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六,和什么色的皮没关系

八百七十六,和什么色的皮没关系

  落户京城,是个麻烦事】

  条条款款很多,看似明确,真要办理,难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要给这位远方表亲办户口,走正常渠道根本行不通。

  当然,王老实相信,只要自己张嘴,甭管是谁,都能轻松给自己办喽。

  想了好久,王老实还是没给任何一个人打电话,直接把老邱叫来。

  事儿跟老邱一说,老邱笑了笑说,“这事儿不难,要不我来办?”

  王老实严肃的说,“尽量别麻烦别人。”

  意思老邱自然明白,老板是什么人他明白,别说一个京城的户口,就是再多,也没问题,不外乎就是欠了谁多少人情而已。

  老邱笑着说,“京城有政策,纳税总额超过三百万,就奖励三个京城户口,咱一直没用,虽说必须是法人,不过,我觉得可以特批一下。”

  有这个说法,那就好多了,王老实摆了下手说,“老邱,这事儿抓紧办,那边儿还等消息呢。”

  临了,他又补了一句,“老头子交代的。”

  秒懂,老邱还能不明白?

  办事儿的时候得拐着点弯儿,不能太明了。

  打发走老邱,王老实按照约定,去试衣服,另外,也顺便买几件夏天的衣服。

  试穿的时候,虽说折腾人,可这些衣服确实做的很不错,至少比格上不赖,王老实也就那样,男人的衣服左右脱不开那个套路。

  可唐唯就不同了,女人总是千姿多彩的。

  当初预定的时候,王老实真没大注意,等唐唯穿上,才发现,特么的真漂亮。

  唯有几件王老实特不满意,皱着眉要退掉,要么就改。

  设计师已经懵逼,有些摸不透王大老板的脉络。

  唐唯同样,你说不行,总有个理由啊,她自己试了试,挺不错的啊。

  逼问之下,王老实涨红了脸说,“太露!”

  这是他的,怕别人听了笑话。

  唐唯愕然,然后顾不上什么仪态万千,捂着嘴哈哈大笑。

  不过,她听从了王老实意见,不过她说话比王老实委婉的多,跟设计师说,“这些衣服应该是我们两个都喜欢才好,既然他不喜欢,那就算了吧。”

  难得有这么大的客户,人家洋鬼子也自然不会跟某些没品的店家一样耍横,再说,这样的衣服根本不愁卖。

  只要等上一段时间,在旗舰店里摆上,用不了多久,那些华夏女明星们就闻着味儿过来,她们可从来不在乎价钱。

  两人回到家,老邱已经等在那里。

  “老板,事情办妥了。”

  王老实顿时惊讶起来,这尼玛也忒快了吧?才多少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三个多小时。

  华夏有很多事情都很奇怪,原本看似没有必然联系的事儿,却能用大局来牵线,尤其是特事特办这个词儿,领导批示下来,甭管多为难,到哪儿都畅通无阻。

  当然,这个领导批示也不是都容易,很多事儿会出毛病,不是特别的关系或者单论的事儿,不会有。

  只有经济层面上,大多数领导都放心去特批。

  发展经济在华夏就是大局,任何事情都得让路的大局。

  只要沾上这个,事儿就顺利。

  邱总办事儿很细致,先从警局入手,叱咤京城的邱总来半点事儿,能有难度?

  没有手续,可以报告。

  紧接着,老邱拿着报告就出现在主管副区长办公室里。

  这位也特爽快,稍微问了句,得知是王老板的亲戚,直接在报告上写‘切实为企业排忧解困,在不违反相关政策的情况下,可予以特事特办。’

  到这个程度,就算妥了,报到市局,基本上不会打回来。

  若不是碰上市领导知道,非要给挡了,这就算齐活。

  听完老邱汇报,王老实很自欺欺人的点头说,“这样好,不招眼。”

  从老邱手里接过一张纸来,上边儿是需要开的证明,王老实看完就呲牙了,蛋疼。

  有些个还说得过去,至少一半儿,都不是人话。

  没辙,眼下华夏就盛行这玩意儿,想要改非一朝一夕。

  看来这事儿还的老邱帮着弄,完全指望那边儿,闹不好就出幺蛾子。

  交还给老邱,“这事儿啊,老邱你还得盯着点,那帮货办事儿不地道。”

  老邱恭谨的略一弯腰,说,“我明白,我会跟到底。”

  当天下午,在滨城前苏等待的窦家终于得到了准信儿。

  事情成了。

  老邱直接派人,驱车赶到前苏,将需要办理的手续交到窦家手上,还特意让人嘱咐,有困难就直接打名片上的电话。

  不顾王嘉起两口子挽留,窦家当时就回径县。

  一路上,全家人都跟做梦一样,太顺了,有些不真实。

  老窦和小窦还好,他们脑子里在琢磨,咋凑齐了那些证明,有社会经历的爷俩知道,那玩意儿并不容易。

  小小窦涉世未深,她就知道一件事儿,她将成为京城人,去京城上学,参加京城的高考,而这个是自己大多数同学想都不敢想的。

  王老实的担忧不是没根据,很快,欣喜若狂的窦家就要面临前所未有的窘境。

  灾区,张涛等来了结果,他自己都愣了好半天,压根就没想到。

  不光是他,那些个乘兴而来的接管干部也都傻了眼。

  事情怎么能是这个样子呢,以后大家还按不按规矩玩啦?

  多少年来,不都是这样的么,咋突然画面翻转,要重新适应的,领导们,这很难啊!

  确实很难,张涛本来就是省管干部,地方上只有建议权。

  当然,这只是个规定,建议权一般都好使,很少落空。

  本来张涛的建议已经报了上去,去市党史办,某科科长,提半格,正科,怎么也说得过去。

  但现在省委下来的文件让整个灾区都傻了眼。

  县委委员、常委,副县长,尼玛,这个职务是咋来的?

  山北市的领导不能接受,开始找关系打听消息,这个任命太不科学了,得闹明白了,否则以后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准确消息很快就在山北传遍,国英书记单独谈了张涛的工作安排,力排众议,做出了这个任命。

  再也没人言语了,还说啥,有病啊,那可是省里老大亲自办的。

  谁敢啊,这事儿透着不寻常。

  张涛级别那么低,就算是挂职的省管干部,顶了天也就干部处下边儿的干部科就办了,还至于到国英书记亲自过问?

  从原先的镇长,到公示的职务,小张同志隔着好几个呢,在华夏,级别是一个,还有一个更牛掰的排序,那就是政治地位,一丁点错儿都不能有。

  张涛现在的职务,在县里排名第六,简直就是坐了火箭一样,跨过了好几道槛儿。

  老全嘴里的国英书记办事儿就这么强势,根本就没顾及下边儿人的想法。

  处于他的位置,考虑问题就需要更全面,层次要更深。

  人家全总是什么人,毫无征兆的打来这个电话,关心一个镇长,还要调走?

  本来调一个年青干部不算事儿,可老全说话又藏着掖着,国英就必须多想。

  考虑之后,他就下了决心,第一,人不能调走,第二,提拔。

  他不怕闲言碎语,这个时机,此事不算过分。

  张涛所居住的帐篷里,李霞独自一人,和大多数人反应不同,她并不高兴。

  就在前天,李霞见了几个人,来自京城,消息令她很迷茫,那个人的名字她依然记得,很清晰,只是隔得太遥远。

  然后她跟京城通了一个电话,说实话,李霞同样感到不喜,内容有些让她接受不了。

  张涛荣升的消息传来,李霞第一个意识就是,他出手了,有办到了电话里的承诺。

  隐约间,李霞同志有了内心深处的不安,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原先,张涛的帐篷是最靠角落的。

  任命一下来。

  就来了一大帮人,不由分说就要给张涛搬家,说里边儿有个大帐篷,适合张县长办公。

  道理上,张涛应该去县里办手续报到。

  这儿特殊啊!

  县里还一片废墟,照样都是帐篷,县领导都在各乡镇指挥救灾呢,就是这里,还有个政府办的主任,也是新任的。

  一听张涛的任命,也傻了,他没急着表态,但帐篷先腾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闲暇无事的张县长此刻又得指导赈灾了。

  李霞没同意搬家,坚持留在这里,让某些干部很下不来台。

  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勉强笑着说,“特殊时期,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不是讲究的时候。”

  众人只好讪讪的离开。

  爱无疆的筹款工作基本上告一段落,相关的工作已经开始移交给原爱无疆工作人员,靳玉玲也暂时从国外的工作脱身,把注意力转会到国内。

  之前,王老实曾经跟她直言,寻找烈士遗骸的工作有长期性,那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扔在那儿,不科学。

  靳玉玲长考后,表示了认可。

  地震所造成的破坏已经有了大体的概念,王老实建议靳玉玲应该着手让爱无疆参与灾后重建工作。

  五月28日,王老实老早就赶到爱无疆大楼,今天,艾碧菡将正式将工作移交给靳玉玲。

  移交工作其实大部分都完成,今天就是个总结,不到半小时结束。

  完事儿后,王老实被靳玉玲喊大她的办公室里,靳大姐有些吃惊,她得问问,你王老实到底怎么忽悠的?

  短短的十几天里,爱无疆总计接受善款达二十七亿元,远远超出了靳玉玲的想象。

  还忽悠?王老实直接给了这位傻大姐一个白眼儿,那是真金白银,靠忽悠能来钱?

  除了少部分是威逼来的,都是王系企业的供应商,不敢不掏钱。

  剩下都是自掏腰包,或者就是从那些关系好的老板们口袋里抢,比如服俊,就让王老实一个电话勒索了三千万。

  别看服俊现在盘子那么大,能挤出来的现金没多少。

  靳玉玲忍不住乐了起来,说,“怪不得那帮孙子犯了红眼病,真不老少钱呢。”

  听这个话,王老实心里略得意,嘿嘿的乐。

  几十个亿,真的超出了他自己的估计,原想着凑个四五亿,那就顶天啦,谁成想,呼啦一下子,口子没收住,整了这么大一数。

  不过也好,还琢磨着让靳玉玲去找别人化缘呢,现在倒不用了,本事儿腰杆子就硬气。

  指着一份文件,靳玉玲没好气的说,“合着你都算计完了,两手一甩,旁边儿去看热闹,让我一个弱女子冲锋陷阵?”

  “你还弱女子?”王老实一个劲儿的摇头,说别人他没准儿就信了,眼前这位,边儿都沾不上。

  再往下看,靳玉玲气儿不打一处来,“这意思是不是说你还打算赚点啥回去?”

  计划里,爱无疆会联合相关部门在重灾区里捐建学校,想法是没问题,只要你肯掏钱,按照国家规划来,没谁挡道儿。

  问题在接下来,施工的活儿基本上就让王老实包圆啦,大部分都是华夏时代负责建设,很有从右口袋往左口袋里装的嫌疑。

  冤枉人了,王老实换了个姿势,一脸严肃的说,“你要是能找到让人放心的施工队,那也行,反正我是找不到,就华夏时代那帮货,我都不怎么放心。”

  这个建筑质量实在说不清楚,整个华夏,除了个别工程,能拿得出手的真心不多。

  听王老实说连他自己的华夏时代都拿不准儿,靳玉玲也有点怂,她更不知道。

  愣了半天神儿,靳玉玲孽呆呆的问,“那咋整?”

  王老实叹口气说,“在咱国内,你就别想着完美,当然,也不是说咱不管,尽量吧。”

  尽量?

  靳玉玲不干了,“你这什么态度?难不成你那施工队也尽量?”

  “没错儿,他们我才敢说尽量,别人,我连想都不敢想。”

  靳玉玲眉头紧锁,有些不甘心,可又想不出办法来。

  王老实端起水杯,一看没水,放下,冷笑着说,“到了人家地盘儿上,你以为咱强势就行?强龙不压地头蛇,不给他们分蛋糕,我敢保证,咱的施工人员都到不了现场,物料也别想进,我让去时代办,也就是施工的时候,有咱的人盯紧了关键结构,别的,呵呵!”

  也是知道王老实说的是实情,眼下她在国外同样也有这样的遭遇,没有当地人,寸步难行,无力的把资料扔到桌子上,靳玉玲有些沮丧,“在咱国内干点事儿怎么那么难呀!”

  王老实站起来说,“不是咱国内,哪儿都一样,只要有利益,和什么色的皮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