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二,这真叫双喜临门

八百七十二,这真叫双喜临门

  王大老板不是唯一饱受批评的一个,跟他一块儿还不少。

  光看那些榜单,比格相当高,竟是些国际性的大企业,尤其是跟华夏有恩怨的国家,更是被盯得齁紧。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掀起来歪风邪气,却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些效果。

  绝大多数上榜的都跟王老实一样,不回应。

  哪怕找上门儿去,也是无可奉告。

  后来战场转移,网络壮大的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那里的任意程度更适合某些毫无根据的话肆意传播,真的、假的,甭管什么消息,都有人敢信口雌黄。

  榜单上企业最多,个人也不少,以王老实领军,也凑了几十个,都是华夏有名有姓的,特别是某些演艺圈的名人占了主流。

  闹得有些乌烟瘴气。

  一些绷不住的,公开声明自己捐了多少,还举证神马的。

  王老实看着都替他们累的慌。

  他也理解,大部分人都是靠名气活着,稍有不慎,就等于砸了饭碗,自己这儿,没人敢如何,那些娱乐圈的不成,说不定哪个领导看着不顺眼,递上句话儿,就吃不了兜着走。

  为人处世,当以尊重为要务,禁止别人,难自立。

  艾碧菡跟王老实商量的时候,他没有坚持,美誉国际旗下的艺人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没必要完全跟着公司脚步走。

  不搭理是一回事儿,天天闹腾也堵心。

  司家瑞找来商量,“咱捐助的数额那么大,没必要藏着掖着的,公布出来,免得耳根子不清净。”

  王老实笑着摇头说,“有些事儿我不方便说,咱国内情况比较复杂,这几年,我都不想抛头露面。”

  老司不理解,追问,“为什么?”

  王老实笑而不语。

  没辙,司家瑞还有点疑问,“会不会有人在背后当推手?”

  王老实低头沉思,他不是没想过,怎么分析都不像,回答也没露怯,故作轻松的说,“有没有都行,能闹到哪儿?”

  老司同志一琢磨,还真是,碰上王老板这样的,闹到啥程度,伤害都不大,自己能看开,屁点大的事儿都没有。

  ※※※

  姬总已经带着他的核心团队返回京城,剩下的事儿已经不需要他再冲在前头。

  跟着姬总回京的还有全总。

  其实王老实都没想过要问候下,或者啥的,他真是没心思。

  接连两个电话,把王老实给惊得够呛,也美得鼻涕冒泡。

  第一个电话是查芷蕊来的。

  “这个月我就不过去了。”

  开始没反应过来,王老实还特傻的问,“那好,这么老远的,忒折腾,下个月也行,我也加紧锻炼。”

  “臭流忙,想什么呢。”

  王老实想想上次自己那怂样儿,不免有些心虚,嘴硬着说,“放心,我身体倍儿棒,完全没问题。”

  话筒里传来咯咯的笑声,查芷蕊此刻心态巨变,没了含羞带臊的意思,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轻声说,“我有了。”

  “你说啥?”王老实听是听见了,有些不敢相信,赶紧提高嗓门儿问。

  查芷蕊此刻正在家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满脸幸福的说,“我说我怀孕了。”

  “真的?”

  她能听出来王老实的颤音,脸上不免绽放出某种容光,“真的,昨天在医院里确认的。”

  “我马上过去。”

  “别!”

  王老实这会儿根本啥都不经过大脑,坚持说,“不成,我必须去!尤其是这个时候。”

  查芷蕊笑得很甜,劝阻说,“我知道现在的情况,那里离不开你------”

  王老实撇撇嘴儿,“这个地球上,就没有离不开的人,有没有我,事儿一样得干,就这么说定了。”

  “我是认真的。”

  “我也没说瞎话儿。”

  说出大天儿去,王老实就那么轴,逼得查芷蕊生气,使出杀手锏来,“我要生气啦!”

  王老实这货还不思悔改,“生气我也得去。”

  “生气动胎气。”

  王老实顿时蔫了,“------”

  是不是真的科学,王老实可不敢去赌,查芷蕊说那么坚决,不像开玩笑。

  放下电话,王老实再也坐不住,围着办公室转圈儿,寻思着自己该什么时候过去,待多长时间,是把查芷蕊接回来,还是留在美帝,告不告诉自己老妈------

  反正该想的不该想的,他脑子就没闲着。

  门外边儿,钱四儿等得着急,按照约定,今儿有个饭局,三哥是要参加的,可瞅着王三哥那个样子,钱四儿有点不大敢进去,别不是有什么大事儿吧?

  偷着又瞅,特么的,看不出来,三哥那张脸上怎么很像拉不出屎来的纠结样儿呢?

  王老实觉得嘴里干得慌,拿起水杯,猛灌了几大口下去,这才舒服点。

  他又想起个事儿来,李小冉已经进京城有些日子了,该办的手续也办好了,既然暂时自己不去,先把她派过去,这姑娘干净利索,照顾人是把好手。

  等他那抑制不住的喜悦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电话响。

  一拍脑袋,他总算想起来,晚上有饭局,宫二回京,点名要王老实请客,估摸着是姐夫的事儿正式定了下来,那货肯定是来得瑟的。

  拿过电话一看,不是?

  李璐的电话。

  “是我,有事儿吗?”可能是因为查妞儿有喜的缘故,王老实的声音比以前柔和了些。

  李璐小心的问,“今天晚上你过来吗?胖姐帮我做了羊肉丸子冬瓜汤。”

  难得这姑娘还记得,王老实好像去年的时候,闲聊时,说起当年自己老妈做了羊肉丸子冬瓜汤,自己吃撑着的事儿。

  为了遮羞,王老实还特意把这道美食归类为滨城特色。

  “真可惜啊,今天晚上有饭局,要不一定得尝尝你们的手艺。”

  “啊!?”李璐有些失望,犹豫了半天说,“真不能回来吗?”

  咦?不对劲儿,这丫头平时不会这么说话呀,难不成有什么事儿要说?

  王老实停顿了几秒,问,“你是不是有事儿要跟我说?”

  李璐先是‘嗯’了一声,然后小声说,“是有件事儿想跟你说。”

  不等王老实回绝,她不放心的补充,“是好事儿,我想当面告诉你。”

  王老实眉毛扬了扬,沉声说,“好吧,你现在在家呢?”

  “我和胖姐在,一会儿胖姐就走。”

  沉吟了几秒,王老实说,“我这就回去。”

  放下电话,李璐坐在沙发上好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王老实打发钱四儿先走,让他先去准备下,一会儿到小院里集合,今儿他要露露手艺。

  钱四儿一看三哥兴致不错,立马儿也精神了起来,麻利儿去办差,临走还喊,“得嘞,瞧好吧您呐!”

  赶到李璐那里,胖姐已经功成身退。

  王老实没问什么事儿,他先去了厨房,不是对李璐轻视,实在是一进屋,那股香味儿就往鼻子里直蹿,必须承认,那胖妞儿做饭手艺真不赖,她这辈子再想瘦,难。

  李璐满脸开心的给王老实盛饭,餐桌上菜很简单,一个青椒土豆丝,一个家常豆腐,这都是王老实平时爱吃的,还有今儿当主角的羊肉丸子冬瓜汤。

  看王老实吃的开心,李璐也壮了壮胆子,说,“今天我又去了趟医院,医生确认,我怀孕了。”

  王老实这会儿注意力都在羊肉丸子上,吃得不亦乐乎,至于一会儿跟宫二他们喝酒吃烤串的事儿早不在心里,李璐说话的时候,他都没反应过来,“哦,怀孕了好,好事儿,嗯,你也吃啊,别光看着。”

  如此没心没肺的话,李璐顿时如坠冰窟,她万万没想到结果是这个,千万委屈顿时涌上心来,若不是两人之间没到那个份上,她真想摔了碗,然后远远的跑,再也不见这个冷酷的人。

  小李同志难过的眼圈刚开始红,王老实那头儿整个人突然僵住,筷子上刚夹的土豆丝都掉在桌上,抬头看着李璐,“你刚才说什么?怀孕啦?谁?你?”

  李璐眼神特复杂,略带委屈的点了点头。

  啪!

  手里的碗掉到桌子上,吓了李璐好一跳,她也放下碗筷,担忧的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站起身来,脸上已经带出喜色,伸手拉过李璐的手,急忙忙的问,“你说的是真的?”

  李璐连连点头。

  “来,你跟我来。”王老实此刻心情基本上都是震惊,惊中带喜,一下子两个,双喜临门实在让他有些撑不住的感觉。

  查妞儿那头儿欢喜劲儿还没过去,李璐又传喜报,王老实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高兴啦。

  他这个样子倒把李璐给小小愁住了,摸不清王大老板到底啥态度。

  胖姐可是反复叮嘱她,千万别耍小性子,孩子不是车子,没了可以买新的。

  除了做饭,整整一天,胖姐就干了两件事儿。

  第一,给李璐讲母凭子贵的道理。

  第二,给李璐普及孕妇早期保胎知识。

  李璐终于认识到,自己肚子里那个小玩意儿还真够金贵的,还知道怀孕生孩子有多不容易。

  只有一点,李璐很好奇,没结过婚的胖姐为什么懂那么多。

  对此疑问,胖姐脸红竟然答不上来。

  搀扶着李璐回到大厅,把李璐差点没乐坏了,自己还不至于吧,可她却又很享受,心里的不安也随之而去。

  关于孩子,王老实从来就没有过一丝一毫说不要的想法,除了自己的愿意要,还有老太太呢,别看老妈没明说,王老实也能猜得到,孩子是多多益善的。

  自己要是犯浑,把孩子做掉,一准儿的后果就是五年之内,甭打算看见老妈一丝笑模样。

  盯着李璐看了好一会儿,李姑娘心里都发毛的时候,王老实特直接的说,“咱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

  还商量?

  李璐满是惊喜,她是一千一万个愿意,胖姐的灌输还有从文学上读来的道理,李璐完全没有那种不着调的文艺傻青年思维。

  不用回答,看李璐那表情,王老实就知道答案了,“行,回头我来安排,你就安心将养身体,回头儿咱生个漂亮的。”

  李璐脸上顿时羞红,年龄是够了,毕竟未婚生子,李璐还是有点矜持不住的,她已经不大开口说话,王老实说什么,她就点头应承。

  不是王老实想的多,李璐和查芷蕊不是一会儿事儿。

  说句难听的,李璐身边儿的资源跟查妞儿差得太远。

  都用不上王老实,查芷蕊就能拉起一支职业的队伍来,确保母子顺利平安,他坚持派人过去,不过就是希望查妞儿身边尽量有自己信得过的人。

  李璐不同,王老实不给他安排好,她什么都费劲。

  此刻,王老实没想过身份的问题,对于他来说,无论是谁,肚子里都是自己的骨肉,那就得一视同仁,不能从母亲的角度,也得保证在孩子身上。

  王老实先让李璐叫胖姐回来,在他安排好之前,身边儿得有人,至于安保组那帮,就不是能干这类事儿的主儿。

  他又陪着李璐吃完饭,等到胖姐到了,才离开,他手机已经响了好几回,那帮货等不及了都。

  路上,好几次,王老实都想给老妈打电话,想了想,他是强按捺住那冲动,哪怕老妈再急着抱孙子,也不能现在说。

  不合适。

  王老实很清楚,现在老太太********就是操办他跟唐唯的婚事,这节骨眼儿上,自己把消息传递过去,一下子还俩,后果难以预料,万一有个什么变故,他承受不起。

  唐唯那里怎么面对?

  不能给老妈出难题。

  就是他自己,满心也是对唐唯的愧疚,盼就盼着能顺利结婚,然后自己再争气点,唐唯也能怀上,那就好了。

  ※※※

  里院,树荫下。

  一帮没品位的人围坐在一起,王老实临时当起烧烤师傅,除了手生,老是烤焦之外,其他毛病没有,味道还可以,就是供不上吃。

  偏他还兴致颇高。

  王老实是饱汉子哪知饿汉子饥,他是在李璐那里吃的饱饱的,还带着愉悦的心情,浑然不顾这帮哥们一直饿着等他。

  烤串加啤酒,最品人性,吃得多喝的少,不可深交,心思重。

  宫二吃了几串后,擦了擦手,冲其中一个喊,“德子,你来烤,我跟你三哥说几句话。”

  “好嘞!”

  大伙儿还是欢迎的,德子是把好手,哪儿都比王老实专业,其实都想着王老实赶紧让位儿,就是不好意思打击,谁也摸不清,王三哥今儿兴致咋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