到辛瑜上了一辆车,小景急了眼,这肯定不知道跟什么人出去疯呢。

  必须跟上去,瞅机会把人抢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