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59章 三百五十九,这么不听话

第359章 三百五十九,这么不听话

  

  那人叫周华波。

  心眼极小,报复心贼强。

  生活中的琐事,积攒在心里,平日里没什么,可心里都给赵宏进记着。

  这孙子心机不差,为了点小摩擦,愣是做出这种事儿来,彻底毁了赵宏进一辈子。

  当然,不是说赵宏进不上大学就一辈子真的完蛋了。

  比如老赵同志花几百大洋,做个假的证件,大抵在社会上也能混。

  再比如,真的在生活中展示出超凡的能力来,或许很多年后,那一纸毕业证可能作用真的就不大了。

  无论怎么说,他这一手,对赵宏进以及他的家里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或者说,灭顶之灾不为过。

  反正周华波做了缺德带冒烟的事儿。

  王老实说,“这小子,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歹毒,将来步入社会,为祸一方是肯定的。”

  赵宏进问王老实,“你要干啥?”

  王老实说,“我能干啥?从道德的层面上严厉谴责之,从心理上摒弃之,从未来的生活上警惕之!”

  赵宏进笑吗,“滚粗!”

  本来王老实打算跟赵宏进说说自己的想法,后来瞅了瞅赵宏进这个样子,他决定不说了。

  “这样吧,你还没找工作吧?”

  赵宏进说,“没个毕业证,还真不大好找。”

  王老实说,“换个学校毕业问题不大吧?”

  赵宏进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不确定的问,“还能这样?”

  王老实说的这个事儿,他想都没想过,压根就不可能的事儿,多严肃的问题,任谁也想不出来。

  搁在王老实身上,他说的这个办法,还真不是多难的事儿。

  当然,如果王老实就一屁民,这真是痴心妄想,可对于某些人来说,易如反掌。

  王老实也没告诉赵宏进到底走哪些渠道,怎么办。

  真要办起来,也是很麻烦的。

  首先是学校这个层面,王老实得给赵宏进找个不怎么起眼的学校,越是这种学校,操作的空间越有。

  像京城大学那类的,不是没可能,王老实觉得太悬乎,尽量还是不要碰。

  王老实问赵宏进,“你是打算直接工作,还是继续上学?”

  赵宏进想了想,说,“我自己是打算工作了,可我爸希望我继续读书。”

  那就更没问题了,反正都关注最后的学历,本科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京城有个什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牌子也挺唬人的,找找人,什么事儿都能办。

  第二个就是档案的问题。

  留没留底儿,只要回到滨城,那就简单了。

  虽说这玩意儿一样严肃,可有胆大妄为的王老实在,践踏了也就践了。

  最后一关是备案,这个得找刘彬他妈。

  论性质不是小事儿,按说王老实不该张这个嘴,人家是给办还是不给办?

  王老实想的是从技术层面上解决。

  备案的时候,全国一大堆都报上来,哪儿来的那么大精力去自习审核,领导也就看看总体上的数字儿而已。

  具体的科级层面就解决了。

  所以,从刘彬他妈变成刘彬,这就没啥心里负担了。

  刘彬这孙子,跟他讲道德不是扯蛋吗?

  当初他犯的事儿还小?

  赵宏进别说是冤枉的,就算真拿了那个破机器,比起刘彬来,也更接近四有新人的范畴。

  王老实告诉赵宏进,“你呢,就着手开始复习,准备考吧,我建议你考京大,那儿的教授我给你找,说什么都得考上————”

  赵宏进喝了点酒,脸微红,说,“我打算考国外的————”

  轮到王老实发呆了,尼玛,这孙子还没脱贫解决温饱,就惦记上鲍鱼了,也不是啥好鸟儿。

  “那个摄像机真不是你拿的?”王老实忍不住问了句讨厌人的话。

  ————————

  王老实能想到刘彬这阵子得忙得孙子一样。

  赵宏进的事儿,不急于一时,他先安排赵宏进回滨城,落实档案的事儿,那是自己的地头儿,档案想弄办法多得是。

  刘家办喜事儿,规矩是大,也用不着王老实干什么,不代表王老实就真的袖手旁观。

  结婚前一天,王老实跟刘彬去了他们的新房。

  房子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一进门儿,王老实就撇嘴。

  他一直说要给刘彬两口子的礼物就是房子,只不过后来刘家和宁家闹的有些复杂,王老实没敢说出来。

  嘴上虽然不说,王老实心里也觉得这两家人真是有病。

  这么个破房子,就面积来说,王老实都不能忍。

  七十来平米,搁在十年后,也得分什么人用,以刘彬和宁小云的家庭状况,早就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让他们来体验这个生活,别人看在眼里,心里未必如老一辈那么想!

  王老实问刘彬,“没给准备别的房子?”

  刘彬鼓了鼓嘴,说,“你知道我爸那人,小云他爸也那样————”

  明白了。

  “得,不说这个了,跟我走,喊着小云。”王老实不**听这个,膈应人。

  刘彬说,“今儿不让跟小云见面。”

  王老实说,“还不让你们婚前那个啥呢,孩子都有了,你讲究这个?”

  刘彬不说话了,实在说不过王三哥,人家嘴利索。

  小夫妻坐在王老实车上,大体也猜到三哥要干什么了,都不傻,刘彬想起自己老爸说的话来,说,“三哥,真不用,那个——我爸那儿?”

  王老实一挥手,“甭跟我扯这个,回头儿你妈那儿,我自己说。”

  刘彬说他爸,王老实回了句他妈,嘿嘿!

  “还小云他爸呢?”

  王老实扫了宁小云一眼,“嫁到刘家来,就是你刘家的媳妇,你岳父也不能管这么宽吧!”

  这话真不是人说的,刘彬再不敢说了。

  王老实认定,装装样子,遮人耳目也得有个度,差不多就完,他就不信房子到了刘彬这儿,他爸他妈算上岳父岳母还真说不行、退回去。

  他心里合计着,还得看谁给的,以什么名义给。

  到了目的地。

  看着崭新的小区,刘彬就不说了,小云两眼都放光。

  看得出,她忍得不容易,正使劲儿努力矜持着。

  这个小区很精致,楼宇间错落有致,就是拿到十年后,都得是精品楼盘。

  一栋栋楼过去了,王老实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小两口一头雾水,都瞅三哥,王三哥这是要去哪儿啊?

  这会儿真是装牛掰的时候,王老实哪儿会轻易放过,“别着急,三哥能办那不风雅而庸俗的事儿?”

  刘彬心里不大服气。

  再往里走,突然拐了个弯儿,风格整体一变。

  映入眼帘的完全不一样了,绿的树,清的水,郁郁葱葱中,点缀着几十栋小楼,在一片美妙景色中若隐若现。

  刘彬眼珠子都不会动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京城里还有这么好的地界儿。

  宁小云更是,要不是手快捂住了嘴,差不多就叫出了声。

  江师傅稳稳的把车停在一栋小楼前,王老实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丢给刘彬,很装~逼的说,“三哥替你干妈送的,带着你媳妇去瞅瞅。”

  宁小云满脸都是兴奋,微红着嗔怪了句,“三哥,你————”

  王老实很得意的笑了,挥手说,“快点看,一会儿还安排了设计师,给你们看看装修方案。”

  俩个再不耽搁,喜滋滋的下车看房子去。

  王老实也下车,倚着车抽烟,这事儿也是最近几天读史,略有所得之后,他才做的决定,之前肯定是想差了。

  有些人,有些话,听了就听了,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是两回事儿。

  之前张瑜说不行,难道就真的不行?

  王老实越想越觉得自己其实很二,真的该自己使劲儿抽自己。

  看房子的过程真慢。

  只能说,太完美了。

  要不是刘彬拽着,宁小云都不想出来。

  在门口,王老实说,“三哥不管别的,你们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儿,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儿,搁我这儿就不能委屈了小云,再有一折,小云肚子里有我侄子了,不能等我侄子出来,就住在那儿吧?”

  宁小云脸皮再厚实,也知道害臊这档子事儿,忍不住拧了刘彬一把。

  这会儿,刘彬真男人,愣是忍着没叫出声来。

  不光是宁小云和刘彬满意,张瑜也满意的不行。

  当晚,听刘彬说了这事儿的张瑜,就跟刘彬再次来到那套房子里。

  刘彬他妈上上下下看了个够,才说,“落实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王老实听了怎么也没听出什么不满意来,这事儿算是办的稳妥,也对了心思,估摸着也超出了他们的心理预期。

  婚礼这天。

  宾客盈门,整个程序极为复杂,基本上按照传统来办,宁小云大红的喜服,王老实也没看出是哪朝哪代流行的。

  刘彬和小云两个如同木偶般,被支使提溜乱转,僵硬的笑脸让王老实都不忍再看。

  他们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享受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富贵,可以同样失去了很多人生乐趣。

  王老实尽量不让自己靠前儿,躲在人群里观礼,心里琢磨着,将来自己有一天要是结婚,说啥不这么折腾,纯粹是成心给自己找罪受。

  两个人找一幽静的地方,泛舟湖上,去探寻那天人合一————扯远啦!

  这货将来未必能自己作得了主儿。

  上了一天课,脑袋都快炸了,尽量再码一章出来,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