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四,又憋着使坏呢?

八百六十四,又憋着使坏呢?

  滨城新区分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灭门惨案告破,两名入室抢劫杀人嫌疑犯落网。

  人还没押回来,正经的审讯也没有,就急急忙忙的宣布破案,可见压力之大。

  正常的案件程序是不公开,都在侦察阶段,完整的证据链还没有,甚至作案动机也没弄明白,就说破了案,消除影响的意图太过明显。

  前苏村里开了个小会,与会者都是前苏周围各村的头头脑脑。

  本案对前苏打击很大,不至于伤筋动骨,却失了脸面。

  支撑这些村的是前苏食品,农家游算是锦上添花。

  可这个赚钱的真非常容易,勤劳致富不是口号,原先红红火火,到现在断崖式的跌落,很多人都有些受不了。

  会议室里,大部分人闷头抽烟不言语。

  王庆其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亡羊补牢。

  前苏村是这些村里最富裕的,没有任何争议,这次灭门案之所以影响巨大,主要是时间不对,正赶上奥运期间,平安是重头戏。

  在此期间,任何事儿都会被无限放大,搁在以往,更大的案子都有,也没见********出来强令限期破案,更没有部里出动专家组来指导破案。

  朱孟和一家的案子里还有很多悬疑,知道的没几个人,能看得出,上边儿在使劲儿,努力消除影响,压下杂音,不允许多问,也不让多想。

  王庆其找了王嘉起问计,他的水平跟王嘉起比,还差得远。

  王嘉起给出了主意,才有今天的会议,严格来说,王庆其召集开会,不伦不类,甚至属于********,没有上级领导能行?

  偏偏在前苏,就没人管,上边儿就算听说了,也装不知道。

  按照王嘉起的建议,要做三件事儿,第一宣传,消除游客疑虑。

  第二,整改,推广前苏村的安保模式,在前苏,想干点坏事儿不容易。

  第三,整合,其他村里同质化竞争太激烈,分散经营,良莠不齐,不如趁势进行整合,把这个买卖往好了做。

  王嘉起的意思是,既然是坏事儿,那就奔着好事儿整,没准儿就闯出另一条路子,光一个前苏食品还是太单。

  这些村干部们都不说话,纠结的是得投资,花不少钱呢,他们跟前苏没得比,前苏村有钱,舍得投入,他们不行啊。

  ※※※

  王老实正在试用这些器械,他运动细胞很一般,锻炼起来不怎么熟练,教练一边观察,一边儿指导。

  不知不觉,时间快到中午。

  谁也没注意到,吴楠悦已经换好衣服,坐过来看着王老实。

  要不是停下来喝水,王老实真没发现。

  “你不练啦?”

  吴楠悦翻了翻眼儿,指着自己的手表,“你不看看几点了?碰上了,一块吃午饭。”

  还真是的,不说他都没觉得饿,看了下时间,都十二点多了,“你等我一下,这边儿我不熟,你挑地方。”

  收拾完,王老实跟着吴楠悦走出俱乐部,正打算上车,吴妞儿拉了他一把,“就那儿,顶楼有个港式茶餐厅,味道还成。”

  “你说行咱就过去。”顺着吴楠悦的手,王老实看了,俱乐部西边儿,有栋高楼,没必要开车。

  今儿是朱助理的班儿,他带着人警惕的跟着王老实还有吴楠悦,如今人家吴妞儿也不是一个人随便出来,同样有两个人,那眼神犀利的不像话,一看就是大内出来的,比小朱他们专业的多。

  从四十多层向外看,风景已经很不错,天气晴好,可视度不错,王老实坐在那里,享受午餐,刚才的疲劳都快忘了。

  餐厅环境很棒,价格也亲民,适合小资白领过来,王老实也观察了下,食客大部分都衣冠楚楚,代表着一个阶层。

  吴楠悦吃饭很慢,是家教好,放下筷子后,她用餐巾擦了擦,抬眼看王老实,“你怎么吃这么快,多久没吃饭啦?”

  王老实放下水杯,笑了笑,说,“主要刚才运动了些,饿啊。”

  “最近忙什么呢?”

  “看书,我还能干什么。”吴楠悦语气中带着无奈。

  就该抽自己一顿,哪壶不开提哪壶,自打吴楠悦退出浩宇后,这丫头说话越来越呛。

  “看得什么书,推荐推荐,我也学习一下。”

  吴楠悦乐了,问,“你真想知道?”

  人就是贱,越不说,好奇心驱使下就越想知道,王老实点点头,认真的说,“你到底说不说。”

  吴妞儿似笑非笑的说,“网文你看不看?”

  很意外,网文发展的轰轰烈烈,不过在华夏网络写手们除了少数人可谓举步维艰,王老实是享受过移动端便利的,现在让他坐下来,抱着电脑看,实在有些为难。

  不过聊天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人家态度摆在那里,明显不认为王老实能接这个话题,他向后靠了下,故作轻松的问,“你看什么题材的?”

  “你还真看?”吴妞儿有些不大相信一样,瞪着眼看王老实,跟看疯子差不多。

  王老实说瞎话从来不打草稿的,“浏览过一些,看的不多。”

  服务员端来甜品,是吴楠悦点的,这玩意儿对女同志杀伤力比较足,王老实把那东西向吴楠悦跟前儿推了推,一脸嫌弃的模样特遭恨。

  果然,吴妞儿不乐意了,质问说,“你什么表情,还让不让人吃啦。”

  王老实举手表示歉意。

  吃了几口,吴楠悦不高兴的放下勺子,赌气说,“不吃了,看见都饱了。”

  哈哈,王老实心里确定,刚才吴妞儿实在没少吃,她压根就吃不下去了。

  “你说人要是真能重活一回,那该多好。”吴楠悦胳膊撑着下巴,看向窗外,突然文艺范儿十足的来了个多愁善感。

  本来就是平常一句话,没成想歪打正着,触动了王大老板的心灵深处,没忍住,跟了一句,“重活未必好,不如意才是人这辈子的核心。”

  吴楠悦没搭理王老实煞风景,眼睛有些迷离,说,“要是我能重新来过,我要把所有失去的一切都抢回来,一丁点也不放过。”

  从自身经历来说,王老实很想反驳,不过较真就输了,随意点好。

  好像吴妞儿刚才话里有话,不接是最划算的,免得惹翻了这位大姐。

  吴楠悦还在幻想中,“你说我要是回到古代去,会怎么样?”

  王老实冲着服务员招了招手,扭过头来问,“想听真话?”

  “难道还有假话?”

  “当然,眼下假话比真话好听,人们喜欢好听的。”

  吴妞儿一听,鼓着嘴不说话,那意思简单,不服。

  服务员过来了,微微躬身,素质不错。

  王老实要点餐本。

  服务员很有经验,带着来的。

  点了一杯绿茶,回过头来看着吴楠悦说,“远了咱就不说了,明清行吧,我敢说,甭管多牛掰的人,扔那儿没别的,就一个字儿,死。”

  “为什么啊?”吴妞儿似乎很有兴趣掰扯这样无聊的话题。

  王老实有点头疼,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跟她扯这个干嘛。

  “这个咱是不是得从宇宙起源说起------”

  真不知道这俩个人二到什么深度,王老实这儿胡说八道,吴楠悦一路紧追不舍。

  救王老实的人是程志翔。

  他打来电话,跟王老实说了滨城方面关于灭门案的处理情况。

  王老实不愿意让吴楠悦听,站起身向稍远地方走去。

  “他们什么意见?”

  程志翔语气中略有不满,说,“意见就是让咱们闭嘴,什么都别说。”

  王老实问,“说了对咱有好处没有?不说呢?”

  “无所谓,就是让那个姓段的跑了,心里不舒服。”

  王老实笑了,“你看,事儿就得掰开了说,这不就是不说有坏处吗,滨城方面谁跟你说的?”

  犹豫了,程志翔非常清楚王老实为人,一旦有了想法,往往都照死里折腾,本来挺小一事儿,最后没准儿就弄到想象不到。

  想了下,程志翔觉得有些事儿得告诉王老实,他把朱孟和与段伟之间那点事儿说了。

  “那不更结了,就是张书俞开口,咱也不理,你们有办法没有?”

  程志翔气势一滞,无奈的说,“没办法。”

  这话把王老实给气的,特么的就这么不争气,还得自己提醒他。

  “那个朱孟和家就没个亲戚啥的?”

  程志翔还真不知道,不过想来当地人呢,“应该有吧?”

  “算了,跟你没法说,这事儿你甭管。”

  王老实直接挂了电话,找到李铁军的拨了出去。

  李铁军就是比程志翔活泛,论管理做买卖,老李跟程志翔就没得比,差老鼻子,可弄些斜的歪的,老李那是行家,属于专家级的。

  王老实想法一点都不新鲜,也得分时候,能不能好使,他心里也没底,那得看上边儿决心到底有多大。

  老李把内幕消息透露出去,再帮着组织一批人,去访、去告、去闹都行。

  控制下行为,别过激。

  范围仅限滨城,莫进京。

  姓石的想压下来事儿,那得看他有没有那个道行。

  王老实琢磨着他得思量。

  其他的村问题不大,接着奥运东风,管控严点,他石局有手腕。

  前苏呢?

  王老实这招儿就是赌,赌姓石的忌惮前苏,不敢过分得罪,还在赌张书俞。

  群体可怕,更可怕的是这个节骨眼儿,不是王老实没大局观,实在某些人得瑟的不是地方。

  回到座位上,吴妞儿看了看他,说,“你又憋着使坏呢?”

  “没有的事儿,我这些年爱好和平,不惹事。”

  吴妞儿俩眼一眯,满是不信的说,“就你,说出去有人信吗?”

  王老实笑了笑,不能说了,看了下表,提醒吴楠悦,差不多就得了,都一点半了。

  结果人家大姐就没按照正常思路理解,直接来了句,“干嘛,就这么不乐意跟我说说话?”

  王老实,“------”

  ※※※

  “哎呀!小璐,什么情况这是!”

  胖姐扫了一眼李璐手里的试纸,禁不住喊了起来。

  李璐也无语了,这都好几次了,根据说明书上的提示,无效检测。

  小璐同志哭丧着脸说,“不测了,哪儿来那么多尿呀。”

  中午吃完饭后,胖姐撺掇李璐,两人到门口儿药店买了试纸。

  测了好几遍,都没成功。

  为了憋尿,李璐可没少喝水,灌得她肚子发胀。

  她跟胖姐俩人都没类似经验,要是来个懂行的,不知道得咋笑话,要想检测靠谱儿,那得用晨尿,还得身体状况好的时候。

  她现在的身体,测一百回也白费,昨儿还在医院补充液体,刚才又大量喝水,就算真有了,这么不着调的折腾,hcg早不知道哪儿去了。

  李璐这会儿已经没了想法,懒懒的回到客厅里,“也好,要是真有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本来呢,像胖姐这样的外人,绝不该参与到这种事儿里,京城姑娘和小伙儿们都有个特点,热心,有时候那股子热情劲儿让别人接受不了。

  举个例子说,几个京城爷们儿坐一块侃,外省人不慎听到,人家可真是关心世界,说伊拉克、谈阿富汗,那义愤填膺的样儿,还有那个担忧,就如同是他们自己事儿一样。

  胖姐就差不多,她坐在李璐对面,给李璐削苹果,“小璐,不是胖姐多事儿,要是真怀上,大老板会留下吗?”

  这货就该拉出去那啥喽,什么该问不该问的,你丫心里就没点数?

  本来李璐为这个就愁,人还没好利索,就直接奔了主题。

  她仔细回忆点点滴滴,心里真是没谱儿,她无法确定,他会是什么态度,有一样,李璐特明白,甭管什么心思,王大老板的决定肯定就是最后结果,她没办法,只能听从。

  呕!

  李璐突然一股子恶心,从胃里向上翻,顾不上别的,她快步奔向卫生间。

  胖姐拿着苹果还在那儿发愣,不是说好了吗,今儿中午做的可是烂面汤来着,咋又吐?

  扔掉手里的苹果,胖姐赶紧跑过去,“小璐,不成,咱还得去医院查查,你昨晚到底吃了多少啊?”

  ※※※

  茶餐厅里,王老实耐着性子跟吴楠悦说一些个无聊的话题,没说出来,他脸上全是,浪费生命有多可耻。

  总算,吴妞儿识趣儿了,准备离开。

  王老实感动的差点掉泪,您老可是开恩了,他站起身来,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下意识的扶住桌子,好像就要摔倒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