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九十,我也可以的

八百九十,我也可以的

  “王董,你是有个叫周燕的同学吧?”

  王老实怔了怔,“有啊,怎么着。”

  艾碧菡端坐对面儿,拿着小本子说,“她发了一份传真过来,说明天要来公司拜访,我还没回复。”

  说完,抬头看着王老实,手里的笔做好了准备。

  她来干吗?还特意发传真到公司,搞这么正式,邪门。

  从抽屉里找出一个笔记本来,翻了几页,拿起笔来写了两个号码,递给艾碧菡,“打这两个电话,我不知道她还用不用,通了就联系一下,见,不通,就算了。”

  艾碧菡认真的记录在自己的本子上,心里想笑,老板有时候处理事情跟小孩子一样,挺逗的,还好,她几年功夫已经锤炼的相当可以,“嗯,我会尽快联系,还有其他事情没有?”

  向后退了退,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小艾,有没有想换个环境工作?”

  话问的有些不清晰,艾碧菡也没想很多,她打量了下这个办公室,还是很好的呀,再说你这老板不怎么着调,一年也来不了多少次,又发神经要换地方?

  不过老板有了想法,她可不应该说不成,只能侧面的问,“王董有更合适的地方?”

  王老实以为艾碧菡听懂了,点点头说,“是啊,这事儿我考虑了很长时间,不过想问问你的意思。”

  “我个人觉得这里还好,不过有更好的也不错。”

  哟,这丫头很直接,王老实忍不住仔细打量起艾碧菡来,以前还真没发现小艾性格如此爽朗,简直就是个挑重任的好材料。

  靳玉玲说的对,自己灯下黑了,心里已经有七八成认定艾碧菡。

  在爱无疆的时候,小艾同志临危受命,算是做的很不赖,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能力,在她完全不熟悉的领域,能达到那种程度,已经说明问题了。

  眼下还不急,王老实打算过了眼前这段日子再说,挥了下手说,“行,话呢我先说到这儿,你先忙。”

  莫名其妙的,艾碧菡对王老实最后这句话很不理解,换个办公地点有多复杂?

  “好的。”

  艾碧菡转身刚走到门口儿,身后传来王老实的补充,“最近有空多看看时代公司的资料。”

  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很郑重的答应,“好的,王董,没事我就先去联络周小姐。”

  王老实再次挥挥手,“去吧。”

  山北有大酒店,人家南岛也不含糊,同样也有,档次啥的不比任何一家差。

  周燕跟着她的领导已经进京好几天了,一连多日,她都没事儿干,她的领导把周燕放下就不知去向,临走的时候告诉周燕,“你就在这儿踏实住着,想玩儿就在京城里转转,有事儿我再联系你。”

  京城有什么好玩儿的?

  不能说没有,可周燕在京城待了那么多年,她真没心思去故地重游。

  她知道自己老板心不小,这一回进京,恐怕就是要运作某些事儿,如果成了,或许能更进一步,南岛其实已经在传书记恐怕要外调,按照华夏的传统,如果没有空降干部过来,必然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争夺战,谁有什么本事和支持都会在这一刻显露出来。

  几个月来,市里多位领导轮番出差,都有名义上的事儿,但实际上干嘛去,大伙儿都知道的。

  开始周燕还纳闷儿自己这位领导竟然无动于衷,而是和平常一样,一丝不苟的继续工作,还特意带着周燕不停的下基层,好像要避开漩涡的架势。

  直到多日前,突然通知周燕,有事情要去京城,让周燕安排机票和住宿。

  她的领导四十出头,年龄是个优势,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出其不意。

  如周燕所预料的,领导在机场就跟她分开了。

  再见到领导的时候,她能完全感觉到领导同志脸上带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劲头儿,估计有了什么进展。

  本来以为可以回南岛了,没想到她那位领导根本没有走的意思,而是把她叫进办公室里,“我记得你上次说那个王落实是你同学?”

  “是高中同学。”上次唐唯在南岛见过周燕,她也跟领导提起过。

  “还有联系没有?”

  周燕心里略紧张,摇头说,“有几年没见了。”

  她的老板姓严,平时很和蔼,跟周燕也算关系不错,说话也不把她当外人,直说了。

  若平常人听说要打那笔善款的主意,肯定得疑问,那不是给灾区的吗?

  换做几年前,周燕肯定会那么问。

  现在没有,她只是告诉她那位严市长说,“我试着联系一下,具体情况我不敢说。”

  她的领导没太在意,“就争取一下,能成更好,不行也可以见见老朋友,还有以后呢。”

  联系王老实的时候,周燕调皮了些,明明有电话直接打就成,她偏不,让人发了份传真。

  她心里也打定了主意,要是他不搭理,憋二十四小时,就直接打电话。

  然后,没等到时间,陌生电话打了进来,来人自称王落实董事长的秘书,跟她预约时间。

  可把周燕给气乐了,合着自己闹着玩,他也跟起哄。

  应付完那个秘书,周燕抄起电话就给王老实打了过去。

  两人会面的地方就在周燕下榻的酒店,四楼有个茶室,主打就是南岛当地特色的山茶。

  偌大的房间里就他们俩人,本来有服务员的,让周燕给请走了。

  给人家当了快两年的秘书,周燕同志也练就了好手艺。

  几年没见,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周燕脸上留下痕迹,还是那么的光彩照人,唯一的变化就是身材似乎又有了发展,更火爆了些。

  “这些年都没有你的消息,你就不该交代清楚?”

  周燕没抬头,很专注的泡茶,“交代什么啊?我能有什么好说的。”

  打心眼里,王老实其实很怵跟周燕见面,主要就是这丫头忒实诚,热情起来让人吃不消,还是小心点为妙,“说说你这几年呗,突然就消失了,然后又猛的冒出来,要不是你找上门儿来,说不定就老死不相往来了都。”

  周燕给王老实倒了一杯,微笑着说,“尝尝吧,你未必喝过,还可以入口的。”

  端起杯子,先闻了闻味道,一股清新的茶香,就算是二把刀,王老实也知道这茶叶真是好,忍不住说,“好茶,回头给我弄点。”

  “呃——”周燕没想到王老实这么说,好吧,本来就该这么说话,“行,一会儿我给你带上些。”

  喝了一口,果然是好,放下杯子,看了看她,王老实又追问,“什么时候到的南岛,那儿条件还是差了点。”

  此话倒是不假,别看宣传上说南岛是什么旅游天堂,真的去过了,也许觉察不出什么来,但长期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

  各项生存资源上,南岛比其他地方,差距还是很大的,教育、医疗等民生方面基础薄弱。

  “也没什么好说的,离婚后,就想——”

  “停!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瞅了王老实一眼,那种惊讶和说不清的神色绝不是装出来的,周燕口气清淡的说,“有段时间,觉得人生无趣,就想着找个人嫁了吧,跟谁不是过,一辈子,眨眼儿就过去——”

  说着,她特意看了王老实一眼,发现对方面无表情,只是很安静的听着,不由的心头一黯,顿了顿,继续说,“正好儿,赶上家里给介绍了一个,见了几回,看人还算老实,就扯了证。”

  又看了一眼王老实,还那模样,很欠抽的样子。

  或许是发觉周燕在观察自己,王老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太任性,这种事儿能随意?”

  此话让周燕嘴角微微翘起,语气也变化极大,“是啊,后来我就想了,凭什么啊,姑奶奶好不容易活一回,什么都没明白就把一辈子交代了,那也太亏啦!”

  王老实很配合的说,“你这就对了。”

  发现杯子空了,周燕又给续上,说,“然后,没等结婚,我就跟那人商量着办了离婚,你说我多亏呀,转了个圈,就成离异了。”

  挺悲伤的个事儿,可王老实怎么就觉得该把周燕拽过来,使劲儿抽她屁股几巴掌,有这么没心没肺的吗?

  强忍着没让眼神往那个部位飘,今儿周燕可是穿了一条黑西裤,包裹的很紧绷。

  “然后呢?”

  周燕叹了口气说,“然后我就跑啦,手里又没什么钱,要不是南岛政府招收临时工,我得饿死。”

  这话吹牛了,就凭她那股子劲头儿,想饿死都费劲。

  王老实又问,“不是说你给你们市长当秘书了吗?”

  “是啊!”

  “别逗,没听说临时工能当秘书的。”

  周燕捂着嘴乐了,解释说,“我运气好呗,正好赶上严市长归我服务,聊了几句,人家慧眼识真才,我就稀里糊涂的成了公务员,当上了秘书。”

  得,又碰上个任性的领导,华夏就是这样,规章制度之外,什么事儿都讲究个操作空间,堂堂七号领导,要提拔个人,弄个编制,难度几乎就是零。

  “对啦,大财主,跟你商量个事儿呗,也算我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

  王老实没意外,“说吧,什么事儿?”

  周燕也不客气,直接伸手说,“就是弄点钱花花。”

  借钱啊,这也叫事儿?哥别的不吹,可这钱真心有的是,王老实底气特足的问,“那也叫事儿?你自己说个数儿,我回头给你转过去。”

  忍不住撇了撇嘴,“哟,可真是大方,难怪人家小姑娘死也要贴上来。”

  嗯?

  神马意思,这是指谁啊,李璐的面儿比较大,自己也就那丫头身上没把持住,查芷蕊不算。

  装作没听见,王老实很正经的给周燕出主意,“你要是打算在南岛买房,我回头儿给你介绍个朋友,给你成本价儿。”

  “不是我要钱,是我们南岛市,听说爱无疆有笔钱,正好我们那儿前一阵子山体滑坡,损失不小呢,看看有没有可能支援点。”

  喝了口水,喘了口气,周燕又接着说,“再说了,我干嘛要买房,单位给分了套小两室,白住不要钱,连水电都不用自己掏钱,我还去买房,傻疯了啊。”

  王老实眼前发黑,你妹啊,合着连我都算计上了,嘴角抽了抽,不大客气的说,“那是给灾区的钱,你们跟着起什么哄,再说了,你们难道还缺那点钱?”

  周燕一本正经的说,“我们领导说了,有枣没枣打三杆子。”

  王老实张了张嘴,他听出来了,周燕就是那么一说,没指望自己真给钱,嗯,还是那个体谅人的好同学。

  那就不能说了,他问,“你现在什么级别,待遇那么好?”

  周燕其实就不爱听别人问这个级别的事儿,脑袋一耷拉,很小声的说,“副科——”

  “不能够吧,副科能有那么好的待遇?”

  马上,王老实又想起来,特么的,待遇有时候跟级别没屁的关系,第七把手,那也是市领导,领导的秘书就是副领导,这才是跟待遇挂钩的地方。

  又说了一会儿,周燕忽然问,“我听说查芷蕊也怀孕啦?”

  ‘也’字很说明问题,结合刚才那个话,王老实眼睛不禁眯了起来,“老赵跟你说的?”

  周燕犹豫了下,还是点头承认,“你跟老赵到底怎么回事儿,闹成这样,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

  王老实伸手说,“有烟没有?”

  周燕瞥了他一眼,低头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还带着火机,递给王老实,说,“赵宏进那人你还不清楚,没坏心眼儿——”

  “他缺心眼儿!”王老实本来还对赵宏进存在一丝幻想,现在完全没有了。

  就算周燕是好朋友,有些事儿也不能从他嘴里说出去,说查芷蕊行,毕竟都是同学,你说李璐有意思吗?

  甭管出发点是什么,这么做,就等于把做朋友的路堵死了。

  周燕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王老实脸沉似水,明显是真生气。

  她向前探身子,轻轻推了王老实肩膀一下,试探着问,“真生气啦,是我逼着老赵说的,你不会真给我着急吧。”

  王老实脸色好了很多,强笑着说,“没真生气,都是同学,你也别多心。”

  晚上的时候,王老实请周燕去吃了顿大餐,送她回酒店,车门关上之前,周燕突然搂着王老实脖子,在他耳边儿小声说,“有些事儿,我也可以的。”

  说完,扔下发愣的王老实,跑进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