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二,冲劲儿没了

八百六十二,冲劲儿没了

  “怀孕啦!?”

  正常人的反应就该是惊喜。

  第二种可能是怀疑,此类情况属于男女都比较乱那种,事实上不少,新闻里也出现过,姑娘怀孕了,可她同时交着几个男朋友,当然说不清楚到底孩子是谁的。

  第三种的更渣,愤怒,能有这样心情的,别管这货多能伪装,心性上必定不是人,跟谁也不会有真心交往。

  王老实的第一反应就是惊喜,到了他这个岁数,虽说还不算太大,对孩子的渴望没那么强烈,但真的有了,那种喜悦溢于言表。

  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住李璐的手,问李璐,“真的吗?”

  这话问的就该抽,理解不好,很伤人的。

  李璐现在就觉得难受,至于怀孕,她真不敢说,一脸茫然的看着王老实,听了医生的话,李璐心里不确定起来,算算日子吧,应该可能是?

  按照道理来说,大姨妈来的日子应是昨天,她把姨妈巾都用上了,不过到今天还没来,只是那玩意儿日子可说不准,推迟个把星期都是有的。

  从跟了王老实那天起,李璐也没采取过什么措施,该准备的准备了,药、套都有,可她没用过啊,人家也没要求过。

  不过自己这个症状呢,好像跟电视里演得有些差不多,她迟疑了下,说,“那个什么应该是昨天来的——”

  王大老板此刻心里已经信了七八成,同时,他心里隐藏着的某些担忧也淡了很多。

  当年林子琪那么努力,都没有怀孕,虽说有车祸的原因,可车祸之前呢,他自己后来也偷偷检查过,是没问题,不过有些事儿,科学也说不清楚。

  李璐怀孕,不是个简单的事儿,牵扯面极广,要是换做一般人,那是妥妥大喜事儿,王老实这儿还真不好说,他要面临多方面的考量。

  再复杂,王老实本心讲,他是喜悦多余担忧,甚至说担忧仅是一丝丝。

  呕!

  又开始了。

  李璐心里可不是高兴,她很担忧的,没辙,她自己的身份太尴尬,决定权不在她手里。

  曾经呢,也有人跟她谈论过孩子的问题。

  那人就是叶姐,话说得特直白,一点含蓄都没有,“一旦有了孩子,你就算安稳了。”

  当时她理解不是特别深刻,主要还是李璐涉世未深,很多残酷的生活并没见识过。

  好像开挂一眼,瞬间任督二脉被打通,真是怀孕吗?

  李璐那个忐忑啊,从来没有这么样过。

  “医生,你看她这脸色,怎么瞅着这么难受?”王老实注意到,李璐脸色越发难看。

  医生这会儿已经更加确定了自己诊断,笑着解释说,“妊娠反应因人而异,有的人孩子都生下来了,都没反应,也有特强烈的,从一开始就折腾到生,都属于正常情况。”

  有道理,甭管从什么地方,王老实大致也知道这个说法,好像很靠谱儿。

  就是这反应忒过啦吧?再瞅李璐,那个难受劲儿,王老实有点担心,再看看那个医生,靠不靠谱儿呢?

  算了吧,还是找自己人吧。

  王老实扶着李璐起来,这姑娘已经站立不大稳了,王老实一咬牙,打横抱起她,李璐确实真难受,头一次这么让王老实抱着,心里竟然有了点甜蜜,顺势搂着王老实脖子。

  上了车,王老实就吩咐去前海医院,还特意给蒋小西打了电话,论技术水准,蒋小西那里未必最强,可想来李璐就是个妊娠反应,勉强算个毛病,问题不大。

  “小西嫂子,我正奔你那医院呢,给我安排个妇产科大夫。”

  蒋小西听了一愣,赶紧问,“咋啦?谁病啦?”

  这李璐的存在,好多人都是知道的,王老实没必要藏着掖着,直接坦言,“李璐可能是怀孕了,反应有点厉害,我带她过去看看。”

  蒋小西是心知肚明的,马上说,“哟,这是喜事儿,恭喜啊,落实,这么着吧,刚接了你二哥,我们到医院等你。”

  “宫二哥回京啦?”

  那边儿宫二已经接过电话,哈哈大笑着说,“落实,行啊,正好过两天有个会,我还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得嘞,一会儿见面说。”

  “行。”王老实没顾得上多想,李璐这儿呕吐的更加厉害,那脸苍白的有些不像话,他不免有些怀疑。

  宫亦绍和蒋小西果然到的早,本来从机场接到人要直接回家的,王老实电话打的及时,拐个弯儿就到医院,才几分钟。

  反倒是王老实,大老远的折腾了二十多分钟才到。

  宫亦绍正要说恭喜之类的,蒋小西脸色一变,一把推开宫亦绍,急赤白咧的喊,“赶紧跟我去急诊!”

  几个人都愣住了,王老实下意识低头一看李璐,那脸色已经——

  急救室外,王老实坐立不安,不停的搓手。

  事情已经明白,那个健身房的医生是江湖派的,忒不靠谱儿。

  晚上,李璐包的饺子是豆角肉馅儿。

  谁都知道,豆角这玩意儿没熟透毒性很大。

  王老实才明白过味儿来,为啥那会儿吃着不对劲儿。

  没多少时间,蒋小西出来,王老实紧张的看着她,“没事儿,用了低分子右旋糖酐和肝素,再观察下就好。”

  王老实有些不放心,刚才李璐那模样挺吓人的,再说,自己也吃了呀,怎么没事儿?

  听到疑问,蒋小西解释说,“要是不严重,都不用治疗,吐了就差不多,对啦,你吃了多少?”

  王老实回忆了下说,“没多少,就几个饺子。”

  “那你没事儿,倒是她,够能吃的啊!”

  这话说的,好像李璐多饭桶一样,当然,不能回避一个事实,李璐今儿确实没少吃,跟多少年没吃过饭似地。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宫亦绍插话说,“得,白高兴一场,还以为落实——”

  大眼睛一瞪,蒋小西威风凛凛,训斥自己老公,“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惹不起,宫亦绍举手投降,拉了王老实一把,“走,咱哥俩去抽一根。”

  王老实看了一眼急救室那边儿。

  蒋小西不满的又那眼咧了宫亦绍一眼,转向王老实说,“正在补充液体,让她睡吧,我看着呢。”

  夜间急诊这儿挺忙乱,进进出出的人不少,谁也保不齐有个头疼脑热,更有甚者打架闹事儿,开了脑袋、划了胳膊的,什么人都有。

  就因为乱,几个安保一直都紧跟着。

  宫亦绍要和王老实出去,他们依然隐隐围着。

  这么一来,一群人就显得目标有些大。

  门口儿正好又来了一批人,看上去就不像好人,人不少,个个那模样都是该枪毙的潜质。

  他们不觉得自己丢人,反而很看重这层外表,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指着这玩意儿混饭吃,要说他们多厉害,谈不上,主要起吓唬人的作用。

  人没到,嗓门儿已经进了大厅,“大夫、大夫、人都死哪儿去啦,赶紧给我大哥瞧瞧!”

  正好儿,王老实跟宫二要出急诊大门,对方其实还没把人抬进来,先行进来喊人的俩没仔细瞅,直接骂上了,“嘿,我说你们几个土鳖,撒什么癔症,别特么挡横儿,麻溜儿滚一边儿去!”

  闻到对方满身酒气,再瞧那满满欠抽的样子,王老实皱了皱眉头,宫亦绍愣了下,好多年了,他没受过这个。

  王老实一般也不会惯着对方这毛病,只是当着宫二的面儿,得考虑影响。

  谁知道宫二暴脾气上来了,根本没问王老实,直接指挥王老实那几个安保,“教教他们几个怎么做人。”

  几个安保都看向王老实,规矩就是这儿,王老实不点头,他们要是上了手,那你心里还有没有老板?

  王老实点了下头,说,“张张记性也好。”

  别看就四个人,那边儿俩人,加上后边的一堆,收拾起来毫无困难。

  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把着门口儿,宫二递给王老实根烟,顺便两人都点着,“落实,我总觉得这几年你不大对劲儿。”

  惨叫声中,王老实笑笑,问,“哟,二哥跟我说说,哪儿呀?”

  神鬼怕恶的,像刚才那帮小混混,遇上硬的,他们就直不起来,收拾一顿,都老实了,溜边儿抬着人进了大厅,再不敢咋呼。

  宫二跟王老实也没打算怎么着,社会永远都有残渣,这就是生存现实,指着蔫了的那帮货,宫亦绍说,“你以前那股子冲劲儿没了。”

  都是聪明人,用不着说明白话,王老实弹了下烟灰儿,说,“我还想怎么冲?够吃够喝也够造的,再多了是病。”

  宫亦绍眼神儿变了变,言不由衷的说,“落实,你想多了吧。”

  “多不多的也就那样,我再折腾也就是个数目字儿,省得别人老惦记。”

  “谁敢?”

  义愤填膺的样子还有点味儿,王老实也懒得跟宫亦绍谈论这个,今儿人家宫二哥挑起话题来,就必然有事儿,“说吧,什么事儿,我不信你有感而发。”

  宫二老脸颇红,支吾着不开口。

  看这么个模样,王老实判断这货真为难了,想了想说,“瀛城那里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把自己原先的心思压回心里,正了下心神,宫二勉强笑着说,“没有的事儿,对啦,你姐夫到底怎么个意思?”

  提起这事儿,王老实心里也气不顺,回京后,跟姐夫沟通了下,大事儿你自己总要有个态度不是,嘿,不知道是怎么的,人家刘成君同志竟然表示,兄弟你看着办吧。

  这算哪门子事儿啊,王老实心里老不乐意了。

  “没什么意思,就按当初的想法办呗。”

  “那成,我回去就安排,没什么大问题。”

  斜着眼儿瞅了瞅,刚要开口,远处来了辆警车,王老实把烟头儿掐灭扔垃圾桶里,“还够热闹的。”

  不光是热闹,还特逗。

  挨打那帮二货气不过,报了警,真给混子界丢足了脸。

  两名出警的同志来到门口儿,正好赶上蒋小西出来。

  “蒋院长,您这边儿谁报的警?”

  都混这一片的,不能不认识蒋小西,两位警察态度相当端正。

  刚才门口儿挺热闹,蒋小西也是听说了,才出来看怎么回事儿,不过她真不知道谁报的警,“不知道啊,出什么事儿啦?”

  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货已经看见也听见了,不过他没敢过来说他报警,说心里话,打完电话,他就后悔了。

  再看到人家警察拿着单子要打电话,经验的丰富的那货赶紧掏出自己手机,抠掉电池。

  打不通,又打了两遍,还是那样儿,按照规定,两位警察向报警中心汇报,很快离开。

  宫二跟王老实都明白了,两人对视一笑,心里都乐了,遇上这么样的货,让人哭笑不得。

  蒋小西说,“她现在稳定了,睡醒就没事儿了,落实你是怎么着,我给你找个屋儿歇会儿。”

  就算自己人,也得有个度,王老实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过去看看她,等一会儿就回家吧。”

  本来就不是多严重的情况,蒋小西没在意,点头说,“也好,再有个半小时差不多就输完,回去更好,这儿忒乱。”

  “宫二哥才回来,你们赶紧回吧,有什么事儿我再打电话。”

  宫二点头说,“就这么着,这两天我再联系你,咱哥俩好长时间没坐坐了。”

  送走宫二两口子,王老实转身进了大门儿,刚才还凶神恶煞般的那帮二货,个个都不敢抬头,真真是欺软怕硬。

  王老实也真没心气搭理他们,直接去看李璐。

  偌大的病犯里,就李璐一个人躺着,还有个护士在一旁看着,必须得这样,院长都亲自过来,谁还不会来个事儿。

  发现王老实进来,护士正要说话,被王老实拦住,他尽量压低声音说,“麻烦你了,去忙吧,这儿有我呢。”

  护士点头离开。

  坐在刚才护士那把椅子上,王老实注视着李璐,睡得挺踏实,就是眉头微蹙,这一晚上折腾的不善。

  怀孕?不由的想起那个不靠谱儿的健身房医生,王老实心里那个腻歪,以后那地方不能去了。

  “你没事儿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璐已经醒了,睁眼第一眼看到王老实,姑娘心里还挺感动。

  应该说,今天包饺子这事儿彻底失败,李璐还付出了不小代价。

  王老实看了一眼药瓶子,还有点,笑着说,“我没事儿,你再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