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34章 三百三十四,拿来主义

第334章 三百三十四,拿来主义

  天气真凉了,学校里的婀娜多姿少了些,再想美,也扛不住温度的疯狂。【】

  王老实心里一直装着事儿。

  每隔几天,他的包里都会多上几份资料,他看得也很认真,把一些他觉得是真知灼见的东西多重新抄录下来。

  越是觉得有收获,王老实心里越是沉重。

  一个航空公司的组建,还真不是想玩儿就能玩儿的,毕竟是要上天的东西,为了保证不掉下来,功夫都在地面上。

  任何一个环节,都的一丝不苟,稍有差池,就是人命关天。

  历史上那么多血的教训告诉王老实,航空公司生存的核心不是盈利,不是有多少资产,也不是有多少人才,而是安全。

  要想保证安全,除了运气,更多的还是制度,执行,要到这些,真不是简单的事儿。

  坐到学校花园里的长椅上,王老实老是愣神儿。

  不少人经过的时候,多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位神经。

  在航大里,认识王老实的人就没有。

  没错儿,王老实是来等傅颖的。

  傅颖组建了一个工作室,招募了几个研究生干活儿,一直没有出成果,现在终于有了一篇东西,傅颖迫不及待的约见王老实。

  看到傅颖的时候,她身边儿有个帅哥,当然,心里面王老实不愿意承认对方帅,所以,他给对方设定的是华而不实。

  明显的,傅颖对旁边儿的人不怎么耐烦了。

  来到王老实跟前儿,她回头跟那个华而不实说,“我现在有事儿。”

  要是识趣的呢,就赶紧先离开,追女孩子呢,个人浅见,不要缠得太紧,得给人家呼吸的空间,至少得让人家女孩子抡起巴掌时,能扇到自己,紧紧的缠死,没有好结果。

  偏偏这个货就不懂,很警惕的看着王老实,问,“他是干什么的?”

  傅颖翻着白眼说,“朋友,这个和你没关系,我要走了。”

  不等对方说话,拉了王老实一把,走人。

  王老实瞅了一眼那个华而不实,撇撇嘴,真心看不上这样的,追个女孩儿,到这个程度,注定一辈子孤**。

  两人走了,那个家伙总算没追上来。

  王老实问傅颖,“仰慕者?不怎么样啊,你眼光出问题了。”

  傅颖对王老实的挤兑没反应,说,“无所谓的人,打一开始,我就没看上他,要不是同乡多事儿,我都懒得认识他。”

  王老实问,“考研的事儿怎么样了?”

  傅颖忽然站住了,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觉得你可能说的对,现在考研未必是好时机。”

  王老实一听,顿时乐了,说,“真不容易,我也有正确的时候。”

  傅颖笑了笑,又开始向前走,问王老实,“去哪儿说?”

  王老实左右看了看,附近真没有什么说话的地方,这边儿他也不熟,“你有建议没有?”

  傅颖想了下说,“要不去肯德基吧。”

  王老实差点岔气儿,这么高大上的谈话,去那破地方,真亏这妞儿想的出来。

  他看了下时间,这会儿吃饭也不算太早,说,“得,跟我走吧。”

  看王老实转身奔停车场,傅颖嘴角翘了又翘,快步跟了上去,再次跟王老实并肩走。

  坐上王老实的车,傅颖才问,“你下车的时候,没有人跟你打听路?”

  王老实一时没回过味儿来,说,“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傅颖说,“走吧。”

  神经兮兮的,王老实纳闷了半天。

  其实开出去没多远,王老实就发现了一个饭店,至少门口装修的很有品味,档次不低。

  这会儿还早,没什么人,王老实进去的时候,服务员还在做准备。

  不过素质不错,王老实觉得这家店的老板应该水平不差。

  点了几个菜,要了一壶茶,王老实准备和傅颖谈事儿了。

  服务员又进来了,端了一盘水果,说,“对不起先生,我们厨房还没准备好,您可能得多等一会儿,这是老板送的果盘儿,还请您谅解。”

  王老实笑着点头说,“没关系,是我们来的早,替我谢谢你们老板。”

  服务员出去了。

  傅颖挑了一个葡萄放嘴里,看着王老实,说,“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王老实愣了愣神儿,笑着说,“哪儿有,就是觉得这家店有点意思。”

  傅颖说,“不觉得跟你原来的私家小厨很像吗?”

  王老实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他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学的真像。

  “你要不说,我还忘了自己开过饭店呢。”

  傅颖说,“还不就那样儿,饭店可不就是学来学去的,你有好的,我就拿过来用,你还能告我去啊?”

  王老实突然脑袋一清,是啊,拿过来就用,你还能告我去啊,“等等,傅颖,刚才你说的太对啦!”

  “什么太对啦?”

  王老实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傅颖浑身不在自。

  王老实发现自己杞人忧天的事儿没少做,全地球那么多航空公司,有什么好的办法,拿过来就用,人才可以挖,什么都可以拿过来,只要有钱,任性点有啥不行的。

  “你这是怎么啦?”傅颖推了推王老实。

  王老实好不容易止住笑,说,“刚才你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说啥得谢谢你,别客气。”

  傅颖说,“不要。”

  “哟?这可不是矜持的时候,过来这村就没这店了,想好了啊!”

  傅颖眉头微蹙,问王老实,“我刚才没说什么吧?你都把我说糊涂了。”

  王老实说,“有时候最复杂的事儿,其实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做,最简单的事儿其实最难做好,一句简单的话,却可以说明最复杂的道理————”

  “停、停!!你说绕口令呢。”

  王老实嘿嘿的笑了,反正他想表达的就是这个道理,饶不饶口,他不在乎。

  水果吃的差不多了,傅颖放下手里的牙签,擦了擦手,从包里拿出几张稿纸来,问王老实,“你要的东西,我觉得还行,就是不知道对你有帮助没有。”

  王老实接过来,看了几眼,概要部分写的看上去还行,就问她,“钱还有吗?我再给你点。”

  傅颖看着王老实说,“你觉得这个还行?”

  王老实没说行,也没说不行,现在收集整理资料是个头疼的事儿,王老实就等于是让傅颖带着人,帮自己干这份体力活儿。

  ...