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37章 三百三十七,就抽他丫的

第337章 三百三十七,就抽他丫的

  王老实认为自己跟老爷子说话太累,得猜闷才行。【】

  “爸,您就不能直接说,有些话我得琢磨好长时间都未必懂。”

  王老爷子说,“直接懂的话,书里有的是,自己悟出来的才是你的,你以为这么说话我轻松?”

  王老实确定,老爷子为了他可真费尽心思装了。

  他在滨城停留了好几天,直到他爹一脚踹他出门,王老实估计是老爷子实在没话跟他说了,另外,他也必须回京城,出了点让他不高兴的事儿。

  这次回滨城,有好几个人见了王老实后,问的第一句话基本上都是航空公司的事儿。

  王老实也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一个准确的答案。

  也不是故意的。

  这个事儿的主动权完全没有在王老实身上。

  滨城可以有多种选择。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请国有大航空公司以滨城分公司的方式开办,弊端就是滨城没什么实惠,反而要付出很多,挣了名义,丢掉了实利。

  最不可取的就是以滨城之力组建一家,好处就是滨城自己说了算,肉烂在锅里,坏处更明显,这需要滨城倾尽全市之力来支撑,将影响滨城的其他方向建设,得不偿失。

  最现实的方式就是合办,用现有的资源,加上有限的投入,引入民间资本,不但可以摆脱国企管理成本的拖累,还能让企业更具有活力,好处有,弊端就是民间资本的实力,很难支撑这么庞大的投资,抵抗风险的能力太差。

  即使滨城选择第三个方式,王老实也未必就是最后的赢家,在滨城,资金实力强大的人还有不少,未必就没人动心思。

  近来,王老实也听到了一些传闻,某某总,有意加入航空业,谁谁家的老板觉得投资航空也是不错的选择之类的。

  这些个消息,王老实都没当回事儿,不是人家不能玩儿,而是他们玩不起。

  航空业资金从来就不是问题,这个行业非常的特殊,哪怕再不赚钱,现金流也是快的让任何行业眼红,只要有了充足的现金流,银行的贷款就哭着喊着扑上来,雪球可以滚起来。

  当初海岛航空用一千万起家,就是这么玩儿起来的。

  拜几位研究生大爷的专业所赐,王老实知道了一组数据,海岛航空账面儿资产三十亿,银行里贷款已经超过二十七亿,90%的负债率,多危险的比例,可这个在航空业不算奇葩,就因为海岛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按照王老实的算计,三五个亿的现金,就可以让滨城的航空公司先飞起来,而且还不紧巴。

  要命就是飞行员和航空许可证。

  别人有没有实力拿得下,王老实不敢说别人一定拿不下,但绝不如他自己信心足。

  估计滨城的领导们也有这个考虑。

  王老实有预感,那些个什么总们,他们的心思就是搅和、要浑水,或者就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的想法,向市里表明自己的态度,真成了,参一股未尝不是好事儿。

  与那些低端的制造业相比,航空这个行业实在抬身份,成为这样公司的股东,一下子就让人的身份地位坐了火箭,蹿到云端。

  别的不说,每次领导人出访时,跟在领导后面的商业代表里,航空公司的代表妥妥站在第一排。

  本位思维,在华夏还有极深的烙印,几千年形成的东西,想要靠几十年的努力消除,这个不现实。

  就不说国内,航空行业放到国外,也是牛掰的不行,属于高端范儿的。

  在不列颠那头儿,授勋成边缘贵族的人里,西北航空公司的老板就是其中之一,那家伙儿就一疯子,但是人家有了不列颠最出名的航空公司,女王就愿意给他。

  ——————

  林子琪她们的处长,梁国栋,不到四十岁。

  从团~中~央直接降到京城代表常委会里,实权办公厅副主任,兼任一处处长,副局级干部。

  搁谁看来,这位老兄都是前程似锦,学历高,起点好,有年龄优势,更有上层赏识。

  年龄在升迁的道路上,真的越发关键了,梁主任(敢叫梁处长的都是二货)春风得意,美中不足的就是家中还缺少一位压寨夫人。

  委里面儿知道详情的不多,毕竟人家自上而下来的,不大了解。

  京城委里的人虽然不知道林子琪的详细情况,或许领导知道,但是,到了下边儿,知道的人几乎没有,却知道,这个妞儿不能随便动。

  林子琪自己行事也冷清,上班来,下班走,很少跟谁近乎,也不冷脸,混日子的意思很明显。

  同样是新人的梁主任不知道,也没人提醒他,没有在基层摔打的弊病就是土经验不足。

  梁国栋主任,一眼就看中了林子琪。

  第一,气质,梁主任从林子琪身上看到了他认为的贵族气质。

  第二,漂亮,林子琪的基因不错,身材高挑儿、凹凸有致,模样俊俏,属于掐尖儿那行列里的。

  第三,年轻,才二十三岁,女性最黄金的年龄段儿,梁主任不认为自己的三十八岁大,论才情,讲职位,十五岁的差距不是鸿沟。

  眼下婚姻这个事儿,跟组织没什么关系了,老梁同志其实挺怀念过去的。

  只要组织出面儿,谈个话,大道理一忽悠,再扣上点什么帽子,俊俏媳妇就到手了。

  想要林子琪同意,梁主任得自己动手。

  他过去倒是追过女朋友,不过,那个年代,和现在的差距太久远,梁主任不会傻到用那些老掉牙的方式去惹人家笑话。

  幸亏的是,林子琪就在他的处室里。

  老梁主任很狡猾,什么都没表露出来,他在观察,寻找林子琪的弱点。

  真难为梁主任。

  在林子琪身上可不好找。

  说家世,林家小门小户不算什么,可她姥爷在华夏属于特殊的存在,真没人能欺负林小妞儿。

  谈钱财,王老实就算再缺钱,也不会缺了林子琪的花销,王老实已经有资格为以亿为单位的钱发愁了,别说林子琪不爱花钱,就算她像某美那么炫富,王老实都不会觉得吃力。

  讲事业,特么的、这个最没的说,林子琪恨不得天天跟着王老实黏糊去,她哪儿会在乎自己升不升职。

  梁国冻找不到他拿手的切入点,心焦了。

  心焦的结果就是举措失去了稳妥。

  梁主任对表现出林子琪异常的关心,不是没人看出来,能混到这个单位里的,都猴精、猴精儿的。

  上一次,聚餐,以主任高位,愣是出现在饭局上,本身就不合常规,而梁主任用和蔼可亲的态度,逼着每一个人喝酒,林子琪只能就范。

  王老实问的时候,林子琪的同事故意不说,就没憋好心。

  可见人心险恶,都等着梁主任碰一鼻子灰呢。

  林子琪这次可没惹祸,王老实听了必须得回京城。

  自打上次一脚之后,林子琪很注意了,不愿意跟别人动手,倒不是怕打伤人,而是不想让自己的形象在王老实心里落下不淑女。

  这个她真是想多了,王老实根本就没想过神马淑女不淑女的,这个对林子琪不适用。

  老梁这人也有点混蛋。

  中午在外面儿喝了点酒,回办公室的时候,又瞅见林子琪一眼,看了之后,心里就长草了。

  借着酒劲儿,梁主任把林子琪叫到办公室里来。

  开始还有模有样的询问林子琪工作情况,后来就不怎么规矩了。

  “小林,我其实很喜欢你,非常非常的喜欢————”

  粱大主任甚至伸出手去抓林子琪的手。

  林子琪身手利索,虽然没防备,可也没让姓梁的这个老流氓沾了便宜,一步躲开,尖叫着抢门逃跑。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林子琪已经哭得跟泪人似地,然后抓起包就走。

  楼道里看到的人不少,幸灾乐祸的占大多数。

  有人想问问林子琪,可哪儿还见得到人影儿。

  王老实心急火燎的回到京城,一听这事儿,立马就怒了,告诉林子琪,“你跟家待着,哪儿都别去。”

  林子琪拉住他问,“你要干吗?”

  王老实说,“说理去,总得给个说法。”

  林子琪都觉得自己就一惹祸精,怎么到哪儿都是这个事儿,一件儿连着一件儿,“我是不是光惹麻烦?”

  王老实哪儿能听不出来,故意笑嘻嘻的说,“正好说明我媳妇漂亮,他们眼馋去吧。”

  林子琪白了他一眼,还要说话,王老实已经出了屋了。

  林子琪赶紧追出来说,“哎,别过了,让我停薪留职就行。”

  王老实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心说总算明白了,这姑奶奶憋着这个想法呢,难怪啊,就她的身手,稍微差点的真近不了身。

  在京城代表常委会大门口不远处,王老实跟两个保镖正说话儿。

  老江师傅问,“咱怎么不进去找他?”

  王老实说,“我要抽他丫的。”

  另一个一听就乐了,说,“咱就进去抽他呗。”

  王老实斜着眼儿抽着大门口,点上一支烟儿,“在这儿抽,咱打了就打了,说破大天,也不算什么!到里面不行,得讲道理,给他处分有屁用,老子手痒,就想抽他,里面抽了,算冲~击~国~家~机~关,特么的,那是找死!”

  “对啦,那人长什么样儿?”

  “我不认识啊!”

  “我也不知道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