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3章 三百七十三,你小看了这个世界

第373章 三百七十三,你小看了这个世界

  毕业在即,一些过去的旧事,不会有人再提起,王老实记得的事儿不多,就算有,也都是这个宿舍的人。<#中文

  放下曹博的电话,王老实给吕建成发了条短信:一起吃个饭?

  开始他还想把宿舍里的人叫齐了一起喝一顿告别酒,想来还是算了,各人有各人的世界,中心不在一个轨道上,装蒜的事儿就不做了。

  回得很快:好,到哪儿?

  王老实想了想,发:学校西北角的那家涮羊肉馆。

  吕建成回:拆了。

  王老实看了忍不住笑,自己这个学生当的真实奇葩,发:你找地方。

  还是学校附近,一家小馆子里,王老实和吕建成坐到一起。

  王老实问,“怎么样了,工作有眉目了,还是要考研?”

  吕建成说,“还没有最后决定,是留京城还是回老家,我有些犹豫。”

  “老家那儿什么情况?”王老实问。

  吕建成说,“我爸托亲戚的关系,县政府办公室,可我不想去。”

  王老实问,“为什么不去啊?”

  吕建成看了王老实一眼,“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老家那儿生活太安逸,没有向前的冲力,比不上京城,我希望自己有个精彩的人生,那里不会给我这样的平台。”

  “什么样的人生算精彩?”王老实很有兴趣听吕建成说说。

  吕建成想了下说,“精彩的人生就像游戏,我不想一事无成,我要主宰自己,不做人生的奴隶。”

  王老实笑了,“你这个不是精彩,是理想,老家不如大城市机会多是必然,可凡事都有对立的一面,竞争小,压力轻,真要把握住了,大城市的人也会羡慕,其实,无论人在哪儿,大家都不易,努力加运机缺一不可,以你的能力,回老家也是个选择。”

  吕建成放下酒杯,搓了搓手说,“也许你说的对,可是有一样,你没说,关系,我家里要是关系硬,也许我又多了市里的选择,再硬些,或许是省城,硬到家了,我能留京城,我家里最对就能让我留在县里,没让我去乡里,算好了,我不是抱怨家里,从开始,我就没跟我爸提任何要求,三哥,你知道,我说的不虚。”

  王老实端起酒杯,喝了,“实在话,我听见你说不抱怨,很好,好男儿也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去闯。”

  “三哥,你跟我说句实在话,我能闯到什么程度?”吕建成看着王老实问。

  王老实悠悠的说,“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有谁同行,一个人有多优秀,要看他有谁指点,一个人有多成功,要看他有谁相伴,你真想吗?”

  吕建成郑重的点点头,“几年前就确定了。”

  王老实说,“好,那就好好答辩吧。”

  后面的谈话就轻松多了,没那么多哲学味儿,从入学军训开始,派出所,豪华套房,再到唐建兴的案子,张涛家的出事儿,老魏同学的磨难,反正这两货把整四年的事儿浓缩了不少精华,一个晚上都释放了出来。

  两人这酒一直喝到服务员忍不住赶人才算完。

  跟吕建成这顿饭,是王老实这段日子过的最放松的时候。

  外人看来,王老板年轻有为,打下了一片广阔天地,却看不到王老实为了这些付出了多少,他甚至都快忘了自己是谁,整个人都活在一个套子里,王老实不止一次看契诃夫的那篇文章,从别里科夫的身上找自己的影子。

  最近王老实一直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答案有点让人沮丧。

  不做套中人,王老实得到的一切很难实现。

  做套中人,自己不舒服。

  这个矛盾早晚有一天会碾碎太多,那一刻,王老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

  事业越做越大,王老实身上的套子就越厚。

  可他却偏偏要继续做下去,现在抽身,王老实都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家人会是个什么悲惨。

  当晚醉醺醺的王老实回到家,阴着脸的林子琪坐在客厅里等他。

  王老实过去想搂过她亲一口,被林子琪一把推开。

  “这是怎么啦?”

  林子琪还没说话,眼圈就红了,“你要出国一段时间,别人都知道了,可你却没有跟我说一句,你觉得我是什么?”

  王老实酒醒了一半儿。

  自己摇摇晃晃的要起来。

  林子琪忍不住拉回来,问,“你干什么去?”

  王老实说,“倒杯水喝,口渴。”

  剜了一眼,林子琪气呼呼的起来给王老实倒水,回来直接塞到王老实手里,然后坐回去,重新进入伤心状态。

  水不凉不热,正好,王老实心里一热,一口气喝光,把空杯子递给林子琪,“真好喝,再来一杯。”

  林子琪气得直翻白眼,咬牙切齿的说,“我上辈子欠你的!”

  又站起来倒水去了。

  王老实半躺在沙发上,笑呵呵的说,“没提前跟你说,是我不对,应该征求下你的意见的。”

  林子琪把水杯放到茶几上,鼓着嘴不说话。

  王老实又喝了个精光,一抹嘴儿,再伸手去拉林子琪,林妞儿挣扎了几下,还是顺从的被王老实拉到怀里。

  “我是这么想的,这次出去,带着你一起走————”

  “真的?”林子琪一下子从王老实怀里挣脱坐直了身子。

  “我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我有病啊!”

  林子琪的脸一下子变得灿烂无比,之前的委屈不甘一扫而空,再也矜持不住,猛得扑到王老实身上。

  “女流氓啊————”

  ——————————

  2002年五一黄金周期间。

  王老实在京城升腾山庄,包下了一片别墅。

  来自各公司的负责人齐聚京城。

  每天下午,王老实都会召开闭门会议,针对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进行了调整和安排。

  其实最近王老实已经通过不同的方式,透过风了,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唯一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王老实宣布成立应急管理办公室,刘美绢任办公室主任。

  刘美绢这个人选是王老实反复考虑后才决定的。

  她跟王老实的时间够长。

  对国外的情况最了解。

  另外就是她的组织能力和对各个公司的了解程度都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

  还有一人让大家没想到,王老实任命了一个新人,吕建成,信息通讯组组长。

  名字叫的好听,其职责就是负责王老实与国内公司的通讯工作。

  不管谁要找到王老实,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找吕建成。

  吕建成将率领两个度娘支援的技术高手,负责王老实的通讯保障。

  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是王老实的指挥机构。

  王老实用这种布置,告知所有人,他人不在,但对各个公司的控制不会减弱,而是再加强。

  会议三天后结束。

  刘美绢忙碌起来。

  这个应急办公室不简单。

  吕建成的小组只是负责通讯。

  刘美绢还要设置好几个小组。

  头一个就是后勤保障小组。

  王老实去哪儿,这个应急办公室就得跟到哪儿,在国内怎么都好办,国外就不同了,各种情况都要考虑到,人吃马喂就够让人头疼。

  第二个就是信息收集汇总。

  根据王老实的要求,各个公司将以周为时间单位,把各个公司的大事小情汇报到应急办,由应急办进行汇总筛选,需要王老实批示的知道的签字的都要分类汇总。

  第三个,负责王老实衣食住行的。

  王老实这么大一个老板了,没几个人伺候着能行,在国内就算了,国外不同,这方面不注意,会出洋相的。

  第四是安全。

  不光光是王老实的安全,还有所有工作人员的都算上,十五六个人,没有靠谱儿的安全保障,能行?千万不要把外国想的太好,绝不是什么皇道乐土。

  这个问题刘美绢没办法自己做主,只能请示王老实。

  王老实说,我们自己选几个,让铁军安排,剩下的,从国外找,找大公司,不怕花钱。

  刘美绢问,选哪个国家的?

  王老实说,不能做全球安保,叫什么大公司。

  刘美绢无语。

  大公司人家也有大公司的范儿,不是什么单子都愿意接的,有时候,再有钱,人家不伺候。

  这话只能心里想想,肯定是不能当着面儿说给王老实听,人家是老板,还是一个把自己当成超级老板的大老板。

  王老实把出发的日子定在六月的第一周。

  具体哪一天他没决定。

  去哪儿也没说。

  刘美绢认为哪一天不确定没问,可去哪儿得说,签证问题必须考虑。

  王老实说,“那些在大使馆附近晃悠的牛人不是有的是吗?找他们,花钱多少我不在乎,就是保证我想去哪儿,三天把签证给我拿下来。”

  刘美绢睁大了眼睛说,“不可能!”

  王老实说,“只有没想到,把不可能变成现实才叫有本事,刘姐,你小看了这个世界。”

  刘美绢心里打死也不会信,可王老实说了,她只能去努力办。

  应急办的人都是从各个公司抽调的人,他们已经汇集到京城。

  办公室就临时折在王老实的院子里。

  王老实给了他们一个来月的时间进行磨合演练,虽然仓促,不过都不是生手,应该够了。

  之所以把时间定在六月,王老实是觉得该给吕建成一个照毕业照的机会。

  另外,这帮人还是乌合之众,犯错儿出丑可以在家里,到了外面还是不要了。

  ————————

  似乎也知道王老实要有一段时间不在。

  王老实的酒局多了起来。

  别人的酒局都可以推了,宫亦绍的不能。

  宫二也摸清了王老实的心思,也没叫旁人,就几个和王老实说得来的。

  酒足饭饱去了一个夜场继续喝。

  有了酒,换了环境,说话就放肆多了,什么话都敢说。

  关海军和刘彬两人就呛了起来。

  两个人走的路子不一样,岁数也差得多,按照常理,掐不起来。

  今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两个人愣是没收住,较上真儿啦!

  王老实听的这个话题也蛋疼,这两货真能掰扯,不管谁说到点上,其实都不对。

  税收和福利,这玩意儿就不该他们两个讨论。

  关海军是那个上税的,可这家伙逃了多少税,估摸着他自己都算不清。

  就是王老实自己,要是真照死里查,也是一屁股屎。

  还别说这圈里的人,就是圈外的,随便哪一个,也禁不住查。

  谈福利的时候,刘彬抱怨待遇差劲儿,关海军就不乐意听了,刘彬的待遇比起一般人来说,那叫差?

  一句话,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两人说的真热闹,可不在一个频道上。

  王老实也不拦着,就当听相声了。

  尤其是刘彬那货,不停的揭短儿,说关海军偷税漏税的不是,惹得老关脸都气黑了。

  偏偏刘彬就一个警察,还是没级别的那种,怎么也说不到哪儿。

  后来宫亦绍也觉得刘彬说的有些过了,这是指着秃子骂和尚呢,在坐的几个人,哪个不是经商中人?

  他也知道自己说话份量不够,刘彬未必肯听,尤其是喝多了的时候,就让王老实劝劝刘彬,说这个场合说这个没意思。

  王老实瞅了瞅周围,就没人在乎他们这帮人扯什么蛋,笑着跟宫二说,“日出东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他们乐意不舒坦,那是他们的事儿,咱俩看着乐呵,干嘛要拦着?”

  这话把宫亦绍气得嘴直哆嗦,指着王老实,愣是找不出什么话来骂人。

  钱四儿在一边儿听着没意思了,起身到阳台上,往酒吧的场子里看,寻找他的猎物。

  找了一圈儿,钱四儿扭过头来,冲着哥几个说,“这尼玛什么破场子,连个顺眼的妞儿都不备。”

  王老实举着酒瓶子问钱四儿,“那什么样儿的叫顺眼?就这个环境,有顺眼的你看得清?就算有,也是夜光版的,四儿,最近跟谁玩儿,品位被拉低了不少!”

  话题一换,刘彬和关海军那操~蛋的话题也被终结了。

  听一会儿,可以当乐子,说多了,听着也心烦。

  王老实故意说大声,其实就是提醒两位二货大爷,差不多就得了。

  “十三,你成心损哥呢?”关海军头一个不爱听了。

  王老实也恶狠狠的说,“老关,再提那个数儿,别怪我跟你闹!”

  几个人放肆的怪叫起来,十三叔在京城圈里传得邪乎。

  没有刚才的话题恶心人,几个人的兴致都起来了,栏杆上爬了一溜,挨个品评能看到的妞儿。

  看了又看,刘彬这厮叹口气说,“凡事没有绝对的,都说夜场里美女如云,今儿咱可能真赶上意外了。”

  宫亦绍在一边儿揶揄,“听说咱们来,是个自认美女的都得把自己整得跟老巫婆一样,安全第一。”

  这个没品的,真是把自己当色~狼了,完全以流氓自居,还不觉得脸红害臊。

  在楼上大肆胡说八道,全然不顾其他的。

  也就是音乐声忒大,他们说什么,别人也听不见,要不然,就是找架打的节奏了。

  时间到了,驻场歌手上台了。

  是个女的,模样啥样儿,王老实他们这个位置基本上看不清,只能从身材上判断。

  头发挺长,随意用个手绢扎了起来,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衣衣摆系了起来,很有文青艺术范儿。

  就是脸真看不清楚。

  歌儿唱得算不错,可能是原创的,王老实也没听过,但是词儿很有股子颓废味儿。

  酒吧里,支持歌手,或者说打赏的途径就两个,送花或者送啤酒。

  一会儿的功夫,这个歌手面前已经摆了不少花儿,还有一溜啤酒瓶。

  王老实说,“这妞儿长得肯定不赖。”

  钱四儿立即问,“三哥,你看得见?”

  “跟你一样,看不清,但我知道。”

  “咋知道的?”

  王老实说,“这妞儿身材没得说吧?”

  几个人都来了兴趣,纷纷点头,做人要厚道,人家姑娘的身材确是好。

  王老实继续说,“这脸要是跟车祸现场似地,你们谁肯这么花钱捧?”

  “卧槽!还真是的,尼玛,三哥,你是这个!”钱四儿觉得王老实这话绝了,伸出大拇指来。

  几个人也觉得王老实这话在理儿。

  钱四儿来精神头儿了,扭头冲着一个服务生招手。

  等服务生过来,钱四儿问他,“玫瑰花有没有?”

  “有。”

  “多少钱?”

  “一百!”

  搁在当时物价下,真是贵的没边儿,可是在光怪陆离的此类地方,似乎又合情合理。

  钱四儿从包里掏出一摞钱,塞给服务生,“九十九朵,剩下的赏你了。”

  服务员欢天喜地的鞠躬感谢,然后一溜小跑的奔吧台去了。

  几个人都翻白眼儿,难怪钱四儿总闹腾没钱,就他这么糟钱儿的本事,来座金山也留不住。

  很快,有人捧着一大堆玫瑰花上了台,还在女歌手耳边儿说了什么,还冲着王老实他们这个方向指了指。

  这是大赏了,按规矩说什么都得表示下。

  女歌手也从高脚凳上下来,拿着一支啤酒,举起来,冲着王老实这边儿说,“十分感谢八号包厢的客人送的九十九朵玫瑰,馨予祝几位老板今晚玩儿得开心,玩儿得痛快!这瓶酒敬几位老板!”

  她仰起脖子开始喝酒。

  “艹!”

  一瓶啤酒从台下飞上来,直接咂向这个叫馨予的女歌手。

  感谢大家的支持!请大家继续投票给王老实,各种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