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七,那种领袖气质

八百六十七,那种领袖气质

  大老板态度强硬,总经理愤而辞职!

  震动美誉国际。

  赵宏进不理解,其他员工同样理解困难,只不过不敢像赵总那么直言犯谏。

  艾碧菡的效率很高,说实话,比赵宏进要强很多。

  平时艾秘书总是和蔼亲民,板起脸来,照样让人不敢大声喘气。

  艾秘书给中层开碰头会的时候,就说了很简单的两句话,“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服从老板的意志,无条件的,第二条,有不明白或者不理解的,参考上一条。”

  她没说不这样会什么后果,用不着说。

  参考上一条?

  其实赵宏进赵总就是最好的参考,每个人都听说是赵总自己辞职不干,谁信?

  要不要参考,那就得考量自己的心思了。

  主要看有没有底气和勇气去反抗。

  讲真话,传媒公司绝没有表面儿那么光鲜,真正能吃肉的就那几个公司,剩下的大都苦逼喝汤,老板还好点,钻营关系,上蹿下跳去找项目,但好歹是老板。

  底下员工就不同了,他们必须从里到外让自己是灰孙子,到处给人家看笑脸,好话得时刻说着,跑断腿、磨破嘴,运气好,拿到单子,也就养家糊口的钱。

  干这一行,就别想着要什么自尊脸面,不把自己搭进去,就算成功。

  美誉国际恰巧就是几个吃肉的公司。

  有钱四儿在前台到处顶着。

  后边儿王大老板庞大财力撑着。

  业务上有苹果智能机当主线。

  待遇福利好,到哪儿都不求人,这样的好工作,不是谁说不要就能舍弃的。

  有王大老板坐镇,艾秘书--不,艾总亲自指挥,爱无疆的办公区迅速动了起来。

  私底下,大伙儿都在小声嘟囔。

  美誉国际损失了,那也是人家老板自己的,咱犯不上。

  过来是给爱无疆帮忙,又不是永远调过来,该拿的钱一分不少,何苦呢。

  艾碧菡有能力不假,突然承担如此重任,她也心里发虚,她可是太清楚自己那个老板,典型的甩手型,动动嘴行,真让他自己干点啥,还是算了,纯属添乱。

  邱宏伟加入后,秩序才真的理顺,老邱经验丰富,多年来也建立了威信,他就是什么都不干,坐那儿坐着,也管用。

  他们的工作并不难,就是接过原来爱无疆的活儿,筹款。

  都有原有的工作流程,按照规矩做就行,强度并不大。

  人做事儿的时候,专业不专业的那是扯蛋,主要是得用心,还得顺心,特么不愿意干的事儿能干好,说明那事儿就不该让人干,弄头猪来效果会更好。

  挺简单的工作,给一帮心不在焉,满腹牢骚,还不敢说出来的人做,找骂是必须的。

  美誉国际人多,调来不少,就那点屁事儿,弄得乱七八糟。

  说他们消极怠工可能冤枉了,没用心是真的。

  老邱这人滑,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地方,绝不当恶人,当着老板也打死不来横的。

  温和的批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就是纵容,说白了,老邱还没领会透大老板到底要干啥,到底玩儿哪一出。

  另外,刚才赵总辞职给老邱敲了警钟,连高中同学,铁杆里的铁杆,说走就走,他得在意着点。

  王老实和赵宏进在办公室里的事儿谁也不清楚,到底咋个意思,那得猜。

  艾碧菡缺乏历练,开始还能凭借身份掌控,逐渐的,也焦头烂额,不乏老奸巨猾的货给下绊子。

  你不是领导吗?

  有困难找领导。

  不懂的问领导。

  不会的推给领导。

  当然,这是极端的货在犯特二的傻。

  尤其是艾碧菡宣布加班后,此类情况更加严重,哪怕艾碧菡已经冷着脸训斥某些,老邱也不时过来帮腔,还是止不住这趋势。

  这人呢,就不能得意,一旦忘了形,就容易想不起来疼,都是职场的人,谁还没个喝水塞牙的倒霉坎儿?

  屋里还坐着王大老板呢。

  此货是极少针对基层员工发火,一直保持高能亲民的形象。

  有句非常文艺的话就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王老实一切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为啥是这样。

  放不下身段是一个,毕竟好久没求过人了,抹不开,另外,恐怕也有打抱不平的潜意识在。

  美誉国际算是赵宏进一手创建,前期就不算了,真正起范儿,还得赵宏进进来后,钱四儿的风格与老赵不一样,但越是钱四儿那货,在基层员工里,越是受拥护。

  今儿出了两件事儿。

  赵宏进辞职,一句话没留就走人。

  第二,钱四儿到是没辞,可人也走了。

  这帮员工们要是还没心没肺的该干嘛干嘛,王老实反倒不自在,你们俩混蛋把美誉国际弄成什么破玩意儿啦?

  有点小情绪,不服艾碧菡,只要不闹出格儿来,王老实懒得开口。

  没成想,还来劲了,越发不像话。

  爱无疆的办公场所,独立办公室很少。

  有靳玉玲的,被王老实占用。

  还有副总的,锁着门呢,不好给人家撬开。

  剩下就是财务,那地方也不能随便进。

  艾碧菡占用了会议室当作自己的地方,连老邱都没混到一张桌子,他只能在会客室里坐会儿。

  其他人都在公共办公区。

  靳玉玲可不是个省钱的主儿,整个爱无疆办公环境非常的雅致,追求什么人性化。

  但也造成了很多不便,平时显不出,到了这会儿,跟菜市场都差不多了。

  当然,都特么的快七点了,盒饭还没到,不少人怨气更足。

  王老实走出办公室来,没踹门,很显涵养。

  慢慢溜达着,走到办公区正中央,那里是很大一片空地。

  本来乱糟糟的,一点点的静了下来。

  就算没看见,还在小声嘟囔的,也会在同事善意提醒下,立马闭嘴。

  大老板脸上没有任何不高兴的表情。

  大老板也没说一个字儿。

  大老板甚至连一些带有指向性的动作都没有。

  可他们都心虚。

  热血的时候,都冲向大脑,很多不走心的话,和不理智的举动就出来了。

  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也就害怕。

  在京城混,活得如何,关键还是看收入,别看大京城人口多少多少,职场里,正儿八经的老京城人比例没多高,希望通过自己拼搏扎根京城的多如牛毛,成功者才有几个?

  打工者的血泪心酸才是主流。

  脑袋一热,跟自己饭碗和梦想过不去,好多人都想抽自己。

  王老实这些年涨的本事里,就有一条察言观色,他观察很仔细,非常专业。

  知道害怕就好,当然,不知道更简单。

  “你、你、你、还有你。”王大老板说话了,指了四个看上去娇弱的姑娘。

  大老板叫,哪个能怠慢,都向前几步,来到王老实跟前儿。

  “给我搬一张桌子来,就茶水间那张。”

  咦?

  全都糊涂了,这是要干啥?

  茶水间有好几张桌子,傻大笨粗的类型,挺沉呢。

  您瞧您挑这几个人,一看就手无缚鸡之力那种,随便挑其他人,棒小伙有的是。

  真有那怜香惜玉兼胆肥的,也不够敞亮聪明的,特么的跳出来自告奋勇,“王董,我去搬-----”

  老油条都心里冷笑,二货,没看出来大老板这是故意的?

  他们猜对了,王老实脸一冷,语调还是那么平和,“我说让你搬啦?”

  一共跳出来三,说话的就一个,傻在当场的是一对半。

  四个姑娘心里颤抖着,麻溜儿的去搬。

  在恐惧之下,人的潜能可以激发出无限力量。

  死沉死沉的桌子搬了过来,要不是精神撑着她们,一准儿得躺下。

  王老实自己拉过吧椅子,踩着椅子上了桌子,拍了拍手,提高音量,“往这儿聚聚,太远了我说话你们听不见。”

  得嘞,您是老板,您说了算。

  艾碧菡跟老邱互相一视,从对方的眼神儿里,都读懂了。

  一左一右,跟哼哈二将似地,站在桌子两边儿。

  再不忿,大老板发话,也得麻利儿的。

  王老实观察很仔细,素质还算够高,老赵招人的时候不含糊。

  “以前呢,美誉国际我老去,看得出你们都是很优秀的人才。”

  “可我经过这几个小时呢,发现有些不大对。”

  众人心里都有点不妙的感觉。

  王老实指了指自己脚下的桌子,问,“知道我为什么单要这张桌子吗?”

  没人回答,就没人敢大声喘气儿。

  又问,“知道我为什么要她们几个去搬?我是傻子还是怎么不着调,不知道这桌子沉?”

  他转了个圈儿,算是环视一周,可能是人家老板当时间长了、也太大啦,又或者是让各类艺术作品给熏陶的,反正大部分人觉得王大老板眼神犀利,给人一种压迫感,好些人都低头躲避。

  绝对是心理作用,王老实没那本事,不过有一点,他还真是大老板,一言九鼎、货真价实的大老板,在美誉国际,他说了就是算。

  “有人能回答?”

  他故意又等了一会儿,才说,“因为我发现就这张桌子最结实,我站上来,摔不着。”

  又指了指那四个还没回过神儿来的姑娘,说,“让她们去,没原因,就看她们顺眼,不行吗?”

  “至于你们几个?我的决定需要你们帮我做?”

  三小伙子都快哭了都,什么时候学雷锋都是错儿啦?

  “做好你们的事儿,做不来,或者不想做,都没问题,今天已经有了第一个,就可以有第n个,别跟我说理由,有那个心思还不如多琢磨琢磨怎么做。”

  “另外,我提醒你们一句,艾秘书现在是你们的总经理,代理那个词儿,随时可以去掉。”

  诛心喽!

  大多数人都心里发凉,老板发怒的时候,那滋味儿可不好受。

  王老实蹲下,冲着艾碧菡说,“小艾,你得记住,慈不掌兵!”

  威风完,王老实又恢复了人模样,缓步回到办公室。

  艾秘书大声说了句,“赶紧干活去吧,晚饭就要到了。”

  人群轰然散去,全特么老实了。

  几个软妹纸没走,苦着脸过来要抬桌子。

  艾碧菡一瞪眼,不是冲她们,而是那三还没缓过劲儿来的,“傻了啊,她们能搬动吗?”

  “哦,我们搬。”三混球儿立马抢上前来,好像鬼门关转了一圈儿一样。

  刚才聚了那么多人,现在空无一人,也不能说没有,老邱跟艾碧菡还在。

  老邱又特么的没品,叹着气说,“还得是老板,想当初-------”

  艾碧菡抿着嘴一乐,“邱总,您就别感慨啦,还是问问盒饭吧,这都晚了快二十分钟了。”

  老邱最拿手的就是后勤保障,今天可算栽啦,听艾碧菡一说,立马怒气冲冲的说,“放心吧,收拾不死他们。”

  刚才王老实那么一通,几乎人人都老实了,干活儿效率也提高了,自然也没人再敢炸刺儿。

  他们几乎也是第一次见王大老板如此做派,男员工还好,一些新人妹纸们那里受得了这个。

  怕是肯定有,但心里边儿那种崇拜实在按捺不住。

  什么样的男人对女孩子们杀伤力最大?

  绝不是什么超级帅哥,就王老实那种领袖气质,还带有点说一不二的强硬的。

  一些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小声讨论着刚才老板如何如何,那眼神儿迷离的叫一个酸爽。

  艾碧菡也听见了几句,她没借此立威,只是好笑着摇摇头。

  刚才老板已经提醒并当众授权,可以杀一儆百,她暂时不打算这么做。

  王老实虽然说了可以把代理二字去掉,艾碧菡清楚,那也就是说说,吓唬人的。

  坐在椅子上,王老实背对办公室门口,看着窗外,京城夜色降临,地震似乎并没有影响这边儿,事实上,历经苦难的华夏民族,坚韧的神经早就不惧任何艰险,什么都可以闯过去。

  他还在盘算自己该如何掌控这一次,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是曹仓舒。

  “老曹,是我。”

  话筒里,传来曹老板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声,“王董,有空没,我们几个凑一块儿了,要不出来吃个宵夜?”

  王老实叹口气,虽然眼下电视里已经从前方传来不少报到,恐怕绝大对数国人还没真正意识到,这一次灾难有多史无前例,如果知道了,想来曹老板就没这个心情喽。

  “不去了,今儿有些累。”他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别人,不应该。

  老曹赶紧说,“别介,王董,是喜事儿,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