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0章 三百七十,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第370章 三百七十,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当晚,王老实失眠了。【】

  与记忆中大不相同,黄在滨城的时间就不对,按照上一世的,老黄同志还有两年的时间去折腾。

  京城那位也不该是如此情况。

  更让老实不安的,是老爹说的话,不稳。

  怎么才算稳?

  这个真没有经验告诉王老实,得他自己摸索。

  ——————

  在滨城停留三天。

  王老实到华夏未来总部与华夏未来高层进行了谈话,也算是打预防针。

  那新的队伍的正在扩大,折腾的劲儿头不小,浩宇上下都在震动中。

  可能有些矫枉过正,利弊如何,王老实还无法做出实际的判断,不过,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来分析,喜欢这种变化的人不少。

  外部,尤其是与浩宇合作的人都觉得到浩宇办事儿比以前轻松了,规矩了很多。

  内部,那些年轻人干劲儿十足,他们看到了希望,有了出头的机会。

  抱怨同样不少,尤其是一些最初进入浩宇的元老们,认为很多事儿,公司过于苛刻了。

  离职的人员中,有被公司辞退的,也有自己打报告离职的。

  王老实还没给那新的工作下结论,但从心里,他对这些变化是认可的,哪怕对浩宇有些影响,这种代价他承受的起。

  浩宇公司内部员工来源很复杂,不少人都是打招呼、递条子进来的。

  邱宏伟担心会出什么不好的,曾经给了王老实一份名单。

  王老实转手就给了老邱,组织这些人去学习。

  当时老邱就自作聪明的明白了,以为王老实这是认可了。

  结果王老实跟了一句,“好好学,学习完,还不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他的决心是推动浩宇人事变动的最强有力保障。

  京城如此,滨城也不能幸免。

  尤其是老爹说不稳后,王老实决心更无法阻挡。

  从哪儿开始稳,就是自身,严格上来说,华夏未来才是自己的根本。

  与王东云谈这个事儿的时候,王东云明显准备不足,她问王老实,“华夏未来现在很严重?”

  王老实说,“我不知道。”

  王东云可能脑子转不过弯来,强压着心头的不满问,“会不会引起教职员工的情绪不稳?”

  王老实说,“等问题反映到你的面前,就太晚了,防患于未然的道理,王姐应该比我更懂吧。”

  王东云赌气说,“我想不通。”

  王老实没坚持,他和王东云谈这个的时候,就有所预料,“这样吧,王姐,这事儿先放放,你可以组织内部来个摸底,有没有必要,摸完再说。”

  王东云一听王老实退了一步,心里多少有些犹豫,人家才是大老板,自己有点股份,可真的是当家不做主,“落实,我不是————”

  王老实知道她要说什么,“没事儿,王姐,我们都是为了华夏未来更好,这点你我出发点是一致的。有分歧也正常,殊途同归,且看吧。”

  离开华夏未来的时候,王老实没有任何不高兴的,在和其他高管们谈话时,王老实还是以听取汇报,多以鼓励为主。

  所有人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想之内。

  那新的工作不会因此就真的不做,根据那新给王老实的工作计划,也是从暗访开始,以那新这货的尿性,王老实敢百分百的保证,这厮已经动手了。

  唐建兴反应没有王东云那么激烈,只能说,他把自己的位置摆得正。

  王老实还安慰他,说不是针对谁,就是为了保持公司的竞争力。

  结果没说完,唐建兴就表示,这是必要的手段,华夏时代人员复杂,参差不齐,确实需要通过外力来进行整顿。

  唐建兴还说了一件事儿,滨城启动了一个很庞大的规划,就是滨河改造提升。

  根据滨城的城市建设思路,滨城的方向就是沿河,向东。

  市内就是快速路建设,解决城市拥堵,沿河建设新滨城,向东与新区衔接,全面提升滨城的城市品位。

  这个规划很符合滨城的实际情况,王老实知道换哪一位主政,都不会跳出这个路子。

  唐建兴注意到的就是其中一个项目,滨河湾的项目,他有意拿下来。

  王老实问,“竞争很激烈?”

  唐建兴点头说,“是很激烈,不过,大家都在看时代的意思。”

  王老实听了有点意外,“看我们的意思?”

  唐建兴说,“听说这个项目上面有安排,如果我们要做,就是华夏时代的。”

  又是补偿。

  华夏时代不是多强大的公司,做的项目其实就一个,还是自有的那种。

  但王落实在滨城的角色实在诡异,没人敢忽视,一个是王老实与黄书记的关系,另一个就是浩宇在滨城地产圈子里的举足轻重。

  和谁竞争都不怕,可是与华夏时代这样的怪胎争,胜算太低,产出与投入严重失调,商人最讲究赔与赚,明知道会赔的事儿,谁愿意去当那个傻货?

  王老实微眯着眼,不说话。

  唐建兴起身离开办公室。

  不一会儿,他带着一摞资料进来,坐下等王老实的决定。

  王老实睁开眼,“还有什么值得做的?”

  唐建兴递过资料来。

  王老实仔细瞅了一遍,拿起红笔在上面儿划了好几个圈。

  放下笔,王老实说,“滨河湾我们不要,这几个都拿下。”

  唐建兴凑过来一看,直嘬牙花子了,都是边边角角的,“上层有变动?”

  不愧是老国企出来的,老唐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王老实也得在心里给个赞。

  他也没想隐瞒什么,说,“黄书记可能有点变动。”

  唐建兴不免扼腕,叹息着说,“要是能再拖一阵子,就好了。”

  王老实笑着说,“就算黄书记还在滨城,这些项目我也不会碰。”

  “嗯——为啥?”

  王老实说,“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流,靠自己永远不倒。越是传的厉害,我们越要远离,既然是经商,我们就踏踏实实的做,扯得太深,没意思,做企业靠官做,上升快,摔得惨!”

  看唐建兴在琢磨自己的话,王老实接着说,“还有一点,那些热门项目,就真的好赚钱?其实,我还是喜欢不起眼的。”

  “嗯——不要急,我们步子得走稳些。”

  既然王老实如此说,唐建兴也就不劝了,热乎劲儿也冷了些,再仔细看王老实圈定的几个地块儿,唐建兴似乎发现了点什么。

  王老实一共选择了七个地块儿。

  看上去似乎比较散乱,哪儿都不挨着哪儿。

  可要是用一条线串联起来呢?

  唐建兴自己就动手划了一条线,不是绝对直线,可点点之间都是直的。

  他抬头看着王老实试问,“这个有门道儿?”

  王老实笑咪咪的点头。

  唐建兴有点兴奋,走到门口,冲着外面喊,“小陈,把市区地图拿来。”

  王老实想拦着,“这事儿不急————”

  唐建兴说,“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没办法说话了,王老实只能强按着自己留在这儿。

  地图拿来之后,唐建兴就把人赶出去,自己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一边儿去。

  铺好了图,他又用红笔把王老实圈定的几个待开发地块一个个标注在地图上,弄完之后,他扭头看王老实,鼻子差点没气歪了,那货正打盹儿。

  狠了很心,唐大叔推醒了王老实,把笔塞到他的手里。

  王老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伸了伸懒腰,走到地图旁,指着图问,“现在滨城这座城市中,立交桥有,快速路也有,唐叔觉得一个定位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还缺什么?”

  这个问题真不难,唐建兴几乎脱口而出,“地铁!”

  “没错儿!接轨的说法就是轨道交通。”

  王老实说,“不管老百姓愿不愿意,政府都会努力推动轨道交通,而不是鼓励私家车的横行,将来限行、限购之类的都会发生,可在那之前,政府有义务把公共交通准备好!”

  唐建兴很同意王老实的说法,这个规律是世界上成熟城市都走过来的路,搁在哪儿也还得是这样。

  滨城的城市建设以河道为基准线,整个城市被一切为二,公共汽车,出租车基本上处于饱和状态,再怎么发展,也无法满足城市人口出行的需求。

  只有轨道交通凭借它独有的优势,才能满足城市扩张的需要,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唐建兴狐疑着问王老实,“你看到规划了?”

  王老实摇头说,“规划应该会有,但我看不到。”

  唐建兴指着地图,“那你这个依据是什么?”

  王老实的理由跟神棍没啥区别了,“滨城就这么大,这条线不做主轴线,您觉得哪儿还合适?”

  唐建兴摇头说,“牵强。”

  王老实也不以为意,说,“就当赌吧。”

  唐建兴看着王老实好半天,才无奈的点头,倒不是他没有原则,这七个地块儿,就算没地铁,也有的赚,但有了地铁,那就是翻着滚儿的赚。

  就如王老实说,值得赌。

  给唐建兴留下了加快拿地速度,稳步拆迁,减缓建设的指令,王老实返回京城。

  路上,姐夫打来电话,告诉王老实,他要娶学习了。

  王老实告诉姐夫,是好事儿,踏踏实实的去,别的不要管也不要打听。

  刘承君想要再问问,王老实说,听我的,不要想别的。

  电话挂断后,没几分钟,姐姐王馨电话就进来了,王老实还是那几句话,弄得老姐心里老不痛快,挂断了王老实的电话。

  回京后,王老实迅速做了几件事儿。

  第一个,通知刘美绢,结束欧洲的任务,封存所有资料,回京休假。

  第二个,他去见了傅颖,也是任务结束,结账,解散队伍。

  傅颖没感到意外,她认为再这么干下去,才不合常理。

  第三个,当初抽调滨城人做秘密调研的小组也停止了任务,他们的研究成果同样封存,人也被王老实安排去休息。

  在黄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前,王老实不打算让这些事儿暴露出来。

  做完这些,王老实又到了司家瑞那里,老司同志听王老实说准备放弃航空项目,他看上去大大松了一口气。

  司家瑞说,“以我对这方面的研究,对民营资本的放开,是有限制的,也是警惕的,你冒然闯入是不明智的,你能够把这个事儿做强做大,我不怀疑,但是,我担心,你无法承受来自未知方向的打击。”

  王老实当然司家瑞说的对,可是,他也不是没有想法,滨城的航空项目,如果有滨城地方强有力的支持,未必就没有机会,海岛航空眼下的规模和模式,不是不能被超越,三大航空集团的垄断地位,也不是铁板一块。

  他的信心来源就是,未来十几年的时间里,航空和旅游以及房地产三大关联行业的发展速度是现在人们根本想不到的。

  蛋糕一旦大到无法想象,那么行业的垄断就是笑话。

  至于控制问题,王老实更不担心。

  在未来,资本的侵袭无处不在。

  很奇怪的一个方面,对国内民间资本封闭的很多产业,老外想要投资特别简单。

  比如金融业,比如汽车,比如很多,甚至事关民生命脉的行业,同样也由国际资本侵袭控制。

  司家瑞不管王老实怎么想,他有些话一直憋着没说,“你所谓的倚仗,在某些时候,或许无所不能,可是真的到了某称程度,你自己明白的。”

  王老实说,“我没那么傻,那些都是锦上添花的,在初期时,可能如你说的,未来,我不会更甚,相反,会逐渐淡化,不过,绝不会切断。”

  司家瑞说,“你坚持自己能做到?”

  王老实笑了笑说,“觉得自己做的到和做不到,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关键是我可以选择做与不做。”

  司家瑞说,“不过,这次你选择了不做。”

  王老实深呼一口气,身体向后仰,颇为玩味儿的说,“目标不是都能达到的,但它可以作为瞄准点!”

  司家瑞接受了王老实的新建议,或者说是任务。

  研究如何通过国际投资渠道,介入更多的行业里,王老实列出了一连串的名单。

  他的想法就是研究,通过模拟操作来积累,至于是否真的切入,待定。

  司家瑞心里觉得王老实想的太远、太大、过于理想化。

  他又觉得王老实这种情绪可鼓不可泄,欣然答应。

  ——————

  林子琪在王老实回京第四天才看见王老实的面儿。

  才看见不到十分钟,刘彬就跑来了。

  要拉着王老实去喝酒。

  在外场儿上,林子琪很有度,笑盈盈的挥手让王老实去。

  王老实跟着刘彬到了地方,撇撇嘴,这地方干净有档次,可就不是吃宵夜的地方,太文青了,他问刘彬,“你是来喝酒的,还是来看肉的。”

  刘彬苦着脸说,“各半儿吧。”

  “哟,咋啦!你这才结婚啊!”王老实纳闷了,伸手要摸刘彬的额头,刘彬躲开了。

  “三哥,快别闹了,我剃了头就一和尚。”

  王老实笑着问,“这就憋不住啦?男子汉————”

  刘彬打断说,“真因为是男子汉,才有这事儿。”

  还没等王老实说话,刘彬两眼放光,指着不远处一个女孩儿说,“三哥,看那个——条顺啊!”

  王老实撇撇嘴说,“脸长的着急了些!”

  噗!

  一听这个,刘彬嘴里啤酒喷了出来。

  刘彬也算倒霉,宁小云已经有了,他是甭想碰一下,肚子里有孩子了,刘彬只能忍。

  到外面儿找?

  上次的事儿后,刘彬这方面收敛了很多,家里也在严厉警告他,不许闹出任何不好的来。

  刘彬胆小,他真不敢了。

  王老实打趣问刘彬,“今儿小云怎么放你出来了?”

  刘彬得意的说,“我来找三哥,小云啥都不说。”

  “卧槽!以后可别拿我当牌子使唤,万一出了纰漏,回头我都没脸登你家的门儿。”

  喝了一会儿酒,两个臭流氓无耻的品评了不少路过的美女。

  刘彬四下打量了一圈,附近没有人,这才压低声音,“我叔让我告诉你,滨城的黄要动一动,让你做好准备。”

  王老实心里一动,同样低声问,“滨城会派什么人去?”

  刘彬说,“我爸的意思是,会从南边调。”

  王老实明白了,这事儿应该已经有了定居,不会很长世间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滨城的安排,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心里安定了不少。

  “还有个事儿,我爸说,三哥不是毕业了吗?应该出去转转,开阔下视野,对未来应该有很大帮助。”

  王老实有种轰然警醒的畅快感,老爷子在家也是这么说,刘彬他爸也这么说,那就没错儿啦,怎么最近睡不好觉呢,“有人眼红了吧?”

  刘彬说,“没人敢这么不要脸,可浩宇最近太出风头,眼下局势有些微妙,我爸的意思是收回来的拳头,打出去才有力!”

  拳头收回来?

  打出去才有力?

  脑子里,一个劲儿的在转,王老实觉得自己要抓到些什么了,这个时候,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儿呢?

  结合一下,怎么能结合起来?

  “等我拿到毕业证,应该没问题吧。”

  “不急,就是心里有个准备,年底都行。”

  到年底?

  说真的,这一年地球到底有多糟心,王老实大都记不清了,反正地球不安稳,国内没啥大事儿,涨脸的不多,揪心的不少。

  就是到了年底,该交接换班儿————

  王老实明白了。

  这顿烂酒喝得有价值,也有层次。

  王老实回到家,林子琪没走,她也不能走,两人说起来,十来天没见面儿了,要说不想有点糊弄人。

  林子琪搂着王老实说,“要不我搬回来住吧。”

  王老实拍拍她的翘臀,调笑了几句,意思就是不能搬回来。

  若王老实没有今晚和刘彬说得话,搬回来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但考虑到自己下半年的动作,王老实觉得还是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