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八十六,装神弄鬼

八百八十六,装神弄鬼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亘古不变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

  山北大酒店繁忙如此,和哭有很大关系,住满了来京城哭的主儿。

  国家已经有了具体计划,那些钱就是死的,说多少就多少,变化不会有多大。

  省里照样,还别说本来经济基础就一般,遭此大难后,更捉襟见肘,到省里去哭,眼泪回报率太低。

  京城就不同了,这里掌管着一个国家的财富分配,随便哪个部门,手指头缝里漏点,就少不了。

  很多歪果仁特别难以理解华夏的某些政策,他们用一个比较二的词儿来形容,松紧带。

  政策上有了余地,也就留下了空间,有空间,自然就可以操作。

  华夏人多少年来就这么走过来的。

  凡是都有利有弊,松紧带本身也说明,这种情况未必都好,也就是不都坏,还是看人怎么弄。

  其实不光是山北,其他受灾的城市也一样,发动一切力量,到京城来,目的自然就是奔着钱来的,只要你在京城有什么关系,能弄到钱,好吧,京城走起了您呐!

  方正预算就那么多,谁先下手就是谁的。

  山北大酒店,承担的任务就是这么一个平台,让这些为山北做贡献的人,利用酒店,走动关系,成就好事儿。

  老邓不是真怠慢白瑞斌他们,他是真有事儿。

  省里先下来一个干部,担任山北副书记,履新没几天,就直奔京城。

  作为一个下派的干部,这位边市长几乎就是山北活动能力最强的,因为他到了京里,几乎就是回娘家。

  虽说曾经在部委工作,可是身份不同,他还得按规矩来。

  就在山北大酒店,那套冯楠惦念的房间里,边书记还在等人,邓主任自然恭谨的在一旁伺候。

  说起来隔着不远,涧悉就是距离他们这间最近的房间。

  边书记已经几次在看表,时间越来越近,不免有些紧张,他自己也这么混过,当然清楚那帮大爷谱儿会摆成什么样儿。

  为了避免细节出现毛病,他早早的就把秘书放到大门口,只要人一来,老边就要带着人出迎,面子上给足。

  他自己坐不住,大部分时间都站在窗户那儿向下看,正好能够看到酒店前面的停车场。

  “嗯?老邓,那是谁啊?”边书记看到楼下几辆车驶来,拐入山北大酒店,不由的扭头问邓主任。

  老邓腿脚儿利索,几步就赶到窗口,向下看,只要是常来的,光看车,他就大概知道是谁,下边儿这几辆车,气派是有的,老邓就是没见过,他还不能说不知道,那显得不合格,“书记,要不我去打听一下?”

  “那倒不用,过会儿自然就知道了。”边书记说得风轻云淡。

  老邓一琢磨,还真是,明显就奔着山北大酒店来的,自己的地盘上,来什么客人还能不知道?

  他也不能真的就傻等,房间里,陪伴领导的人还有呢,副主任、办公室干部什么的,好几个都在,老邓给其中一个使了个眼色。

  对方秒懂,轻轻的退出去安排。

  这么风骚的出场,必须是王老实跟刘彬。

  安保工作容不得一丝马虎,李铁军已经在悄然升级针对几个重点的安保等级。

  有了新防弹车,并不是说可以高枕无忧,其实华夏有些个案子都是针对这些先富起来的人,像王老实这样的,谁知道有多少人暗中盯着。

  老邱又给美帝那边儿追加了订单,把美帝鬼子鼻涕泡都乐出来,要说美帝没底蕴,还真是这样的,他们那儿就奉行一个原则,你有钱,你就是得当大爷。

  按照老李的规划,王老实这些车,都得是防弹的车,一水儿的,不能像现在,目标太突出。

  其实王老实也知道,老李做得有些过头,可谁又会嫌弃自己更安全呢?

  他选择了默许。

  在酒店门口儿,王老实跟刘彬下了车,几个安保拥簇着向里边儿走。

  酒店大堂里,人不少,都惊讶的看着眼前这群人。

  刘彬还在给王老实灌输一个知识,一般人很难知道的文件,配枪。

  在华夏枪支管制极其严格,甭说枪支了,就连水果刀都别随便拿上街,那是给自己招灾。

  要是没刘彬给他说,王老实就没想过自己还能办持枪证。

  走进大门儿的时候,王老实还在问,“就这么简单?”

  刘彬点头,“你还是在京城办吧,我估计你滨城费劲。”

  还真是的,姓石那老小子,跟自己实在不是一路人,不对付的太厉害,人家随便找一条规定,就能把你申请给毙了,还不难看。

  王老实琢磨着,还真是在京城办简单。

  严格来说,这个事儿李铁军是不合格的,也充分体现出,老李整个安保体系中有缺憾,文武不平衡。

  如果有精通政策的参谋人员在,不至于现在王老实的安保还得偷偷摸摸的藏着用,而且公开场合连藏着都不敢。

  有了持枪证,那就容易了,按照刘彬说的民用持枪证要求,可以改装的,性能上的差距,太容易抹平。

  王老实点了点头,扭头低声告诉自己人,“让老李抓紧时间办,多办点。”

  进入涧悉,房间里顿时热闹起来,刘彬这货也不全是愣头青做法,他脸上也带着多年未见的那种惊喜,给人的错觉就是他是多么的珍惜那份青春友情。

  王老实就自然的多,他对白瑞斌没啥看法,也不想深交,就保持这种还比较纯粹的关系就成。

  没有过分的热情,也不冷落。

  白瑞斌跟冯楠都没觉得哪儿不对,在他们心里,王三哥现在是享誉世界的大人物,这是该有的范儿,都跟自己拥抱和微笑了,还想咋地?

  涧悉厅外,四个安保叉手而立,酷得很,他们的着装可是老李耗尽脑力想出来的,借鉴了不少美帝电影。

  服务员们见过世面,就没见过这么装的,眼神都有些飘。

  一行人进入涧悉,消息立即传到旁边儿,群峰厅,也就是边书记的所在。

  别看边书记似乎泰然处之,好似什么也触动不了他一样。

  老奸巨猾的邓主任知道,人家等自己汇报工作呢。

  上前几步,态度恭敬的说,“书记,他们进了旁边儿的涧悉厅,具体是谁,很快就能打听出来。”

  “知道那间房谁在用吗?”老边眉头微蹙,不大满意老邓的答案。

  这个关口,每个房间都很紧俏,外人很难进得来,想预定,对不住,早就有人订好,下次请早。

  老邓同志张口就来,“是冯敬轩局长的女儿和女婿要的房间,您知道的,有些工作离不开警局方面的辅助。”

  老边也知道驻京同志开展工作不容易,当初自己还被工作来着,非常难,人家打个招呼要间房子,这事儿拒绝了一次,再有事儿,必然让你见个样子。

  老边摆了摆手,“算了,不说他们,咱下去吧,老耿他们到了。”

  要请的主角准时到,老边心里那个畅快,顾不上打听其他的事儿。

  一大帮子人呼啦一下出了群峰厅,路过涧悉时,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抽抽,尼玛,搞什么啊!

  尤其是边书记,瞅了好几眼四位门神,走过去时,嘴里轻轻的带了一句,轻不可闻,“装神弄鬼。”

  老邓同志也有点不舒服,你特么的就一同学聚会,至于么你,咱山北大酒店还能不安全喽?

  领导上电梯是有讲究的,老邓先护着边书记上,还有个服务员,加上他老邓,满了,其他人等另一部。

  每个电梯里都有个控制按钮的地儿,平时都锁着,遇到特殊情况自然会打开,让电梯变成人工操作。

  山北大酒店特殊情况几乎见天有,所以六楼包房这一层的服务员个个都配备了钥匙。

  下了电梯,让领导先走后,老邓招手喊过来一个人,低声嘱咐他,上楼告诉涧悉厅的客人,门口儿那几位由酒店安排个休息室,就别在门口站着了,影响不好。

  那人连忙点头应承,向楼上跑去。

  边书记恰到好处,耿副司长和几个下属处室处长们刚一下车,他就出现在门口儿,很讲究。

  都是熟人,相互介绍寒暄,然后向里走。

  两部电梯都等一楼,别人根本用不了。

  偏这会儿,来了个货,直接往电梯走,被拦下。

  这哪儿成呀!

  “怎么着,电梯坏啦?”那货特不懂事儿的问,其实谁都能看得出来,为啥电梯这儿有人守着。

  看守电梯的不是服务员,而是山北方面驻京的工作人员,忒不会说话,估计是紧张的,“不是,我们有接待任务,请您让一下,领导来了。”

  “嘿!我就这暴脾气,今儿我上不去,谁特么的也别想上!”

  正好儿赶上边书记带着客人来到电梯跟前儿,老边不认识眼前这位,邓主任同志也不认识。

  但人家老耿认识啊,没等别人开口,就赶紧上前说,“哟,钱总,好些日子不见啦。”

  “是老耿啊,怎么你也上这儿吃饭来?”

  老耿人还算厚道,伸手给对方介绍,“这是山北的边书记,以前也是我们部里的,老边,这是美誉国际的钱总。”

  边书记还没反应过来,老邓脸变了色,他知道啊,京城大拿级的公司,现在他也想起来了眼前这位钱总是哪一位了,心里直叫苦,也觉得幸运,得亏人家耿司长认识。

  老耿在边书记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边书记那脸立马换了笑容上来,“幸会、幸会,早就听说过,未曾得见,今天真是碰巧了。”

  和谐啦!

  钱四儿已经过了那岁数,眉眼高低还是有的,打着哈哈跟众人一起上了电梯。

  电梯里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到了六楼。

  邓主任下了电梯借机问,“钱总您去哪个房间,我带您过去?”

  钱四儿想了下说,“好像是什么见习,你们这儿起名字这么逗啊。”

  老邓脸上一抽,泥煤啊,没文化真可怕。

  嗯,不对,涧悉?

  老邓同志觉得有些不大妙,好像刚才他交代了件什么事儿来着。

  老耿那儿还跟钱四儿客气,“钱总,要不跟我们一块儿?”

  其实就是虚让,没熟到那份上,钱四儿自然不答应,说了句客气话应付过去。

  很快,就到了涧悉厅门口。

  老邓刚才派来的人在那儿急得要死,四位耍酷的还站那儿不动。

  你赶紧走吧,老邓给自己下属递了个暗示过去,笨的人在这地方没活路,那家伙一看,贴边儿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老邓才松了一口气,尼玛,可别出事啦!

  确实没再出事儿,那位上来劝说,还好老邓给的命令比较温和,还给休息室呢。

  众人看着钱四儿走进涧悉厅,心里都在琢磨。

  谁在里边儿?

  边书记很有深意的看了老邓好几眼。

  涧悉厅里,有了钱四儿,屋里自然热闹些。

  本来今天没钱四儿什么事儿,他也没找王老实,现在这帮货们知道唐唯在,没有正经事儿不会去喊王老实,还没摸清唐小姐的脉络。

  他是给刘彬打电话,说晚上没事儿,喊刘彬一起吃个饭。

  刘彬捂着电话问了王老实,王老实又显得特会做人一样的问了其他人一声,于是钱四儿就给招呼了过来。

  之所以喊钱四儿进来,王老实还是觉得人少了,聚会并没讲究纯洁,白瑞斌带了媳妇,张涛有秘书,自己跟刘彬算什么?

  钱四儿这电话打的好,来的合适。

  不过钱四儿进来的时候,屋里正说着张县长房间被挤占的事儿,提这个事儿的是快嘴冯楠。

  张涛没想说。

  白瑞斌也不愿意提。

  谁知道平日很精明的媳妇,竟然以抱打不平的语气,把事儿端了出来。

  她就没明白,此事说出来,所有人都尴尬的。

  因为没得解决,也不用解决什么,那种事儿太浑。

  也得亏这会儿钱四儿进来,有这个货,多不好的气氛也能扭转。

  聚会的主题就是给张涛接风,顺便几同寝室的聚聚。

  一桌子人谈论的是过去的轻松事儿,都避开了某些不愉快。

  张涛还特意给他媳妇李霞打电话,几个人轮流都跟她说几句话。

  钱四儿这货也是不开眼,一看张涛显摆他媳妇,就问王老实,三嫂子咋没来?

  张涛还有白瑞斌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王老实,那意思是问,你丫结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