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2章 三百七十二,十三叔!

第372章 三百七十二,十三叔!

  可把宫亦绍给急坏了。【】

  看着个阵势,王老实这是要闹翻天。

  再瞅着那帮二货们,真没一个能让人不着急的。

  宫亦绍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帮人分二个群体。

  一个是真想跟着王老实去惹事儿,就为过瘾来的,不嫌事儿大。

  另一波儿也是撺掇王老实来个痛快的,他们是看热闹,过眼瘾。

  急诊大厅里乱成一锅粥。

  唯一有点权威的两个警察也蔫了,尤其是那个通风报信的,心里一直在敲鼓。

  王老实说了那一句话转身就走,心理上的折磨不轻。

  所里指导员的电话不停的打进来,他不敢接。

  短信来了,他也没敢看,看了又能干啥?

  另一个警察的电话响,他也拦着,别接电话,接了都是病。

  结果就是弄得两个人都紧张兮兮的。

  现在宫亦绍也不想别的了,就怕王老实把事儿闹大了,对王老实自己不利。

  还是护士出来,一嗓子让大厅里静了下来,“安静点!里面正抢救呢!”

  不一会儿,两个前苏村的人满头大汗的回来了。

  他们手里拿着一张单子,奔着医生办公室去了。

  王老实绷着脸不说话,这操~蛋的制度,不管病人多需要,这用血程序就是那么扯。

  得医院开出用血申请,病人家属去血站审批,然后交费,拿着审批单子回医院,再交费,才能用血,一般情况下,医生都学精了,本来用二个单位的血,开单子的时候,写四个单位,审批回来的必然是两个单位,自动减半儿。

  不管是医院还是血站,成了你知我知的潜规则,真不知道他们玩儿的什么把戏。

  似乎就是让病人家属知道,血很紧俏,找你收钱多了点,你还得认便宜,至少能用上血。

  王老实已经懒得再想这个糟心的了。

  宫亦绍还是找到了能克制王老实的人选。

  王庆阳,王老实的三哥。

  他在王庆阳耳边说了些什么。

  王庆阳就过来拉着王老实出了急诊大厅,在一个背静的地方,他问王老实,“你一会儿要干啥?”

  王老实说,“不干啥!”

  王庆阳不信,“不干啥,这些人都来做什么。”

  王老实说,“吓唬人的。”

  王庆阳瞅着王老实说,“老四,三哥不如你懂的多,可三哥也知道,有些事儿不能做,文东的事儿是让人生气,总有办法找回来,可你要迈出那一步,就回不了头啦。”

  王老实大概明白了,这是宫二的话,自己三哥的文化水平,说不出这档次的文邹邹来,“我要迈哪一步?”

  王庆阳又指着不远处还在待命的一帮人说,“他们来干啥的?”

  王老实说,“跟你说了,吓唬人的,三哥,我不傻,要想让别人给咱办事儿,咱得先让人知道自己能办!”

  “啥?”

  三哥有点不大明白了,王老实说的有些高深。

  王老实说,“敲山震虎,一劳永逸。”

  王庆阳说,“你的事儿,我不懂,但我不能让你闯祸。”

  王老实笑了笑,拍着三哥点肩膀说,“且看着吧,一会儿就有回音。”

  王庆阳更迷糊了。

  王老实仰头看着已经有些模糊的夜空说,“临走,我得给他们留点念想。”

  这句听懂了,“你要走?去哪儿?”

  “去领略下这个星球的精彩。”

  王庆阳似乎懂了,“你这是要去玩儿?”

  王老实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脚,似乎在跟自己说话,“差不多吧,就算是玩儿,我也要玩出精致来,真正的玩儿家才是赢家。”

  王老实不是吹牛掰。

  他的一系列假动作,惹得京城里一些人大晚上的睡不着觉。

  刘彬来得晚,他陪着小云去了京郊,接到电话,老远赶到医院,任务就是告诉王老实,事儿有人办,你千万别冲动。

  靳玉玲也来了,林子琪都被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甭管谁来,看医院里那个阵势,都心头突突的跳。

  王老实真的怒了。

  白老大也来了,他这老流氓的脸就没地方搁了,要不是曹老板拦着,这老家伙指不定做出什么来。

  反正白老大这次人丢大了去啦!

  王老实得到的答复是,从严、从快、从重。

  他没说话。

  第二句话是,不管涉及到谁,决不姑息。

  王老实当着很多人的面儿问宫亦绍,“我也没做什么坑蒙拐骗的事儿,至于吗?”

  宫亦绍答不上来。

  这事儿,王老实这么一问,算是给了一个台阶。

  王老实刻意营造的气氛,被靳玉玲一句话给破了,她低声在王老实耳边儿说,“差不多就行了,别玩儿过啦!”

  这话就是告诉王老实,你这货,别嘚瑟啦,见好就收。

  要不是实在不合适,他差点乐起来。

  王老实走到武娟跟前儿,武娟一直在偷眼儿看他,见王老实过来了,赶紧忸怩着喊了句,“十三叔!”

  这帮货们都受不了了,十三叔这个名号实在不能忍。

  此情此景又实在不好笑出来,一下子,呼啦走了个干净,都跑车里笑去了,‘十三叔’足可媲美‘十三姨’,以后王老板有的叫了,‘十三’啊!

  看着武娟那模样,王老实心里真有愧,今天小两口糟的罪,不全是自己的问题,但至少有。

  “文东福大命大,后面我会让你九叔安排,你有什么要求,就跟他说。”

  武娟想说点什么,犹豫了下,终归没说出来,而是低下头说,“没啥要求,只求文东没事儿就好。”

  那个钱指导员,电话没打通,在不知道啥详细情况下,迅速做出了判断,那浑小子闯大祸了。

  他赶紧联系人,小六一伙儿五个人,直接被抓进了所里。

  钱指导还做了另一个明智的决定,自己回避,请所里一个副所长出面办。

  喝多了小六等人,说话基本不够当人的条件,但也说出了个大概轮廓。

  他们捅了人,好几刀,至于死活,不知道。

  副所长也知道这事儿估计小不了,请示了所长。

  所长还没到所里,局里就来命令了。

  副所长同志真替钱指导捏了一把汗,悬了又悬啊!

  不光他们这个所儿,其他所里也接到了局里的指示,针对一批影响社会治安的无业人员,进行集中打击处理。

  后续接手的警察到了,鉴定的过程简单的令人发指,就问了问医生几句话,就在结论那儿标注重伤。

  明白人不少,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小六等人根本不用考虑什么情节之类的量刑条件,直接满格到十年是妥妥的。

  东牌楼门店的问题,三哥的意思是从村里调人过来接手。

  王老实没同意,“就这么搁在那儿,损失由他们承担。”

  王庆阳犹豫了,这样做最后扯皮,本分农民出身,天生就怕这样的麻烦事儿。

  王老实说,“三哥,你啥都不用担心,钱肯定会有,你就算好损失多少钱就行,咱也不讹人。”

  三哥王庆阳处于对王老实的绝对信任,勉强同意,他心里想着是有人赔钱更好,没人陪,他也不跟王老实说,免得老四得罪人太狠。

  “那行,回头儿我让会计查查帐,再算一个数儿出来。”

  王老实瞅了瞅远处已经无声的武娟,说,“把这事儿告诉文东两口子,让他们安心修养。”

  警方这头儿发力了,白老大也没闲着。

  这事儿严格说起来,这几刀如同直接捅在老白的脸上。

  他这个江湖老混混真发起狠来,动静不比别人小。

  白老大跟自己的手下说,“这次我是活鱼摔死了卖,还踹了两脚,脸都让人抽肿了,好啊,多少年了,我也有今天!!”

  “这事儿甭管牵扯到谁,都给我揪出来。”

  “大家也别怪我心狠,我动,你们还有今后,等那位爷亲自玩儿,各位谁也别想什么以后!”

  在偌大的京城里,白老大不算唯一,可绝对有资格说这个话。

  别忘了,旁边儿还有个狠人曹仓舒呐喊助威呢。

  有资格和白老大说话的,也都明白这会儿事儿不善,跟老白较劲,就是跟自己过不去,顶头老大刘书记都拍桌子了,谁也不傻。

  前苏蔬菜的事情,王老实放下了,真用不到他再做什么动作。

  该打板子的有人去打,该补偿损失的,也得有人接。

  相信只要自己没事儿,京城里,愿意触前苏霉头的人不多。

  敢的看不上这小胳膊小腿。

  王老实开始琢磨怎么调整各企业,怎么也得布置一番。

  首当其冲的就是浩宇。

  吴楠悦坐在王老实办公室里,“你真要离开?”

  王老实微笑着点头,“准确说法是暂时。”

  吴楠悦撅着嘴说,“杞人忧天,八竿子打不着的,犯得着吗?”

  悦姐儿这话真说到王老实心里去了,别看这么多人说,他就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上层会有角力,结果就是下面成了惊弓之鸟。

  王老实敢肯定,这一段时期蛰伏的人不少,泰然处之的更是大有人在,像自己这样出洋考察的,凤毛麟角,谁叫自己招眼了呢。

  他不算爱凑热闹的,也听到了些,有两个人都接口身体不适,到国外去检查治病去了。

  这肯定是胆小、有亏心事儿睡不着觉的主儿,跑得真早巴。

  身体没病,但心里必须有。

  对于这种无法理解的国家特色,王老实也只能选择无奈,硬顶着,他的损失太大。

  王老实还没想去找个清静地方,过与世无争的日子,养老?还早着呢。

  吴楠悦干脆就问王老实,“你这么走了,我咋办啊?”

  哟,王老实差点被吴楠悦的那个表情给逗笑了,平时也不见她这么重视自己的作用,今儿这是什么情况?

  王老实没回答,反而问她,“你哥没跟你说?”

  “怎么没说,我哥说人老了就想的多,谨小慎微过了头。”

  王老实一拍手,又赶紧提醒她,“就是这话儿,唉,也就咱俩说说,可别传出去。”

  “知道,我又不傻!”

  嘿嘿,王老实笑的有些不大自然,这妞儿傻起来,真不好说。

  吴楠悦多少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说,“以前有事儿我不慌,是因为知道你就在那头儿坐着,现在空落落的。”

  王老实心说,小姑奶奶,您要闹咋儿,合着我就是那尊泥胎佛?你这个位置摆的真正,就是如此准备接班儿的?

  不过,这也提醒了王老实,自己就算真的去散心,也不能大撒把了,遥控指挥能力不能降低。

  以前真想简单了,指着一个电话,有点找乐子的节奏。

  他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来,组建一个指挥服务机构。

  以前就没想过,潜意识里就没觉得自己还有这个资格。

  王老实头一回发现,自己差不多真够格了,需要掌控的公司真不少了。

  他有点自得,真想奖励下自己,就这么一个脑子,愣是应付着一大堆没闹出乱子来,可是不容易。

  想了想,王老实更认为,自己太需要一个随时能汇总信息、上传下达,专门服务自己的团队。

  数数王老实能做主的确是不少:

  一,司家瑞的智库团队,还在雏形中;

  二,那新负责的监督监管机构,跟锦衣卫、东西厂有得比;

  三,靳玉玲的慈善基金,就这个王老实不大想管,可那位奶奶不好惹;

  四,吴楠悦的浩宇,这丫头未必肯让王老实消停;

  五,王东云的华夏未来集团,不让管也得管,根本所在,没得说;

  六,唐建兴负责的华夏时代,这个最放心,但是,事儿却多还重要;

  七,丁震源的gs投资,这段时间,王老实打算好好折腾下这帮人;

  八,还处于萌芽中的前苏蔬菜公司、没影子的农场品生产基地————

  九,还有一帮不大靠谱儿的闲杂人等,这些人平时屁事儿没有,就会呼朋唤友的做些没羞没臊的事儿,得应付。

  “我说你发什么楞啊,怎么不说话?”吴楠悦伸手在王老实眼前晃了晃。

  “哦——”王老实脑子还没转完,脱口说,“这个世界真的很漂亮,我得好好看看。”

  吴楠悦呆了呆,说,“什么跟什么啊?”

  王老实忍不住想笑,这句话怎么说的那么顺溜儿,“没啥,放心,我人不在京城,不会有多大影响。”

  吴楠悦还是不大安心,说,“可我心里还是发慌。”

  王老实端起茶杯说,“送你一句话吧,犹豫不决的时候,能帮你做决定。”

  “什么话?”

  “考核什么,得到什么,想要什么,就去考核什么!”

  吴楠悦坐那儿不说话了,琢磨了半天,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咋地,“这跟学校学的————”

  “不大一样是吧?”

  吴楠悦点头。

  王老实瞅着吴楠悦,笑了。

  呵呵!

  还用解释吗?

  要是吴楠悦这都需要王老实给说点啥,那她直接回家算了,社会上根本就没有她生存的土壤。

  小吴姑娘白了王老实一眼,俏脸也不免绯红满面。

  若不是顾忌对方还是个姑娘,王老实真想说一句,屁股决定脑袋!

  ——————

  京城大学文学院的办公室里。

  王老实这个稀客来了。

  程老大戏谑的瞅着王老实,“哟,王董,稀客啊!那阵香风把您给吹来啦?”

  脸皮再厚,王老实也绷不住,赶紧说,“老大,您这可不厚道,以后这门我都不敢进了。”

  程力忍不住笑骂,“快别扯啦!这门本来你就不想进,说吧,又啥事儿?”

  王老实讪讪的还真不好说出口了,这老程嘴皮子功夫见涨,跟以前没得比了。

  赶紧办正事儿,他从包里掏出论文来,毕恭毕敬的放到程力眼前,“这不最近有个项目,我得到美帝内部去几个月,您放心,咱的革命立场坚定着呢,到了那边儿,祸害洋鬼子绝对不能轻喽!这论文————您看?”

  程力无力的瞅着王老实,扫了一眼论文,问王老实,“朱教授那头儿呢?”

  王老实说,“这个请老大放心,我肯定认真去聆听朱老师的教诲。”

  “你真是有事儿,不是畏罪潜逃?”

  王老实都快哭了,这姓程如今怎么成这样人啦,难道这家伙恋情有变,“老大,放心,绝不给你大义灭亲的机会!”

  “赶紧走,谁跟你亲!有你这个学生,我也算倒了八辈子血霉!”

  基本上,王老实算是把京城大学的一切规矩原则都给毁得差不多啦,也就是没在学校里欺男霸女、横行霸道,总的来说,他的所作所为愧对学生这个称号。

  王老实今儿来,就是试探,只要程力说不行坚决点,他说立马改。

  对答辩之类的程序**物,王老实是一丁点兴趣都没有了。

  以前还有个给自己和父母一个交代的想法。

  到了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了。

  估计家里也不大会在意王老实没毕业证这事儿,哪怕搁到社会上,也得说人家王老板跟美帝盖茨兄一样,大学创业,没准儿还会成为流传千古的佳话。

  也就是脸皮还没厚道那份上,若脑子乱一点,这厮真有这么干的可能。

  从程力那儿逃出来,王老实给曹博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几个人的近况。

  曹博说,能有啥,都在准备论文呗,找工作的找工作,准备考研的考研。

  王老实问,谁考研?

  曹博说,说了你也不一定认识。

  这个回答让王老实那个郁闷啊,同班同学,自己竟然混出这么清新脱俗的水准来,还真不容易。

  更新不大给力,按说不该要求啥了,可忍不住还是喊一喊,各种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