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49章 三百四十九,五千字以上

第349章 三百四十九,五千字以上

  有人知道王老实要收拾金薇地产的事儿吗?

  很多人都知道了。【】

  黎薇知道吗?

  可能以后她会知道,但现在她毫不知情。

  原因也简单,她才进京城多久,满打满算不到一年。

  除了她必须认识的几个人,她又跟几个人熟,又有几个人愿意透消息给一个来历不明的老女人?

  其中大多数时候,她都在卖力的展示成熟女性的温婉魅力,俘获身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尤其是一个年近四旬的女人,要想成功,就得付出别女孩儿们更多的艰辛和心思。

  她是真没多少时间去了解京城商圈。

  注册这个公司,也是她偷偷摸摸办的,最近才拿出来给身后人看。

  或许是她的努力得到了认可,甭管那人多不开眼,黎薇成功了。

  白寺这块地,有多抢手,她不是不知道,道理得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说,之所以抢手,是因为它拥有极高的升值潜力,开发价值高,会赚钱,要不然,谁吃饱了撑的,拼死拼活的去抢?

  王老实自己没明说,也没有在什么大庭广众之下透露一丝。

  就是跟几个非常熟悉的人,比如牛老板啊,曹老板啊,这类不大正经,让王老实或者浩宇收拾过的人稍微暗示了一下。

  王老实最近出了什么事儿,哪个不知道。

  别看听着话不赖,这帮家伙们都精明着呢,知道王老板又要坑人了。

  曹仓舒最近学聪明了,经过那么多事儿,他总算摸清了王老实童鞋的脾气秉性。

  也揣摩对了王老实的意思。

  关于地块儿的竞争,该怎么争就怎么争,一些个展示实力的手腕儿就不用了。

  王老实说了一句话,‘怎么展示也拿不到,不如留着以后发力。’

  这就是告诉大伙儿,胜利者必须是金薇地产。

  第二句话更好理解,‘人家新来京城,咱爷们儿不能欺负人,谁去抢盘子,就是跟京城的老少爷们儿过不去。’

  不许半路接盘,接盘儿的人,就是老少爷们的敌人,就是浩宇的敌人。

  为了一个不识相的女人,去得罪一个圈里的大鳄,真犯不上,没见来自沪海的放大老板,到现在还关着了吗?不审不问,就关着。

  但从字面儿意思上,别说王老实不会承认,就是承认了,怎么听都是好话,不深了想,挑不出理儿来。

  京城的地产圈真不大,该知道的都明白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黎薇满心思都是怎么哄好那个人,她就没想到到嘴的鸭子还有人给拔出脖子给灌药。

  可这满京城,只要有点身份和能量的,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呢。

  年底了。

  王老实也开始了更加痛苦的春节大戏。

  各路神和庙,必须得拜到了,这个不愁,需要王老实出面儿的人不多,就几个。

  问题出在吴楠悦那丫头上,她已经全面结果了浩宇的管理工作。

  财务上,虽然还是王老实的一支笔最后确定,可她也开始涉及这方面的管理了。

  当邱宏伟那笔开支到了她跟前儿的时候,顿时就翻了。

  没签字,直接推给邱宏伟,说,这钱在她这里肯定通不过。

  邱宏伟低声解释说,这笔钱走帐外资金。

  得,邱宏伟这货真是到年关忙得犯糊涂了,账外资金这事儿,王老实还没跟吴楠悦说呢,他就给露馅了。

  说帐外资金有点高抬了,其实就是小金库,或者说,一些个不方便走账的费用,从这里走。

  不是浩宇自己有,可这全华夏,没有这个帐外资金的单位,就没有,除非这个单位穷的都没人了。

  严格来说是非法的,可国家机关每年都清理查扣一大批,你要求企业没有?

  吴楠悦找上门来时,王老实正在那儿琢磨在年底发奖金的事儿。

  门是直接推开的,力气不小,直接撞墙上了。

  王老实抬了下头,说,“要是说不出点什么事来,冲你这个没规矩的样子,我直接骂人!”

  吴楠悦咬着牙,把用款申请拍到王老实桌子上,恶狠狠的瞪着他说,“没问题,只要你解释清楚了这个,不用你骂,我自己个抽自己嘴巴,然后离开浩宇,再不踏进大门儿一步。”

  丫这话够狠的!

  王老实没动手,瞅了瞅那份单子,心里真想抽人了,不是抽自己,是抽邱宏伟,那种事儿的请款,用得着让吴楠悦知道吗。

  心里活动多了点,脸上自然带出来点。

  吴楠悦冷笑着说,“怎么,说不上来了吧!”

  这姑娘还是跟王老实接触少,人要无耻到了一定程度,说什么不要脸的话,都义正言辞的像模像样,伸出手来,拿过单子,再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根本不搭理吴楠悦,冲着门外喊,“老邱,进来吧。”

  没猜错,邱宏伟知道自己惹祸了,一直在门口猫着呢。

  一听王老实叫他,赶紧敲了敲门,跟个受气小媳妇似地进了屋。

  吴楠悦再傻也明白王老实什么意思了,气得那小胸脯(其实不小啦,咱是高标准要求,才这么说)起伏不定。

  王老实把请款单递给邱宏伟,说,“抓紧办,没几天就过年了。”

  邱宏伟接过单子,心虚的看了一眼吴楠悦,点头说,“好的,我会安排好,王总,那我去了。”

  王老实嗯了一声,挥了挥手。

  邱宏伟溜边儿走了。

  吴楠悦走到王老实办公桌前,双手撑着身体,附身跟王老实说,“今儿你不说清楚了,咱没完!”

  认真瞅了瞅吴楠悦,又在她的核心部位停留了几秒钟,愤怒中的吴傻妞儿,就没意识到,这要是夏天,她得吃多大亏。

  人家这个态度,王老实认定自己忽视了一个任务,调教吴楠悦的事儿耽搁了,没教导好,还真是自己的责任,而且,看吴楠悦气成这样儿,也颇为赏心悦目。

  “你们家有工作的人不少吧?”

  吴楠悦气鼓鼓的说,“你问这个干吗?有意思吗?”

  王老实说,“有意思。”

  “哼!”吴楠悦表现出了极大的不屑。

  王老实脸上笑容绽放,怎么看都有点猥琐的味道,“这么着吧,你呢,回去打电话也行,在这儿打也成,给你们家或者你的朋友,就打十个电话,问题都一样,问他们的单位或者公司,有没有这一项资金在,有一个说没有,你回来找我,我自己抽自己脸,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儿。要都说有,你也回来,交一份检查,五千字以上。”

  “啊?”吴楠悦听完,整个人都傻了,这时候愤怒因子没了,冷静重新占领了她聪明的大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涌现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