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九,老周命够苦

八百五十九,老周命够苦

  演出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儿,牵扯极广,如果一个商业演出,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说按时能演出,绝对是说胡话,完全不可能。

  不光是演职员,还有场地、安保、消防、票务等等,方方面面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致命。

  轮到美誉国际这次的演出,完全不是事儿。

  其他方面都是一声令下就能办得妥妥当当。

  就是最难以掌控的现场观众,也没给演出造成困扰。

  本来就没对外售票,那些热情的观众都是京城各个街道组织起来的,高效率的行政体系可以确保。

  美誉国际这边儿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各组人员一直在岗待命。

  全力运转起来,保证演出还是可以的,就是紧张了些。

  王老实这会儿可不敢大意,亲自到美誉国际坐镇,就算什么都不干,他在,就等于有了主心骨。

  五月八日晚,二十时整,京城奥运系列活动第一场,‘08华夏梦’唱响。

  演出前美誉国际曾经表示表演等级将超越历史。

  以前没人当真,就是笑笑,搁谁都得说自己最好,行规如此。

  模块化的舞台算是帮了美誉国际大忙,王老实此前的坚持终于立了大功。

  投入巨资制作的舞台灯光是第一大亮点,舍得掏钱和抠抠索索就不是一个档次。

  活泼、青春、动感,王老实要求的都得到了执行,成果就是令人热血沸腾。

  全一线实力唱将,精选经典歌曲,加上应景的新歌。

  美誉国际第一场演出点燃了奥运本该拥有的热情。

  现场有数量很多的媒体记者,他们是参加类似演出活动最多的人,自然也就门儿清里边的事儿,说他们眼光毒辣不为过。

  时下华夏的商演有众多乱象,更多的还是潜规则。

  虚报投入,明明就几百万也得说成几千万甚至上亿。

  各种道具都是租来的,修修补补的用,主要还是省钱,说美轮美奂有点缺心眼儿,大都是利用光线遮丑,至于电视上播那得修。

  为了一场演出,各种临时工充斥几乎大部分岗位,你要说不乱,这得多遭恨?

  演出场地见缝插针的广告几乎都麻木到没人再提及。

  还有假唱神马的都已经算不上个事儿。

  可美誉国际这次不同,只要不亏心,能看得出,人家玩儿的是货真价实,讲究的是大气上档次。

  每个人都在心里有一杆秤。

  “这得花多少钱?恐怕当初宣布的那点钱连零头都算不上。”

  “不愧是王落实,挣钱是把好手,特么的花钱也不眨眼。”

  演出结束,王老实也放下了悬着的心。

  离开现场已经是接近凌晨,王老实寻思了下,给赵宏进打了个电话,从话筒里传来的嘈杂声,说明老赵还在忙。

  “老赵,跟大伙儿说,明天全体,有一个算一个,我请客庆功!”

  第二个电话打给艾碧菡,“告诉财务,给我准备点现金,包成红包,明天晚上用。”

  同样关注这场演出的还有奥组委,他们也担心仓促上阵的结果不乐观。

  兰林城在演出开始前,已经恨死了那个曹文博,你特么的自己瞎搞,却要整个团队去承担后果,作死还带着花样儿来。

  因为出了哪些事儿,由不得他不重视,在办公大楼里,有大会议室,几乎奥组委在家的人都跟着老大去观看现场直播。

  演出开始后,美誉国际给了他和他的团队一个惊喜!

  兰老大心里就一个念头儿,还是王落实靠谱儿,大事儿不含糊!

  想到这儿,兰林城扭过头,眼光从一个角落里扫过。

  那里坐着惴惴不安的曹文博,自打昨天后,老曹先生就没了之前一丝气焰,虽说还没有任何动作要处理他,历经多年官场的曹文博很清楚,在劫难逃。

  他倒是想过找老领导,可他不敢,才弄到京城来,提了半格,还什么都没有,就惹出乱子来,好意思找人家收拾残局?

  兰林城为人如何,曹文博大概也搞到些消息,恐怕就是找了老领导,也说不上话。

  能救他的或许只有张书记。

  但,他够不着啊!

  ※※※

  一路上,王老实的手机就震动个不停,全是短信。

  天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手机号会有那么多人知道,王老实又不得不看,都是场面人,人家关心,祝贺演出成功,必须得回复感谢,要不以后见了面实在愉快不起来。

  还没到家,王老实觉得自己得打了几十个‘谢谢’之类的词儿。

  唐唯也来凑热闹,发来短信,“还不错,继续努力吧同志!”

  “就这还不错?”王老实总算遇上一个可以说真话的。

  “老王同志,你得知道,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看来唐唯并没有了解到自己真实意思。

  手指停在按键那里,没有继续编辑,删掉,重新编,“你什么时候回京?”

  “有事儿?”

  王老实还真是有点事儿要跟唐唯办,回,“婚纱照得拍了吧,要不老夫人们又给收拾我了。”

  小唐同志再回过来的是一溜儿省略号。

  王老实鼻子都歪了,我哪儿懂你神马意思,问,“到底什么意思?”

  又过了好一会儿,唐唯才回,“衣服还要过些日子才到呢。”

  王老实很想说,衣服有的是,一想又不对,定做了那么多衣服,可不就为了这个,自己还真不能催,只好说,“我给忘了。”

  ※※※

  该庆祝的时候,大老板绝不吝啬,王老实大大方方的奖励项目组,亲自给几位重要功臣发了红包,多少就是个意思。

  只不过,那么大老板,厚度不够的话,他好意思亲临现场?

  别的不知道,反正宴会现场嗨啦!

  按照不成文的惯例,王老实中途退场,一众高层送到酒店门口儿。

  上车前,王老实叮嘱钱四儿,“四儿,这事儿你比老赵在行,让大伙儿痛快的,别心疼钱,只要做出成绩,怎么折腾都不出格!”

  钱四儿此刻精神亢奋,立马拍着胸脯保证,“三哥,你就瞧好儿吧。”

  瞧好儿是没问题,这货玩儿的出来,至于是不是出圈儿惹事,王老实觉得钱四儿不算着调,又事妈一样的冲赵宏进说,“老赵,把这点,别闯祸。”

  要说赵宏进,他今儿是特高兴,难得去掉老气横秋的模样,“你快赶紧的吧,一会儿天亮啦!”

  ※※※

  这个夜晚,因为一场全国直播的演出,整个华夏奥运气氛都调动了起来。

  本来就天气转暖,北方最热衷的夜生活路边烧烤也开始热闹起来。

  无数专家都在呼吁、警告说路边烧烤不干净,致癌。

  每次听到这个消息,谁都心里哆嗦一下。

  只是该去撸的还是要去,没几个真能改的。

  进入五月,旅游热度提高,各地景区都挤成人肉味儿。

  滨城同样也进入旺季,已经成为精品项目的前苏休闲游照样爆满。

  按照当初王老实坚持的预案,前苏实行了限流,还通过各中渠道向广大游客发布了预警,免得让人家白跑一趟。

  紧急预案的第二个重要应对措施就是分流。

  以前苏为中心,周边几乎都被前苏模式给同化,虽然没有前苏那么精致,其他村也不差的。

  距离前苏三公里多一点,有个村子叫南台,也是第一批被纳入前苏圈的一个村。

  这里有一户人家,并没有和其他家不一样的地方。

  户主叫朱孟和,一家四口住在小院里,其实蛮不错的。

  就因为朱孟和的造孽,他家夫妻吵架已经成了常态,经常传出大人闹孩子哭的声音,邻居基本上都麻木,再没人主动上门儿去讨没趣儿。

  本来朱孟和媳妇想要加入家庭旅店合作社,可惜朱孟和打死不同意。

  其实他同意,人家村里也未必同意,就他们家那条件,得多将就的游客愿意住进去?

  朱孟和媳妇这几天看着村里邻居因为游客蜂拥而至,家家赚得畅快,那个羡慕劲儿就别提了,可一想自己家里那位,只能摇头叹气。

  她已经没有心气跟朱孟和吵架,若不是担心两个孩子还太小,她真想一走了之。

  南台也学人家前苏,找了片地儿,弄了个自助烧烤。

  凌晨时分,村里还没有安静下来的意思,游客们有兴致,村里人就得陪着,吃的喝的用的,哪样不赚钱,谁也不能放着送上门儿的钱不要不是。

  到了凌晨两点左右,村里才多少消停了些。

  三点左右,基本上就啥人了,除了村里治安巡夜的偶尔走动下,没人还神经到这程度。

  昏暗的亮光中,两道黑影悄无声息的翻过院墙,进入了朱孟和的家。

  大概四十分钟后,他们打开院门儿,毫无遮掩的直接离去。

  他们的交通工具可不腿,就在离朱孟和家不到一百米处,有两辆自行车,骑上就可以走。

  和前苏村的安保比,南台就是个渣渣,若是在前苏,这俩货就甭想松快。

  翌日。

  一则消息迅速传遍南台,并用极快的速度蔓延到周边区域,南台有一家被灭门。

  朱孟和以及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在睡梦中被人残忍的杀害。

  根据警方现场勘查,初步确认这是入室抢劫杀人案。

  完全是对如火如荼的休闲旅游业的打击,非常大的打击!

  不光是南台,包括其他有接待能力的村也是,谁出来玩不是图个顺心平安,灭门惨案啊,这特么的还有屁的安全,赶紧跑!

  整片区域都陷入了恐慌中。

  此案不仅仅震动了前苏和新区,更是震惊了滨城甚至是全国。

  眼下是什么日子口?

  京城奥运正一步步走来,全国都在精神饱满的喜迎奥运,当晚,第一个大型演出活动刚刚成功举办,就来了如此性质恶劣的案件,那么此案也就不仅仅是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

  南台灭门惨案迅速被上升到政治高度。

  张书俞第一时间发表意见,指出这是对目前滨城大好形势的破坏,是对平安奥运的藐视,必须坚决打击,绝不手软,同时布置全市针对各类恶性刑事案件进行专项整治行动。

  按说此事到了张书俞这一级,就算可以了,不介,很多事儿是否值得,不能用正常思维去判定。

  滨城方面限期破案的同时,最高警方也派出了专家组,到滨城指导破案。

  讲理的说,华夏什么事儿都怕认真,真的较起真儿来,那效率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很多恶性大案要案在警方拼命整的时候,都抗不住。

  到了五月十号晚,整整两天时间,汇聚众多精英的警方愣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在案发现场提取的东西,基本上没什么用处。

  期限是三天,也就是说,到了明天,十一日,这案子得破。

  千万不要把限期破案当儿戏,破不了,那是真要处理的,谁也不行,尤其是这种特殊时期震动全国的案子。

  专案组里真是愁云满面。

  谁做的?

  呵呵,必须是段伟,不是他都不科学。

  这孙子还学会了擅作主张,要是周兴甫,肯定不会在这时候办事儿,就算整,也得弄点特有技术含量的,像段伟这么玩儿暴力美学,忒掉价儿!

  好吧,实际上是特么的犯傻。

  平时自认伶俐的大伟哥,此次也玩儿了次智商,对朱孟和的厌恶早就难以忍受,一切尘埃落定后,伟哥亲自设计和指挥了一石二鸟计划。

  你前苏不是宁静祥和吗?

  那我就来个捎带脚,一勺烩。

  想要除掉朱孟和,还不着痕迹,大伟哥绝对有实力做到满分。

  这次,伟哥想要一百零一分。

  他时机选得挺好,也是歪打正着,他就是挑人多的时候,要不说他大局观不成呢,光想着恶心前苏了,您老也得动动脑子,眼下大事儿可是奥运来着,这节骨眼儿上,你来这么一手,妥妥给全国人民添堵。

  接到信号后,段伟是相当满意,负责办事儿的人已经成功离开滨城,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计划,前往蓝云,从那儿离境。

  战略上不行,战术上,伟哥还是很认真的。

  他就疏忽了一节,他自己这么重要的人物,长期在前苏活动,人家不得看着点?

  还有,谁说只有国家才有高科技装备?就不兴人家企业也弄点黑科技啥的?

  老段同志的一举一动都在前苏安保方面的监控中。

  在警方还没展开调查之前,王大老板就接到了下边儿的报告。

  王老实特别替周兴甫发愁,遇上这么个玩意儿,老周命也够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