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四,造出来的神

八百五十四,造出来的神

  段伟早就厌烦朱孟和那个废物。

  要钱的时候下手极狠。

  办事儿却跟废物没两样。

  这么多日子里,朱孟和倒是弄来不少资料,可特么的有用的几乎没有。

  “我会尽快安排好,你自己也准备准备。”

  朱孟和听了,口气强硬的说,“别耍花招儿,大不了咱一起完蛋,王落实那人可眼里不揉沙子!”

  段伟脸上一抽抽的。

  ※※※

  经过紧张的筹备,傅颖完成了信托公司的组建,也同时设计了王落实关于剥离那部分财产的信托方案。

  茶室里,傅颖带着两位资深律师拜访了王老实。

  一大摞文件摆在桌子上,其中需要王老实签字的就好几十份。

  王老实一直在看,很仔细。

  傅颖端坐等候,两位律师也照样,屋里除了沙沙的纸张翻动声音,就剩下呼吸声还可以略听见。

  总算看完,王老实合上最后一份文件,揉了揉眼睛,实在太多了,“先放这里,我再看看。”

  傅颖不意外,如此重要的文件,谁也得逐字逐句的看,一旦签字画押,那就是法律文书,后悔就晚啦。

  傅颖带了两位律师来,就是备询的,既然老板没有那个意思,她给那两位示意,律师起身告辞。

  房间里就剩下傅颖跟王老实。

  傅颖问,“你真的决定这么做?”

  “怎么啦?”

  傅颖一看王老实那不在意的模样,咬着牙说,“那可就意味着,一旦你离开这个位置,那些企业的控制权就不再是你家的了。”

  其实她的本意就是等你蹬腿儿,那有点难听,才换了个委婉的。

  王老实无所谓的耸了下肩,“富不过三代,关于继承的话题几千年来都没有很好的解决,我只是众多尝试者之一,没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不是自己家的,傅颖也只能劝劝,她观念比较倾向于传统,对王老实如此苛刻的对待继承人有些理解困难。

  按照王老实的规划,他身后的财产将不会直接给继承人,完全信托,还逐年讲其中按比例捐出,用于慈善事业。

  也就是说,若干年后,这么庞大的财产很有可能会逐渐变成零。

  他的后代只有三种情况可以获得那些财产。

  第一,生活困顿,通过审核后,每个月会有一笔钱供其生活,但又年限,到了一定年限,对不住,停供。

  目的是逼迫后代打消不劳而获的念头,想都别想。

  第二,极具天赋的、是人才的可以申请财产管理委员会投资,这样能够拿到很大一笔钱,不过也别觉得是好事儿,得还,这钱只是借给你做事业的,有严格的监管。

  王老实算是费尽心思了,至于效果如何,他也没谱儿,好歹算是尽了当爹或者当爷爷的义务。

  还有第三种情况,继承人遭遇重大激变,重病,或者残疾,都会获得充足的资助。

  傅颖就觉得这一条还算厚道,否则她都怀疑王老实这货还是人吗。

  王老实自然明白傅颖不理解,耐心解释说,“如果我的后代是纨绔子儿,钱越多他这辈子越惨,不如让他当个普通人,若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么有没有我的财富都一样,他照样可以成功。”

  傅颖张了张嘴,没再说,也没得可说。

  两个人都没有谈及一个问题,信托的财产只是王老实所有的一部分,并非全部。

  ※※※

  五月四日,度娘大会正式召开。

  会议前的几天里,王老实密集会见了多人,包括服俊和刘健。

  说的什么无人得知,不过服俊和刘健都是看似满意离开的。

  除了商界的人,王老实还跟宫二见了面,关于刘成君的未来去向,两个人有各自的考量,理由都有,宫二提议,这种事儿第一看组织意志,第二还得问本人的态度。

  提醒的非常及时,王老实额头冒汗,从一开始,他就没正儿八经的问姐夫意思,学习之前是有说法,可过去这么长时间,谁能保证刘成君同志没有新想法?

  事情搁置,等王老实见了姐夫再定。

  王老实按照李彦的程序参加了度娘大会。

  地点就在度娘公司附近,准确的说是未来新公司跟前儿。

  会场位于华夏饭店三楼会议大厅,能够容纳上千人而不显拥挤。

  主持人选择了国视的一位名嘴搭档度娘公共关系部的发言人,李彦也不能免俗。

  王老实坐在第一排,不过不是正中间。

  根据华夏特色,这么重要的会议必须得请各级领导莅临指导,而领导要坐般配的位置。

  在会议开始前,李彦还特意跟王老实说了这个事儿,希望王董能体谅。

  本来就不在意这些,王老板笑而置之,表示他没关系,与创业之初,老李同志进步很大,多年前,这位狂人可没这个心。

  李彦在上午的大会上按照苹果模式介绍了度娘新技术层面成果,还有对未来技术发展的一些颇有根据的猜想。

  他的演讲在其他人眼里绝对是成功和超前的,加上技术人员的配合,弄得很有科幻色彩,给人制造了一种神秘而接近现实的科技世界,令人向往和期待。

  王老实也很认真的听,技术细节他不大明白,对李彦某些版块性的介绍,他看得清楚,总的来说,他有些失望。

  商业色彩太浓烈,尤其是度娘的盈利模式呼之欲出,按照李彦的说法,在未来,度娘将继续加大他们拓展市场,推出新技术模式的力度和速度。

  当然,也是彻底把道德底线抛弃的过程。

  演讲结束的时候,会场里掌声雷动,王老实也在有节奏的鼓掌,手却没有碰到一起。

  王老板自己的演讲将在下午,他本来还在犹豫,听了李彦的,也决定了自己要说什么。

  整个上午,李彦就是主角,那些应邀上台的领导都懂行市,这样的高科技色彩会议,露个脸就好了,说多了容易露怯。

  中午,就在饭店四楼有自助餐。

  王老实没跟着领导从旁门儿先走,坐在那里琢磨下午讲什么。

  等会场人走得差不多了,他才在艾碧菡的提醒下,起身去了餐厅。

  按照邀请函上的说明,王老实应该去特设的小餐厅就餐。

  那里是专门为领导和一些高端与会人士准备的。

  也不能说那里乌烟瘴气,他就觉得和那些人一起吃饭会很累,到底是跟人家虚情假意的寒暄、互相吹捧还是吃饭?

  王老实觉得自己没那个能力解决。

  至于大餐厅,王老实也不认为自己该去。

  或许他有心低调,但别人不会这么认为,他倒不是特别在意其他人看法,今儿主人是李彦,当客人的尽可能别给人家找麻烦。

  进了大餐厅,你特么的确定不是特立独行或者是向小餐厅的人示威?

  嘴毕竟长在人家身上。

  王老实直接进了一间休息室,那是度娘给他准备的。

  安保人员已经从外边儿买了一些吃的过来,王老实就简单垫吧了点。

  吃完后,艾秘书给他泡了一杯茶就坐到了角落里。

  看着冒热气的茶杯,王老实问,“上午没什么人找我吧?”

  艾碧菡笑了笑说,“有的,我问过大概,没什么着急的事儿。”

  王老实还是不放心美誉国际那边儿,“赵宏进和钱四儿呢?他们也没来电话?”

  “钱总打过一个电话,听上去有些生气,我说回头让老板给他回电,钱总又说不用。”

  王老实端起杯子来,轻轻的吹着热气,“他就是个缺心眼的货,他压根就没什么事儿,不过就是在别人那里受了委屈,跑我这儿找安慰来了。”

  艾碧菡抿嘴笑了,她也觉得就是这样,钱总那人是她接触的人里最具有个性一个,很明显。

  翻开小本本,艾秘书继续汇报,“还有就是邱总,他说要跟老板汇报点事情。”

  他?王老实知道这老货的风格,问,“没说什么事儿?”

  艾碧菡摇头,“他说不急,等忙完再说也行。”

  估计没啥大事儿,他负责的工作里也没有重大的,王老实也放了心。

  “还有就是曹总,他说今天或者明天请王董聚聚。”

  “呵!”

  这帮货的心思还没完,打知道自己婚讯开始,他们就惦记着给王老板庆祝,可惜王老实一直不吐口,现在想来,还是不够成熟,境界没到。

  “度娘这边儿除了下午还有什么安排?”

  艾秘书根本不用翻看,都在心里记着呢,张口就来,“晚上有答谢晚宴,明天开始有小型的研讨会,后天是签约会议。”

  沾边儿的也就答谢晚宴,不去不合适,得给人家李总最基本的面子,今儿上午虽然座位偏了些,可介绍的时候,丝毫没含糊,李彦在演讲的时候,还特意提醒与会人员,下午将有王落实先生的演讲,甚至开玩笑说每次王董演讲都会是引导时代重磅大戏,谁也不愿意错过。

  “这样吧,你待会儿告诉老曹,就明天吧,范围小一些,地点无所谓。”

  艾碧菡表现的很专业,细心的记下来,“明白,我会跟曹总转达的。”

  小餐厅里,李彦一直在等王老实,他准备介绍几个领导还有同行的几个人给王董认识。

  他倒不是炫耀什么,主要是客人希望他引荐。

  令人失望的是,王老实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李彦等不及,就喊来自己的一个助手打听王老实下落。

  助手也不知道。

  李彦让他到楼下大餐厅去找找看,助手快步离去,老李心里挺不是滋味儿,正如王老实担心的那样,这家伙心眼不大,他确实认为王老实标新立异去了大餐厅,估计这会儿楼下还指不定多热闹呢。

  这么着做有意思吗?李彦心里很不痛快,本来挺好的大会,你王董闹出这么一出来,让度娘何以自处?

  要不是这里贵宾都在,李彦很想自己下去看看,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儿问问王大老板,这就是您处事的风格吗?

  过了没多一会儿,助手上来,一脸怪异的小声告诉李彦王董去向,还特意说,‘我联系了艾秘书,王董正在休息室里准备下午的演讲。’

  李彦心情顿时愉悦,刚才龌龊的想法好像就从来没有过一样,笑容满面的说,“王董做事情严谨,这是我们要认真学习的,行了,你去吧。”

  他压根不知道,这是人家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特意给他准备的。

  在互联网行业里,有一个特别牛掰的人,身上光环无数,每一句话都会引发国际性的大讨论,更有那捧臭脚的人说,他的每一个字都应该谨慎对待,必须研究透,那你的收获将受用无限!

  如此评价,放到华夏最闭塞的村里,老百姓一听,就得立马跪拜,求佛祖保佑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

  造神是人类的通病,也是对未来无知的恐惧,他们经常本能的去塑造一个无所不能人当神,来抵御内心的恐慌。

  他们说的这个神就是王老实。

  造成这样的后果,责任都在王老实自己身上,以前为了装逼好玩儿,没少得瑟。

  他肯定得牛叉啊,说点啥必须都伟光正,不能有丝毫差错。

  度娘在大会之前的邀请嘉宾工作并不顺畅,别看他们在华夏市场上风光无限,但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并没有合适的匹配。

  地位高是因为度娘机缘巧合完成了对华夏市场的垄断。

  一些高端人士不会为了参加一个度娘大会而不远万里跑来,更不会打断自己的工作计划。

  李彦急着请王老实来讲,也是基于这种糟糕的情况,他必须有吸引人的重量级举措。

  为了等王老实的同意,度娘几乎是在拖延了很长世间,在不能再拖的时候发布了大会程序。

  王落实先生将在大会第一天做主题演讲。

  麻利儿的,度娘邀请函身价倍增,采访记者申请蜂拥而来。

  谁也无法得知总裁李彦是该高兴还是心情低落复杂。

  一个外人的演讲改变了大会尴尬地位,主人要是能畅快的高兴,需要非常二的心性。

  李总最后让自己不那么痛苦的办法就是他找到了支撑他的理由。

  人家王老板不是外人,是度娘的股东,就是自己人。

  所以,李彦没跟王老实商量,就让人悄悄修改了官网上王落实的资料,加了一句,度娘创始股东。

  严格意义上,他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儿,啥叫创始股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