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七,吊在那里吓唬人

八百七十七,吊在那里吓唬人

  明末清初,有个比较牛掰的外国文艺青年,叫弥尔顿,他在文章中写道,‘神既剥夺了我的目光,还要我白天操劳?’

  这话搁在未开化的白人世界,还能将出点道理来,到了华夏,啥也不是。·

  司家瑞同志,饱受西方文化的折磨,脑海里就有这么一句话。

  老板一个吩咐,底下人跑断腿。

  老司就饱受其害。

  说起来,司总在整个体系里,算是超然的,很受各级员工的尊重,能让司总发愁的事儿必须是来自大老板。

  束手无策的王大老板给司总一个恶心人的任务,寻找唐总的接班人。

  要求:靠谱儿!

  好像什么都没限制,但就一个靠谱儿难死人。

  学院派的代表人,司家瑞这么多年已经学会了融入社会,很多以前他不屑的东西在不经意间侵入他的思维中。

  华夏时代需要新的掌托人,内部挖掘基本无望,那就得去挖人。

  待遇什么的都好说,凭借华夏时代的底蕴,不怕你要多高的价钱,关键是你能不能驾驭这个企业,当然,没说出来的就是,能不能让老板信任。

  光说才能,反而简单。

  王老实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就把任务推给了司家瑞,非常的不厚道。

  出奇制胜是没可能的,拍脑袋出来的玩意儿基本上都没用,司家瑞还是选择了稳妥,不怕费用高,直接从京城顶级的猎头公司下手,让对方先提供能力较强的人选。

  猎头公司毫无难度。

  眼下,支撑华夏经济半壁江山的就是地产和周边行业。

  人才也自然集中。

  华夏时代,国内顶级的地产公司,需要优秀的ceo,搁谁都是大单。

  而且筛选的难度并不大。

  只要对比着,把华夏排名前几十位的公司列出来,剔除老板当政的,剩下的那些高管都可以当候选人。

  满打满算,符合华夏时代大致要求的也就那么十几个人。

  猎头公司选人的时候,潜力因素考虑的并不多,主要还是确保候选人能够从各方面满足甲方的需求。

  在从十几个人中找出几个最合适的,那就需要碰运气了,猎头公司的调查环节基本都是照抄国外的表格,很没有针对性,就图个形式好看。

  于是,三个人选资料就摆在了司总的案头。

  没多久,司总的文件就递交给了王大老板。

  29日,上午,天气,不是太糟糕。

  青藤商务大厦,2楼咖啡厅,周围都是各种公司,几乎是京城白领最集中的区域。·

  在最里边儿的包厢里,王老实正襟危坐,陪同他的还有司家瑞、丁震源、刘美娟,除了那新,负责辅佐王老实的核心团队基本到齐。

  四个人组成了以王老实为核心的考核组。

  三位筛选出的候选人将接受面试。

  那三个人并非每饭吃,相反,他们眼下都是各个公司的大拿,收入什么的根本不是主要因素,之所以没有拒绝华夏时代的邀请,就是想到更广阔的环境中施展自己的才华。

  在华夏,时代公司从无到有,不到十年的时间,成为华夏最神奇的地产企业,老板更是引领华夏商界风骚的人物。

  时代地产ceo的位置吸引力十足,冒多大风险去试都是值得的。

  原因都不屑说。

  第一,实力,别看平日里华夏时代不声不响,但综合实力上,不敢确保第一,却没人有底气拍着胸脯说自己就比时代强。

  第二,背景,这个就不用细说,再说有吹牛掰之嫌,有王老实这货在,还需要说什么?

  跟大人物说自己公司的时候,王老实这货基本上选择了谦虚,当然有些过度,行业内都不是瞎子,比拼什么,都没得玩儿。

  要说有这么一个强悍的平台供自己施展,不动心的绝壁是二货。

  三位候选人先后进入包厢里,王老实再想营造个轻松的氛围也是白搭,这事儿就不对。

  有一点,必须承认,论个人能耐,三位候选人都非常牛掰,就是唐建兴,跟人家比,都属渣儿的。

  几乎每一个人讲起来,都头头是道,国际国内的,透过现象看本质,对未来经济大趋势神马的预测,一个比一个牛比。

  面试结束,几个人都看王老实。

  他们是主面试官,说了却不算,还得看老板的。

  王老实除了跟客人寒暄表示尊重外,几乎就不插话,光是听着。

  意见呢?

  王老实咳嗽了一声,拿着一只记个不停的小本本说,“都是人才,却不是我心目中合适的人选。”

  早就预料到了,司家瑞没什么反应。

  丁震源学会了藏拙,哪怕他看好第二个人也没立即提出自己的意见,而是点头表示老板说的对啊!

  刘美娟就更别说,老美女最早跟王老实,小老板的心思,她就摸了个差不离,自然不会做让自己减分的事儿,附和着说,“是差了点意思。·”

  这个回答遭到了司家瑞同志一个不易察觉的白眼儿,能不能有点建设性?

  讲真,王老实并没有对本次面试抱有太大期望,顶多算是撞大运来的。

  事实证明,运气这玩意儿挺邪乎,碰上的概率太低。

  王老实心里有个人的名字,赵宏进,那新已经递交了审计报告,老赵人品还是坚挺的,并未在美誉国际做过什么不是人的事儿。

  但是,王老实给老赵拨打电话的时候,那货已经离开国内,去了美帝,还很冷淡的告诉王老实,‘他累了,现在只想休息。’

  谁还没个小脾气?

  赵宏进有。

  王老实更有。

  离了张屠夫还非得吃带毛猪?没可能。

  这几天,王老实有了两个备选方案。

  第一个,自然是来撞大运。

  显然,已经证明不可行。

  第二,就是华夏时代与好于重组。

  搁在几年前,王老实宁可把华夏时代搁在手里烂掉,也不大可能萌生这样的想法。

  如今已经大不同。

  浩宇下滑颓势已经止不住,随着全国布局的基本完成,新的增长点一直没有找到,好于陷入了艰难时期。

  石锺在浩宇管理层也遭遇了极大的困难。

  人就是可以共患难不能共享福的奇怪动物。

  财务情况一直不佳,引发了大部分股东的布满,若不是吴楠悦强力压制,指不定出什么乱子。

  之前,王老实让石锺接了鲁东的项目,那也是个先投入,产出回报慢的,根本无法平息股东们的想法。

  所以,王老实第二个方案就是华夏时代并购浩宇公司,进行资产重组,把那些没溜儿的小股东们剔除。

  这样的话,不但解了某些后顾之忧,还有了合适的接班人选,石锺。

  若非石锺左冲右突、高接抵挡,眼下浩宇绝没有足以唬人的风光外皮。

  王老实认定,石锺是个人才!

  猛然间听到王老板如此想法,甭管是原本在屋里的几个,还是刚进来的艾碧菡,个个都傻了眼,目瞪口呆的不知所措。

  太突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另外,太难,华夏时代问题不大,可浩宇摊子很大,又乱,不好玩儿的。

  几年前,浩宇模式惊人,扩张的令人咂舌,但现在,不同,耗尽了资源后,浩宇虽然还勉力维持,明白的人都知道,浩宇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活着才是浩宇该想的。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浩宇资产庞大,华夏时代要想吞下,不科学。

  最主要的就是,他们都大体了解那边儿的股东们,好惹的没几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直接说,兼并浩宇就如同给华夏时代背上沉重包袱,没准儿把时代地产业拖进死地。

  几个人难得意见一致。

  司家瑞说,“我反对,不划算。”

  丁震源沉吟后也说,“不确定因素太多,如非必要,还是要慎重。”

  刘美娟还是那么注意自己的言行,哪怕如此,她也建议说,“王董,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

  王老实两手一摊,坚毅的说,“浩宇是我一手建立,不能看着它就这么沉沦,我有必要挽回,除了吴楠悦的,其他股份我们溢价收过来。”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心里都是叹息。

  谁都听懂了,大老板决心已定,而且出发不全是经济因素,里边儿参杂了一些不可预知的因素。

  他们都没猜错,王老实竟然给出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表示这个事儿无论多难,都得推下去。

  他当然不会告诉其他人,不仅仅是为了给唐建兴找接班人,更主要的是,得让浩宇这个怪胎尽快披上一层该有的外皮,也要清理一些不确定人。

  时间已经不多了。

  ※※※

  不知道何时起,王老实同志在无良榜单上的榜首位置被爆菊。

  搜遍各大榜单,王大老板都没了踪迹,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

  有心人倒是发现了,想当然的认为,这是王大富豪出手,压制了言论。

  这些包含对祖国民族热情的人立即要发出自己的呼喊,揭露王落实那不要脸的险恶。

  不过,两天时间,热情的某些人郁闷的发现,除非自己发的帖子不热,没人看,否则到了首页吸引眼球的位置,必然被删,一点都不含糊。

  搁谁都得明白,这非个人影响力可以做到的。

  态度肯定是上边儿的。

  再看当初那些炒作此事的媒体,个个都哑巴似地,一言不发。

  灾区突然又有了其他情况发生,搞不好是一场巨大的次生灾害,全国也跟着紧张起来,目光都集中到了那里。

  期间,京城高端商务区里,有一家公司,叫京城友爱推广股份公司突然被查封,联合稽查人员抱走了其所有的账务。

  紧接着,该公司董事长被某部门带走。

  瞬间,京城某圈子里气氛紧张,多数人惶惶不可终日。

  为了自救,不少人奔走于各级领导出,闹得不亦乐乎。

  不光是这样,还得拼命的干活表现,尼玛,坑死人了啦!

  本来王老实是不会关心这个事儿,他现在没有那个功夫。

  还是百忙中的靳玉玲给王老实打来电话,“哎哟,真不赖,还有人想着给你出气呢。”

  王老实这才知道,看来老全同志的交代来了,不过,看得出,老全出手很谨慎,并没有扩大的意思,就是揪住了小喽啰一个,然后吊在那里吓唬人。

  “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多久,王老实就看出来老全的路数来。

  抓了人,查了帐,却不接着办,挂在那里,材料应该是没少整,却引而不发,明显就是敲山震虎。

  查了那个姓郭的,不深入,也不结案,这样效果确实最好,当然,这得从老全的出发点说,搁在王老实这儿完全不同。

  明着是给王老实出气,实际上老全是指东打西,玩儿的溜着呢。

  ※※※

  美帝,查芷蕊家比以往热闹了许多。

  查芷蕊母亲抵达。

  这是查妞儿提出来的,她老妈本来不打算来的,嫌闹心。

  有些事儿可以装看不见存在着,却不大愿意看在眼里。

  查母算是比较豁达的人,也受不了自己闺女这样的状态。

  本来不打算去的,可查妞儿一句话,老太太傻了好久,才没奈何的赶往美帝。

  “您不看我,也得看看您外孙吧?”

  客厅里,查妞儿肚子还平坦的和往常一样,但她已经把孕妇装穿出了时装效果。

  查母坐在那儿瞅着查芷蕊运气,却一句狠话也说不出来,厨房里,李小冉探出头来,发现屋里气氛还有古怪,缩了回去。

  查母眼神儿好,看见了,问,“那姑娘是你雇的?”

  “不是,是落实派来的,挺利索的。”查妞儿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查母一听那个名字,眉头紧蹙,刚要说点什么,查妞儿就肆无忌惮的在她眼前用手抚摸肚子,好像多少月份一样。

  老太太到嘴边儿的话全咽了回去。

  没辙,查妞儿太了解她妈,每一个动作都跟设计好都一样。

  不光这个,查妞儿还拉着老妈上了楼上,专门意见婴儿房,床,玩具,衣服满满的一屋子,每一件东西都提醒着她妈,我就要有孩子了,您快当姥姥喽!

  查母再也没了心思说什么,其实她自己也明白,说什么都没用,管用的话,早先没少说,这不也走到了今儿?

  仔细看了一下闺女买的东西,查母顿时发怒,“你买的这都什么破玩意儿,赶紧给我扔喽!”

  查妞儿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