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八十八,切莫把彩虹当作梯子

八百八十八,切莫把彩虹当作梯子

  山北酒店里发生什么事儿,王老实自然不知道。

  美玲餐厅里,几个人重新小聚后,各自离开。

  坐在车上,王老实思索着张涛的事儿。

  人生目标混乱的时候,谁都想抓住一个由头,如今王老实就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除去不想再扩张的念头,实际上他无事可做。

  闲也是一种惩罚,王老实现在有了体会。

  查芷蕊和李璐先后怀孕,王大老板动力又有了些。

  倒不是要给后辈子孙赚什么钱,留什么家业,按照他的安排,他的孩子不可能继承那些财产,除非有本事的。

  富不过三代,王老实读史很多,把一切都留给孩子,不是爱,而是害。

  “老板,今晚上住哪里?”

  前边儿的小朱扭过头来问。

  想了想,自己思维状态有些乱,王老实想自己静一静,“回大院吧。”

  人生的征途中,王老实自认已经到了绝大部分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上辈子,他浑浑噩噩,谈什么人生经验纯属扯蛋。

  这辈子,每一天都是对他的考验,借鉴别人的做法,并不在他的考量范围内-------

  他这种胡思乱想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他入睡。

  ※※※

  王董睡了,还挺香,有人就睡不着了,邓主任是一个。

  领导提出要宴请王落实,邓主任突然发现,高冷的边书记实在够缺心眼儿的。

  原来他还以为这个书记得有多如何如何,通过一个晚上的接触,老邓只剩下了呵呵。

  先不提别的,人家耿司长仅仅拒绝了,他就放弃,明显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过去,您边书记就是做这个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吧,竟然有这样的表现,幼稚的让人害怕。

  想要申请到资金,绝不是吃一顿饭就完,这是个艰苦卓绝的过程,你老边已经不是原来部委的人,人家老耿是按照规矩办,你咋就不能理解?

  原因就一个,这个边书记,曾经的边副司长,就一二货,甚至来说,披着光鲜外衣的草包。

  老邓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凭啥那货就能身居高位,而自己拼死拼活还这么憋屈。

  人活着,想要痛快,千万记住,向下看,别往上瞅,走心。

  这么一说,老邓主任其实也没想开。

  甭管他怎么怀才不遇,老邓眼前就有道难题。

  怎么搭上人家王大富豪的线儿,把人请出来,虽说他心里认为,自己这位边老板实在有些想当然了,人家王落实会把你当回事儿?

  笑话,听上去,边书记还像个样子,问题在于,交情,没有交,哪儿来的情?

  邓主任可不认为边书记能给人家王落实带来什么好处,王落实也用不着巴结你这个边副书记。

  副书记的心思,老邓一清二楚,伸手要钱。

  特么的,就算请出来,你有啥本事让人家心甘情愿的掏钱?

  有这么不着调的领导,邓主任怎么可能睡得踏实?

  再苦再难,事儿也得办,老邓总算拿定了主意,我把人请出来,能不能成,那就看您书记自己的本事了,反正责任不能落在自己身上。

  他自己是不认识的,可别人认识啊,邓主任眼下有两个选择,一是张涛,王富豪的同学,看上去关系还不错,二就是白瑞斌,也是同学,应该也行。

  邓主任熟悉的是白瑞斌,当然是首选。

  也不能管什么时间了,打电话。

  通了,邓主任一如既往的跟谁都自来熟,何况还是真熟悉,说明情况。

  白瑞斌沉吟半响,这个事儿超出了他的能力,白瑞斌同志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通过今天的聚会,他确认,王老三虽然看上去还像以前一样,隔阂却是明显的,自己仅仅是个同学,关系远没有到无话不说的程度,甚至,他觉得,若没有张涛来,恐怕,这样的聚会永远不会发生。

  那位边书记想法很幼稚,白瑞斌就这么认为的,就连自己都在小心修复着,打算长期经营,哪儿能救这么去说事儿?

  只是邓主任这里又抹不开面儿,不答应将来不好相见,想了又想后,他说,“邓主任,我只能说尽量,结果不好说,你可能不知道,我那三哥,性子冷,一般不认识的,他不愿意------”

  话就说到这儿停住。

  邓主任当然明白,凭他王落实在这个星球上的名望就该如此,人家白主任能答应到这个程度上,已经不错了,连忙说,“我懂的,一切拜托白主任了,回头有什么,就看我老邓的。”

  放下电话后,老邓觉得心里没底,想起了张涛,拿起电话来,才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有人家张副县长的号码。

  当领导的睡不着,做下属的能休息?

  老邓可是以酒店为家的人,时间此刻不在考虑范畴内,半夜怎么了,工作需要。

  打个电话到前台,查!

  犹豫了好一会儿,老邓用一切为了工作安慰自己,拨了出去。

  通了。

  可四十六秒后,结束,没人接听。

  嗯?

  再打!

  还是没听。

  下边儿人办事儿严谨,还有秘书的电话。

  打过去。

  通了。

  还是四十六秒,无人接听。

  尼玛!

  我忍,我再忍,邓主任再次给前台打电话,“张县长住哪家酒店?”

  回答肯定是不知道,其实他昨天有机会的,完全可以找个借口说已经腾出了房间,邀请张县长住到山北酒店来。

  后悔药只在传说中有。

  老邓是个有本事的人,记忆力尤其好,他在想,山北附近有什么酒店,张涛会住在哪家。

  很快,他放弃了,京城别的不好说,酒店真有得是,还喜欢扎堆儿,光山北酒店附近就多了去。

  再说了,他还没本事到可以让人家酒店给你大晚上查客人信息。

  ※※※

  白瑞斌一般酒后会酣睡,今天却睡不着。

  本来没啥,邓主任一个电话,让他心思重了起来。

  这个事儿如何办,必须慎重!

  他老婆冯楠睡得呼呼,白瑞斌皱了下眉头,蹑手蹑脚的起来,到外间屋儿抽烟。

  事儿不能不办,如何办得两边儿都不落埋怨,真心难。

  思虑了半天,白瑞斌把已经空了的烟盒揉成一团,重重的叹口气,还是不了解他,如果完全了解,如何也不会这么难以决断。

  看来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了,但是,那样的话,白瑞斌相信,王三哥一定会在心里深处看不起自己。

  不办更不成,对方一定会通过各种关系去接触,王三哥也就会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事儿。

  结果就是比第一种办法还瞧不上自己。

  老白想得太理想化,事实上,无论他怎么做,王老实都不可能把他和刘彬等人相提并论。

  清晨时分。

  老白总算醒了,腰酸腿疼,浑身都皱巴着疼,睁开眼好半天,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沙发上窝了一宿。

  看看时间,不到六点,太早,他也睡不着,起来伸展了下手脚,麻的感觉略轻了些。

  回到卧室,换下睡衣,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老婆,老白心里又泛起一直压抑的复杂。

  冯楠很漂亮,气质也很好,任谁说,嫁给白瑞斌都算下嫁。

  有苦自知。

  隐秘的事儿别人可不清楚。

  结婚多年来,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别人问起时,老白都笑着回答说,“我们还年轻,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孩子的问题不着急。”

  时下,各大城市中,剩男剩女颇多,舆论压力还轮不到白瑞斌这样的抗。

  将来呢?

  冯楠无法生育,这是结婚前白瑞斌就知道的,他忍了、也接受了。

  按照当时的社会眼光,白瑞斌还是很抢手的,名校毕业,小伙儿长得又不难看,为人还不不木讷,绝对是女青年另一半儿的上等人选。

  至于老白自己,人生观可比一般青年复杂的多,他更看重某些他曾经品尝过的经历。

  于是,冯楠就跟白瑞斌结婚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老白同志,下楼去买早餐。

  ※※※

  比老白早二十分钟左右,张涛也起了床,钱不富裕的老张和小毛开了一个标准间,两人住一个房间。

  昨晚,他和王老实说了很多,有感慨,也有迷惑,更有希望。

  邓主任打来电话时,他还没睡,他也没打算接,当然,他不知道什么事儿,潜意识里,张涛觉得没好事儿。

  小毛电话响起时,毛秘书很有原则,看向自己的领导,张涛也没说话,指了指自己的手机,于是,小毛也不接。

  响了几次,这个世界终于清净了,毛秘书略带忐忑的问,“县长,不会有什么急事儿吧?”

  张涛也不是都不懂,淡然的说,“有事儿也是县里联系我,他能有什么事儿?”

  “也是。”毛秘书放心了。

  起床了,该不该回过去呢?

  国内就这样,第一时间应该回电话。

  张涛没有,他记得王老实昨天晚上说得一句话,“切莫把彩虹当作梯子,咱国内太多人看不清楚。”

  换了一身运动装,下楼锻炼。

  他刚出去不久,电话就又响了,老邓起的更早,不早都不行。

  毛秘书可不是张副县长,怎么说,人家邓主任可是正处呢,还是市里的领导,更在京城代表山北,说起来,挺厉害的。

  昨晚可以用很晚与喝多来解释,早上起来再不接,那就不合适了。

  毛秘书真觉得难受,你说县长大人出去为啥不带着手机呢?

  还是接听吧。

  “喂,你好。”

  “是张县长?”

  “嗯?这不是张涛县长的电话?”

  小毛赶紧说,“是张县长的电话,我是他秘书,张县长去晨练了,您是哪位?”

  小聪明还是有的,装作不认识对方。

  果然,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我是邓宝翔,山北驻京办的。”

  “噢!是邓主任啊,您好,对不起,刚才名听出来,您找张县长有事儿?”

  真特么的不是废话,老邓也懒得跟小毛废话,直接说,“等你们张县长回来,麻烦他给我回个电话,还有,毛秘书,你们现在住在哪家酒店啊?”

  小毛其实不该告诉对方,但人家问起来,他又憋着一股子委屈,顺嘴儿就说,“我们住在富丽假日酒店,邓主任,等张县长回来,我转告他?”

  “好吧。”没矜持一下,老邓放下了电话。

  小毛挂断电话,鄙视的看着手机屏幕,很没见识的嘀咕了一句,“比你那个破三星酒店强多了,我住的是四星。”

  还是年轻没见识,像山北大酒店里,很多房间堪比五星,甚至超五星都不算吹嘘。

  ※※※

  “唔-----”

  王老实醒的也早,不过他非自然醒,而是被回来的唐唯给捏醒的,想象一下,酣睡中,鼻子被轻轻捏住,却没有完全用力,那种感觉实在酸爽。

  他睁开眼之前,就闻到了熟悉的清香味道,一把拽住佳人,抱入怀中,唐妞儿也仅略作挣扎,便顺从的依偎在王老实身边。

  “舍得回来啦?”

  “嗯。”

  “姜丽她老公回来了吧?”

  “没有呢。”

  王老实略惊讶,依着唐唯的性格,可是好事儿做到底的,怎么可能半途而废,“那你------”

  唐唯扭动了下身躯,侧着脸看向王老实,一脸的对不起,说,“我回来换几件衣服,还回去的,就再要三天。”

  声音越来越小。

  王老实不生气,早在他预料中的脾气秉性,不过,他还是换了个悲伤的面容,捏着唐唯的脸颊问,“那我怎么办?”

  唐唯挣扎着从王老实身边爬起来,娇笑着说,“看你说的,好像离开我活不了一样,你可以------哼!”

  听着话的意思,王老实心里一突,大概是那个意思吧,不过,嘴硬一向是王老实的优点,用手撑着下巴,故作镇静的问,“我今天约了张涛到家里来吃饭,你晚点再过去行吗?”

  有一点,唐唯的贤惠不是说说的,她很认真的听王老实说话,然后郑重的说,“我听你的。”

  “你跟姜丽约好了?”王老实其实就那么一说,张涛已经见过唐唯,完全没必要拿这个说事儿。

  唐唯点头说,“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去买点东西。”

  “那你还是去吧,省得姜丽回头看我没好脸色。”

  白了王老实一眼,唐唯抿着嘴说,“至于吗,看你说的,好像姜丽多小气似地。”

  不等王老实说话,唐唯过来拉王老实的手,督促他说,“赶紧起来,你不是说要坚持锻炼吗,都几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