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八,运筹帷幄之中

八百五十八,运筹帷幄之中

  华夏举办奥运会,全国人民都认为是民族盛世,一点瑕疵都是罪过,任谁多横,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惹乱子。

  体育和文艺没办法分开,文体不分家是有传统的,为庆祝奥运,举办众多文艺活动是历届奥运会的传统,各国无不竞相把各自国家和民族的精气神通过文艺演出展示。

  华夏更不能例外。

  到八月开幕之前,一系列的活动都是为了让奥运会圆满,成为世界最棒,不能是之一。

  谁都知道,这届奥运会,华夏人雄心勃勃,不惜投入令发达国家都肉疼的巨资。

  可以说,裤子都脱了,美誉国际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上层若不愤怒,就是二到家。

  美誉国际按照合同提出违约金的赔偿,简直就是个笑话。

  千万要记住,这里是华夏,讲究的就是特色。

  比如法律。

  国家讲法是有的,一般情况下,也会认真的执行,那是表象,莫要当真。

  隐含着的成立条件是需要的时候,可以讲。

  还有反过来说的,那就是不需要的时候,就该讲国情,讲政治,说社会舆论,谈民意,总之,相当的复杂。

  别说美誉国际实力有多强,也别说多有资本,放到全国大盘子里,连个米粒都算不上。

  影响了华夏民族在世界上露脸争光的机会,捏死蚂蚁都是大动作,根本用不着,上级有千百种办法让美誉国际死挺挺的。

  舆论掌控在高层手里,老百姓最后就知道,美誉国际是个黑心公司,是个为了赚钱而不顾民族大义的劣等企业,还有诸如伪造资质,偷税漏税,潶社会性质等罪行。

  于是,美誉国际上下处理一遍,优等资产不知去向,全国有志之士带着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真实的情况永远不会再见天日,不要说这是杞人忧天,人类社会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

  或许是有人这么设计的,反正曹文博所作所为造成的后果就是这样。

  到了节骨眼儿上,影响大事,谁还有功夫听你解释为什么,更没有时间去调查事实是什么,事实就是你美誉国际影响了奥运大计!

  美誉国际这次的事儿绝对算捅破天那种。

  奥组委的老大是路亮工的继任者,姓兰,为人严谨,做事儿魄力很足,他之所以能接任京城一把,就是为了发挥他的能力,将奥运会办好。

  路亮工其实也有能力,却不适合奥运。

  这才有兰林城的临机受命。

  美誉国际中标这件事儿,兰林城并没有过问,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系列项目招标,他其实很关注,不仅仅是这个,事关奥运的每一个节点他都没放过。

  当初没有出手阻止,就是认为美誉国际实力强,尤其是公司高层实力强劲,有足够的资源将这是个事儿办好,欠缺的只是所谓的经验。

  别人拿这个说风凉话,兰老大反问,办奥运这个事儿,咱国内谁有经验?

  哈哈,真没有,老兰同志头脑很清醒。

  那几个项目,说真的,只要舍得花钱,没有办不漂亮的。

  开始阶段,美誉国际在华夏范围内大肆挖人,挥舞着钞票大干快上时,兰林城非常满意,他是知道王落实的,事实证明他的猜测不错,人家争夺这些项目就是图名,没想夺利。

  就冲这么会来事儿,依着华夏规矩,兰老大都觉得将来得给美誉国际适当的补偿。

  偏偏突然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兰林城第一时间脑袋嗡嗡作响。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奥组委已经吵成一团,各方意见不一,都在发表自己的意见,该如何让美誉国际认识到这次错误的严重性。

  美誉国际的报告上已经有了多个批示,总得来说都一样,‘性质恶劣,严肃处理,依法追责,彻查到底!’

  兰林城是级别相当高的干部,下边儿怎么吵,他只需要明白,倒不用折磨耳朵。

  想了很多,老兰也有了决定,不能让人当枪使唤。

  按了呼叫器,秘书敲门进来。

  秘书同志瞄了一眼,领导手里就是事关美誉国际的文件,心里也有了谱儿,估计这次那家公司凶多吉少。

  “委里有没有拿出意见如何挽回影响?”

  秘书也知道事关重大,整天也在关注这个事儿,“现在大家都在等您的批示,具体的方案还在讨论。”

  兰林城摆摆手,疲惫的向后靠了靠,“处理先不急,关键是不能影响大局,你去找那个王落实的电话,亲自问他,演出还能不能如期举行?”

  不愧是兰林城,他的思维比别人开阔的多,都到这会儿啦,多严厉的惩罚都无济于事,重起炉灶明显是来不及的,除非取消活动,那样的话,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最可行的就是让美誉国际继续完成合同,把活动举办完,哪怕不完美,也可以过得去,美誉国际的上报中说得很含糊其辞,兰林城从中嗅到了一些不同的味道。

  ※※※

  兰办,秘书的办公室里,电话接通。

  话筒对面说话声气力有些不足,秘书也没在意,直接报了自己身份。

  对面的声音才勉强正常了些,不过说的话差点让秘书同志直接挂断电话,神马玩意儿,还不知道情况有多严重?

  王老实是这样的说,“哦,你好,找我有事儿?”

  实打实的说,王老实有所准备,也知道事情严重,却没往太深了想,也就是他碰上了认真负责,知道轻重缓急的兰林城,赶上个脾气火爆的,还指不定倒霉到啥地步。

  秘书大人强忍着想抽人的冲动,把领导交办的事情说了一遍,临了还特意说,“王总,此事非同小可,你可要慎重。”

  “谢谢提醒,我过问一下,过会儿给你回电话好不好?”

  几乎就是咬着牙,秘书同志问,“多长时间?”

  王老实说,“五分钟。”

  “好,就五分钟,请抓紧时间。”

  五分钟后,秘书同志果然接到了电话,王老实打来的,“请问您贵姓?”

  差点把秘书同志给逗乐喽,尼玛,你老还能想起这个来,不容易,“当不起贵字,我姓田。”

  王老实舒缓了下语气,说,“是这样的,田秘书,事情呢,很难,我们是严格按照计划进行准备的,但现在是督导组那边儿认为我们的演出主题还不够突出,把关挺严,短时间里,我们真无能为力,实在没办法才------”

  啥,田秘书听出点味道来,几乎是下意识想问‘那你们为啥不早汇报?’幸亏他经验丰富,此事没准儿牵扯太广,话到嘴边儿没说出来。

  王老实已经接着说,“这样吧,田秘书,我这儿病着,实在起不来床,我让下边儿人把第一次彩排的录像送过来,您也给把把关?”

  已经彩排啦?

  田秘书抓住了重点,他很清楚,既然已经彩排,那就说明准备的相当充分,立即同意,“请王总立即派人送来,我去门口儿等着。”

  王老实也不客气,说,“好,很快就到。”

  确实快,王老实打电话之前,就已经安排钱四儿带着导演和准备了很久的资料出发了。

  兰林城听说有彩排录像,顿时来了精神,他也进入小放映厅观看。

  不光是华夏,放眼全球,几乎绝大多数事儿都是用钱的多少来衡量,投入多,质量就高。

  美誉国际投入可真不含糊,有王大老板在,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彩排中的节目说艺术价值有些扯,可要是谈论美轮美奂和精彩纷呈,绝对靠谱儿。

  王老实早就给定义过,就是大气、奢华,必须整出气势来。

  本来就掐着点,准备看一会儿就走,兰书记还有个会要开,就是关于明天演出怎么解决的会。

  越看,老兰越觉得不对劲儿,会议推迟,他一直看完。

  前来汇报工作的美誉国际绝对是大举出动,不光是钱四儿和导演,还有各个部门的主要力量在赵宏进的率领下都到了。

  兰林城坐在那里好一会儿,他不动,谁也不敢动,也没人说话,放映厅里静得出奇。

  “小田,会议改到这里开,另外那个督导组的人呢,也叫来。”

  赵宏进还没反应过来,钱四儿眼睛一亮,偷偷给王老实发了条短信。

  说了这里的情况和自己的猜测后,问,“三哥,咱准备的那些资料是不是拿出来?”

  在家里休养生息的王大老板敏感度已经回升,这尼玛二货,都这样了,还特么的要争着拿出来,作死么?

  “留着,人家问起来的时候只口述,记住,没有影像资料。”

  钱四儿那脑子,坚实程度跟松仁一个等级,哪儿能理解王大老板的高屋建瓴,他就一个好处,听话,三哥说得必须是对的。

  回复,“明白!”

  放映厅里人终于来齐,兰书记啥也没表示,特直接的说,“再播一遍。”

  演出时间一共二个半小时,等看完,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紧要关头了,谁还惦记下不下班。

  曹文博自打一进来,看到美誉国际那帮人,再等彩排录像一播,心里就开始打鼓,放了二十分钟,他后辈就已经湿透,其实屋里空调打的温度很合适。

  演出看完,放映厅里灯光大亮。

  兰林城起身走到前边儿,目光扫视一圈,留在督导组的那几位身上,他伸出手指了指后边儿的大屏幕,冷着脸问,“督导组里是哪位同志负责?”

  曹文博满头大汗,他知道眼前这位,位高权重,做事从不拖泥带水,颤颤巍巍站起来,“兰书记,是--是我负责。”

  老兰同志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继续问,“你们要求美誉国际方面修改,那么具体改哪方面?”

  不光是曹文博,所有人都听出来兰书记语气不善,田秘书更是亲近人,他知道老大内心现在是极其愤怒的,爆发与否就在于他自己是否想控制。

  “主题-------”领导逼问下,曹文博抹了抹脑门上的汗,勉强答出这么个玩意儿来。

  肯定是蒙混不过去的,兰林城是什么人,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眼睛毒得很,语气越发的凛冽,“噢?主题?曹副司长,请你跟大家说说,你心目中的主题是什么?”

  他要能说出来,也不至于就这个档次,在美誉国际那里,他曹文博算跟葱,进了这个屋,是个人都比他粗壮,随便哪位都比他明白事儿。

  鸡蛋挑骨头可以,就是别拿到台面儿上说。

  看曹文博那货变成了孙子样儿,美誉国际这帮心里那叫一痛快。

  坐在钱四儿后边那个导演,捅了钱四儿一下,压低声音怂恿,“钱总,咱手里有很多东西------”

  钱四儿瞪了他一眼,低声训斥,“别特么的多事儿,老实待着。”

  别看老兰慢条斯理的询问,其压力之大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坐在放映厅里的其他人心里更明白。

  谁都知道这个曹文博到底什么来路,也知道这货干事儿有多龌龊不着调。

  他曹文博跟谁近、替谁办事儿跟大家没关系,前提是别挡了众人的路。

  很明显,他把该做和不该做的都办啦!

  主要还是这货得意忘形,只顾着达到自己目的,忘了太多行为处事的规矩。

  另外,不少人都瞅了瞅美誉国际那些人,特么的这帮家伙就那么好欺负?

  大多数人是清楚美誉国际什么路数,就是纳闷儿这个曹文博脑子里进了什么脏东西,就没过过脑子?

  要不就他真二,或者就是让人给忽悠了,归结起来,还是特么的傻,不傻也让人忽悠不了。

  他们真冤枉人家老曹同志,没人指使他什么,他知道些事儿,好不容易进京,得报答恩主。

  在他看来,美誉国际就算有些关系,还能大过自己老领导?

  曹文博级别太低,进京前刚提拔,好些个内幕根本就不清楚,哪怕是自己人,也不能把丢人事儿抖落出来让他知道。

  没错儿,曹文博就是老张提拔的,还不是老张自己的事儿,中间其实还隔着一级,老张不过是受别人所托,顺手带了下而已。

  顶了天,老张也就是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在,弄到京城来,也是想着在这里插根钉子进来,倒没想太远。

  在兰林城一步步追问下,曹文博早就失了方寸,再也找不出任何借口来给自己脱责。

  追责是后边儿的事儿,老兰隔着众人问钱四儿,“明天演出有没有问题?能保证彩排的效果吗?”

  钱四儿站起来,一改过去的猥琐模样,大声保证说,“兰书记,我们美誉国际保证,一定圆满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