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六,不亏待自己人

八百六十六,不亏待自己人

  山北,全世界的目光都在聚焦这里。

  没人知道这里到底什么情况,各路援军都在奋力前进,都希望早一步进入灾区,把灾区的实情传递出去,以便国家能够更有针对性的救援。

  山北有个镇子,是震中心,这里已经被夷为平地,幸存的人们从恐惧中惊醒过来,他们的家人在这里,他们的根也在这里,没人退缩,电话早不见了踪影,手机上连紧急电话都打不出去,那玩意儿眼下唯一的功能就是告诉人们时间紧迫。

  没有工具,就用手挖,至于是不是自己的家,很少有人还能分得清,他们只想着救出一个是一个。

  镇子中心部位,原来政府的后边儿,一个女人发了疯似地,根本顾不上不时来袭的余震,她的手指早已血肉模糊,似乎她感觉不到疼痛。

  她叫李霞,废墟中有她的丈夫,叫张涛。

  本来他们俩口不该出现在这里。

  张涛后来有了知遇之恩,仕途走顺。

  到这里来挂职镇长,才到任几个月,就住在这栋宿舍楼里。

  下午,张涛要出差,回家收拾行李,李霞出来给他买点东西。

  走出超市,震了。

  不管靳玉玲如何反对,王老实蛮横起来很厉害,她只能听从安排,靳玉玲确实也需要休息。

  王老实立即接管爱无疆。

  靳玉玲派出去的其他人,还该干嘛干嘛去,剩下的人还凑不齐一套人马,没关系,华夏最丰富的资源就是人,有的是。

  第一个命令在十二日下午四点钟发出。

  王老实在爱无疆设立办公室,原滨城和京城办公室人员全部转过来。

  第二个命令是要求参加京城高层会议的各个公司高管必须与十三日上午十点前抵达爱无疆会议室报到,从没有过的事情。

  第三个命令,美誉国际除必要留守人员,抽调其他所有员工,于十三日早上九点,到爱无疆报到。

  命令下达后四十分钟,赵宏进与钱四儿就赶到爱无疆。

  跟着他们来的还有艾碧菡以及她率领的办公室员工。

  王老实看到他们到来,总算松了一口气,立马把自己手上正在写的一些东西甩给赵宏进,“这是我暂时的想法,很粗糙,你先看看,然后细化。”

  赵宏进是匆忙赶过来的,他压根儿就没明白今天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命令下达,说白了,他拉着钱四儿过来是要跟王老实讲理的。

  美誉国际正处于紧要关头,头一炮打响,应该是再接再励,王大老板突然发出这样莫名其妙的命令,他认为是乱命。

  没有道理的命令,应该得到纠正。

  他的观点,钱四儿心里默认,若非是王老实亲自下达的,他钱四儿也头一个不答应。

  所以,进了门儿,钱四儿站那儿不言语,默默的抗议。

  已经当高管了,赵宏进还是知道跟老板交涉,得讲究策略,不能硬顶,不管不顾只能造成无法调和的矛盾,任何一个领导者,最大的逆鳞就是领导权威受到挑战和威胁!

  强忍着心里的复杂,赵宏进低头看王老实的龙飞凤舞。

  看完之后,他情绪险些控制不住,简直就是胡闹!

  王老实的意图就是调集美誉国际的员工,临时帮助爱无疆撑起这次地震的募捐工作以及所得善款针对灾区使用。

  美誉国际目前正在筹备的各项目只保持最低程度的运转。

  赵宏进将会同其他人负责爱无疆临时工作的组织架构工作。

  “王董,我能跟你单独谈一会儿?”

  王老实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屋里其他人,包括钱四儿在内,都退了出去。

  赵宏进耐心的说,王老实静心的听。

  观点很明确,不同意王老实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

  理由听上去也很像那么回事儿。

  第一,美誉国际承接的是国家任务,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如果如此作为,会遭到严重的打击。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王老实当初就是用这个来监督第一个项目。

  现学现卖,赵宏进煞费苦心。

  第二,地震到底造成什么灾难,现在还不得而知,如此匆忙的放弃自己的业务,去做专业之外的事儿,不符合现代企业经营规律。

  老赵的话很含蓄,说明他变聪明了,更直白的意思是,该干什么的就去干什么,别瞎起哄,在他看来,王老实跑到爱无疆来,发动自己全部力量搞慈善,就是本末倒置。

  捐款捐物,赵宏进都认为是应有之义,但王老实过了。

  还有一层,赵宏进不认为灾情严重到停下自己的工作,去专门干救灾的事儿。

  第三,爱无疆的人呢?不能咱都跑来干活儿,他们看着?

  王老实问,“都说完啦?”

  赵宏进说了不少,情绪有些激动,脸上带着激愤,他努力平复自己,说,“是的,落实,我希望你认真考虑。”

  老赵说的时候,王老实也没闲着,他听得非常认真,也理解老赵。

  伸出一个手指来,“讲真话,老赵,你的意见是对的,至少道理上没毛病。”

  赵宏进心里一凉,是悲凉。

  “关于爱无疆的事儿,有些不能告诉你,我保证,他们正在做令人尊敬的事情,你进来的时候也看到,这里已经空了。”

  老赵脸上已经换了一个略带讥讽的表情。

  注意到没有?

  王老实看到了,也清楚他的意思,不仅不信,恐怕还认为王老实不自量力,老同学,为美誉国际发展至今居功至伟,事关公司大事,王老实没独断到那个程度。

  他希望赵宏进能够帮助他,哪怕将来事实帮自己来解释也行。

  “关于山北的灾情,我想会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严重几十倍,绝不是危言耸听,宏进,我希望你在关键时刻信任我的判断。”

  赵宏进在听,不置可否的看着王老实,没表态。

  王老实恳切的继续说,“如此大灾面前,奥运的某些活动必然会调整,美誉国际不会受到多大影响------”

  “你说了不算。”赵宏进的坚持也来了。

  不能说没火气,泥人还三分气呢,老赵没打算屈服。

  王老实盯着赵宏进看了好久,两人互相瞪着,谁的眼神都没有退缩。

  刚才那几张纸已经被赵宏进丢在茶几上,王老实收回目光,重新捡起来,递给赵宏进。

  没接。

  “很多时候,我独断专行,老赵,今天这事儿还是如此,不理解没问题,但执行不能有水分。”

  还是不接,严肃的看了王老实一眼,赵宏进一字一句的说,“我辞职。”

  怔了一下,王老实说,“我不批准。”

  “我辞职。”

  “不同意。”

  “我决心已定,我辞职。”

  王老实非常认真的看着他,希望从他脸上找出哪怕一丝开玩笑或者其他的样子来,很可惜,没有。

  “这样吧,宏进,你先休假,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再谈。”

  非常复杂的看了王老实一眼,赵宏进没点头,说,“落实,我心意已决,没有必要了,没意思。”

  注视赵宏进几秒钟,王老实伸出手来,说,“好吧,宏进,我同意。”

  赵宏进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什么,很勉强的伸出手跟王老实碰了一下,转身,开门,离去。

  任何一家类似美誉国际这样规模的公司,像赵宏进这样的高管离职都不是简单的事儿,过程与程序都漫长而复杂,甚至还很麻烦。

  今儿,他们俩算是创造了一项记录,公司总经理离职,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钱四儿冲了进来,“三哥,三哥,老赵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起身,回到办公桌后面,淡然的说,“没怎么回事儿,理念不同,他不干了。”

  “那、那、那------”钱四儿懵了,真不知道说什么。

  “四儿,三哥跟你说个事儿。”

  钱四儿明显被打击了,双眼里全是迷惑,抬头看着王老实。

  “老赵不干了,这个位置,我不能给你,你适合冲锋陷阵,让你管家,那是折磨,所以,我会安排其他人接任。”

  钱四儿摇摇头,没生气的说,“三哥,我明白自己不是那块儿材料。”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王老实真一点都没想到,仓促间,他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

  钱四儿耷拉着脑袋,站着发呆,王老实心里也有不忍,叹口气说,“四儿,你先去吧。”

  “哦。”钱四儿怏怏离去。

  地下停车场,赵宏进的车里,钱四儿截住要离去的老赵,直接拉开门儿上了车。

  一上来,钱四儿就气急败坏的质问,“你特么的发哪门子神经,好好日子就不能好好过,有什么说不开的?”

  赵宏进没有沮丧,反而倍感轻松,脸上露出笑容来,说,“老四,说实话,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

  解释就算了,话要是说明白,那得算骂人。

  钱四儿没心思琢磨太复杂的,很直接的问,“说吧,到底怎么个意思?”

  “就是觉得没意思了,也是好事儿,算是个解脱,他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希望他是对的,否则------”

  钱四儿可听不懂那么文艺范儿的话,一把抢过车钥匙,说,“老赵,跟我回去,三哥那儿有我------”

  赵宏进微笑着说,“他也不希望我走,是我自己坚持要离开。”

  这个回答让钱四儿有些抓狂,不禁骂道,“你们特么的都神经呀,说话云山雾罩的,为了什么啊?”

  赵宏进拍了下钱四儿的肩膀,说,“听哥一句劝,就保持现状,别想着更进一步,对你没好处,落实有一件事儿不干,那就是亏待自己人。”

  讲实话,钱四儿没完全听懂,不过他大概明白,这话似乎和刚才王三哥意思差不多。

  看着远去的车子,钱四儿锥头丧气的站在那里,双眼里都是不解与失望。

  赵宏进走得潇洒,表现的豁达。

  他没回家,也没有去美誉国际收拾自己的东西,直接把车开上高速。

  至于前方是哪里,他没想,就一个劲儿的向前冲。

  直到车里燃油报警,他才找了家服务区,加完油,没接茬儿走,他趴在方向盘上发呆。

  年纪轻轻的赵宏进同志,开始学着老人回忆人生,主要片段就是他跟王老实过往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见到那家伙是高一开学。

  头一次说话,是到团校军训。

  正儿八经成为朋友大概是游戏厅里的共同爱好。

  然后就是一起跳墙头。

  俩人跟别人打架。

  再后来就是逃课。

  考试时帮着王老实作弊。

  自己受了委屈,王老实帮自己出气。

  去美帝。

  发现王老实对不起查芷蕊------

  赵宏进不好受,王老实同样如此。

  他一点也不怪老赵,有些话不能说。

  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好半天都没动一下。

  电话响了好几次,他都没去看一眼。

  直到靠谱儿的艾碧菡敲门进来,王老实才回过神儿来。

  “王董,刚才------”

  王老实摆了下手,“赵总已经辞职,钱总不擅长对公司内部的管理,现在,我希望你暂代赵总的职务。”

  他身边儿能拉过来就用的人不多,能力强的人有的是,可让王老实放心的少。

  美誉国际外边儿闯荡有钱四儿,那货刚才也受打击了,但王老实相信,凭借他没心没肺缺心眼儿的特质,二十四小时内必然恢复如初,用不着担心。

  现在时间紧迫,着急的是有人能扛起赵宏进撂下的挑子。

  论能力,邱宏伟可以。

  不过考虑到美誉国际最大的特点就是年青,老邱去了,未必合适。

  若不是艾碧菡进来,他还真没想到。

  艾碧菡在自己身边儿多年,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的,把她放到这个位置,强过老邱。

  当然,王老实自己身边儿还离不开艾碧菡,有她在,省了很大心,艾大秘书已经有了高管的气质,事实上,她的工作也是高管的范儿。

  让艾碧菡到美誉国际,也是临时性的,王老实在有合适人选后,还得让艾碧菡回来。

  爱无疆这里,同样也是临时措施,事情过去后,这些临时机构也随着撤销,事情将转到缓过劲儿来的爱无疆和靳玉玲的手中。

  艾大秘也没让王老实失望,她没问别的,非常自信的点头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