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八,那天不合适

八百六十八,那天不合适

  送盒饭的终于赶到,不光是送餐员工来了,还来了老板。

  满头大汗,到处陪笑。

  讲道理,送晚了就是晚了,做生意得讲规矩,这个老板就很明白,任何一个客户都不能轻慢。

  按盒饭这事儿不该老邱亲自出马,这次不行,出了这么多事儿,都憋着找出气筒呢,也就老邱这货,没人愿意招惹。

  人家大老板都没话。

  屋里,王老实听老曹是喜事儿,犹豫了下,“我吃完饭过去跟你们会合。”

  曹老板没明白,问,“王董有饭局?”

  王老实,“没有。”

  没有?

  这特么的叫什么话?

  老曹迷惑了,这么多年来,没遇上如此困扰智商的简单事儿,“那------”

  干嘛不跟自己一块儿吃,非得吃完饭再过来吃宵夜,谁玩儿出来的新养生之道?

  结束通话,老曹都给自己整出个四五六来,旁边儿老白问他,“王董什么时候过来?”

  “他吃完饭来。”

  白老板,“------”

  阳台上打电话的老牛过来,一脸的纳闷儿,“嘿,邪门儿,四老板不接电话,短信也不回,别不是出什么事儿吧?”

  老邱这货板起脸还是很有料的,乍一看听能吓唬人。

  联系盒饭的人是老邱司机,送盒饭的老板,是他司机的邻居,至于到底什么关系不是重。

  核心问题是,司机大爷没给老邱涨脸。

  如此重要的盒饭竟然没有按时送达,那得多大罪过?

  卖盒饭的老板,特就是脑袋大、脖子粗,不干餐饮就糟践了的主儿,粗大的金链子才能表明他是老板,其他的那几个打工。

  此刻他正满脸谦卑的站在邱总面前痛陈自己的错误,“邱总,真不是诚心的,不知道为啥,突然一下那么多加班的,哪一家我也不敢惹啊!”

  还得人家老,邱精明,马上意识到些与众不同来,问,“都什么单位,还惹不起?”

  盒饭老板马上苦着脸回答,“都是政府的,各个局也有,您老给摆摆,人家不让我干了,还不就分分钟的事儿?”

  “你他们都在加班?”老邱若有所思。

  “是啊,我们好几个同行,忙得都跟孙子一样,光厨子,我就临时借了三来。”

  好像漏嘴了,这货赶紧闭嘴不言。

  老邱层次多高啊,哪儿能跟一送盒饭的动真气,挥了挥手,意思是该干嘛干嘛去。

  司机李没走,站儿能着挨批评,怎么也是办砸了差事。

  老邱也没心思他,照样赶出去。

  他觉得今天王董的不一样或许找到了根子,没别的,老邱认为这就是老板比别人强的地方,总比别人率先找到关节,抢一步。

  美誉国际突然停下自己手里活儿来给爱无疆帮忙,难道跟所有政府机关都不下班没关系?

  联系到地震,没有才不对。

  不行,得过去跟老板这个情况。

  刚一出这会客室的门儿,就有人声过来汇报,“邱总,钱总一个人在地下停车场里坐了好半天了,要不您过去劝劝?”

  钱四儿?

  坐停车场里,老邱心里已然有了七八成的想法,心钱四儿你丫一个混混,玩儿什么艺术造型?

  略一思索,老邱还是先去停车场见钱四儿,那货没个准性,指不定惹出什么来。

  其实老邱多虑了,钱四儿心思没那么重,不敢回来,也不敢走,完全是因为不好意思。

  赵宏进辞职的焦虑没维持多长时间。

  这货有一个基因不错,忘性大,还有就是知道谁对自己好,记着一个准则,三哥总是对的。

  人有脸树有皮,他就等个台阶。

  如今老邱一下来,这货就从发动机盖上跳了下来,全然不顾把人家车祸害的不赖。

  拉着老邱就走,都没给老邱句话的功夫,“赶紧走,饿死我了,还有吃的没有?”

  老邱完全被四爷给整懵,“呃------!”

  前台那里,两个妹纸正慢条斯理的吃着盒饭,钱四儿一进来,眼睛就搭上了鸡腿,自顾自的,“这个你不爱吃,我帮你消灭了它。”

  妹纸目瞪口呆的看着钱总抄起鸡腿,大口咬着飘然进去。

  后边儿是哭笑不得的邱总。

  等没了人,这个妹纸哭丧着脸,“钱总这人怎么这样啊,那是我留着香嘴儿的呀!”

  大厅里,王老实正端着吃完的饭盒出来,一眼就瞅见钱四儿,手里举着鸡腿,另一只手拿着一盒饭,没羞没臊的正找地儿要开吃。

  那会儿让钱四儿出去,可不是赶他走,当时钱四儿明显情绪有失控的迹象,主要是让那货冷静一下。

  不过这货眼下这缺心眼儿的样子很符合他的气质。

  “四儿,别吃了,跟我走。”

  王老实这话忒残忍,饿了半天的钱四儿,刚打开盒盖,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毅然放下手里的半个鸡腿,巴巴的跑到王老实跟前儿,“三哥,哪儿去?”

  扫了这货一眼,王老实没搭理他,跟老邱,“你跟艾商量着来,保证工作,也别拖垮了人。”

  老邱多会来事儿,和庄重的头,“老板放心,我会跟艾秘书办妥当的。”

  工作永远做不完,晚上其实没多少事儿,没必要都留在这儿耗着,被老板镇压后,精神头儿都不大足。

  老板这么一走,后面得处理好,这就的看老邱的能耐了,艾能力没问题,经事儿还是少。

  “这是哪个缺了大德的混蛋干得!有种给老娘站出来!”

  下到停车场,一辆车前,围了不少人,一个漂亮的中年大妈正骂得起劲儿。

  王老实没在意,跟他一毛钱关系没有。

  倒是钱四儿,头不敢抬,压得齁低,还故意到王老实左边儿走。

  他肯定不会告诉王老实,那是他办的好事儿。

  下午在停车场里,心情极糟糕的四爷,祸害了人家的棒子国产跑车,不光是坐了个窝儿,还特么不够揍的拿着钥匙展示了他对涂鸦艺术的见解。

  白了,也就是运气好,这地方没摄像头,要不然逮着,就该去浸猪笼。

  那大妈可能真是心疼车,骂得很有艺术感,听了一会儿,都没重样儿,多少算个人才。

  “有老赵消息没有?”

  毕竟跟自己这么多年,王老实还是记挂着赵宏进,也希望老赵能够回心转意,美誉国际是回不来了,其他地方还是需要人的。

  起来都觉得丢人,不能王老实没有高级管理人才,这年头,贴上高管标签的人多如牛毛,招兵买马没多难,只要肯给待遇,简单。

  可合适就未必了,放心更难得,赵宏进是有问题,不过王老实还是相信他的,自己这么甩手,美誉国际也没出大的幺蛾子,那新手段不差,在美誉国际就没捞到合口的,都是虾米级别的。

  “没有,我给他打了电话,他关机。”

  王老实情绪没有波动,淡淡的,“也好,这些日子他也累坏了,好好休息休息也应该。”

  铃声大作。

  钱四儿掏出电话来,笑着,“老牛那货今儿不知道啥事儿,给我打了一下午电话。”

  铃声没了。

  “你怎么不接?”

  钱四儿刚想心里不痛快,话到嘴边儿,噎住了,特么的跟前儿可就是让他不痛快的王三哥,人家要是问一句怎么个不痛快?

  没法回答呀!

  “我逗他玩儿呢。”出来之后,钱四儿捂住脸,这货发现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愿意,王老实也不愿意听,反正一会儿就见面儿。

  曹老板请吃饭,真是第一次到家里去,以前大都到老牛那儿,后来开辟了老白,今天增加了老曹家,嘿,都凑齐了。

  车里气氛有些沉闷。

  王老实也紧张了一天,刚想闭上眼歇会儿,不行,脑子里都是事儿。

  “三哥,你这车还真来劲儿,跟坦克似地,以后看哪个孙子不顺眼,直接撞丫的------”

  王老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特么的先撞你,会人话吗。”

  钱四儿讪讪的笑了笑,没敢言声,他算摸透了一个事儿,今儿三哥气不大顺。

  老曹家就在四环里一,算是他自己开发的项目里。

  “卧槽!老曹这货够鸡贼的!”

  还没下车,钱四儿就惊叫起来,不光是他,王老实都看着眼发直。

  尼玛这丫挺的,够狠,别墅真糟践这房子,整个一庄园。

  稍微懂地产的人一看就明白,老曹这货做了手脚,肯定是在规划上耍了手段,那么老大一片,他家得有多少人才能住着不瘆得慌。

  都不用问,眼一搭,少了五千平米,王老实抠眼珠子。

  再绿化,房子周围都是高大的乔木,高低错落有致,肯定是找人看过,造型很有规律,不是靠前儿,根本看不清楚里边儿什么样儿。

  老曹早就在门口儿候着迎接。

  车刚挺稳,曹老板就满脸喜庆的过来开门儿,文邹邹的,“王董光临寒舍,仓舒蓬荜生辉,不胜感激!”

  噗!

  还仓舒蓬荜生辉,丫的就不能多认几个字儿?

  王老实差一口气没上来,也不照顾老曹的面子,摆摆手,“老曹,咱正经话,整那么酸溜溜的干啥。”

  钱四儿一边儿跟着起哄,“就是、就是,我老曹,行啊,蔫不溜丢儿的弄了这么个好地方,藏得够深!”

  曹老板哈哈大笑,这房子真是他得意之作,今儿亮出来显摆,自然愿意听舒坦的话。

  王老实这才明白,这货为啥非要到家里来吃,特么的,这也能叫家?

  还没进去,王大老板就特不厚道的猜测,凭老曹的层次,装修肯定得奔着多花钱去,一会儿瞅见新型会所,自己是直还是装看不见呢?

  穿过老长的径,一看气派的大门儿,王老实就知道,自己没看错老曹这货的品味,绝比是按照高档会所那风格装的。

  进了屋,满眼看去都是金碧辉煌,当然,个人喜好不同,王老实做人得厚道,没让曹老板不痛快的话。

  大厅里,几个人聚齐,王老实意外发现还有一生面孔,女的。

  没等他问,曹老板就介绍,“王董,这是莎莎,莎莎,叫人。”

  声音很甜,有腻,“王董好。”

  王老实强忍住没问婧婧哪儿去了,头回应,“你好。”

  落座后,那个叫莎莎的忙前忙后,茶水、水果、烟,一样都不能少。

  老牛拉着钱四儿抱怨电话的事儿,王老实细看了几眼这位莎莎,还别,抛开卸妆后真模样是啥,至少现在看,挺有料,比那个婧婧靠谱多了。

  忙活一通,莎莎跟老曹,“我去厨房看看。”

  再看老曹那样儿,真酸,饱含深情的头,“去吧。”

  本来打算闲聊,然后提醒老几位,地震这事儿该如何应对。

  没成想老曹一开口,王老实都没机会张嘴。

  人家要告诉王老实这莎莎到底什么来路。

  按照老曹的,这位莎莎是个海龟,从欧洲留学回来,弄了个什么博士头衔,在老曹的公司里任职。

  曹老板是两人情缘以至,互相对眼,感情基础牢靠。

  是不是真的,还真不重要,这么多年来,王老实真记不住曹老板换了多少,唯一有印象的就那个婧婧,实在没办法印象低。

  虽兔子不吃窝边草,可也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人家老曹好不容易上手一个,就别添堵,再了,凭老曹那货,这就不叫个事儿。

  不过,老曹在这么重要的聚会上,把人给带家里来,似乎有什么道。

  果然。

  曹老板瞅了一眼其实什么都看不见的厨房,美滋滋的,“王董,今儿把大伙儿请来,就是想件事儿,我跟莎莎下周一结婚,不大办,就自己人热闹一下。”

  下周一?

  不能不了,你丫选的真是好日子,那天可是头七,全国都哀悼。

  别人都恭喜,钱四儿那货还逗呢,“尼玛老曹,你这都吃了多少嫩草啦,跟哥们实在的,这妞儿第几任啦?”

  曹老板哈哈大笑,伸出四个手指。

  “老曹是性情中人,离婚不离人,那三位都养着呢。”老白给曹老板泄了底。

  钱四儿顿时眼前一亮,伸出大拇哥,“老曹,你丫是这个!”

  王老实伸手在桌上抽出一支烟来,慢条斯理儿的,“老曹,换个日子吧,那天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