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51章 三百六十一,停的下来?

第351章 三百六十一,停的下来?

  滨城这头儿似乎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最多气不顺也就下一层的人物,诸如老苟之流。

  老黄说话不厚道,就不给痛快话儿。

  王老实也没客气,反正着急的是滨城,不是他王老实,前路上荆棘不打扫干净了,滨城怎么发展,要发展的是你老黄,不是我王老实。

  老黄很满意王老实这个态度,也不是他贱骨肉,王老实的态度很关键,他也得小心。

  王老实在家的时候,老爷子摆弄花草倒还好,老妈已经念叨了好多。

  现在王老实可以用看戏的心态来欣赏老妈的话。

  目标直指老姐王馨。

  说女朋友,人家王老实有,都领家里来了,不能说别的了。

  王老实还没完全毕业,这有点无耻了,他压根就没学生样儿了,学校大门口冲哪边儿开他都未必知道了。

  反正,王老实可以正大光明的听老妈数落姐姐,自己还可以顺嘴附和几句,换来老姐恶狠狠的目光。

  没别的,就是老妈缺大玩具了,孩子。

  这都结婚那么长时间了,以事业为重的姐姐、姐夫没有要孩子的意思。

  老妈那个急啊!

  周围邻居里,好多人去买菜的时候,都已经推着小车,小车里一般都放一个粉嘟嘟的小孩子。

  别人怎么想不好说,反正李梅觉得那样儿很提气,她就想跟别人一样,也推一个,或者抱着都行。

  她馋坏了,盼着赶紧来个第三代。

  有句话王老实没敢说,就算姐姐有了孩子,未必轮的上老妈看孩子,人家孩子还有身体倍儿健康的爷爷奶奶呢,老妈顶了天就是个姥姥,偶尔蹭几天。

  大过年的,家里老妈最大,她不痛快了,就得哄哄。

  姐夫不敢说,姐姐也不敢张嘴,怕招来一顿骂,老爸更是没事儿人,拿着喷水壶自顾自的去了二楼阳台。

  只能是王老实。

  姐夫一个劲儿的拱手,态度还不错。

  王老实这厮也会嘴甜儿,拉着老妈就走。

  李梅不满,她还没说痛快呢,“你拉着我干吗去?”

  王老实说,“想吃青萝卜了,咱买点去。”

  王老实他妈说,“青萝卜啊,家里就有,我给你切去。”

  “行,我跟您一块儿去。”王老实才不想吃,就是没话找话儿,搂着老妈去厨房了。

  姐姐同志,和姐夫同志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总算熬过去了。

  王老实一进厨房立马后悔了。

  炮火转移的真快。

  李梅问王老实,“你这快毕业了,我听你爸说,你要回滨城是吧?”

  王老实还没明白过来,点头说,“基本上确定了。”

  李梅高兴了,说,“是不是把子琪调到滨城来,将来你们还打算两地分居咋地?”

  王老实顿时明白了,轮到自己了,这个事儿他还真没想过。

  没听见想要的结果,李梅停下洗萝卜的动作,扭头看他,说,“我说的有不对的?”

  王老实赶紧说,“没有!您要不说,我还想不到呢。”

  当妈的不高兴了,“没想?都什么时候了?还半年,你就毕业了吧?”

  没错儿,还半年,王老实就正式告别学生身份了。

  林子琪家会怎么说,王老实大体上还能猜到,让林子琪来滨城,他们未必肯,就算真的谈婚论嫁,林子琪也得留在京城,王老实也得是。

  搁谁家,都得是这个心思。

  自己这头儿呢,老爸老妈会这么认了?

  王老实觉得老爸还能通融,老妈这头而肯定不会,再说了,自己返回滨城的事儿几成定局,就算京城不放下,也得有个侧重。

  一想这些,他脑袋有点大。

  整个春节,王老实都提不起精神来,他发现自己糟心的事儿不少。

  老妈催着他安排和林家的见面工程,王老实已经把这事儿当工程看待了,还是有难度的那种。

  从老爸的几句话里,王老实也听出了些,滨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办,将来自己在滨城强行推进航空事业的时候,阻力不小。

  不能说别人不用劲儿,王老实也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儿确实不容易。

  除了滨城需要,从国家层面,怎么调控,滨城这个想法都不合适。

  也就是滨城市一直在强行推进,上面不好直接给毙掉。

  每推进一步,滨城这头儿的信心就掉一点,其中的复杂实在说不清楚。

  是不是自己想的太高了?王老实重新审视自己的计划,想想还真是,太狂妄了些吧?

  王老实突然有种什么不干,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什么都不玩儿了,就眼下他积攒的财富,够他一辈子可劲儿得瑟,然后再让后辈当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了,甚至二代要不是忒混蛋,三代都问题不大。

  王老实甚至不想这么早回京城了,赖在家里多舒坦。

  王嘉起都看在眼里,似乎也没兴趣问问儿子咋了。

  老妈也就是赶王老实出去玩儿会,窝在家里不好,动动身体好。

  到哪儿玩去?

  王老实不知道,出了门,不到五分钟就回来了。

  老妈李梅一看,拿出一个兜子,塞到王老实手里,“给你郑姨家送去。”

  王老实一提,老沉了,“这是啥啊?”

  老妈说,“酸菜。”

  王老实套着衣服说,“她家要的?”

  老妈手中有活儿,没抬眼皮,说,“前几天你郑姨还说我激的好吃,要来拿,这不一直没来,你送一趟。”

  王老实穿好衣服,提着酸菜问,“这袋子结实吗,别漏一车。”

  “赶紧去,套了好几层,漏不了。”

  王老实前脚出门,后门就传来老妈的话,“开车慢点,路上结冰啦。”

  王老实挥了挥手,“我知道啦。”

  唐唯家不远。

  车子发动机还没热乎起来,就到了。

  敲开门,是唐唯开门。

  唐唯一瞅是王老实,眼睛就闪亮,问,“大冷天你跑来干吗?”

  王老实提了提酸菜,“我妈让送来,郑姨要的。”

  唐唯手里正举着苹果啃呢,说,“我不接手了,你给放厨房吧。”

  王老实也不惜外,换了鞋进屋,“就你自己在家?”

  “可不,他们去我姥姥家了,我不愿意动。”

  王老实放下东西,顺手洗了下,回到客厅来,一屁股坐沙发上就不动了,他就怕爬楼,唐唯家老高的,“唐叔不是说买房吗?怎么没动静。”

  唐唯拿了一个苹果,正要削皮,王老实一把抢过去,用手擦了几下,张嘴就咬。

  唐唯急忙拦着,“没洗呢,脏————”

  王老实摆摆手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等闹肚子了,看你还说嘴不。”唐唯瞅着半个苹果都进了王老实肚子,气得真想不搭理他。

  “对啦,刚才你还没说房子的事儿呢,你家这房子,累死我了。”

  不大工夫,一个大苹果就剩下核了,王老实又提房子的事儿。

  唐唯小着声说,“你才来几回,至于吗?”

  王老实还要说,唐唯赶紧说,“买啦,是小二楼,没交房呢,明年差不多就搬家了。”

  王老实点点头,这才像话嘛,堂堂华夏时代地产的总经理,还住这样的房子,显得自己多不懂事儿似地。

  也是潜意识里的没羞没臊发作了,王老实半躺下,腿搭在扶手上,说,“给倒杯水吧,渴了。”

  唐唯气乐了,“我该你的啊,打一进屋,又是吃又是喝的,你还真不见外。”

  “有啥见外的,到你家,就跟到我家一样,赶紧的,渴死我了。”王老实耍无赖的能耐不差,唐唯一点办法没有,她哪儿知道,她的性格,王老实吃的死死的。

  水来了,王老实躺着就要喝,唐唯拽了他一把,“别灌一脖子,起来喝。”

  握着唐唯柔软的小白手,王老实一点不合适的感觉都没有,顺势起来,喝了一口,问唐唯,“还没问呢,考的怎么样?”

  唐唯翻了翻白眼,不满的说,“你才想起来问啊。”

  确实不好,王老实年前事儿真是多,不是不关心,是真没功夫惦记,早就给忘了。

  “考得还行,就看面试————”

  王老实半躺着,唐唯坐他旁边儿,凑得挺进,王老实梗着脖子,稍微提提鼻子,就能闻到唐唯身上淡淡的香味儿,难得王老实心里没有任何邪念,就是感觉整个人很舒服,很放松,要不是唐唯跟他说着话,他差点睡着了。

  两人说着话儿,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等唐建兴两口子回来,看王老实在,有些意外。

  王老实也发现自己这么有点没礼貌了,赶紧爬起来,瞅了瞅时间,都该吃晚饭了。

  这就要走。

  唐唯她妈说,“别走了,今儿郑姨给你做酸菜鱼。”

  王老实连忙说,“郑姨,我不跟这儿吃了,我妈还不知道呢,等着我回去吃饭哩。”

  郑婕才不信他,“唯唯,给你李姨打电话,让你李姨和王叔上咱家吃饭来。”

  唐唯动作真快,电话跟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在她手上,真猜不出她到底藏哪儿啦。

  根本就没给王老实说话的空,电话就通了,唐唯那张小嘴,吃了黄连都算蜜的,没等王老实一口气喘完,电话打完了,冲着王老实努努嘴,“李姨让你回家接他们去。”

  王老实纳闷了,不是说晚上姐姐回来吃饺子吗?又变啦?

  他还在发愣,唐唯已经穿上外套,推了王老实一把,“赶紧走,我跟你一块儿去。”

  好妮子,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