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八十四,与我何干?

八百八十四,与我何干?

  “原来是张县长,光听说,一直没见过,下午的事儿还得请张县长原谅,实在不知道有这层关系。”邓主任转向张涛,面带忠厚,语气诚恳。

  没让张涛说出话来,老邓又跟白瑞斌解释,下午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货也是能说会道,先揽下责任,就是他的错儿,没安排好,更坦言没重视起来,最后才说客观理由,实在是上级领导来了,惹不起。

  白瑞斌两口子惊讶的相互一看,心里都纳闷儿,这张二哥咋成了县长?没听谁说起过呀!

  这个可以不提,但人家邓主任的态度得有个说法。

  都是场面上混的人,至于实质是什么,心里都明白,明白归明白,嘴上说的必须是另一套,不然这个社会就乱套了。

  何况,这个姓邓的至少给双方都架好了梯子,台阶上铺好了红毯。

  再说了,冯楠她爹,不过就是区里警局的一个副局长,老邓在某些不能公开的业务上需要仰仗老冯,面子上是一直给的够足。

  但并不代表白瑞斌和冯楠能够如何如何。

  真掰了脸,拿人家也没辙,全是官字口的,能怎么着?

  根本就没有统属关系。

  白瑞斌看向张涛,关键还是张涛,如果不是当着老邓的面儿,他很想跟张二哥说,来日方长!

  张涛笑了笑,握住邓主任的手,一脸轻松的说,“邓主任这话过了啊,多大点事儿,咱做基层工作的,谁也不容易,互相理解就好,您也别老惦记着这点事儿吧,再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进去了。”

  几个人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白瑞斌心里对张涛的认识重新颠覆了,这个二哥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与过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老邓,别竟说这事儿了,都是自己人,以前不知道就算了,不是还有以后了吗。”白瑞斌大声笑着给揉和。

  众人皆笑,气氛顿时融洽无比。

  “对啦,老邓,明天晚上那顿饭,你可得上心,绝不能出一点差错儿,不然以后咱连朋友都没得做。”白瑞斌也不是一点都不能说,借着机会敲了一下眼前的这位邓主任。

  总归是张涛受了委屈,说得多漂亮没用,他的态度必须有,还得明面儿上让张涛听见。

  老邓多会来事儿,京城混了这么多年,老油条,精明无比,如何听不出来,他心里并没当回事儿,不过还是笑着说,“哟,来大人物啊,不过白主任,咱是不是先进去,老跟外边儿说话,显得咱老邓不懂事儿是不?”

  “对啊,咱赶紧进去吧,我这可饿坏了,邓主任准备了大餐,我们可得好好品尝。”张涛也顺着话茬儿往下说。

  小毛瞪圆了眼,张了张嘴儿,幸亏这货不算傻到家,没拆穿自己老板,都吃了多少顿啦,还饿?您再吃,往哪儿装啊?

  在京城,想要吃地道的地方菜,街面儿上那些所谓的特色饭店,也就是徒有其形,味道上不知道差多少,就是食材都没得比。

  想吃正经的,还得到山北大酒店这样的地方来,前提是你得有真正的关系,不然就算进来,也得跟普通食客一起吃糊弄人的东西。

  地方特色,就得是当地人用当地的东西,当地的方法烹制,那才叫地方特色菜。

  稀有为贵,不是一般人真的吃不着。

  有邓主任安排,自然假不了。

  众人进了小包后,老邓招呼服务员上了山北土茶,然后说,“您几位先坐着,我到厨房看一眼。”

  傻子都明白,做到这份儿上,堂堂主任已经超额了,他肯定不会去厨房,而是直接去忙活自己的,顶了天,一会儿过来敬杯酒,或者临走的时候再送一下。

  白瑞斌还是不放心,跟着老邓出了房间,又不厌其烦的叮嘱说,“老邓,明天绝不能差了,不然我没法交代------”

  老邓其实心里挺不乐意的,心说不就一个同学聚会吗,你说你至于三番五次的,可面上不能,他赶紧认真起来,说,“白主任就瞧好吧,明儿一准儿出不了岔子。”

  老白也知道絮叨了,想来也出不了什么,就没再言语,今儿实在也有些别扭儿事儿。

  转身回到房间里,坐到张涛身边儿,笑问,“二哥,行啊,这都县长啦,前途无量。”

  张涛还是挺不适应这语气的,赶紧摆手说,“副的、副的------”

  ※※※

  “大晚上的,你干嘛去?”

  王老实心里那个不乐意,唐唯接了个电话,就要出去,还说晚上不回来,从来没有过的事儿,王老实还憋着今晚上那个啥一次,不行也得试试,还不行,沾点便宜总行吧。

  可倒好,人直接要走。

  唐唯附身,捏了捏王老实的鼻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姜丽就一个人在家,让我过去陪她,你自己在家老实歇着啊!”

  王老实忍不住说,“我也一个人在家。”

  噗!

  唐唯笑得前仰后合,冲着王老实摆了摆手,拎着包推门出去。

  唉!

  王老实向后一仰,这叫什么事儿啊!

  闲着无聊,他起来找来手机,想给查芷蕊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最近唐唯一直在,他可没敢正大光明的给查妞儿打电话。

  捂着腮帮子,真有点疼,这事儿整得有些不好办啊,原先想得挺简单,事实上,真到了跟前儿,王老实还是没那个魄力。

  他猜测唐唯应该是知道些什么,没挑开而已。

  人类社会发展至今,这方面的事儿里,多出格的人都有,比如古时候,甚至现在,很多有能耐的人办了特有能耐的事儿。

  前一阵子,似乎曝出一位来,一个人周旋于一百多人之间,还游刃有余来着。

  自己这才几个,就觉得如此艰难,看来自己还不是人才。

  算算时间,他又把手机放下,时间不对,要是给查妞儿打过去,吵着她休息就不好了。

  得,睡觉吧。

  偏偏不成,电话响。

  拿起来一看,是刘彬。

  “彬子,大晚上不睡觉干吗呢?”

  刘彬直奔主题,“三哥,明天的事儿你叫了白瑞斌?”

  明白刘彬心里不舒服,王老实觉得能理解,“彬子,多少年了,还放不下啊。”

  以刘家的本事,培养出刘彬这样性格的人,也算是异数,很艰难。

  刘彬嫉恶如仇,他认为不好的,就是恶。

  刘彬还直来直去,多年来,他一直努力掩饰自己,在和旁人交流时,更主动些,也随大流点,只是在跟自己人一起的时候,完全不顾。

  从上学时候起,他就跟白瑞斌不对付,后来白瑞斌离校,他也没真原谅老白。

  所以,他说,“我烦他,不愿意看他。”

  王老实很珍惜跟刘彬的交情,从没想过让刘彬委曲求全,就是一个聚会而已,若不是张涛进京,他也不会喊着白瑞斌,知道老白在京城,张涛大难不死归来,于情于理,得叫上老白。

  “这样吧,彬子,明天你找个理由,跟张涛知会一声,改天,咱再单独聚吧。”

  犹豫了半响,刘彬索性说,“三哥,姓白那小子心术不正,有些事儿你不知道。”

  刘彬一直在京城警界混,知道一些事儿,他就懒得跟别人说。

  王老实站起身,走到外间屋儿,拿起一个杯子,说,“正不正的跟我没啥关系,他再不正,与我何干?”

  倒了一杯水,王老实继续说,“彬子,我知道你什么心思,也知道你为我好,还是那句话,要不是老二这次忒不容易,我没必要。”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彬也觉得没什么再好说的了,“那行,三哥,你心里有数,我也就踏实了。”

  喝完一杯水,喉咙里舒服了不少,放下杯子,“不说这个事儿了,明天你就真别来,免得你不舒服,我也跟着别扭。”

  刘彬大概是相通了,他也不是一碰到南墙的主儿,马上改口说,“我还是去吧,省得你喝多了,让那孙子沾你便宜。”

  “你特么怎么说话呢?”王老实差点气乐了,这货,没正型的时候真欠揍。

  刘彬在电话里哈哈大笑,不过很快就戛然而止,被小云直接赶出去。

  王老实都听见了,幸灾乐祸的说,“该!你就欠收拾!”

  “三哥,问你个正事儿,建成那儿怎么个意思,一直不回来。”

  提起吕建成来,王老实就叹气,本来没啥想法,顺便的事儿,结果耗成这样,查芷蕊这一怀孕,更没办法让他回来,本来手头人就紧巴。

  “我估摸着,建成没准儿就得当美帝鬼子喽!”没根没据的,王老实也就那么一说,可刘彬认真了。

  “他丫敢,我抽不死他!”

  王老实乐了,揶揄着说,“咱国家当美帝人的多了,你还见一个抽一个啊?”

  刘彬性子耿直,跟王老实说话时顾忌少,“别人我管不着,爱上哪儿上哪儿,他吕建成就不成!”

  他的意思,王老实明白,吕建成算是王老实一手带起来的,从上学就跟着,到了今天的程度,刘彬是不能忍受吕建成变成歪果仁。

  没来由的事儿,犯不上说,王老实看了下时间,说,“没影子的事儿说那干嘛,赶紧睡吧,明儿还有事儿呢。”

  ※※※

  又一天过去,京城似乎淡忘了些什么,再次进入忙碌中,准备迎接盛世奥运。

  王老实都吃完早餐了,唐唯还没回来,王老实不放心,给她打了个电话。

  一通电话才知道,姜丽怀孕了,她要陪着姜丽去建档和孕检。

  原来如此,他还纳闷儿呢,好端端的怎么还喊着唐唯去做伴儿,闹了半天是姜丽怀孕了,说得通了。

  说起怀孕,没心没肺的王老实才想起来,京城还一个呢。

  换了一身衣服,王老实直奔李璐那里而去。

  从人性角度说,王老实这货真不是东西。

  李璐年龄不大,怀孕之后,心里变化自然就大,哪怕王老实派了一组人过来伺候,加上胖姐几乎长在她家,可看不见王老实,她总归心里不踏实。

  反正这丫头,每天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小脑袋瓜里挺杂的。

  这几天她一直忧心一个事儿,那就是怀孕的事儿是不是告诉家里,上次她爸妈来,就有些复杂,这次李璐有些不敢。

  但事情终归瞒不住,她心里都快成病了。

  加上反应有些大,李璐几乎可以眼见的往下消瘦。

  胖姐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变着法的给李璐做好吃的,也挖空心思开解她,效果真不大。

  好几次,胖姐都想给王大老板来一电,吼上一嗓子,‘你再不来,一尸两命!’

  今天是孕检的日子,胖姐心里叹着气,脸上不敢带出来,生怕李璐更难过。

  收拾好东西,胖姐喊最近一直好发呆的李璐,“小璐,咱走吧。”

  “啊?哦。”

  月份不大,李璐还没显怀,就是脸上有些憔悴,明显就是心理压力过大,胖姐问过医生,人家医生也说了,这种情况并不少,随着时间推移,孕妇适应了后,就会大大减轻。

  包括王老实派来的人也说,问题不是很大,妊娠反应有些强。

  觉得李璐有些弱不禁风,胖姐不得不挽住李璐的胳膊,生怕她摔倒,好不容才怀上,要是掉了,她都不知道李璐该如何活。

  开了门,胖姐跟李璐走在前边儿,身后跟着一个护师拎着东西。

  才走了几步,迎面过来王老实。

  “哟,这才几天,你这是怎么啦?”王老实一眼搭上李璐,吓了一跳,变化太大了,原来多水灵一姑娘,咋成这样啦!

  李璐两眼已经发直,她做梦都梦到王老实过来看自己,这突然梦想实现,竟然有些怕是做梦。

  胖姐眼神儿活泛,赶紧替李璐解释说,“王董,小璐妊娠反应有些大。”

  王老实点点头,靠近了,拉住李璐的手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李璐总算回过神儿来,尤其是被握住的手,充满了真实感,“去医院做孕检。”

  说完,她抬头看着王老实,充满祈盼,她是特希望王老实能陪着她一起去,可不敢说出口。

  还好,王老实不至于那样,直接说,“成,我陪你去,我给你开车。”

  李璐同志一听,心花怒放不说,脸上也焕发出多日不见的光彩,跟刚才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小朱有些担心,扯了王老实一下,小声说,“老板,要不我开车吧。”

  王老实笑笑说,“不用,我技术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