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56章 三百五十六,绝不是表扬

第356章 三百五十六,绝不是表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那新这人,挺有意思。【】

  找了个女朋友,归纳起来,模样不错,人品还行,家里一般,按照那新的说法,两人情投意合。

  唯有一个,那新家不大喜欢她过于开朗的性格。

  人家姑娘也硬气,你家不喜欢,我还不愿意呢。

  那新就受夹板气了。

  女朋友给脸色,老妈不给笑模样。

  两个二两的小二锅头进去,那新把烦恼都说了出来。

  王老实说,“你女朋友就在天桥那儿那儿呢?”

  那新点点头。

  “刚才那几个呢?也认识?”

  那新说,“真不认识他们,我就瞅了他们一眼。”

  刘彬也听出点啥来,也问,“她是干什么的?”

  那新说,“她家开了一家小超市,估计她在那儿帮忙呢。”

  王老实知道这事儿谁也掺乎不起,打住吧。

  扭头跟刘彬说,“彬子,你结婚的礼物,我现在没法给你,就先留着。”

  刘彬听了说,“三哥,是啥?跟我说说呗。”

  王老实说,“说了心里都是病,反正你知道这个事儿就得了。”

  刘彬急得抓耳挠腮,“三哥你这个招儿损,你不说,我更着急,成心憋死我么!”

  王老实懒得理他,举起酒杯跟那新喝酒。

  跟刘彬关系走得这么近,王老实想帮着操办结婚的事儿,可刘家规矩大,王老实说了一回儿,就不再提了。

  老妈李梅还特意买了一个手镯,交给王老实,说给小云的。

  王老实没带来。

  这才想起来,跟刘彬说,“对了,我妈给小云准备了份儿东西,你这几天还有空去滨城吗?”

  刘彬说,“我准备头三天去接干妈的。”

  王老实说,“就别让我妈进京了,你和小云去一趟吧。”

  刘彬听了低头,他结婚的事儿,自己都做不了主,三哥不好说什么,可刘彬懂,点点头说,“行,听三哥的。”

  再往后,三人都没正型了。

  全喝大了。

  老江师傅累个够呛。

  酒后吐真言的事儿没在王老实身上,刘彬也忍住了,就那新不行了。

  那新这人算个少爷羔子。

  家里属于贼有钱那种,没有听起来多高大上的产业,可是不少赚钱。

  就一个小店铺,买卖的东西值钱,倒腾古玩儿的。

  敢说倒腾,肯定差不了。

  王老实对这个行业不大了解,眼下全民收藏的热潮已经差不多有点动静了。

  这种店铺,可能三年都不做一个生意,只要做成一个,几年的都赚回来。

  难怪王老实听那新谈吐不俗,看来是家学渊源。

  早上醒来的时候,王老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晃悠悠的,昨天真没少喝。

  开门出去,院子里那新正站那儿。

  王老实奇怪了,问,“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那新说,“这是你的房子?”

  “是啊,怎么了?”

  “多少钱都别卖!”

  王老实一听乐了,“我干嘛要卖房子啊,这是要传家的。”

  那新很高人范儿的点点头,“你有这个心思,我就不多说了。”

  然后来了句,“我就住你家隔壁。”

  王老实听了一愣,丫的,这么寸劲儿?

  “真的假的?”

  那新努努嘴儿说,“你这房子后面就是我家院墙。”

  王老实回头看看,脑子里出现一个地图模样,别看说邻居,可走的不是一个胡同儿,要想碰上,还真不容易。

  那新说,“我爸正到处打听这院子呢,想买。”

  就凭这个,那新家条件还真是不赖。

  王老实笑了笑说,“那你还不让我卖。”

  “这房子要是再让他买去了,我妈就得让我去当驸马了,谁家闺女也配不上她儿子了。”

  那新是一边儿说,一边儿叹气,看来这个给他很大的压力。

  王老实说,“你的工作是你爸爸给你弄没的吧?”

  那新点点头。

  总算碰上一个带狗血情节的事儿了,王老实觉得那新这家人真有乐子。

  说白了,搁在前清,那新家属于黄带子那种,提笼架鸟才是那新该过的日子。

  也许就凭着那种生活经历,那新他家对古玩儿很有家学,有这种本事,加上有心,想不发财都难。

  王老实问,“你一大早过来,就是为你爸打听院子主人的?”

  “我就没回家,一醒就在你家了。”

  明白了,昨天都喝多了,老江也不知道往哪儿送,干脆都弄家里来了。

  王老实心里没多想。

  老江是个仔细的人,若不是看出王老实跟那新说的那么投脾气,加上刘彬也认识,他是不会让外人进家门的,至少,他不会就这么做主了。

  刘彬也没回去,还在睡呢,昨天就他喝得最多,估摸着得下午才醒了。

  王老实不敢让他睡痛快了,没几天就结婚了,得多少事儿等着他。

  赶紧进屋一脚踹醒了。

  刘彬是满心不情愿的被王老实赶跑,王老实意思很明确,你爱上哪儿去都行,就别留我这儿,省得回头挨骂。

  吃完早点,王老实要去上班儿,问那新,“你去哪儿,我送你。”

  没成想,人家说了,“也没地方去,跟你上班去吧。”

  王老实顿时不会想了,怎么碰上这样的货?

  那就去吧。

  一进办公楼,那新就说,“我自己转转吧,没问题吧?哪儿不让进,提前说。”

  王老实懵了,不知道这货要干啥,问他,“你想干什么啊?”

  “不干什么,就是瞅瞅你这儿弄的怎么样。”

  王老实真说不出什么了,无奈的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地方不能进,就是个人办公室你别进。”

  他是怕这货跑吴楠悦办公室去,闹出什么来可不好。

  那新拍着胸脯点头说,“我知道规矩。”

  王老实需要处理的事物不算多,不忙,但事儿多,一上午光电话就接不过来。

  魏小冬时不时的拿文件进来,让王老实签字。

  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又期期艾艾的张不开嘴,王老实都看在眼里,也憋着不问。

  后来逼到没辙了,魏小冬说了,“论文写好了,是不是拿来看看?”

  王老实这才想起来自己毕业论文的事儿。

  “我就不看了,回头儿让老邱直接给朱教授拿过去。”

  魏小冬点头,“哦,那————”

  王老实抬头看着她,“还有什么事儿?”

  魏小冬咬了咬牙说,“我那同学问咱公司还招人吗?”

  想跳槽的。

  王老实听出来了,说,“你跟邱总问一声,有没有合适的。”

  魏小冬如释重负的出去了。

  王老实手里的笔不停的转圈。

  浩宇在京城的企业中,待遇一直都很不错,吸引力也足够有,每次招聘的时候,都是挤破脑袋。

  后来,为了控制成本,王老实停止了大规模的招聘,想要进浩宇,真的不容易了。

  他把论文的事儿都给忘了。

  就是交给魏小冬去弄。

  公司里的职员中,基本上都是本科以上的,说写个毕业论文,没多少难度,王老实也不没想要多好的,过关就行。

  事儿不复杂,王老实也想起来了,是有那么一回儿事。

  给王老实写论文的那人,能力真不错,目前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

  收入也就一般,也算是白领了。

  不是京城人,跟魏小冬一起合租的房子。

  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听到魏小冬说起这个事儿,她就上心了,早就知道魏小冬待遇比自己好的不是一丁点,一直眼馋。

  也想在浩宇招聘的时候去碰运气,她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应该有机会的。

  运气这玩意儿就没个准儿。

  她一直盼着的机会虚无缥缈,左等不来,右等不见。

  魏小冬说起论文的事儿,她觉得是个机会,跟魏小冬要了这个写论文的事儿。

  实在抹不开面儿,魏小冬跟王老实说了这事儿。

  当时王老实正忙着呢,哪儿有功夫想这个,就点头答应了。

  今儿魏小冬提这个事儿,王老实没想别的,而是突然想起了浩宇甚至自己其他公司的一个严重问题。

  内部的竞争问题。

  其他公司的员工都想着奔高处走,浩宇呢,华夏未来呢,时代呢,gs呢?

  肯定也有。

  问题在于,王老实似乎没有给这样的上升渠道制定很明确的规章制度,有需要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拍脑袋就决定了。

  目前这些公司都很年轻,而且外部环境的竞争压力并不大,就是盈利能力强,待遇好,还看不出来什么?

  时间长了呢?

  想想都心里害怕,很明显,长期的安逸,会导致公司员工失去危机意识,公司成长的向上动力不足。

  久而久之,这个公司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目前公司是个什么状况,王老实突然发现,自己除了财务送来的报表,竟然一无所知。

  太危险啦!

  快到饭点的时候,晃悠了半天的那新被人领着来到王老实办公室。

  王老实不等他喘匀实了气,就问他,“这么长时间,看出什么来了?”

  那新跑王老实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罐咖啡来,咕咚几口就喝了进去,然后坐那儿问王老实,“你这儿能抽烟吧?”

  王老实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儿,扔了过去。

  那新一边儿喷云吐雾,一边儿说,“你这儿真不错。”

  王老实心里正烦呢,听那新说不错,眯着眼问,“哪儿不错啊?”

  那新说,“第一,办公环境真不错,看着就舒服,出去倍儿有面子那种,第二,活儿不忙,我转了一圈,就没看见谁忙的脚不沾地儿,第三,估计待遇非常不错,我都眼馋了。”

  这货的话,绝不是表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