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五,世界新玩儿法

八百五十五,世界新玩儿法

  华夏饭店,老牌的级酒店,奢华不是它追求的特,还得是地位。

  能够叫华夏,就透着一股子庄重。

  很多商业会议都喜欢到这里来开,导致华夏饭店身价倍增。

  不是够份量的人家都不接待。

  光是服务员的细节表现,就能看到大会堂服务员的影子。

  难怪太多人趋之若鹜,宁可多花钱,忍受饭店方面众多无厘头的规矩,也要把大会挪到这儿来召开。

  度娘也没例外。

  上午的时候,度娘会场突出了科技感,表明其科技型公司的元素。

  到了下午,会场已然换了色彩,更具有文化气息,很适用于学术讨论。

  李彦主导这个变化,就是认定王老实不会在这么重大会议上随便讲什么,至少会震动一下地球。

  时间还没到,会场里已经人头攒动,服务员穿梭其中,大批的媒体记者都忙着假设机器,或者互相讨论着今天人家王董会从哪个方面给世界一个惊喜。

  时间逐渐指向十四,王老实在李彦的陪同下步入会场。

  他一露面儿,会场里马上响起雷鸣般掌声,哪怕心里再复杂,李彦也得满脸堆笑。

  他亲自引导王老实登上台。

  两个主持人已经联袂站在前边儿。

  本来按照程序应该是他们两个介绍王老实,然后宣布演讲开始。

  李大总裁临时改了主意,他走向两位主持人,示意他接管。

  男的有些迟钝,人家国视的美女素质就是高,在转交话筒前,“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来参加度娘大会,下面将有度娘总裁李彦先生宣布接下来的议程。”

  掌声中,李彦接过话筒,他公司那位发言人先生额头冒汗,还好他没继续犯糊涂,微笑着请女士先走,跟着离开主席台。

  李彦向前走了两步,很随意的站在那里,“其实王落实先生是谁,我想不用介绍,大家都清楚。”

  会①①①①,m..场里响起善意的笑声。

  王老实已经站在演讲台后边儿,微笑注视会场。

  “每一次重要的演讲,王落实先生都毫无保留的将他个人的思考成果奉献给全世界,帮助我们在前行中不会走错了方向。”

  听上去是好话,会场里听众的反应也配合,掌声不断,可王老实这货就是心思重,尼玛,李彦这家伙不地道,要把老子架在火上烤呀!

  华夏饭店的主会场设计很有现代元素,会场位于裙楼,为了沾上环保绿色元素,会场部有一部分采用采光玻璃,初衷是好的。

  只有一,某个时段,即使有中央空调帮忙,会场里某些位置都待不住人。

  王老实就正在煎熬中。

  他可是着正装来的,才上来一会儿,后辈就湿透。

  李彦话音刚落,王老实就来了个惊人之举,毫无顾忌的脱掉外套,扭头找人,国视那妞儿最近,反应也配得上她地位,快步走过来,接过王老实衣服。

  会场里的人都不解的看着王董,嗯?这是要干啥?

  李彦也被王老实这一手给弄得有些懵。

  王老实伸手虚让了下李彦,“李先生已经给我制造了足够的压力,您还要继续?”

  一片笑声!

  李彦也乐了,遇上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货,他就该早有准备。

  没再多,他也没打算占用时间,关键的下午,他已经露了脸,做足了姿态。

  不光是脱了上衣,王老实还把衬衣袖子撸起来,对着话筒开,“感谢诸位抬爱,把我王落实捧的如此之高,那些好听的形容我就不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私底下,我还是很喜欢的-------”

  轰、轰!

  开场白很有喜感,大家都会心,理解王老实为啥这样,事实就是如此,包括刚才李彦那几句,谁也不是傻子。

  静等了几秒钟,会场重新安静,“既然我都这么有本事了,那今天,我就站在全世界的角度来几句,也算是分享最近几年中个人对某些现象观察的心得。”

  “世界角度?他也配?”

  某个角落里,两位年轻人坐在一起,其中某人不屑的讥讽。

  年轻人的特就是活跃,充满挑战欲,很少真正服气,时刻准备着把前辈拍死在沙滩上,他们最信服的话就是‘彼必可取而代’。

  他们两个性格大不相同,一激进,二沉稳。

  同伴的牢骚并没有引来沉稳那位的反驳或者附和,却让前排一位中年人回过头来,他声笑着,“我个人认为他还真有这个资格。”

  “------”

  演讲台上,王老实比格极高的继续他的讲话,“世界经济正持续低迷,大家都在华夏要去拯救全世界,我听了之后,傻了好久,挖空心思猜测,这样的论调到底从何而来?”

  大家的兴趣被调动了起来,西方世界叫嚣应该让华夏挽救经济的呼声很高,甚至某些国家的领导人也恬不知耻的到处嚷嚷,好像华夏欠他们似地。

  “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正亲身感受着华夏澎湃的前进速度,更是其中之一的参与者,我坚信华夏只要沿着正确的方向坚持改革,就能克服前进过程中的困难,越过各种障碍,而不断获得成功的改革又将有力地支持。”

  “持续、快速、健康的经济增长奇迹从来没有神助,都由广大人民勤劳的双手谱写;”

  “奇迹也没有捷径,必须一步一个脚印亲身摸爬滚打;”

  “奇迹更不是神话,它就在你我身边,眼可见,耳可闻……”

  “所谓经济就是经世济民,寓意广大,任重道远,发展经济是一条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携手共赴的漫漫长路,一路风景蹁跹,一路冷暖自知。”

  “这些成就是华夏人民自己努力奋斗的回报,而不是任何国家、任何人赐予的,所谓应该拯救神马的,实在无礼至极!”

  “在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的今天,一种崭新的、令人着迷的、还不寒而栗的新模式正在悄然抵近,是对还是错,我自己也在观察,也在尝试,更希望有识之士能够进行深入的研究,这种模式将完全颠覆过去我们这个地球的某些规律-----”

  喔哦!

  没人还能矜持的住,经王老实这么一通神侃,他们都在心里琢磨,到底啥玩意儿呢?

  前边还好些,都听得懂,台上那位正在宣泄他的民族自豪感,不意外,也不能过分,东西方文化差异很大,某些必要的话该的就不能少。

  实话,很多人还是有失望的,至少前边儿这些话并不能引起多少人的兴趣,他们跑来听,就是想看看王老实这货又会爆发出什么惊人言论来。

  如今王老板话突然转折了,完全是爆大料的节奏,个个都精神起来,等着王大师整出什么新玩意儿来。

  会场静得令人窒息,王老实这货慢条斯理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刚才话语速有些快,就没给别人领会的时间。

  李彦一直很认真的听,他总觉得上边儿那位的话里似有所指。

  服俊也混了进来,同样思绪万千,听了这么半天,好像没理解王董到底要表达什么。

  刘健当然也在,比那两位还认真的,拿着本子记录了不少刚才王老实所的,他也好奇,那个新模式到底是什么?

  不光这三位,更多的行业精英都在,处于对王先生的尊重,都听得很认真,也在认真的思考,不过能有收获的人不多,或者就没有。

  表面上,王老实似乎真的就站在世界角度,为华夏辩驳,痛斥某些论调。

  可仔细咂摸滋味儿,好像又不完全是,总有一种不出道不明的东西在里边儿。

  来自华夏的人还都好,知道王老实另有所指。

  不少西方鬼子,他们大多标榜自己是直肠子,压根没有弯弯道道儿,这个有些谦虚,他们其实鬼心眼不少,只不过在华夏的博大精深面前不够上档次而已。

  每个人都心思复杂的时候,王大学问总算喘完气,“我们必须承认,随着互联网的出现,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在逐渐改变。以前的商业模式是研发投入、销售、赚钱、再次投入研发、技术升级。”

  顿了顿,王老实接着,“我们经历过缓慢的技术升级模式,一方面是资本为了最大化研发的利润,另一方面,研发的投入也需要利润的支持。所以,技术升级是缓慢的。”

  都是实情,在座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亲身经历者,或者正在经历着。

  话锋一转,王老实脸上露出一股子怪异表情,很夸张的伸出两只手来,“我不知道诸位发现没有,如今出现了一种新玩儿法!”

  这货还算为人正派,没过分吊人胃口,“不管后续能否成功,先通过风险投资,迅速把最基本的商业模式变为现实,然后,吸引流量与客户,随后在通过几轮融资扩大规模,最后上市。”

  还没等大伙儿反应,王老实继续加码,“我敢,未来随着技术的研发,这种新玩儿法讲成为常态,彻底改变我们这个世界的经济模式!”

  甭管是谁,李彦、服俊、刘健还是什么克伯、斯基之类的,全立马懵,啥叫圣贤,眼瞅着台上那货好像就是。

  不能王老实所有多新奇、震撼,这个世界确实已经有了一些苗头,只不过没人在意,更没人敢这么扯的明白给地位如此之高。

  如果是真的,那么每一个人都要改变自己过去的工作形态,去迎接新的挑战,绝不是事儿。

  假的呢?

  没人愿意去赌,过去那么多年来,台上那货,每言必中,就放过水炮,你可以不服,但事实逼着你必须信。

  会场上千人,不全是精英,也有混子,比如钱四儿,他过来,就是给三个捧场的。

  本来按照他的德行,没睡着就很对得起人,四爷早就打定主意,别人鼓掌的时候,他就使劲儿跟着起哄,反正三哥牛掰,一准儿错不了。

  王老实的那些他大概没听懂,不过左右周围的人声议论不少,他明白了个事儿,王三哥得很牛掰,四爷眼见如此,用了一句自认很精髓的口头语,“卧槽!三哥就是牛比的不像话!”

  演讲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么,开了头,就接茬儿往死里折腾。

  “从我个人角度来讲,高科技和资本结合的模式很值得推崇,极有可能加速人类生存模式的跃进,大大加快世界科技水平的步伐,问题不是没有,那就是如何判定每一个项目是否可以去改变人类的生活,是否值得投资?”

  是啊,如何判定呢?

  王老实一直在观察与会者的反应,到目前为止,他很满意,眼神儿扫了一圈,他发现艾碧菡秘书情况似有些不大对劲儿。

  呆滞,没错儿,艾秘书彻底不会了。

  她算跟着王老实时间最长的,台上讲的东西,她闻所未闻,也没听老板念叨过,更没有帮着老板去查阅什么资料,也没有履行一个秘书该有的职责帮着老板整理。

  王老实开始的时候,她还没觉得哪里不对,等到了后边儿,艾秘书真心接受不了,工作角度,她完全没有起到一个秘书该有的作用。

  人类特别容易失落,那种感觉很糟糕,自己老板抛开一切去完成某些伟大的工作,当助手的人竟然完全不知情,搁谁也受不了。

  自己提出问题来,那就必须给一个基本靠谱儿的解答,王老实这次没特立独行,有些含糊,却不失为眼下最合适的答案。

  “如何判定我还不知道,但如果是我自己投资,必然要遵循几个原则,第一,有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或者可以预期的模式,第二,该技术能否有足够的技术支撑,至少应该可以在特定时间内实现,第三,人类是不是需要这个技术去提高生活品质。还有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个人将继续关注。”

  大部分人还能遵守基本礼仪,强忍着冲动,继续坐在那里听,有些人不成,憋不住了就得发泄出来。

  有人站起来高声发问,“王先生,刚才你得那些,我部分赞同,但我很想知道,你所指的技术发展,到底是哪一类技术?”

  看模样不大像华夏人,很有可能是美帝那边儿的,王老实没意外有人跳出来,不过他不打算正经的回答他,凭什么告诉你?

  这货也不厚道了,他脸上带着微笑,双手一摊,语气很轻松的,“很抱歉,无可奉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