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九,不认识的世界

八百六十九,不认识的世界

  张涛,最后一刻时,在阳台上,甩了出去,浑身跟散了架一般,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等他清醒过来,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模样,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世界。

  瞬间,什么美好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悲惨。

  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还是这个镇的挂职副镇长。

  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有李霞,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发疯一样,张涛冲向一片废墟街上,在妻子可能出现的地方寻找任何踪迹。

  一夜过去了,他徒手救出来一个人,男人还是女人他压根没印象,两眼血红,很机械的到处挖,冥冥中,张涛不相信李霞会离他而去,两人的海誓山盟,他犹记在心间。

  没有明确的想,意识里,他就认为,没有了李霞,自己还活个什么劲儿。

  从地震开始,这种状态一直维系到转天中午,不少人已经找到了张涛。

  镇政府里活人目前出现的领导就他一个。

  逐渐的,聚集到张涛身边七八个人,五个民警,三个政府工作人员。

  说起来他们命大,派出所就在镇政府旁边,和政府大楼一块儿倒塌。

  五个民警没在楼里,逃过一劫。

  至于那三个工作人员,天知道他们咋躲过的。

  从政经验上,张涛还远远不足,压根就没想到要组织个什么。

  五个民警实在没办法,他们不是本镇人,想要跑回家去,路已经没有了,只能抱团取暖。

  自打地震后,大雨就下个不停,余震也接连不断,整个镇子里混乱不堪。

  看到张副镇长,下意识的就聚了过来。

  那三个工作人员里,其中有个五十来岁的人,他曾经是本镇的副书记,甭管是犯了错误也好,还是得罪了什么人也罢,主任科员已经当了好多年。

  按照他的性格,是不会说一句话的。

  但多年来的经验还在。

  那个年青的张副镇长,眼缘还算可以,现在这个情况,这位主任科员看的明白,地震等级估计要捅破天,想想自己家里空无一人,他不担心什么。

  副镇长疯了一样挖,主任科员同志颇为感动。

  他拉住了两眼空洞无神的张涛,恳切的说,“张镇长,你得把乡亲们组织起来。”

  张涛停了下来,要不是已经没有了力气,他很想转过身来,直接给这货一个嘴巴。

  偏偏,转身的瞬间,他看见了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一把推开那位老主任科员,张涛向前边儿跑。

  主任科员同志暗自佩服,觉悟就是高,一点就明白,这会儿就该到镇政府门前去,振臂一呼,响应无数。

  他真没想到,人家其实是看到了自己老婆,谁有空搭理你呀。

  就在镇政府门前的旗杆前,张涛与李霞团聚。

  两人默默相互注视,谁也没动,也没说话,无声的泪水泉涌。

  没人知道,两人重聚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逃离这个炼狱,到安全的地方去,工作神马的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张镇长,现在你是咱镇子里最高领导,请你负起领导责任,组织救灾。”

  这个人咋如此讨厌,都这样了,还不逃命,整什么抗震救灾啊。

  张涛很想一脚踹开这货,领着老婆走人,他的脚动了动,没离开地面。

  不敢呀。

  此刻就在旗杆前,围拢了不下于200人,再说,这会觉悟已经回到脑子里,张涛知道,只要自己一跑,不被打死都难。

  “那个谁,把人组织一下,是党团员的过来——”

  真不含糊,这些年没白混,张镇长抖擞精神,振臂一呼,核心灾区第一个有组织的抗震自救机构成立。

  ※※※

  时间回倒,老曹那个会所之家。

  王老板说那天不合适,屋里顿时寂静下来,人并不多,就那几个。

  以多年的经验说,王董该有的反应就是趁此机会,逼着老曹把新媳妇喊过来,让大伙儿调戏一番。

  再接着,喝酒,欢乐,完事儿。

  不合适,这算哪门子说法?

  就要当新郎官的曹老板不合适直接问,他给老白使了个眼神儿,那意思就是让老白张嘴。

  白老板也懵了,不能够吧,王大老板出牌没路数走,咱哥们咋问?

  老白又机智的推给老牛,你岁数最大,来吧。

  不是王大老板多可怕,实在想不通,老牛其实也不想接,可他没人再转了,给钱四儿?

  那不成啊,四爷恼起来也不是人。

  “王董,下周一你有重要的安排?”

  王老实摇头说,“不好说,暂时还不知道。”

  老曹,“——”

  白老板,“——”

  牛大爷,“——”

  还好,王大老板人讲究,提点了几句,每句话都很关键。

  第一,他判断本次地震规模与破坏力实在太大,肯定是全国性的灾难。

  第二,本届政府讲究河蟹,如此重大的灾难,不可能没动静。

  第三,算算日子,下周一是第七天,很大程度上,那得算头七。

  还要继续说吗?

  没明说,王老实那态度实在明显。

  曹老板已经被王老实给说懵了,傻傻的呆坐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关键时刻,还是老白劲道,问,“王董,这咋办?”

  王老实给出了两条道,特有文化修养的路数,第一,提前办。第二,错后办。

  提前,太仓促,没几天了,何况按照王老板说的,最近几天都是悲伤的时候,没头七的氛围,也不是办喜事儿的日子。

  错后呢?

  老曹满脸苦色,小娇妻那儿怎么开口?

  莎莎还好说,那个当老丈人的兄弟怎么说?

  为什么说兄弟呢,老曹第一次上门儿的时候,论了论岁数,老曹正好比莎莎她爹大三个月。

  莎莎爹也没溜儿,不由自主的来了一句,“大哥抽烟吗?”

  那句话没少惹祸,老曹下不来台是一回事儿,莎莎同志怒火万丈是真的。

  曹老板可是跟自己未来媳妇商定了,正日子头三天,娘家摆酒,亲戚朋友已然都通知到了。

  现在说延后,哪儿那么简单。

  有心不信,自打认识王大老板起,就没一回错过。

  老曹也怕,特么的自己结婚的时候,全国人民默哀烧纸,真要那样,这辈子可咋顺?

  有些不甘心,老曹问,“王董,没那么严重吧?你得到信儿啦?”

  王老实摇头说,“没信儿,我觉得错不了。”

  尼玛——饭还吃不吃啦?

  ※※※

  还是头天晚上。

  赵宏进自己都不知道到了什么地儿,下了高速,才知道已经到了冀北地面,离京城有个三百多公里。

  住进一家快捷宾馆,躺在床上,赵宏进很后怕,他回忆刚才的经过,发现很多时间里,他大脑里记忆是一片空白。

  人只有在失去后才想着反思。

  老赵也是。

  冲动是有,内中有没有其他因素,他不敢想。

  后悔呢,没有,美誉国际平台不错,他也乐于其中的工作成就,只是,他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懂那位老同学,就算没有今天,恐怕未来也要分开。

  想了很久,街上早已寂静下来,毫无动静,一座小县城,夜生活很集中,也没那么悠长。

  肚子饿了,屋里有泡面,搁在以前,他是不吃的,现在不同,赵宏进连火腿肠加榨菜全给圆了。

  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再想想自己今天经历的一切,赵宏进都觉得神奇,怎么变成了这么个样子。

  以后的路怎么走,他一点都没有头绪,扯了扯头发,赵宏进重新躺会床上,自言自语的说,“管特娘的呢,将来的事儿再说吧。”

  似睡非睡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赵宏进猛然间清醒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抓起电话来。

  为啥呢?

  他才发现,自己内心多希望那个老同学会打来电话,甚至一个短信也行。

  未接来电和短信不少,可他的一个没有。

  只有钱四儿的未接来电和短信,还有几个下属的,短信的内容都是在询问情况。

  钱四儿更直接,‘你丫赶紧滚回来,瞎特么的闹腾啥!’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没给这些人回消息,而是翻出另一个电话来,时差就别考虑了,直接拨。

  地球另一端,属于深更半夜,因为心中牵挂的太多,査芷蕊手机是从来不关的,总是放在梳妆台上。

  熟睡中,被电话吵醒,不仅仅是恼怒,还有不舒服,在从床上爬起来到梳妆台这段小距离中,查妞儿调整好了情绪,无名邪火发不的,所以,她手机没搁在枕边。

  拿起来,査芷蕊怔了下,是赵宏进,两人之间一直有联系,谈话的内容都没离开过王老实,不是赵告诉査芷蕊,就是查问他王老实的事儿。

  这个点打过来,难道是——?

  “老赵,发生什么事儿啦?”没功夫胡思乱想,査芷蕊赶紧接听。

  “芷蕊,我今天辞职了。”

  “辞职?”査芷蕊揪着的心放了下来,她真担心是王老实出了什么不测,稳住心神,“为什么?不是挺好的吗?”

  赵宏进翻了个身,略带苦涩的说,“以前是挺好,不过,我跟落实分歧越来越大,再这么下去,我怕连朋友都没得做。”

  有这么严重,査芷蕊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也不是没有脑子,她伸手打开台灯,坐到椅子上,耐心的问,“跟我说说。”

  赵宏进就是倒苦水来的,他自己认定的苦水。

  查妞儿听得很认真,也耐心,没打断对方。

  零零碎碎的事儿不少,査芷蕊拿着眉笔在一张纸上写了点只有她自己能看懂的符号。

  说鸡毛蒜皮肯定不对,但她也听出来了,很多事儿就是赵宏进自己瞎琢磨,根本就没有跟王老实的沟通,说白了,心思太重。

  话筒里,赵宏进似乎说痛快了,没有了声音,査芷蕊换了个姿势坐,问,“还有吗?”

  “没了,就这些。”大概是都说出来了,赵宏进心里舒坦了不少。

  査芷蕊轻咬嘴唇,问,“要不我跟落实谈谈?”

  赵宏进回答迅疾,“别,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那也行,要不来美帝吧,我给你介绍几个美女认识。”

  放下电话,查妞儿坐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手指在屏幕上滑了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打个哈欠,继续睡觉。

  电话那头儿,赵宏进是主动结束通话的,他还在发愣,多少有些出乎意料,虽然没有明确,他还是隐约间希翼着什么,只是结束通话后,赵宏进同志发现什么都没有。

  “说到底,她还是他的。”

  爱瞎琢磨的毛病又犯了,赵宏进很有他老爹的酸臭基因,心里想的和他嘴上说的,差距好大,偏偏有时候嘴硬得让人想抽他。

  王老实挽留了,只不过语言和方式有点清新脱俗,赵宏进傲娇了,用最不可取的举动回应。

  和査芷蕊说的时候,赵宏进是不会承认他希望査芷蕊来起到那个特殊作用,而查妞儿只虚让了一句,他才拒绝,人家也就顺着走了。

  ※※※

  灾区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张涛一直在努力,能做的却寥寥。

  人是组织了起来,不说个个带伤也差不多,囫囵个的很少,就是他自己,身上擦伤什么的就数不过来。

  关键还是物资和专业人员的匮乏。

  目前,镇子里最缺少的几样东西都稀缺的可怜。

  第一,药品,镇上卫生所已经荡然无存,两个药店也没能幸免。

  第二,食物和饮用水,几乎没有,只能组织人在可能的废墟里寻找,集中管理,按照最低标准分配,相比幸存的人数,能用的太少。

  第三,工具,救人还是第一位的,大家找来了不少简易工具,但是没有大型和专业设备,他们可以做的真心不多,救出来的人少之又少。

  第四,通讯,和外界失去联系,给人们带来的是内心的巨大恐惧,张涛一直在鼓舞士气,说绝对不会抛弃大家,可是这么长时间,什么动静都没有,难免情绪低落。

  第五,天气,震后,大雨一直不断,除了缓解饮水问题,其他的就是给救灾带来更大的破坏,张涛好几次都冲着老天怒骂。

  第六,——

  第七,——

  很多平时都不算是问题的事儿,此刻困难的让人绝望,如果没有李霞在一旁默默的支持,张涛觉得自己已经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