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你这儿没事儿吧?

八百六十,你这儿没事儿吧?

  老李这些年早就脱离以往退役军官的层次,也跟他经常干的事儿有关,眼瞅着就一华夏版本的007,叫他詹姆斯-李也不算不着调。

  原想着警方勘查现场、走访的时候,只要稍微仔细点,就能发现摄像头,顺着这条线索,老李有信心,把目标给带到段伟那儿。

  两天过去,老李都想过去拽俩人狠劲抽一顿,特么的都瞎啦?

  也怪他作茧自缚,非要搞什么层次,摄像头安装的时候玩讲究,弄的很隐蔽,不仔细找,或者没有知道的人指着看,很难发现。

  现在是第三天,负责盯梢的已经传来消息,那俩货已经抵达蓝云,意图偷越边境。

  老李真急了,顾不上其他,只好咬碎牙肚子里咽,还得露出笑模样,派人去反应情况。

  专案组已经停滞,虽然看上去都很忙碌,实际上个个都充满了挫败感,对手很厉害,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他们在勘查现场后,否定了图财害命的可能性,虽然现场被翻了个乱七八糟,不过浮于表面,真正的目的还是害命。

  杀人者是老手,稳、准、狠,不似一般蟊贼。

  上级几乎每半个小时来电询问一次案情,压力不是一般大。

  专案组就在村委会里。

  已经是十一日上午十点钟,村委会外开来一辆越野车,下来三个人,看穿着打扮和那气势,不是普通人,军人作风浓烈。

  门外的警察没拦着,人家村里还得办公呢。

  来人进了村支书的屋子。

  没大功夫,就看见村支书带着三个人直奔专案组办公室。

  现场指挥部的组长是滨城新区局的一把手,姓张,张嘉映,本地干部,算起来曾经是王嘉起的下属,如今好不容易熬出头,遇上这么档子事儿,搞不好就得引咎辞职。

  从组织程序上,免职和撤职是两回事儿,新闻里,一说某干部犯了什么错误,免去职务,哟,普天同庆,结果没过一年,人家又悄然复出,官复原职,老百姓自然疑惑,特么的咋回事儿,有黑幕!

  其实不然,免职是组织程序,干部任用上,大部分是先免后任。

  某些干部惹了事儿,不得不处理,不知道谁那儿起的头,总是说某某干部被免职,根本就不是惩处,完全可以算保护。

  只有撤职才是惩罚处理。

  所以,免职不可怕,等风声过去,必然还有任职,当然,还是有风险性的,年龄是个因素,位置也不好说,一些基础不好的干部,就得碰运气。

  张嘉映就是,他底子薄,三天期限一到,他就得免职,等上一年,年龄优势没有了,哪怕恢复工作,有没有实职那就不好说喽。

  老张正在临时办公室里恼火,本来应该是姓石的当专案组组长,结果人家位高权重,会玩儿手段,硬生生的摆弄出一个现场专案组来,他张嘉映就这么顶了缸。

  头一次,老张同志特别恨墙上那块石英钟,走得咋那么快!

  门开了,秘书探进脑袋来,“张局,刘书记来了。”

  正不耐烦呢,老张没好气的问,“哪个刘书记?”

  “就是南台村的刘书记,说有情况反映。”

  就算再着急,也得客气点,在局里,这位所谓的书记要想见张局,恐怕不那么容易,在这儿,是两回事儿,人家的地盘,案子在南台,群众基础在这里,必须客气着。

  从墙上摘下帽子戴好,张嘉映出来迎接,其实刘书记已经带着人到了门口儿。

  握手寒暄,一切从简。

  刘书记岁数大了,心态更稳,不在意对方的官职,指着身后三个人说,“这几位是前速食品公司保卫部的同志,他们公司在监控中发现了一些情况,可能与朱孟和家的案子有关。”

  “监控?”

  张嘉映愣住了,有监控吗?

  他立即扭头,他的办公室外边儿就是公共办公区,绝大多数人都在这里,这些人一听监控,也都懵了,这些天也没听说有监控啊?

  张嘉映脸瞬间通红,特么的,这可是重大失误,闹不好要受处分的,他立即冲刘书记问,“你们村有监控?我们怎么不知道?为什么不及时跟我们汇报?”

  老刘同志文化水平不高,经验却丰富,一听张嘉映的话,顿时火啦,这王八犊子忒不是东西,追问三句话,全是推卸责任的,什么叫不及时汇报?

  一个农民,特别是一个相当富裕村的村支书,底气之硬气却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刘支书差点就暴跳如雷,梗着脖子反驳,“我跟你汇报不着,你算哪根葱?”

  说完,压根不搭理张嘉映,转身就招呼前速食品的三个人,不容置疑的说,“走,跟我走,不鸟这帮不懂人事儿的玩意儿。”

  得,奉命前来的三位已经啥都不会了,万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连一个字儿都没说呢。

  还没完,刘支书办事儿就是麻利,扯着嗓子嚷开啦,“小六子,招呼人手,咱村委会庙小,住不了真佛,与村里无关的人都赶出去!”

  说句良心话,到了村里,除非支书忒没囊气,否则妥妥就是土皇帝,谁来都不行。

  这些年仰仗前速食品的照拂,以前苏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已经摆脱了过去那种一穷二白的地步,个个村里富得流油,用不着伸手找上级要钱过日子,腰杆子自然直,说话冲了很多。

  张嘉映三句话不光得罪苦了南台刘支书,还把专案组的人也给捎带上了,个顶个的聪明,哪儿能听不出来,张局可是说的‘我们’,这个节骨眼儿,绝不是团结同志,而是拉上所有人一起抗责任呢。

  这样的领导,能指望他?

  出现这种情况,搁在往日,肯定有人站出来打哈哈,互相给台阶,把事儿先糊弄过去。

  今天没人,全面无表情的愣着。

  张嘉映也是气急攻心,说完话立马就后悔了,太没水平。

  人家刘支书强硬了,他真没理。

  他瞅了一眼自己那帮人,谁也不向前站一步,都看着自己的脚尖,目不转睛,对不上眼儿。

  张嘉映眼下的局面就是能指挥动的角色不合适,适合说话的不动。

  无奈,张局眼睁睁的看着刘支书气哼哼的离开。

  不仅如此,进来一帮人村民,那意思很简单,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向上报?

  别特么的找乐啦,都不用到凌晨,上级必然是直接就地免职,闹不好退休前就弄一个闲差拉倒,啥也别想。

  张嘉映又扫了一圈自己的那帮人,没能拿得出手的。

  翻脸,以势压人?

  行不通,尼玛这里是前苏根据地,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人家背后有大老板王落实,别说自己一个新区的局长,石局又如何?

  再往上,人家可是张书记的座上宾。

  更何况,自己这边儿理亏,会哭的孩子不一定就有奶吃。

  张嘉映自己这是把事儿给做绝了,为今之计,还得他自己去挽回。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张嘉映脑瓜可没随着年岁增加而变慢,没用几秒钟就找到了关键节点。

  他在前苏可不是一点关系没有,老领导在呢,这会儿张嘉映必须庆幸,年前慰问老干部时,自己没偷懒,带着局里人跑到前苏看望过王嘉起。

  电话接通,“老领导,我是嘉映,没打扰您休息吧------”

  ※※※

  已然是湖边,不过曾经的那栋小楼已经被舍弃。

  当初王老实买这栋楼没太多对比和考虑,属于应急性质的。

  查芷蕊很喜欢当地的环境,已经换了一栋新房子,地段更好,社区也更安全。

  查妞儿的性子慢,办事儿总是考虑更全面。

  此次回国找王老实,她做的远比王老实看到的多。

  换房子就是其中之一,一旦有了孩子,原先的小房子肯定不够用的,她必须提前谋划好。

  还有就是医疗保健小组已经成立,是专门为查芷蕊个人服务的,费用很高,没辙,美帝这边儿越是讲究的玩意儿,价格越能挑战人的心脏,普通家庭承受不起,恰巧,查芷蕊不是一般人。

  回到美帝后,查芷蕊就开始进入调养模式,这次能否成功,她信心不是很足。

  按照她健康医生的建议,这个月并不是最佳时期,医生建议她再耐心等待几个月,以确保她的身体处于最佳受孕状态。

  还有一条建议,医生曾经很坚持,长途飞行不利于受孕,不过查芷蕊拒绝了,她非常清楚,让王老实跑到美帝来,铁定不行,这么多年了,查芷蕊清晰的感觉到王老实对美帝的厌恶。

  有些事儿王老实是不知道的,查芷蕊的坚持有多脆弱,她不止一次想要回国去,只是错过了就是错过,再也找不回来。

  先是有林子琪。

  后来又有唐唯。

  甚至她还知道了李璐。

  吴楠悦那姑娘的心思路人皆知,加上扯不清楚的沈佳凝。

  不是怪王落实,查芷蕊知道自己完美的错过。

  负责查芷蕊的这个美帝医生叫瑞丝,她刚刚给查芷蕊做了一个检查。

  其实她并不建议查芷蕊这么快就做这类检查,毫无意义。

  结果一出来,瑞丝就耸耸肩,歪着脑袋跟查芷蕊说,“果然是这样的,时间太短,我想我能理解你迫切的心情,事实就是我们必须等待好运的垂青。”

  略有失望,查芷蕊从检查用的床上坐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我现在担心他的身体。”

  瑞丝认识查芷蕊已经快三个月了,她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既然两人相爱,就该在一起,其中玄妙实在难以琢磨。

  两人走到医生办公桌前,瑞丝考虑再三后,有一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查,我还是建议,你应该让他到美帝来,只有他在你身边,机会才会有保证,我也需要检查他的身体,你应该和他坐下来坦诚的谈一谈,或许,他乐意也说不定。”

  查妞儿笑得很勉强,抬起手轻轻的把垂下的长发挽起来,“瑞丝,你觉得美帝好吗?”

  “噢!”年纪轻轻的瑞丝一提起这个就非常夸张的抱怨,“虽然我是美帝人,查,但我必须得说,美帝糟透了,那些政客们无耻的把一个伟大的国家变成了这样。”

  查芷蕊脸上露出果然的笑容,接过瑞丝递过来的笔,在检查报告上签字,“他和你的意见一致,也觉得美帝非常糟糕。”

  爱国情怀是大多数人都有的,他们可以自己使劲儿的批评自己国家多不好,但绝对容不得别国人说一句。

  瑞丝刚要辩驳,被查芷蕊拦住,“瑞丝,我说了,他和你的意见一致,他也曾经说我们的国家糟透了,你懂我的意思。”

  瑞丝只好笑笑,她当然明白。

  “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个困扰人类的话题,鉴于你的情况,下周开始,我将调整你的饮食和运动,这一点,查,你得配合我。”

  查芷蕊抱歉的点头,“我会的。”

  她这次突然去京城会王老实,就是没有跟瑞丝商量,人家瑞丝制订好的计划直接被打乱。

  查芷蕊起身告辞离开,瑞丝做人很明白,人家是付钱的大爷,自己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也起来送。

  在门口儿,查的助理正在接听查芷蕊的电话,她看到查妞儿,赶紧小声说了句,把电话递给查芷蕊。

  是老熟人,傅颖。

  她也来到美帝,自然,她要来见查芷蕊。

  工作调整了,美帝这边儿还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傅颖一直没有得空过来。

  第二个,她也必须跟查芷蕊见面儿,王老实的信托计划中,也有一部分涉及到了查芷蕊,傅颖也得办。

  两人在湖边的草地上坐着说话,查妞儿是很高兴的,在美帝这边儿,能敞开心扉说说话的人真不多,好不容易有傅颖过来,她哪儿管的住自己的嘴。

  除了某些技术细节没体现出来,查芷蕊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没少说。

  “还有比这个更疯狂的吗?”

  和瑞丝不同,傅颖的东方保守思维很难接受查芷蕊的这种做法,她听着有些傻,以前的查妞儿可不这样啊。

  傅颖忍不住摸了摸查芷蕊的头,怀疑的问,“你这儿没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