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一,什么样的朋友?

八百六十一,什么样的朋友?

  张书俞听取了石局和张嘉映的汇报,面无表情,不过也没坚持什么。

  案情有了重大突破。

  些许的细节,张嘉映玩儿了个手段,用春秋说法一带而过,毕竟那事儿不露脸,要不是老领导在前苏一言九鼎,否则他还真下不来台。

  通过这件事儿,张嘉映也对老领导的公子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严格来说,他很震惊。

  李铁军已经极力在掩饰,不过再怎么弄也是假的,像张嘉映这样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眼睛毒得很,想要达到如此效果,绝不是偶然可以解决的。

  前苏食品的安保部,张嘉映认为顶多是挂个名,更准确的说法就是王落实的私人队伍。

  这个队伍很庞大。

  不仅庞大,还很强。

  不光是强的问题,张嘉映有句话藏在心里没敢说,特么的配上武器就是军队,甚至人家是不是有武器都未可知。

  凭这样的队伍,神马潶社会之类的就是个渣渣,有这样的技术人才存在,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儿想来人家王董办起来轻松异常吧。

  言归正传,有监控帮忙,再加上刻意的引导,还有某些人好奇心过强的驱使,破案就在眼前。

  但再怎么着,期限已过,生杀大权还得看人家张书记的,他说不行,石局得挨批评,张局也别想逃脱责任。

  华夏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更不缺想当官的人,一个张局倒下去,千万个人可以顶上来。

  张书俞很懂为官之道,沉吟了好久,才徐徐的说,“抓紧时间把案犯缉拿归案。”

  所有人心里都一松,书记没明确说,实际上就是不再强调破案期限了。

  张嘉映立即敬礼,保证说,“是。”

  说完,就不言语了,特别懂规矩的向后退了一步,石局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我代表广大干警向张书记保证,一定尽快把罪犯抓获,还滨城市民一个朗朗乾坤。”

  张书俞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现在说什么都是虚的,结果才是真的。

  张嘉映才不会傻到就告诉张书俞,嫌疑犯有前苏的人盯着跑不了,他已经发了协查通报,派人过去了。

  他更不会把十分关键的一段录像说出来,前苏方面提供了一段监控录像,内容是两名嫌犯跟一个可疑人员接头的画面。

  前苏方面坚持不肯说来源,就信口雌黄的表示,无意中得到。

  当时警方追问,差点惹恼了人家,“就这个东西,你们爱要不要。”

  没人愿意当傻子,老张同志已经从整个事儿中分析出来点脉络,恐怕有人有意无意的在引导什么,而目标就是那个监控录像中的男子。

  他没有立即启动调查,那里很有可能是雷区,踩到一个,闹不好就伤了自己。

  张嘉映打定主意,揪着杀人案,其他的装看不见。

  ※※※

  王老实这货总算缓了过来,这次查芷蕊带来的惨痛经历给他提了醒,自己并非坚不可摧,古人说得太有理啦,牛不强壮是不行的,地还是占尽优势。

  有时候他闭眼想起查妞儿讨饶,现在分析,那绝对是假象,没多大功夫又生龙活虎的还是人家。

  不成,得锻炼。

  他原本有过多次锻炼计划,也开始过几次,但都雷声大雨点小,勉强做了几次,就忘到脑后。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回得玩儿真的。”

  京城自诩国际大都市,某些方面还是比较跟得上潮流。

  一般的健身房并不适合王老实,倒不是他自恃身份如何,打开始起,王老实就没觉得自己比谁高人一等。

  可人家老李跟老邱说得也实在,必须要考虑安全。

  另外,以王老实这样的,跑到小健身房里,他自己倒是能知道是他不讲究那个,到了别人嘴里,未必就不是他装比。

  王老实又来到李璐那里,不是他又想什么,更不是情不自禁,是李璐主动打来电话,问他过去吃饭吗?

  问了一下,原来是李璐跟别人学会了包饺子。

  王老实没去想李璐那丫头是不是要征服自己的胃,说包饺子,他家大院的张阿姨就是把好手。

  鉴于人家李璐也是积极主动的,冲那份诚意,王老实也得去。

  进了门儿,饺子还没包好,李璐穿着围裙忙碌着。

  王老实一点搭把手的意思都没有,不是他不想,实在是不会。

  另外,他也不忍心破坏人家的工作成就。

  第一眼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儿,可仔细再审视,王老实同志嘴角抽了抽,这饺子包的,面相有点磕碜。

  至于馅儿,王老实没敢看,反正色香味三样里,头一个是不成了,剩下的空拍未必也好。

  他多少有点后悔,一会儿是吃还是不吃?

  看看人家忙的,头上、脸上、身上全是面,搁谁都得佩服她这本事,一般人想弄成这样也不容易。

  李璐使劲儿捏着,脸上笑得很甜,冲王老实说,“你先去洗把脸,换换衣服,一会儿就好。”

  “一会儿?你确定能包完?”王老实不大相信,看李璐准备的面和馅儿,打死他也不信是给俩人准备的,二十个人都未必吃得完。

  瞅了一眼那一大团面,李璐多少有些脸红,“第一次和面,没掌握好量。”

  不能打击,得鼓励鼓励,“那行,你先包着,我去换衣服。”

  离开厨房,王老实发现门口儿放着一个特大号的黑色垃圾袋,鼓鼓囊囊的不少,得,咱也不能光等着吃,多少干点活儿,院门外就有垃圾桶,王老实上前一提------

  尼玛,里边儿是啥,真沉。

  他好奇的打开一看,都是和失败了的面,不是心疼东西,心里叹口气,估计这李璐大姐为了吃这顿饺子没少糟践东西,两袋面应该是没问题的。

  垃圾袋是降解那种,刚才一提,已经撕开了,再使劲儿,估计都得撒出来。

  王老实开门儿,招了招手,很快,外边儿守卫的人过来,“老板。”

  “屋里有袋垃圾,帮帮忙吧,我弄不动。”

  “好的,交给我吧。”

  安保也是托着底弄走的,看人家举重若轻的样子,王老实又想起锻炼身体的事儿来,赶紧上楼换了件家常衣服。

  重新进了厨房,案板上,歪歪扭扭的放着不少饺子,“差不多够吃了吧?”

  李璐没抬头,认真的包着,“我打算多包点,放冰箱里冻着,想吃的时候煮了就好,方便。”

  道理是没错儿,问题在与,大姐,你确定你包这玩意儿能吃?

  李璐接着说,“上次你说完,我就再没买过泡面。”

  “我什么时候说的?”自己真的说过,王老实没想起来。

  李璐记错了,她也想不起来,其实是她妈跟她说的,语气有些勉强的说,“好像说过吧。”

  “对了,你知道附近有没有好点的健身房?”

  李璐努力回忆,她对附近还真不多熟,“条四路那里好像有一家,不过档次稍微差了些。”

  连李璐都这么说,王老实心里满是无奈。

  “你要健身?”

  王老实拉了把椅子,坐下说,“以前总觉得自己身体不错,你猜怎么着,刚才门口那袋垃圾我都提不动。”

  门口儿的垃圾?李璐想起里边儿东西,脸不免有些发红。

  她包饺子的手艺可是拜访了名师,专门跟着胖姐去了她家,胖姐妈妈手把手教的,谁知道和面的时候失败了多次,王老实没猜错,为了这顿饺子,她中途又出去买了两袋面回来。

  李璐低头专心接着包饺子,王老实也琢磨着,这事儿要么交给老邱办,要不就问钱四儿,他们应该是靠谱儿的。

  “哎,我想起来了,你不是有健身会员卡吗?”

  王老实愣了愣,仔细回忆了半天,“真有?”

  李璐很自信的说,“有啊,就在楼上卧室抽屉里,上次我收拾的,好几张呢。”

  “我去看看。”说着,王老实直接离开上楼。

  看着小半抽屉卡,王老实自己都不知道哪儿来的,翻了一遍,还真是,好几张都是健身俱乐部的会员卡,到底还有没有效,他是不知道的。

  拿着卡下了楼,抄起座机,照着其中一张卡上电话拨了过去。

  第一个是空号,说明这家店已经走完其生命周期。

  第二个,通了,一问,人家现在是美容院。

  真不靠谱儿,这才几年啊,都不知道里边儿是不是有钱,你特么的关门,也该通知一下不是?

  唉,诚信之路在华夏还任重道远。

  还有三张,王老实都懒得问了,不过自己可是下了决心要锻炼的,打吧。

  第三个,没人接。

  第四个,通了,还不错,是健身俱乐部,还在营业,王老实报了卡号,人家查了,有记录,名字王老实没听说过,放弃。

  看着最后一张,王老实寻思了下,不差这一个了,打吧。

  又通了,查卡号,也有存档,名字还真是王老实的,嘿,王老实顿时乐了,赶紧问问详细,没准儿一会儿就过去瞅瞅。

  问明白了,王老实大概也想起点什么来,这家他还真去过,说起来好多年前办的呢。

  “饺子熟啦!”

  李璐特兴奋的端着饺子在餐厅门口儿喊王老实。

  王老实起身,他也饿了,就是对李璐包的饺子不大信,只是硬着头皮去。

  饺子的味道------怎么形容呢,不能说难吃,味道还算可以,就是感觉有点怪,总觉得哪儿不对,鬼知道这丫头往里边儿搁了什么东西。

  看到王老实吃了六七个就放下筷子,李璐赶紧咽下嘴里的饺子问,“不好吃?”

  这种精神怎么也得鼓励,王老实说瞎话的本事还在,一本正经的说,“味道还不错,我中午吃得有些多,一会儿打算去健身房,吃多了不好,要是饿了,等回来,再煮了吃。”

  李璐放心了,满脸堆笑的说,“没问题的,我爆了好多,一会儿搁冰箱里冻着。”

  吃完饭,王老实带着李璐一起去了健身房,锻炼身体是个力气活儿,还枯燥,身边儿有个养眼的肯定会好些。

  到了地方,王老实确认自己回忆的不错,来过这里两次,条件很不错。

  人家这里是真正的会员制,分两种,一是敞开式的大厅,好多人一起锻炼,机械轮流用,另一种就是包厢,同样是各种机械齐全,但只供一位会员使用,也有专门的教练和服务员,不同的就是价格超贵。

  王老实没犹豫,选择了包厢。

  教练很有经验,阻止了王老实直接上,而是坐下聊天,他要根据王老实的自身条件单独设计一套健身计划。

  至于李璐,王老实示意她随便,愿意动动,就在跑步机上走走路,或者练练瑜伽什么的。

  教练很负责,问的非常详细,二十多分钟后,才合上文件夹说,“王先生,我会尽快制订出计划表来,今天您可以先熟悉下机械------”

  呕、呕、呕-------

  正在跑步机上慢走的李璐突然弯腰扶着跑步机干呕,脸色也变得煞白。

  王老实顿时吓了一跳,跳去来跑过去,扶着李璐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呕!呕!

  李璐又干呕了几下,才苍白着脸说,“就是恶心、难受------”

  呕!

  王老实毕竟经过大场面的,冲着服务员喊,“拿瓶水过来!”

  扭头又跟教练问,“你们这儿有医生没有?”

  教练马上说,“有,我这就叫她上来。”

  “先过去坐会儿。”王老实皱着眉扶着李璐去旁边休息区。

  服务员一溜儿小跑过来,递过来一瓶水。

  王老实接过来,扶着李璐说,“来,漱漱口。”

  李璐脸色很难看,看起来非常不舒服。

  很快,教练带着健身房的医生过来,是个年轻的姑娘,想来水平也就一般,当然,来健身房的人里,也用不着太高明的,只要稍微能处理点小状况就够用。

  听了王老实的介绍,再问了问李璐,观察了一会儿,那个大夫略带不肯定的问王老实,“先生,这位女士跟您什么关系?”

  你特么的真逗,让你看病,问我们关系干什么?

  王老实心里不乐意,嘴上说,“朋友。”

  医生还追问,“什么样的朋友?”

  王老实没忍着,不悦的反问,“你到底要问什么,跟看病有关系?”

  医生笑了笑,换了个语气说,“您误会了,我怀疑这位女士有可能是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